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題材敏感、苦等白百何一年、與“天災”擦肩…這部電影的誕生更是一場賭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2日 19:00   鳳凰網

文/良小涼

62歲這一年,李少紅開拍了嚴歌苓的小說《媽閣是座城》(以下簡稱《媽閣》)。

 這一刻,她等了將近10年。

在這之前,她早已是第五代導演的知名人物。她的作品從上世紀80年代跨越至今,《銀蛇謀殺案》《血色清晨》《紅粉》《大明宮詞》《橘子紅了》,每一部都烙上了女性視角的獨特印記。

 

爲何對這本小說如此執着?

 

“誰也不會這樣去寫在賭場裏生活的人,而且把它作爲一個載體來形容,這裏面的每一個人,賭的不只是金錢,是自己的命運和情感。它的實際意義比賭錢厲害多了,這是我感興趣的地方。”

 

小說裏,嚴歌苓用一個女疊碼仔與3位男賭客的情感經歷,書寫了幾十年裏的人生變革。

 

電影裏,李少紅用127分鐘講了一個道理,“賭,不僅發生在賭桌上,人生本就是一場賭局的。”

 

拍《媽閣是座城》,也像是一場賭局。

題材敏感,選角備受非議,實景拍攝狀況頻出,拉長了這部電影的誕生過程。

回憶這段經歷,李少紅告訴Ifeng電影,“這裏面的較量、博弈,都是對自己的挑戰。”

01 與嚴歌苓的相遇

拍完《紅樓夢》後,李少紅一直在找現實主義題材的故事。

 

一次書展活動,她被請去與嚴歌苓對話。閒談間,李少紅跟嚴歌苓“抱怨”,說她總是把小說版權賣給男導演,“我說你最應該找一個女導演來拍,我毛遂自薦,我希望能拍一次你的作品。”

 

當時正構思《媽閣》的嚴歌苓,把這個跟賭場有關的故事,告訴了李少紅。

 

半年後,她成了《媽閣》的第一位讀者。

 

“當我看小說的時候,覺得好像這麼多年都在等這樣一個故事。雖然賭場生活離我比較遠,我又是個賭盲,但我覺得故事核心是講‘賭性’。賭,不僅發生在賭檯上,人生本就是一場賭局。你賭的可能是未來、命運,也可能是情感。”

於是,翻拍它,成爲李少紅當機立斷的決定。但是,怎麼拍,成爲李少紅要仔細斟酌的事。因爲劇情中涉及到“賭”的部分,要慎重拿捏。

 

在首映發佈會上,李少紅也說,當時覺得拍這個題材就是賭了一把。“其實我自己覺得它是能拍的,但是我得說服每個人能拍,我們幾乎審查了一年,我當時還是覺得能通過。所以,整個過程感覺好像都是在賭。”

02真實的追債女孩

看完小說後,李少紅心裏有點沒底。

 

嚴歌苓寫書的時候,前前後後在澳門賭場待了半年多,採訪很多人,很多細節比較真實。

 

但李少紅自稱是個“賭盲”,對賭場的真實情況,並不瞭解。

 

她想到一個實用的老辦法,託身邊朋友,採訪做賭場行業的人。

 

採訪中,她對一個女孩追債的故事,印象特別深刻,甚至直接拍了出來。

 

影片裏,女主角梅曉鷗爲了追債,來到債主的辦公樓。在大廳裏,她當場把一盞巨大的水晶吊燈摔碎。這段情節,就是來自採訪對象的真實經歷。

 

“那女孩太厲害了,她就是幹這個職業的,在這種環境裏拼搏出來,看上去溫文爾雅,但不知道有這麼大的力量。”

 

由於女疊碼仔職業過於神祕和特殊,李少紅有時會拿不準人物之間的關係。比如女主角梅曉鷗與客戶段凱文之間,對感情似有若無的狀態,到底是一種什麼關係。

 

“我們在做小說分析的時候,把情節拿出來一點一點的縷,但有時還是找不到她的真實感。我一直沒把梅曉鷗縷清楚,到底哪個節點,因爲什麼原因,她會怎麼樣?

爲什麼段凱文見到梅曉鷗來北京就生氣?他不願看到她在公司的面貌,他只想看到她在澳門。所有這些描寫,爲什麼會是這樣的,我剛開始很難理解。”

 

這時,又是“追債女孩”的經歷,幫助李少紅去把控和呈現男女主角的關係。

 

“因爲她所有的客戶都是男人,確實對我理解梅曉鷗追債的那一部分戲和段凱文那種關係,幫助很多。我們特意把這個過程整理出來,問她怎麼一步一步追段凱文的賬,我覺得那一段反而現在成了最精彩的部分。”

 

李少紅後來還把追債女孩的經歷,轉述給了吳剛和白百何。二人演完這段後,她覺得“他們那一段戲演的特別好,段凱文一會兒硬一會兒軟,那個無奈的狀態;梅曉鷗,不僅被自己兒子看着,還被前夫發現,那個內外交困的樣子。”

 

有了這些探訪,李少紅在採訪中,底氣十足地說:“電影裏的一些細節,不僅來自於小說,都是有原型的。包括片子裏,這些人的習慣、神態,他們說的術語,都是有針對性的。”

03 觀察白百何一年

2017年8月29日,《媽閣是座城》在澳門開機。

 

當時距白百何被曝與小鮮肉同遊泰國傳聞,還不到5個月。

 

在諸多質疑聲中,李少紅依然決定選她當女主角。

 

在影片的首映發佈會上,白百何說自己第一次看完劇本就問導演,這個自己真的能演嗎?李少紅回:“你不要急於回答你能不能演,咱們相處一段時間,再感受一下。”

 

看完劇本,中間過了一年。白百何上了三部戲,李少紅每部都去探班,給她加油打氣。

 

期間,白百何曾跟她說,自己可能演不了,因爲接下來還有一部戲。李少紅安撫她,“沒關係,你自己看感覺,咱倆還是看緣分。”

 

後來,我們問李少紅,爲什麼願意花一年時間等一個演員。她的說法是:“因爲影片從頭到尾, 147場戲場場都有她,如果演員沒選好,這個片子就垮了。”

 

爲什麼偏偏是白百何?

 

在李少紅看來,白百何是個時代感明顯的女生,有經歷、有都市感。

 

從表演上來講,她覺得白百何拍過很多戲,“在演技上到了可以跨越一個坎的時候,而且這樣的機會很難得。”

 

爲了給白百何信心,劇組也請了張叔平給她做造型。“從整個造型上,給了她很大的轉變信心,我覺得這也是創造這個人物的基礎。”

 

白百何飾演的梅曉鷗,是個單親媽媽,工作場所在賭場,職業是女疊碼仔。

 

這是一個在賭場和客戶之間遊移的角色,她要維護客戶與公司的利益,有時又因此受困。賭客如果輸了不還錢,疊碼仔就拿不到佣金。如果她追債失敗,就要自己支付這筆錢,職業風險很高。

 

白百何決定出演梅曉鷗,意味着以上所述的職業屬性,她都要諳熟於心,並且一五一十的表現出來。影片中,她先後與耿樂飾演的前夫、吳剛飾演的地產商、黃覺飾演的藝術家產生感情糾葛。並且後兩位還是她的客戶,彼此關係的轉變十分微妙。

 

對於白百何在片中的表現,李少紅在一次發佈會中,也給出了這樣的評價,“拍着拍着,覺得嚴歌苓小說裏面寫的很多話,從她嘴裏說出來就全都對,而且特別自然,那個時候我覺得她們兩個人基本上附體了。”

04 賭場只能拍一半

由於影片大部分的戲,都發生在賭場裏。

 

爲了效果真實,劇組也來到了澳門24小時營業的賭場實拍。

 

但是來了才發現,賭場沒有節假日,不能因爲拍攝影響賭場的生意。

 

在之前的影片發佈會上,李少紅說起當時在賭場拍戲的情況,“拍着拍着,圍觀的人也來了,你不能擋着賭場裏任何一位客人,這就造成我們只拍成了一半,還有一半是拍不成了,也沒時間拍了。”

 

劇組按照1:1的比例,在棚裏搭了一個賭場。所以影片裏有一半的賭場戲,其實是在棚裏拍的,後期工作人員給拼到了一起。

 

雖然後期可以拼貼,但演員確實犯了難,來到棚裏,他們全“暈”了。四面都是藍布,也不記得當時的走位。

 

白百何在首映禮上,也回憶起這段經歷,說自己開始特別不理解。

 

“有幾天是,凌晨兩點拍兩個小時,然後導演說你回去歇會,我說回去歇會什麼意思?然後睡到四點,打電話說來拍,拍了一會又回去了。又睡了四個小時,然後早上七、八點又去拍。我本來覺得這個時間特別崩潰,後來才知道,我睡覺的時候,大家都在現場盯着,完全都沒有休息。”

 

05與"天災"擦肩

如果要說《媽閣》劇組遇到的意外,那賭場這段只是前戲。

 

因爲後面還有,澳門颱風、貴州大火、越南大水……

 

幸好,這裏面有一半都跟劇組擦肩而過。

 

原小說裏有一句話,說澳門實際上是一個聚寶盆,颱風都繞着走。澳門幾十年都沒有過的颱風,讓《媽閣》劇組給趕上。

 

李少紅在首映發佈會上回憶,當時風大的都像要地震一樣。她問其他工作人員,是不是要去地下室,對方說可能卡在電梯裏頭,感覺嚇壞了。

 

因爲颱風的影響,劇組一半工作人員都受困在珠海,珠海的風比澳門還大。但劇組還是奇蹟般的,按照原定時間開拍了。

 

“貴州大火”,是因爲劇組去北壯第一寨取景。

 

劇組當時幾乎把全村都拍了,剛擡腳走人,寨子就着火了。所以,影片鏡頭裏面留下來,是它着火前的景象。

劇組之後,又去越南取景。因爲當天的火燒雲太好看,爲了拍到這個景,劇組當天愣是把3天的工作量,在一天內完成了。

 

第二天,李少紅還想去補幾個鏡頭。結果,當地發大水,把取景地的街道都淹沒了。

 

採訪中,李少紅說起越南的經歷,還提到了自己的老公曾念平,誇他特別會算日子看天氣。

 

“到越南的時候,他就一直在說要下雨,沒準要發大水。我們都覺得太可笑了,因爲去的時候熱的不得了,準備拍三天。

當時他說最好明天就能拍完,果然那天就火燒雲,他說一看這個天象,明天就要變天,能拍完儘量拍完。在他的堅持下,我們就使勁趕。果然被他說中了,第二天整個鎮子都沒了。”

 

在上映前的一場發佈會上,李少紅提起拍戲中數次與“天災”擦肩而過,笑稱拍《媽閣》從頭到尾,運氣都特別好。

“我一開始覺得挺奇怪的,後來大家都說,你好運來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