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全網吹爆,中國版《死亡詩社》真實上演:不正經的老師,真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2日 00:47   鳳凰網

高考結束後,巴塞君嚇得好幾天不敢出門。

1031萬高三考生,在300多天泯滅人性的複習之後,終於放飛了自我。

脫掉校服的少男少女,無憂無慮,有錢有閒。

他們成羣結隊從學校裏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

商場裏,餐廳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

龐大的隊伍裏,有一支另類的小分隊。

高考結束後第一天,有位班主任老師不顧身份,帶領全班同學去網吧包夜。

「班主任」和「網吧」這對水火不容的宿敵,就這樣奇蹟般的在一起了。

驚掉下巴的網友,瞬間讓這條新聞衝上熱搜。

很多人都說,校長要是知道了,八成得氣暈過去。

然而這位班主任根本沒打算藏着掖着。

在包夜現場,他拍下紀念視頻,盡顯離經叛道的本色。

事後有媒體採訪他,他還敢實名連線,什麼都不怕。

這次包夜,其實不是突發奇想。

三年前唐老師接手這個班的時候,曾經許下承諾:

「你們三年不逃課上網,高考完我找最好的網吧包場!」

從視頻上看,32寸曲面屏、閃閃發光的機械鍵盤和遊戲鼠標、寬大的皮質座椅,這就是最好的網咖沒錯了。

包場+飲料,一晚上花了3000多塊錢,全部由唐老師自掏腰包。

這種說得出、做得到,跟學生打成一片的好老師——

只能說是別人家的班主任,生活中太少見了。

(你要是遇到過這樣的老師,一定要在評論區給大家顯擺一下!)

長期以來,電影裏的班主任形象,都是以刻板人物爲主。

馮小剛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裏飾演的胡老師,端着知識分子的官架子,說起話來「嗯啊這哎」。

面對學生,一貫的說教呵斥,卻對打架的混混兒唯唯諾諾。

其猥瑣形象,代表了一部分外強中乾的人。

《夏洛特煩惱》裏的王老師,長了一臉的勢利眼,尖酸刻薄,各種拉仇恨。

打着「老師都是爲你好」的旗號,天天刷存在感,搞得學生看見他就煩。

其道貌岸然的形象,代表了一部分沒有自知之明的人。

有趣的是,當道貌岸然的王老師,跟欺負學生的小流氓大打出手的時候,我們還是會熱血沸騰。

再討厭的老師,只要做了爲學生「玩命」的事,就能引起全場喝彩。

或許我們心裏,都在期待一個離經叛道,爲學生兩肋插刀的「不正經」老師。

這就解釋了爲什麼,于謙主演的《老師好》能以500萬成本,砍下驚人的3.5億票房。

于謙飾演的苗老師,是遠近聞名的優秀教師。

熱愛榮譽的他,天天捧着獎品搪瓷缸,騎着獎品自行車,把班級榮譽掛在嘴上。

這樣一個被體制內認可的老師,難免會站在學生的對立面。

學生看小說,他沒收;學生塗口紅,他沒收。

動不動就訓人、罰站,搞得教室裏緊張兮兮。

然而骨子裏,苗老師並沒有看上去那麼一本正經。

作爲高考狀元考上北大中文系的他,曾經是個愛吹口琴的寶藏男孩。

在上大學需要過政審的年代,北大把他拒之門外。

憤怒、委屈、失落、壓抑,各種情緒混在一起,凝結成了今天的苗老師。

因此,除了嚴厲的管教,他還是個鮮活的人。

學生生病缺錢治,他帶頭捐出一個月工資。

學生輟學混社會,他闖進流氓窩裏把學生罵醒。

班上成績最好的學生,幫村鎮中學的後進學生補課。他把好學生罵跑,自己免費給大家上課。

這些「壯舉」滿足了我們對好老師的期待,也給了補課成性的老師一記響亮的耳光。

如果遇見這樣的老師,巴塞君一定會恨死他,也會一輩子懷念他。

相比頂着高考壓力的苗老師,《放牛班的春天》裏的馬修老師,則是用柔軟的方式帶來光明。

這個失敗的音樂家,又老又醜一無所有,淪落到「問題少年管教所」當老師。

頑劣的少年,上演「逃學威龍」式的惡作劇,給新老師各種下馬威。

面對本該陽光燦爛的孩子,馬修沒有像校長一樣濫用體罰。

他溫和如水,誠以待人,跟可憐的孩子們站在一起。

一個學生唱歌罵老師,馬修非但不生氣,還教他繼續唱。

馬修發現,本來令他絕望的音樂,正好能給這些孩子帶來希望。

於是他不顧校長的嘲諷,忙前忙後組建合唱團。

白天帶孩子們排練,晚上給孩子們寫歌,樂此不疲。

天籟般的歌聲,帶着陽光和快樂,逐漸灑滿整個校園。

就連凶神惡煞的校長,也露出老頑童的一面,跟孩子們一起踢球。

如果說馬修老師像水一樣滋潤,《死亡詩社》裏的基汀老師就像火一般熱烈。

他任教的「美國最好的大學預備學校」,約等於我們的衡水中學。

出類拔萃的升學成績,是整個學校引以爲傲的資本。

基汀老師跟別人不一樣,他非常「不正經」。

第一次講課,他就讓學生把課本中的導語撕掉,擺脫傳統教育的束縛。

爲了啓發學生從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他站到講桌上講課,還讓大家都來踩踏講桌,感受不一樣的視角。

基汀用各種離經叛道的方式,告訴學生要堅定的做自己。

在他的感召下,膽怯的小男生,大膽追求心愛的姑娘

被家長規劃好未來的學生,大膽奔向表演夢想。

同學們違反禁令,復活了「死亡詩社」,在自由的思想中暢快翱翔。

那份源於智慧的快樂,是書呆子們一輩子也體驗不到的。

可悲的是,苗老師、馬修老師、基汀老師,都遭到停課、開除的官方處理。

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時代,「不正經」的老師永遠爲傳統所不容。

巴塞君不禁擔心起唐老師的處境。

帶全班學生去網吧包夜,是否會被定個罪名,直接踢出教師隊伍?

學生再怎麼愛他,網友再怎麼挺他,也攔不住那個聲音跳出來,打壓人性的鮮活。

好在今年是2019年,傳統的教育理念,已經被大多數人視爲落後思想。

《死亡詩社》結尾,被開除的基汀老師黯然離去,全班學生在權力逼迫下默不作聲。

突然,一個男生站到課桌上,用基汀教過他們的方式,向他致敬。

接着,一個又一個學生站到課桌上,慷慨激昂。

他們不顧管教老師的喝止,堅定地站起來,堅定地做自己。

這一幕,正是我們心中最理想的教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