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戛納捉影⑩:《隱祕的生活》,一次對歷史冰冷的凝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4日 20:55   鳳凰網

鳳凰網娛樂訊(文/小明)曾在1979年憑藉《天堂之日》取得最佳導演獎,在2011年憑藉《生命之樹》摘得金棕櫚桂冠的美國導演泰倫斯·馬力克,帶着他的新片《隱祕的生活》,再次來角逐金棕櫚大獎。

電影的故事發生在風景如畫的奧地利小山村,弗蘭茨·傑格斯泰德和他的妻子,一對幸福的小情侶在山間過着無憂無慮的農耕生活,但是某一天,二戰的炮火打破了山村的寧靜,主角因爲拒絕爲納粹德國而戰,漸漸的受到周圍環境所不容,被逮捕,入獄,最終甚至被判了死刑。

《隱祕的生活》這部電影可能更接近《細細的紅線》,馬力克並不是一個擅長線性敘述的導演,他所擅長的是在於通過詩一樣喃喃自語的話外語獨白,超廣角鏡頭通過奧地利絕美的山野風光配以或宏大或悠揚的配樂去理解生命中美好的事物,三個小時如行雲流水一般轉瞬即逝。

從卡司的角度講,《隱祕的生活》並不像平時所看到的馬力克,馬力克的卡司向來是驚喜,布拉德·皮特,凱特·布蘭切特和克里斯蒂安·貝爾這些當代好萊塢的大明星都爲馬力克的故事貢獻了自己的表演,然而《隱祕的生活》,卻沒有在詩意和哲理之外融入商業性的元素。

《隱祕的生活》的語言的使用也非常有趣,故事雖然發生在德語區,背景音絕大多數對白都是以英語爲主的,只有在不緊要的對白和討論故事的時候纔會使用德語。這種設置建造了一種陌生的感覺,讓人不禁想向歷史致敬,同時,也反襯出了美國的文化霸權。

主角本可以放棄他所堅持的一切原則和價值,輕鬆屈服於法西斯領袖,加入納粹軍隊。但在個體和巨型國家機器之間的對決之時,主角最後卻寧願爲正直而死,爲尊嚴而死,爲沒有做過的錯事而死。不隨波逐流究竟有多難?主角的悲劇來源於他不想成爲盲從的一份子,主角所遇到的困境是,承認自己錯了,同時肯定了國家意識形態是正確的;不承認自己錯了,堅持真理到底。主角選擇了後者。

馬力克的《隱祕的生活》是一次對歷史冰冷的凝視,其中對歷史的反思,不管是不是老調重提,二戰都是解讀如今世界格局的一個線索。馬力克在《隱祕的生活》裏說:“見到自己的缺點,也就能理解他人的缺點”。歷史難道不是這樣的嗎?學戰是爲了止戰,歷史的創傷結疤是爲了不再犯。

國族認同是現代民族國家的核心,卻也帶來了更大的分歧,因爲真正能滿足絕對民族國家模型幾乎沒有,大多數國家都是多文化融合的情況,在沒有被約束的情況下,它可能會強迫羣體內部不同成員去服從於一個單一的道德和準則,吞併個人的意志爲羣體服務。和平年代經歷了太久,人對於時代的敏感都會降低。然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整個2018年,不少導演都在傳達一個信息是,和平年代並不是歷史的常態,過了這麼久的和平年代,人應該對下一次人間的動盪有所準備。又或者,真正需要變革的,是區分人類羣體的國族認同?

這一次戛納電影節上,最有大師氣質的兩個作品是阿莫多瓦的《痛苦與榮耀》和馬力克的《隱祕的生活》。阿莫多瓦的是私人記憶,馬力克是二戰歷史,都是導演的大徹大悟,氣氛烘托之下難以不將至捧上神臺。目前爲止,能給呼聲最高的《痛苦與榮耀》造成威脅的,可能只有《隱祕的生活》。

鳳凰網評分:8分

中國媒體人評分:2.9分(此處與國際場刊評分一致使用四分制)

外媒評論:

《隱祕的生活》是對危機和信仰清晰而深刻的挑釁。這是一部親密的史詩,關於抵抗所需的巨大力量,以及人們在信仰危機期間堅持自己的美德所需的勇氣,以及在一個可能永遠不會回報他們的世界。毫無疑問,這是馬力克自《生命之樹》以來所做的最好的事情。

 

——David Ehrlich《IndieWire》

 

泰倫斯·馬力克經常與宇宙、精神和永恆搏鬥,但《隱祕的生活》卻是導演以一個及時和緊迫的觀點違揹他通常的主題。主人公是一位有信仰的奧地利人,他選擇了監獄而不是爲納粹而戰。這部受折磨的電影遵循着馬力克《生命之樹》作品的語氣,但那種溫柔沉思的氣氛卻是多次的被遙遠的邪惡力量削弱,這些力量正在迅速侵蝕這些角色的生命。馬力克把主人公變成了一個像基督一樣的人物,他爲自己的信仰殉難了自己,三小時的電影,在一個因冷漠和邪惡而越來越多的世界裏,這個男人的犧牲令人痛苦。

 

——Tim Grierson《環球銀幕》

 

基於奧地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拒絕爲納粹德國而戰的真實故事,《隱祕的生活》無疑是導演泰倫斯·馬力克自2011年憑藉《生命之樹》奪得金棕櫚以來的最佳影片,也是從那之後他最具紀念意義的電影,也許也是他最感傷的電影。而且它也是緩慢和冥想的,要求觀衆沉入並屈服於某些令人發狂的特殊馬力克風格。

 

——Steve Pond《TheWrap》

 

自《生命之樹》迴歸戛納電影節以來最好的電影,泰倫斯·馬力克在這個史詩般的形勢中迴歸,在一個誤入歧途的世界中提出了個人信仰的強硬問題。

 

——Peter Debruge《綜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