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19年最受期待的5部恐怖片之一,成平庸喪屍片,寵物進墳墓後復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4日 19:13   鳳凰網

斯蒂芬·金被稱爲恐怖小說之王,他的小說作品改編的電影《閃靈》至今仍是恐怖片中的經典,《小丑回魂》也成爲了近年來恐怖片中的佼佼者。

而一度被認爲是斯蒂芬·金小說中最恐怖的《寵物公墓》,曾在1989年被搬上銀幕,但是因爲特效技術的原因,沒能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今年《寵物公墓》迎來了新版,北美觀衆早早地就把它評選爲19年最期待的五部恐怖片之一,期待着這部新版能帶來驚喜,讓影迷們見識到這本小說的魅力。

預告剛出的時候,表妹曾經簡單地介紹過,視頻中出現的戴面具的小孩組成了送葬隊伍,彷彿在進行某種邪惡儀式的詭異片段,頗有些驚豔。

還曾期待着有了現代特效技術的加持,能讓這部蒙塵的遺珠重新散發光芒,但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表妹看過之後非常失望。

新版的名字叫做:

《寵物墳場》

路易斯一家從城市搬到了鄉村小鎮,房子大院子大鄰里和睦空氣清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新家毗鄰着一大片寵物墳場,還有經常有大卡車在家門口飛馳。

路易斯家的寵物貓丘吉就不幸死在了車輪底下,路易斯擔心女兒艾麗無法接受丘吉的死,準備悄悄和鄰居老賈一起埋葬了丘吉,再告訴女兒丘吉走失了。

老賈把路易斯帶到了寵物墳場,指示路易斯把丘吉埋在了一個奇怪的地點。

回去的路上老賈告訴路易斯,寵物墳場有一個特殊的地方,那裏的土與別處不同,將死去的動物埋在那裏,它們便可以復活。

老賈小時候就把自己的寵物狗埋在那裏,第二天狗狗真的復活了,但是性情大變攻擊了老賈的母親,於是老賈的父親擊斃了它,讓它“再死一次”。

而丘吉埋葬的地方正是那個邪惡的地方,老賈解釋道,他不想看到艾麗傷心,況且丘吉那麼溫順,應該不會出現當年的狀況。

第二天丘吉果然回來了,但是渾身散發惡臭,眼神充滿攻擊性,還咬傷了艾麗和小兒子蓋奇。

路易斯心裏不安,想殺死丘吉又於心不忍,於是把丘吉帶到遠處丟棄,告訴艾麗丘吉又走失了。

艾麗生日當天,所有人聚在一起慶祝,這時艾麗看到遠處有一隻小影子在接近,竟然是丘吉!

艾麗開心地迎了上去,蓋奇看到姐姐和丘吉也跑了過去,卻沒注意到身後疾駛而來的卡車。

路易斯連忙飛奔過去把蓋奇救了回來,卻沒看到不遠處的艾麗,艾麗被撞到當場死亡。

女兒的生日變成了忌日,一家人沉浸在悲痛裏,路易斯不願意接受艾麗已死的事實,他想到了寵物墳場,他要把一切修正把死去的女兒復活!

路易斯送妻子瑞秋和兒子離開這裏,不顧老賈的勸阻,把艾麗挖了出來埋到了寵物墳場。

夜裏艾麗如期歸來,可她已經不是天真爛漫的小姑娘了,她的身上帶着地獄的氣息和怨恨,一場悲劇開始上演。

瑞秋擔心路易斯,打電話給老賈讓他去家裏看看,儘管路易斯百般掩飾,老賈還是透過窗戶看到了艾麗。

老賈立即回家反鎖門窗,從抽屜裏拿出了手槍,準備解決掉惡魔艾麗,但是艾麗早有準備。

艾麗和丘吉已經潛入了老賈家中,順利把老賈K.O,此時瑞秋帶着蓋奇趕了回來,得知路易斯所做的荒唐事,無法接受並拒絕擁抱這個“女兒”。

趁着路易斯離開的時候,艾麗又開始追殺自己的母親,大力撞門的樣子讓人確信這已經不是艾麗,而是一個真正的惡魔。

路易斯來到老賈家中看到了老賈死去的慘狀,才明白自己釀成大錯,立即趕回家,看到瑞秋正抱着蓋奇準備跳窗。

路易斯接過了蓋奇,把蓋奇放在車裏叮囑他誰來也不能開門,轉身回到家中救瑞秋。

但一切爲時已晚,瑞秋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請求路易斯,不要把自己埋在寵物墳場,不要讓自己成爲和艾麗一樣的惡魔,但是局勢已經由不得路易斯掌控了。

艾麗打暈了路易斯,把自己的媽媽拖到寵物墳場復活,路易斯醒來想要制止,和艾麗展開了最後的大戰,只差最後一擊便可以反殺!

千鈞一髮之際,瑞秋復活捅死了路易斯,和艾麗一起把路易斯埋起來。天亮時,一家人變成喪屍攜手走出森林,和丘吉一起走向了還被鎖在車裏的蓋奇……

影片停止在路易斯走向車門,留下一聲車門解鎖的聲音,帶給觀衆無盡的恐怖想象和絕望,整部電影的精華全在結尾的這一幕,甚至可以說它是全片最細思恐極的鏡頭。

這部電影試圖和老版區分開,對於部分情節進行了改動,希望給觀衆帶來新體驗。

在原著和老版中,死去的都是兒子蓋奇而不是女兒艾麗,電影把惡魔人設換成了艾麗,小黑蘿莉的設定重口又帶感。

用盡力氣撞門的那段戲帶來的衝擊不亞於《遺傳厄運》中,母親用頭撞門的詭異,艾麗的暴虐程度和《孤兒怨》中的伊斯特有一拼。

對於一些經典的驚嚇點,本片也進行了巧妙地轉移,比如老版中老賈是被躲在牀底的蓋奇割了腳腕倒下的。

本片中也復刻了這一情節,只是將被割腳腕的時間延遲,老賈踢開牀板的時候牀底空無一人,在下樓的時候才被躲在樓梯下的艾麗割了腳腕。

一個驚嚇點的延遲,不僅給觀衆帶來了驚喜,也帶來了新的恐懼,有些觀衆怕是有段時間走樓梯要提心吊膽了。

但是該片太執着於與老版區分開,以至於整個故事的核心都偏離了軌道,從一個關於愛與死亡的人性故事,變成了一部平庸的喪屍類電影。

路易斯從爲愛復活女兒到絕地反擊的轉變過於倉促,觀衆感受不到他對女兒的愛,也感受不到他作爲一個父親的絕望和執着。

幾乎全程路易斯都出於一個莫名其妙被推着走的狀態,無意間復活丘吉、有意復活艾麗、親手殺死艾麗,這中間路易斯的狀態轉變幾乎都是被動且倉促的。

電影並沒有留給路易斯和觀衆足夠的時間,來消化心路歷程,給人以倉促敷衍之感。

黑人小哥和瑞秋姐姐兩個角色,在原著中是兩個較爲關鍵的配角,一個負責規勸制止路易斯,一個是瑞秋內心深處的恐懼,對角色和其行爲有一定的影響。

但是在本片中並沒有發揮推進劇情的作用,純粹是爲了驚嚇而設置,刪去這兩個人物對本片並沒有任何影響。

而他們所帶來的驚嚇也並不高明,恐怖妝容也並未讓表妹感到不適合害怕,jump scare也很刻意明顯,觀衆幾乎都能猜到高能在何時出現,恐怖體驗極差。

嚇不到人還讓觀衆犯困,這對於一部恐怖片來說就是極大的失敗,電影如果作爲交通安全宣傳片還算頗爲成功,因爲用路易斯一家的慘劇告訴大家一個真理: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別人兩行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