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專訪趙德胤:《灼人》剪了13個版本,40%的內容劇本里沒有寫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4日 17:31   鳳凰網

鳳凰網娛樂訊(採寫/良小涼) 法國時間5月24日,趙德胤接受鳳凰網娛樂專訪。尤其執導,吳可熙、宋芸樺、夏于喬主演的電影《灼人祕密》入圍了第72屆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影片是一部驚悚類型片,與趙德胤以往的風格截然不同。

影片創作靈感,源於吳可熙對演藝圈的所聞所想,她把女性工作者爲夢想付出的代價、以及職場的不公遭遇、感情問題等內容寫成劇本,在2018年發給了趙德胤,後者被她文中的內容所驚訝,隨即拍板決定拍攝,並且要挑戰自己拍一部類型片。

趙德胤稱,影片之所以反覆在虛實之間徘徊,是因爲女主角患上創傷症候羣,意識已經不客觀,出現許多詭異的景象。爲了把握好這個感覺,趙德胤也拜訪了許多患有創傷症候羣的人,“他們的感受你無法理解,突然就感覺在地震,但那個地震已經2000年的地震,坐着會感覺天搖地晃,聽到激烈聲音,這些是我要把《灼人祕密》帶向的方向。”

與趙德胤以往影片不同,《灼人祕密》這次有三位女主角,且有兩位是偶像:宋芸樺和夏于喬。談及這次選角的原因,趙德胤也迴應:“有的演員裏面有陰暗,有純真,要把這些陰暗跟純真在表演的那一剎那放大,變成劇作裏面的角色。根據演員本身的特質跟角色重疊性跟相符性,我們就做了這樣的搭配跟選擇。”

《灼人祕密》拍攝週期有六七十天,時長是趙德胤之前作品的好幾倍。片子剪了13個版本,送到戛納的是180分鐘版本,但在戛納放映的是97分鐘的版本,有40%的內容都沒在劇本中出現。關於這版,趙德胤透露故事更清晰,主軸線簡單,也蘊含了不少細節。

趙德胤之前的作品,經常入圍各大電影節。但就算是電影節常客,在爲《灼人祕密》找投資的時候,,依然不太容易,“大家都辛苦賺錢,爲什麼有人要給我錢,去拍一個表達自己觀點的電影?這個是要有心理準備的,籌資不容易。”

《灼人祕密》是部驚悚類型片,metoo同性戀情只是點綴

鳳凰網娛樂:拍《灼人祕密》的初衷是什麼?

趙得胤:當然我之前從《歸來的人》、《窮人·榴蓮·麻藥·偷渡客》、《冰毒》、《再見瓦城》相對拍了四部就是關於我家鄉緬甸的電影,導演拍電影當然一直我覺得都是因爲私人情感就說你跟被拍攝題材有一定的情感,但是《灼人祕密》比較不一樣,我在2018年收到了吳可熙寫的劇本,當時我收到的時候其實我非常驚訝,因爲吳可熙沒有學過寫劇本,也沒有聽他說過他要寫這樣的劇本,可能有講,但是太忙忘記了,收到那個劇本,那時候我在柏林,看完後非常驚訝,因爲很難得有這樣一個充滿原創性、私密性、獨特女性觀點的類型片劇本,其實是一個驚悚懸疑劇對我來說,可以是一個類型片。

看完之後,爲什麼想要拍,還是回到我自己的經驗,比如說《灼人祕密》裏面的女主角妮娜,她是從鄉下到城市追夢,其實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都一樣,比如在國內很多雲南的,很多四川的,很多西南的,很多鄉下的,大家到北上廣,一個女生帶着夢想在一個陌生的城市生活,遇到了難題,那些難題無法克服,就變成她的噩夢。

我自己來說,我就從緬甸來到臺北,算是討生活,也是追夢,就這樣類似的經驗,其實是讓我比較感興趣的。

鳳凰網娛樂:編劇說劇本受到ME TOO事件的影響,加入一些職場不公和同性的元素,你怎麼看待這些元素?

趙得胤:我覺得《灼人祕密》所謂METOO這些東西,我覺得不是一個重點,它也在裏面其實沒有扮演什麼重要的劇情,就是轉折,同性也是,不是一個重點,我覺得整個故事對我來說還是一個講全天下的人,我們來自各自不同的地方,到一個陌生繁忙繁雜充滿壓力的城市去追求夢想,在追求過程中只是主人妮娜她沒有辦法克服一些困難,其實就這樣而已,我看到的劇本提出一個問題,就是說你在一個追夢過程中,或者說你爲你的夢想你到底能付出多大的代價,其實就是這樣而已,ME TOO所謂的性別,那些東西在裏面扮演的我覺得極少。

當然如果有人說這是一部講ME TOO的電影,我覺得去講到這些東西,可能是一種爲這個電影媒體自己的詮釋,我自己倒不覺得跟那個有太大的關係,當然吳可熙她在2016年就寫了劇本,最後給我的劇本是2017年後經過好萊塢的世界改了幾場戲,我所瞭解的是這樣的。

影片剪了13個版本,戛納放映版時長97分鐘

鳳凰網娛樂:《灼人祕密》在拍攝上面有什麼新挑戰?

趙得胤:它絕對是一個類型片,但是《灼人祕密》我是去學習一個那麼不太常見的正常類型片,畢竟它自從一個私密的觀點去講一個追夢的故事,你看世界上很多電影,從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到昆汀的《好萊塢往事》都有一個共通點,電影中的電影,在拍電影,但是也有一個共同點,都是由導演的角度,都是由男性的角度去看待電影中的電影。

但是《灼人祕密》它很特別,它是由一個女演員的觀點去看待拍電影,看到藝術製造的過程,對我來說我自己還年輕,還在學習,去嘗試一個很容易失敗,或者是很難戰勝它,這是我覺得作爲一個新導演或者學習中的導演應該去嘗試的。

我自己在嘗試過程中,我覺得最難的還是創作本身,畢竟預算比較少,故事比較複雜,但是在最終的結果裏面,我自己剪了13個版本,有180分鐘的,有130分鐘,有140分鐘的,戛納是180分鐘,但現在放出來是97分鐘,但是我非常滿意,裏面有非常非常多的細節,主軸很簡單,電影剛開始故事就結束了,有一個人被侵犯了,走上了紅毯,但是被侵犯的這個噩夢念念不忘,永遠出現在她的周遭,永遠沸騰水的聲音,狗叫的聲音困擾着她,更多是她一個人的傷痛,得了創傷症候羣,所以整個在創作的過程中,最難的是說你覺得你創作者有邏輯的去設計了一個故事,對你來說故事非常有邏輯,難得的是挑戰觀影的人他有沒有在你的邏輯裏邊,如果沒有,可能是我們需要建造的,如果有那非常好。

在目前的結構裏面,蠻奇妙的,女性都比較在我們邏輯裏面,男性可能有的會覺得這個故事是相對看着有點不舒服,畢竟更多是站在女性來直視挑戰男性的觀點。

鳳凰網娛樂:《灼人祕密》的拍攝週期有多長?

趙得胤:大概六七十天,從試拍到結束六七十天是更長,我《再見瓦城》只拍了19天,《冰毒》只拍了7天,第一部片《歸來的人》14天,這個是更長的。

影片關注創傷症候羣,實拍搭景難度高

鳳凰網娛樂:這次電影拍攝難度跟以前的?

趙得胤:有關係,因爲電影它的元素相對比較複雜,它需要搭景,就是說在棚內去搭設一些不是在現實生活中常見的真實場景,它是虛構的,你讓他幻想裏面的那個叫什麼美容院。比如說妮娜她去拍電影的場景,我找到一棟真實的,重新再去做內部設計,又把那個真實的場景複製到攝影棚裏面,這相對比較需要花時間。

鳳凰網娛樂:這次你拍了一個類型片,你平時喜歡看哪些驚悚片嗎?

趙得胤:我都看,其實一般的朋友覺得我們拍文藝片的導演可能不會看娛樂片的類型,我都看,我看《變形金剛》,我看《亡命關頭》,我看《蜘蛛俠》,我照樣看侯孝賢導演、李安導演、蔡明亮導演、楊德昌導演、賈樟柯導演,對我來說電影都一樣的,電影其實它去區分重點,不是娛樂性跟所謂的文藝性,更多是看電影的時候你感動是因爲電影裏面私密的個人經驗,電影永遠是在講私密的個人情感,人類共通共鳴的情感,透過熒幕直擊到觀衆,讓觀衆原本有的跟角色共同的私密情感得到共鳴,其實電影都是這樣,電影永遠講的不是外表的類型。

我自己內心偏比如希區柯克,但是不要忘了可能斯坦利·庫伯裏克,這種是類型片的,但是拍法更多像《灼人祕密》這樣,不是典型的傳統的要驚嚇你,從心裏的感覺心理驚悚類型片,所以像斯坦利·庫伯裏克、大衛林奇甚至羅曼·波蘭斯基,這些都是對我覺得更接近我自己想象的類型片。

鳳凰網娛樂:有評論說觀感像大衛林奇的《穆赫蘭道》,一直徘徊在虛實之間。

趙得胤:我自己倒覺得在整個敘事之間真實與虛幻,其實對我來說理的比較清楚,當然因爲作者自己已經沉溺在其中,已經不客觀了,電影講的是創傷症候羣,當得了創傷症候羣,所有的噩夢與真實有些是分不清楚的,當他坐在這裏看到杯子在晃,看到水在沸騰,那個東西是他那天晚上環境裏面的物體,並不是當下看到的。

我訪問了幾個有創傷症候羣的人,他們所有得到的感受你無法理解,坐在這裏感覺在地震了,那個地震已經是921,2000年時候的地震當時的狀況,但是坐着會感覺天搖地晃,會感覺聽到激烈的聲音,這些東西纔是我作爲電影創作要把《灼人祕密》帶向的方向,可能它需要真實與虛幻分不清楚,但是主線很清楚,主線就是一個女演員其實電影剛開始已經受傷了,帶着傷痛開始發現煮水的聲音像那個夜晚受傷時候沸騰開水的聲音,但是中間在邏輯上直接接續了事件的開始,這些東西我覺得對我來說是一種學習,也是一種新的嘗試,更是華語電影裏面不太去這樣講一部類型片,華語電影的類型片其實很成熟,非常好的類型片,在香港已經有了,包括現在國內非常非常好成熟的類型片。

《灼人祕密》我覺得更多是去站在主人翁的角度,去講創傷症候羣後的事件,又包裹了所有事件的前因後果,邏輯設計的我覺得是清楚的,當然客觀上就看到懂的觀衆可能就覺得看到很多細節,一個人他在鄉下最純潔的夢想是狐狸,那朵玫瑰花爲它澆水,演員最初的夢想很純潔的是想要表演,你不要忘了你內心的玫瑰花,那是你最愛的最純潔的,但是當你去到城市之後,你在公司,你在娛樂界,你在電影界,你慢慢慢慢的被名利迷惑,想要去追求,那時候你的夢想可能不是狐狸了,在學狗叫,你的老闆你的上司、製片、導演他們是有主動權跟權利去選擇,被選擇的人某個程度的學狗叫,很多很多這些細節,我覺得需要看幾遍去體會去連接,是非常有邏輯,每一個細節都埋在電影裏面,但主線就是那樣一個人追夢受傷了,他在這個傷痛裏面走不出去,不像世界上有些幸運的人一樣克服了挫折。

鳳凰網娛樂:學狗叫這個是你設計的誇張的手法嗎?不是現實生活中見到的吧。

趙得胤:第一個他是電影之中劇情的必要,你看我們表演系的學生,北京電影學院,央系,我們第一去上課,表演老師跟我們說好,趙得胤你現在是狗,你學狗叫,演看看,某某某你現在是牛,你學牛,某某某你是蛇,非常自然的,作爲一個表演者來說,學狗叫學牛叫,學蛇,學馬,是一種技術,但是當他在劇作裏面被描述的時候,就是另外一個意義,是跟狐狸跟其他動物有呼應的,這個女生她非常想要去好萊塢發展,跟現在的華人一樣,出名了之後你覺得內地市場滿足不了你,你覺得你需要更大的舞臺,在表演慾望在創作上,所以你想去國外,想去好萊塢,但是你看你的很多原始的東西只是想表演,狗你看妮娜養了一隻狗叫奧斯卡,就是奧斯卡獎,整個電影都是這些東西,但是主線是很清楚的,一個人追夢受了傷,一直循環重複,深陷在困境裏面走不出來。

吳可熙開始並非女主候選人,宋芸樺夏于喬形象突破大

鳳凰網娛樂:怎麼想到讓吳可熙、宋芸樺跟夏于喬來出演這部電影?

趙得胤:我在參加2018年柏林電影節的時候,有一天放完電影后,我待在旅館,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是吳可熙發來的,電子郵件附了一個完整的劇本,我當時看了之後我很喜歡,我覺得原創性、獨特性非常強,因爲這個事件你去找,原創性的東西非常難,特別是私密性的東西,原創,但是具有普世價值,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懂這個劇作裏面的核心,這個東西很難,當時看了之後跟吳可熙說我很想拍,請求她給我這個版權拍,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就是你不一定可以當女主角。

我做事是這樣的,拍這樣的電影這樣的創作,不管是投資者或者任何參與的人,都比較是尊重我的創作自由,選擇誰,誰被選擇是我的自由,是我覺得誰最適合這個電影,當時其實做了三十幾個演員的面試,所謂的面試就是架着相機讓她們做一些訪談,跟他們聊,聊非常非常多次,聊完之後製片跟我發現可能你去找一位其他的演員,他們也很好,你要讓其他的演員變成《灼人祕密》的妮娜,像吳可熙這樣的比較難,畢竟《灼人祕密》是吳可熙原創的,我共同編劇的,裏面鐵定有一些私密的感受跟感觸,已經是在吳可熙本身有了,可以寫出這個劇作,因爲我做劇作創作,你必須帶着你自己私密的感受跟經驗,真實跟誠懇的投入在裏面,你纔有可能表達,如果是這樣,我覺得我的習慣去找一個演員來做三年的訓練,也不可能達到變成一個妮娜。

好的演員並不是把A變成B,是把A裏面的特質放大,有的演員裏面有陰暗,有純真,要把這些陰暗跟純真在表演的那一剎那放大,變成劇作裏面的角色,這些東西需要訓練,但是吳可熙與生俱來就有一點感覺,不需要訓練,而我們的電影馬上就要拍了,六月完成劇本,所以在整個全盤考量下,我再度回去求她說,願不願意你演這個。當時比較開放,她有可能是三個女孩中的一個其中一個,夏于喬也有可能是妮娜,kiki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所有拍攝之前的準備都是開放的,但是在所有的剛剛我講的,演員本身的特質跟角色重疊性跟相符性,我們就做了這樣的搭配跟選擇。

夏于喬跟宋芸樺是我在選擇後,我的工作人員他跟我說,她們兩個不是很像嗎?爲什麼要找她們。我就跟他說,我就傻了,我覺得不像,因爲我都看真人,我都沒看網絡,大家說什麼有網友去做的所謂九宮格,她們兩個看起來很像,我說這個不像,因爲我都是見真人見了十幾次了。

鳳凰網娛樂:芸樺可能熟悉她是在《我的少女時代》裏的那種形象,於喬可能也是比較甜美的一種形象,她們在這個電影裏突破都還挺大的。

趙得胤:我覺得所有的演員,我自己作爲導演,我自己很喜歡華語很多很多演員,我覺得大家都有不同的面相。我覺得很可惜的,我們到演員的時候,大家都用原本這個演員在其他電影既有的形象跟表演,去定義或找尋這個演員,我覺得這是不是我做導演的風格。我的專業告訴我很多時候你要用直覺面對這個人,看到他不曾出現在其他電影的面相,這是我一直做的。

從《再見瓦城》的柯震東到現在都是這樣,這是一個作爲導演,你用眼睛跟知覺去判斷一些事情,這些事情別人看不到,他有。我講的就是這幾個演員,其實他特質裏有非常多的面相。就跟人類一樣,你有閃亮、你有醜陋、你有罪惡、你也有純真,這些東西是多面性的,但是你怎麼樣透過20幾次的面試跟討論去看到這個演員,人家都看不到的,你把它提煉出來,我覺得它就是一種挑戰跟學習。

她們兩個就是,我看到了她們兩個有很多東西非常好,那些東西不曾在其他電影出現過,我自己時常就會把這些東西拿出來去挑戰,它會失敗,它也有可能會是一種冒險,但電影就是這樣,你永遠都要有冒險精神去挑戰新的東西,不然太無聊了,你就去做。比如說像罐頭一樣,按一個開關就出來一堆一模一樣的東西,所以我常常這樣,我挑的演員永遠不是他在其他電影有的面相,那是我的導演工作,也是我的專業。

鳳凰網娛樂:三位女演員表現如何?

趙得胤:我覺得非常好,當然因爲篇幅的關係,很多演員他們的表演,精彩的部分,某個程度上爲了敘事,爲了現在這個版本的邏輯,有一些實際上他們表演非常好的被剪掉,因爲最後還是服務故事本身。

一場“巴掌戲”排演3天,8分鐘一鏡到底挑戰演員演技

鳳凰網娛樂:整個電影拍下來,印象最深戲是哪場?

趙得胤:太多了,因爲這是一個低成本的電影,從籌資到拍攝充滿了挫折,我也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挑戰大家觀影經驗的電影,我也清楚。所以在拍攝的時候,當你的預算少的時候,所有的場景的安排、調度、視覺你要想把它做成看起來似乎有成本的電影,這是困難的,每一場都挑戰很大。

其中有一場關於演員,我覺得特別難,比如說我們爲了拍一場打巴掌,得排演三天,它是一個八分鐘的一鏡到底。但是不是爲了一鏡到底而一鏡到底,它是充滿了戲劇性的一鏡到底,每一個畫面,每一秒鐘都充滿了戲劇性。

那個我覺得特別難,它牽扯到燈光,我們沒有那麼多燈,都在半夜,一個八分鐘的鏡頭,它需要演員不停的肢體上被折磨,就是那個打巴掌,就是排練幾百次你打的太用力臉會腫,要拿冰塊來敷。類似這樣的東西我覺得演員在這部電影犧牲,跟肢體上其實很受苦,不容易。

其他在創作上有很多,講不完。比如說我們原本是在跳了一棟1950年末的建築,因爲電影裏面的電影剛好講的是1950年代的,所謂的那個時代的虛構的一個劇情。在這棟建築裏面,基本上我們要的拍攝的是把這棟建築再變成攝影棚裏面搭景的一棟建築,但是沒有錢去搭完這個景,只能搭一個平面的景,就變成吃水餃那個,他也是好吃,就幫助着我們來想象,何爲戲裏戲外讓觀衆模糊。就是說是因爲我們沒有錢拍那一場戲,如果有錢整場就搭了,就不會出來說,剛剛在寫那個鏡頭拉出來就發現,原來只是一個背景。

這樣的東西我覺得他很好玩,他是因爲限制、因爲沒錢而產生了一些不是常規電影製作裏面的美學,我自己是感覺到這部電影有很多這些東西,它不容易,他也是一個驚喜,因爲限制而產生了自由創作。

鳳凰網娛樂:宋芸樺和夏于喬有說,拍攝中你會跟他們拍一些不在劇本里的東西。

趙得胤:我自己看待演員我會覺得,我可以去喜歡跟,願意觀影經驗一部電影,它可以沒有劇情,它可以美術差,它可以攝影非常差,它可以燈光非常差,它可以所有都很差,但是演員不能差。演員的表演是一部電影最重要的,很簡單,我們在路邊看到一個人,他不是任何人,他不是你的親戚,你看着他,他對着你哭,他真實的感情出來,你就會想逗留看他多一點,關心他,同情他,帶動了你的情感,這就是表演。

我講的是說,我爲什麼用很多不是常規的方式來拍電影,第一個我不是學電影的,我從來沒學過電影,我是學設計的。第二個,我當然就沒有拍電影人原有的既定模式去指導演員去拍演員。我會有一些東西是很像跟朋友相處,你來我家裏我倒給你一杯水大家開始聊,我們本來聊的是訪問,但我們聊其他的,聊着聊着我們兩個熟了,慢慢慢慢深度的東西會出來,這是我的做法。

演員也是這樣,他跟我們也不熟,通過20幾次的採訪跟訪談跟訓練,跟你慢慢慢慢變熟,當他非常非常信任我的時候,這個時候我會設計一些東西,就是說劇本里面有的我拍了,更多40%是劇本沒有的,所以我常常這樣做,我去到一個屋子,我發現這個場景挺好的,我有一些直覺。但是我自己覺得,如果這場拍一場三個人在怎麼樣包水餃很好,我就請製片人,趕快跟演員講講,把他們檔期空出來,他們也非常配合。

我的演員跟我拍戲,都非常專業的空出來非常非常長的時間,那就會把他們叫過來說我們來演一場什麼什麼,這個在劇本里嗎?我沒有,他說幹嘛拍?我就說都是暖身,現在你在電影裏面看到30%都是暖身的戲。

特別好玩,這就是電影創作,我們不是講一個故事而已,我們是在講故事以外電影帶給觀衆的魔力,那個魔力他駕馭以邏輯跟故事之上,這纔是電影。表演也一樣,你透過各式各樣的暖身,即興嘗試,演員慢慢慢慢付出了他的表演,也對他的表演有了自信,我自己很少去跟演員你這句話要怎麼講,不會那麼細節。我覺得很大的方向你們在這裏的臺詞是什麼,趕快背一下,我就當場寫。一般我會帶三支筆,一支紅色的,是專門刪戲的,覺得這個不好,另外一支筆黑色是重寫的,藍色是改的,類似這樣。

這些東西會幫助我跟演員,帶他們去創造,或者去打破原本劇本里面的一些漏洞,或是把劇本里面的優點放大。所以拍的電影其實我相對是比較開放的,當然也比較幸運,因爲是成本比較低的電影可這麼做,如果你成本太高,你隨便改,就調動千軍萬馬,製片可能會打死我。

鳳凰網娛樂:你之前的作品入圍了不少電影節,這次拍《灼人祕密》找投資還會困難麼?    趙得胤:我覺得如果你作爲一個創作者,準備去拍一個個人的或者是嚴肅一點點,反應世界的電影作品,它不是娛樂的不是服務觀衆的,這個時候你就要有心理準備了,他不容易,這是常態,大家都辛苦賺錢,爲什麼有人要給我錢,我要去拍一個自己表達觀點的電影,這個是有心理準備的。所以答案是相對不容易的,籌資不容易的,當然到最後我覺得是因爲整個團隊從製片到攝影到演員,大家都願意爲了這個他們喜歡的劇本來加入創作,所以他纔有辦法,在2018年6月底完成了最終稿的劇本,現在2019年5月來到戛納,這不容易的,這都是靠兩百多個人集體的意識去,就是集中的去努力出來。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