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下週上映的國產片裏,這部處女作值得你關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4:55   鳳凰網

文 | 唐令

看過《爸爸去哪兒》的人,應該都還記得,黃磊和女兒在節目裏養了一隻叫「乖乖」的狗。

這其實是黃磊的第二隻「乖乖」了。

第一隻乖乖是黃磊的微博頭像,黑白相間的小狗。

2008年,黃磊帶着女兒和乖乖遛彎的時候,遇見了兩隻沒有拴牽引繩的獵犬。獵犬朝他們衝過來,黃磊馬上抱起女兒叫乖乖快跑。

可是乖乖跑了幾步,就停下來望着他,然後轉身,和獵犬撕扯了起來,很明顯是在保護主人。

最後乖乖去世了。黃磊一家人都非常傷心,「哭了一整天、哭了一整年」這種形容,只要養過寵物的人,都知道絕不誇張。它們早就不僅僅是寵物,而是一直陪伴着我們的家人。

這也是爲什麼女兒一直很想養狗,但黃磊卻不允許的原因。他和他的家人,是在用這樣的方式,紀念着那條因爲保護主人而獻出生命的小狗。

十一年過去了,黃磊的這段經歷,也被改編成了電影,叫做《狗眼看人心》,即將在4月20日上映。從片名裏你也能看出來,它雖然說的是狗的故事,指向的卻是人的經歷。

影片從一條叫妮蔻的小狗開始,它陪伴了餘峯(黃磊飾)一家人很久,卻因爲救餘峯,被隔壁沒有栓繩子的藏獒咬成了重傷。

本來要去旅遊的餘峯一家人,原有的行程全部被打亂,不僅機票酒店假期全部泡湯,連妻子亮亮(閆妮飾)和餘峯的造人計劃,都要全部擱置。

自己家的小狗被咬傷了,要對方道個歉,這是最基本的訴求吧?

然而就是這樣的要求都得不到滿足。

有權有勢的藏獒主人對他們一家百般刁難,連面都不露。

狗主人的親戚,扮豬吃老虎,一邊道歉一邊暗示自己家黑白兩道都有人,惹不起,醫藥費也不願意出。

找警察,人家不管:「人沒事就行,這畢竟是狗咬狗的事嘛。」

藏獒家的司機小田,甚至拿出一副流氓做派,恐嚇餘峯一家不要鬧事。

連餘峯家的窗戶玻璃,都莫名其妙被冷槍穿孔。

更別說本來打着賠償旗號出現的柴女士(湯唯飾),也軟硬兼施地打壓餘峯家人的要求。

於是,看似和睦的餘峯一家,在這個突發事件面前,也逐漸顯露出了一直埋藏着的問題。

整個家庭都欲哭無淚。

至此,影片也以餘峯的家庭爲邊界,延伸出了內外兩條敘事線。

外在的一條,是餘峯一家試圖爲小狗討回公道的努力。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能看到他們態度明顯的變化。

一開始,他們是很謙和的,但是當遇到對方主人打太極、司機威脅鬧事、執法部門也無法做出更多幹涉的時候,他們也逐漸開始變得強硬起來。

所以,其實影片一開始的「狗咬狗」,並不僅僅是個簡單的引子,那條兇惡的藏獒,其實直接就是它背後強權勢力的象徵。

餘峯一家雖然住着高檔小區,看似和對方同一個層級,事實上,也就跟小狗被藏獒咬傷一樣,有着懸殊的力量差距。

一個隱喻是,餘峯一家住的是統一的別墅洋房,而藏獒主人,卻住的是小區裏唯一一套雕窗重漆的傳統四合院。

影片的另一條線,則基於餘峯家庭內部展開。餘峯做着編劇的工作,被家裏人看作是最有文化的那一個。

在早期處理小狗糾紛的時候,岳母也經常會說類似「你找我女婿,我家姑爺是管事的」這樣的話。

這個「管事」,和「擦屁股」其實是同一個意思,越看下去你也越會發現,餘峯是家裏最沒有話語權的一個人。

從家庭居住成員的構成也能看出來這點,岳父岳母和他們一起同住,餘峯自己的父母卻始終缺席。

因爲始終不能解決狗的問題,餘峯和妻子亮亮之間的問題也一點點爆發出來。

餘峯始終想用文明合法的方式解決這件事,妻子亮亮卻堅持叢林法則。

價值觀的差異,也逐漸帶出了這對夫妻婚姻裏最根本的問題,比如餘峯在世俗意義上並不夠成功,比如他在關鍵時刻並不能保護自己的家人,再比如他秉承的道義倫理只是空談。

原本看起來幸福美滿的家庭,一度分崩離析。

這部分的延展,倒是有點讓人想到波蘭斯基的《殺戮》,兩個小孩打架,雙方家長見面交涉,最後引得兩個家庭都崩潰的故事。

《殺戮》

一件小事就能摧毀普通家庭,那是因爲,這個家庭本來就存在着很多難以言說的問題,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得過且過罷了。

這幾乎是絕大部分家庭的代表,這種小共同體的運轉方式,也像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在沒有外力作用的時候,這臺機器即便問題重重也能維持下去,但當有外力打破這個假象之後,原有的規則就全部坍塌了。

所以,《狗眼看人心》,說的其實是「狗咬狗」背後,整個社會價值觀失衡的故事。

肇事家人不道歉、不負責、不主動的三不原則,背後所代表的,正是某種利己主義觀念的盛行,最終破壞的,是社會的公平槓桿。

餘峯一家人和藏獒主人的糾紛,也爲我們展示了當代人際關係的博弈心理。在達爾文主義的殘酷社會中,弱者是沒有話語權的,即便和強者就是隔着一條小區街道的距離,也沒法真正和他們站到一個位置上來談判。

可是,即便是站在「強者」位置上的藏獒主人,也並不是徹底的壞人。她是一個獨居的老太太,兒女給她提供優渥的物質生活,卻不提供精神陪伴。所以老太太爲了打發時間,尋找精神寄託,便收養了一院子的流浪狗,才間接引發了後續的這些問題。

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從這個角度來說,《狗眼看人心》所涉及的,也還有如今的養老困難話題。

而最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這個老太太本人,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出現過,她就像是一個虛幻而強大的符號,隱沒在背後,始終去尋她的餘峯一家,也慢慢變成了曾經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

就像是那個騎士要去殺惡龍的故事,最終騎士自己坐到了惡龍的金銀財寶上,慢慢長出鱗片和爪牙,變成了惡龍。

作爲編劇吳楠的導演處女作,《狗眼看人心》當然並不完美,存在一些處女作的常見缺陷。

比如在這個有限的故事裏,想要說的東西太多,就導致最後的呈現有些散焦,也有一種敘事重心不斷變化的觀感。好在導演是編劇出身,臺詞功底紮實,那種生活中的戲劇感,依舊是非常真實的。

當然,反過來看,這部分缺陷也正是本片所觸及到的現實的廣度。

它所想挖掘的現實層面、所觸及到的社會規則,就是那種你總看着別人發生了這樣的故事,卻沒想到有一天,它真的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種現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