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五版《白蛇傳》異同大盤點!最初法海是好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2日 02:39   鳳凰網

現在官方的四大民間愛情故事,第一個就是許仙和白素貞,這是最有名的《白蛇傳》。第二個是萬喜良跟孟姜女的故事,就是那個《孟姜女哭長城》。第三個故事是牛郎織女,《天河配》的故事。最後一個就是 東方版的羅密歐朱麗葉,就是《梁祝》的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故事。

因爲這些故事我從小有學戲曲跟曲藝的底子本身其實說實話就比較熟悉,說到《白蛇傳》,《白蛇傳》這個戲,最早有歷史記錄應該是馮夢龍的“三言”、“二拍”裏面叫《白娘子永鎮雷峯塔》。最早這個版本法海是好人。法海是正義的化身,白娘子是個淫妖,專門是吸人的精血,來修煉自己的,她就找上了許宣,那還不叫許仙。叫許宣,找上許宣小夥子長得真好看,我們做遊戲,我跟你回家洗白白擦香香,咱們做點小遊戲給許宣弄的,每天吃六個大腰子,兩捆韭菜都不行,藍色小藥丸吃也不行,最後實在扛不住了跑到西湖,跑到金山寺就到鎮江找法海,大師不行,這慾望太強烈,我扛不住了咋整的大師?法海就出山把白素貞給收了,最早的故事是這樣的。

後來到蘇州評彈,這個時候就比較是確立的話本了,叫《義妖傳》,《義妖傳》出了這麼一版,後來崑曲借鑑了很多《義妖傳》的情節,在乾隆南巡的時候以崑曲的形式給乾隆爺演過,所以這是第二個比較我們說穩定的版本。

第三個比較穩定的版本其實是經過了三個時期的改變,這就是我們國歌的作者,也是偉大的劇作家田漢老師。田漢先生寫的,他是最早在1943年寫過一本叫《金鉢記》。他在哪寫?在桂林。那時候他們在搞評劇改革,評劇不是現在咱們唱的這評劇,現在這評劇是評論的評。他那時候的評劇是平整的平,什麼意思呢?北平的劇其實就是京劇在民國的時候叫平劇,搞平劇改革,寫了這麼一齣戲,叫《金鉢記》。

《金鉢記》裏頭還有一個挺可樂的一個事是什麼呢?這裏頭還有抗日情節的。真正的抗日神劇說什麼呢?說小青和白娘子爲什麼要去盜庫銀呢?是因爲知府跟倭寇有交易,倭寇給他使錢,說我們搶劫的時候,你做個裏應外合之人,青蛇白蛇說這不行,這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咱得偷他錢給許仙開保安堂,救抗倭的英雄們,是個抗日劇1943年在抗日戰爭時期。問題是通敵賣國的中間穿針引線,這漢奸是誰呢?是法海。這是1943年那個版本。

但是1943年之後一直到1952年全國文藝匯演,田漢先生就把這條線給去掉了,因爲不符合這故事大家現在看到的京劇的版本,京劇這個版本確立是在1955年,1955年是最後確立23場京劇《白蛇傳》,後來碼到十五場,一般我們看到的傳統的演法是什麼呢?一開始叫《雙蛇鬥》。青蛇和白蛇幹仗。後來青蛇沒打過白蛇變成丫鬟,跟着白蛇下山,然後遊湖借傘。當年石惠茹先生唱的單絃裏不是有嗎?遊湖借傘牽紅線。白蛇許仙結下良緣,就是這個遊湖借傘,遊湖借傘之後就是拜堂成親。拜堂成親以後就是叫端午酒變,喝酒變成大蟒蛇就這個端午酒變,端午酒變再往後是盜仙草,也叫上山盜草救許仙回來,中間還一折是盜庫銀,也叫盜銀,然後盜完仙草之後是出家,出家完了是斷橋,斷橋完了以後是水斗,水斗就水漫金山,然後是合鉢,最後一場是祭塔,祭塔就是許仕林去給他媽磕頭去,這就是田漢先生寫的版本。

然後到了1992年,這個故事就被一個偉大的劇作家叫何冀平又重新發掘出來了,何冀平這人在這節目裏我得大聊特聊一下,老厲害了。這個我得叫阿姨。這人特別逗,當年是北京人藝的編劇,在人藝的時候就寫過一戲,寫特好,也是現在北京人藝的保留劇目叫《天下第一樓》。就是何冀平寫的。

後來她就嫁給香港人了,她去香港了,去香港在家閒着無聊待着沒事,有一導演說你待着也是待着陰天打孩子閒着也是閒着,我這有一電影劇本,有一故事你給我改改,改完了以後就拍了。她說行,那我就改,她就自己在家改,改好了以後給那導演,導演說改挺好,那咱拍,這導演叫徐克,這電影叫《新龍門客棧》。後來臺視說你這寫的不錯,你再給我改一個,改電視劇吧?就是九二版《新白娘子傳奇》。所以何冀平老師話劇《天下第一樓》、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電影《新龍門客棧》,你說得多厲害,而且你一看何冀平就有非常深厚的國學功底。因爲九二版《新白娘子傳奇》裏頭大量的情節借鑑的都是五五版田漢先生的《白蛇傳》。

我自己個人最喜歡的還有這本書,李碧華先生寫的《青蛇》。我自己覺得是通過這本書重新解讀《白蛇傳》,這本書有一點後現代拼湊主義的這種寫作方法。李碧華寫的《青蛇》是以青蛇的視角來看《白蛇傳》這個故事,這是比較常見的五個版本。

我今天上午在一個網友的評論底下,我還回復了一個就是任何的藝術形式跟作品,都無法逃離開兩個東西,一個叫意識形態,一個叫時代背景。文藝作品一定是爲時代服務的。老舍先生的《茶館》是中國話劇的扛鼎之作,有幾個中國人沒看過《茶館》呢?起碼文藝青年有幾個沒看過《茶館》的呢?對吧?但是你看,它在特殊的歷史時期,它也得加一些紅線進去,對吧?就連《茶館》這樣的作品都要有改變,你何況是其他的作品。

《白蛇傳》也是在一步一步地在改革,在改變,從白素貞是個壞人,到白素貞是個好人,從法海是一個金剛護法,最後變成了一個拆散別人姻緣的惡人,對吧?包括後來李碧華對青白蛇這個分析,我覺得高明。李碧華說什麼呢?她分析這個像張恨水說《啼笑姻緣》是一樣,說每一個男人身邊都需要有三個女人,這是《啼笑姻緣》裏頭說樊家樹的,說有一個要像沈鳳喜一樣,我愛她,我能保護她,有一個像何麗娜一樣能保護我的。這倆就夠了,不行,男人還希望有個像關秀姑一樣的,很愛我,但不騷擾我,遠遠的看着我的,賤不賤大渣男。

其實《白蛇傳》也是一樣的。李碧華說,其實現代人當代人的心理是什麼呢?每一個女人生命中都希望有一個許仙,用現在話說叫小奶狗,很愛我,討我歡心,然後我保護他,真好。希望有這麼一個男人,但是久而久之,老跟小奶狗在一起她膩了的時候,她就希望生命裏有個法海,法相莊嚴,金剛怒目,大狼狗,霸道總裁,她說女人心裏其實這兩個角色是交替的。

男人也是一樣,男人心目中希望有一個白蛇,溫婉賢德,長得美,身材好,能生兒子。夏天在一塊睡覺還不熱,他希望有這麼一個女人在他身邊,愛他的能幫他解決一切問題的,但是跟白蛇相處久了以後,就像門口老不裝修,用那個白灰一樣,他就看膩了,他就希望生命中有一個青蛇,嫵媚的、果敢的、妖嬈的、衝動的、使小性的、仗義的、有男兒氣的。但跟小青在一塊待時間久了,他又想起了小白,所以他是人性的變化。

你說《白蛇傳》不就是反映了這個嗎?那包括50年代初期的時候,《白蛇傳》叫什麼?叫作用是什麼?叫輿論口徑是什麼?反對封建主義,反對包辦婚姻,女性應該尋求自己的愛情自由。所以田漢先生說,不以人妖定善惡,要與真情斷是非。這是五幾年他寫作的特點,所以每一個時代文藝作品所承載的內涵和意義是不一樣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