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部讓人從中獲得勇氣的同志電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8日 03:48   鳳凰網

文 | 盛昊陽

改編自傑拉德·康利同名回憶錄,同樣講述轉換療法(Conversion therapy)如何在同性戀少年的青春期造成難以磨滅的創傷,主角的成長背景又似曾相識。

電影《被抹去的男孩》憑藉盧卡斯·赫奇斯的出色演技獲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難免會被拿來和同年上映的《錯誤教育》相比較。

《被抹去的男孩》

白紙一張的少年男女們置身於是非對錯的漩渦中無所適從,坎坷的命運看似殊途同歸,其實,這兩部電影的基調並沒有太多相似之處。卡梅倫不是激進派的反叛少女,她彷徨的時刻比積極反抗時更多,即便如此,和女友偷偷摸摸親熱時的她,從來沒有覺得這是一種不可寬恕的罪愆。

自幼父母雙亡,被姨母撫養長大,卡梅倫與家人的牽絆遠談不上深刻,最後的出走也順理成章。在《被抹去的男孩》中,主角傑瑞德比卡梅倫得到更多家庭的關愛,也就在愛的沉重壓力下被束縛得更緊。

和《錯誤教育》一樣,要評判轉換療法的專制獨裁性總離不開基督教會的影響。傑瑞德在阿肯色州一座小鎮中長大,父親就是當地浸禮會牧師,羅素·克勞飾演的父親馬歇爾有莊重誠懇的外貌和古板嚴謹的品質。如他所言,自己有美麗深情的妻子(正在微笑的妮可·基德曼)和正直誠實的兒子,多麼幸福美滿的家庭,多麼幸運的人啊。

《被抹去的男孩》

維持一團和氣的表象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哪怕是母親親手將兒子送進矯正性向的機構時,依舊面帶微笑,口吐鼓勵之語。「愛在行動」治療中心是「神之應許」的加強版本,同樣封閉式的管理,禁止與外界聯繫,更加苛刻的規定和訓練,以座談會的形式排解、勸導與會者以信仰壓制內心的衝動,才能與上帝重聚。

美國心理學會指出:「性取向不是一種可以隨意改變的選擇,性取向很可能是環境、認知和生理因素之間複雜的相互作用的結果……在青春期早期已經形成」,但他們也承認「性取向認同(sexual orientation identity)似乎可以通過心理治療、互助小組和生活事件改變」。

性取向通常是穩定的,性取向認同則未必,甚至與實際性取向相悖,換言之,你被同性吸引或發生性關係未必意味着你是同性戀。

在片頭的錄像裏,童年的傑瑞德圓臉大眼、活潑開朗,足球和籃球都是他最愛的運動,喜歡的顏色是藍色和黃色,理想職業是摩托車司機,沒有半點「娘娘腔」的預兆。19歲的他,已經入選校籃球隊,雖然與可愛的啦啦隊女友莫名分手,並不意味着他有任何異常之處。

《被抹去的男孩》

傑瑞德的「出櫃」經過堪稱慘烈,在遭遇性侵後只能獨自舔舐傷口,反被施暴者裝作學校輔導員,打電話到家中告狀。如果只是由於「性取向認同」因這段意外發生改變,也許傑瑞德不會感到如此絕望,面對父母期盼的眼神,他只能坦承自己一直如此,他喜歡男人。

爲遭遇性暴力,承認性取向的兒子尋求心理治療沒有錯。《錯誤教育》對卡梅倫和姨媽的交流閉口不談,《被抹去的男孩》則恰恰相反,花費大量篇幅描寫馬歇爾在突然爆發後的耐心詢問,對兒子充滿愛意的教誨和談話。

《被抹去的男孩》

母親南希不能違抗丈夫的意思,她盡其所能和兒子認真交流,配合他的治療方案,坦白少有人知的過去,把「文森特叔叔」的故事當做安撫兒子的話語講出來。錯就錯在,這對深愛兒子的父母認定同性戀是一種必須改過的罪孽。

《被抹去的男孩》解答了《錯誤教育》中未能解決的問題「誰知道什麼是愛」。「愛是恆久忍耐」(Love is patient),所以,上帝耐心等待犯錯的人悔過,不會輕易懲罰他們。傑瑞德的父母沒有暴跳如雷,表現出了充分的耐心,等待兒子的改悔,但是,這樣的愛仍然是有條件的。

《被抹去的男孩》

電影中轉換療法的治療機構名爲「愛在行動」,實際上,直到接近片尾時,南希才把自己的愛付諸於行動。比「愛是恆久忍耐」更重要的是「愛又有恩慈」(Love is kind),因爲恩慈,所以寬容。

一位母親可以承認「我愛上帝,上帝愛我。我愛我兒子,就是這麼簡單,對你父親來說就有點複雜了」。其實事情非常簡單,無論你如何違背了他的期待,「上帝(愛你的人)絕不會棄你於不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