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去年的電影界,因爲這些女性發生了改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0日 04:47   鳳凰網

作者:Chris O'Falt

譯者:Issac

校對:易二三

來源:《IndieWire》

無論是臺前,還是幕後,都有許多能力出衆的女演員、女導演以及製片人,雖然盤點他們2018年的作品會十分有趣,但這篇文章不會討論這些內容。這篇文章說的是那些努力改善電影界生態的女性,她們讓電影產業更加充滿創意、多元以及積極。

下文是今年做出最大貢獻的人:

「開放競標」(Free the Bid)創始人 阿爾瑪·哈勒

對於女性導演來說,最大的挑戰之一便是職業持續性,這指的是穩定的財務狀況,對於男性導演來說,拍廣告可以很好地保證這一點。導演阿爾瑪·哈勒在贏得多項紀錄片大獎之後,想要拍廣告,卻發現,廣告界甚至比好萊塢更加閉鎖。

2016年,不到7%的廣告是由女性導演執導的,廣告公司也只有不到3%的導演是女性。在廣告界求索的過程中,哈勒發現在其他產業也存在同樣的文化問題,但是指出該問題可能會更簡單一些。

照例,每次拍廣告都會經歷一次聘請製作團隊的「三人競標」。當廣告公司受聘於某家品牌而提出方案時,一定會有三位導演來闡釋該方案的框架以及提出自己的方法,而他們的製作公司則會給出預算。

哈勒建立了自己的網絡數據庫「開放競標」,她心想,如果能有廣告公司和品牌保證三人競標中至少有一個方案來自女性導演,那麼最終就有機會打破性別怪圈。僅僅兩年時間,「開放競標」成效斐然,幾十家廣告公司和大品牌(包括李維斯和可口可樂)簽訂了保證協議。如今由女性導演執導的廣告已經增加了400%。

選角導演 艾莉森·瓊斯

當阿茲·安薩里和阿蘭·楊在開發《無爲大師》的時候,他們需要一位喜劇女演員來扮演安薩里在劇集中的朋友之一,同時也可能是其潛在的戀愛對象。

選角導演艾莉森·瓊斯出乎意料地選中了麗娜·維特,這開啓了創作團隊的多種可能,最終有了維特向家人出櫃的那一集,且獲得了艾美獎:《感恩節》,這也爲維特打開了新的大門,讓她成爲出色的製片人兼編劇。

《八年級》(2018)

有無數選角導演站在好萊塢前線,促進多元化,瓊斯只是其中之一,但她的才華不僅僅只是發現多元。回到今年她和賈德·阿帕圖合作的《八年級》,從內到外,每一個角色的選擇都打破了常規,讓演員充滿活力,得以吸引觀衆。常常有人說瓊斯「選角詭異」,她也藉此重新定義了明星,同時也在我們最喜歡的故事世界中注入了新的生機。

前美國廣播娛樂公司總裁 查寧·鄧吉

在社交媒體、川普總統和#MeToo運動的世界中,有時候很難分清界限,因爲替罪羊和聖壇之間的空間似乎正在逐漸消失。有些懲罰似乎武斷專橫,但有些人一直以來令人驚訝的行爲已經被大家所接受併成爲常規。

電影產業裏有些利益來源沒有觸犯法律或影響工作單位,卻依舊有問題,對於決定處理這一問題的人來說,決定何時不再裝瞎意義重大,而他們也總是做得很糟糕,非常非常糟糕。

羅西妮·巴爾的例子就十分典型。人們一直忍受巴爾的種族主義,不僅僅是因爲她最初是ABC熱門節目的領銜演員,還因爲她也算是個精於算計的瘋子。此外巴爾還在推特上針對瓦萊麗·賈勒特發表了噁心的言論,這也是前ABC總裁查寧·鄧吉決定開除她的部分原因,這一決定令人震驚,但也大快人心。

這似乎是清晰的道德意識的結果,而不是精確的計算。因爲巴爾的節目觸及帶有川普主義的白人工人階級的熱門話題,並激起新的閒談話題,所以ABC的熱門節目沒臉、也沒道理做得如此瘋狂、如此不道德、如此種族主義。這個決定令人震驚的同時,也合情合理。

紀錄片改革者 塔比莎·傑克遜和喬斯林·巴尼斯

紀錄片從未像現在這樣流行過或大賺過,隨着非虛構作品遍地開花的流媒體崛起,這種趨勢似乎還會繼續。雖然這種崛起只是更好地建立了機制規範,但此時此刻,紀錄片非常需要開發。

大體上,電影是一種新媒介,但在非敘事電影製作中的電影化表達還處在初步階段,還沒有到達敘事電影二十世紀前半葉所擁有過的那種量產豐富的階段。很難再有另一門藝術形式會因不健康的環境而比紀錄片製作更加受限了。

塔比莎·傑克遜高居聖丹斯電影節紀錄片項目總管的位置,在紀錄片領域中,她爲了非虛構藝術得到探索和發展付出了最多。傑克遜設置了一百萬的獎金、監管了極具影響力的聖丹斯非敘事實驗室,還創立了非虛構藝術獎學金,她動用了大量資源來支持、幫助非虛構中最令人激動的電影創作,改變了聖丹斯本身的非敘事文化。

此外,她在紀錄片上的雄辯與態度,已經彌合了紀錄片社羣裏不必要的分歧,她認爲紀錄片導演和其他藝術家並沒有什麼不同,也不排斥有關社會正義的話題以及人類學的方法。

《黑爾郡的日與夜》(2018)

與此同時,她在幕後也無比保護電影人的創作,製片人的行事方式更加呆板,她也絲毫不懼向他們說情或反對他們。有一位製片人並不擔心會受到傑克遜這般對待,那便是喬斯林·巴尼斯。

巴尼斯和丹尼·格洛弗一同創立了Louverture Films公司,她想方設法保護、關心以及強化電影人不因循守舊的創作,以此拓寬狹窄的邊界。沒有巴尼斯,我們也就看不到《黑爾郡的日與夜》,而沒有拉梅爾·羅斯這樣不斷開發非虛構電影的潛力的導演,怪圈也無法被打破。

工會領導凱西·雷波拉

凱西·雷波拉是電影剪輯師工會(代號Local 700)的全國執行總裁,今年夏天她做了些看起來很明顯,但從未有國際戲劇舞臺僱員同盟(IATSE)中電影/電視版塊的領導做過的事情。

她與7000多位會員就羣體所面對的、需要協商的議題進行了交流,並討論了他們必須等待合同找上門來的原因。她用視頻、郵件、簡報以及社交媒體來教育自己的會員,其中社交媒體在七月二十一號這一天聚集了將近2000位會員,令人振奮。

作爲迴應,IATSE官方排擠雷波拉,處罰了她還在協商中的剪輯師,對她進行帶有性別歧視的攻擊,指控她進行非法行爲,傳播她的不實謠言,暗指她及其700位領導貪污。

他們認爲雷波拉撒謊,並認爲新版IATSE合同——這是美國影視製片人聯合會(AMPTP)制定的,卻完全不擔心這可能會導致罷工——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協議,在此基礎上,他們全速推出了一次費用昂貴的投票活動。

換句話說,IATSE及其國際總裁馬修·洛布對待他們當時正在交涉的公司,都沒有像對待自己同盟之一的雷波拉這樣嚴苛。當一切都塵埃落定後,他們勝出了,勒布將雷波拉踢出了工會的養老金名單。

但是,雷波拉在幾周之內,用勒布從未想過的方法證明了電影人可以被組織與動員起來的。她告訴大家手中的問題重要到不是各地領導獨自戰鬥就能解決的。因爲這些問題——流媒體的崛起、工時延長使得無法顧家(這也是一項重大安全問題)以及不穩定的利益基金——依舊存在,如果沒有惡化的話,雷波拉爲電影、電視團隊勾勒了藍圖,以此增加他們的話語權。

Local871的女性

公平薪資在好萊塢雖是個大問題,但是對於低水準的團隊來說,這個問題就更難辦了,因爲傳統意義上女性扮演的角色報酬會更低。會低多少呢?IATSE的Local871團隊的成員(包括劇本指導、協調人、會計和聯合制作專家)發佈了一項報告,其結果引起很大反響。

其實這些結果對於IATSE和AMPTP來說應該很容易被忽略,但871的電影平權運動很有作用也很巧妙。她們通過一些非正常的渠道表達意願,然後發現有3300位企業名人接收了她們對於報酬公平性的訴求,這其中包括一些重量級大咖,他們的支持讓好萊塢更加不能忽略這件事情。

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因爲這個問題在集體工資分配中根深蒂固,但這些看似影響力微弱的女性卻幫助企業邁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讓他們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片場媽媽

很多幕後工作的女性都面臨着一個不可能調和的矛盾,正在她們職業上取得進展的時候,她們的生物鐘也開始響起。很多產業中都存在職業與母親身份之間的矛盾,但是電影行業中尤爲嚴峻。

長時間的工作以及奔波,都讓照顧孩子變得非常困難,基本不大可能,大家也都認爲孕婦不應該出現在艱苦的片場。在一個努力爭取性別平權的行業,這一點比其他問題都更加棘手。

對於過去的很多人來說,片場工作與照料孩子是一個非黑即白的選擇,但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新一代片場媽媽,她們在探索一條並不容易的道路。

我女兒今年三月出生時,恰好我妻子接到了職業生涯中最大的一個項目。爲了得到這次工作機會,她已經努力了快十年。攝製開始時,她恰好懷上孩子,即使還有下一次,那她也要再等上兩三年。不管怎樣,我們第二個女兒的降臨都會改變她的職業軌跡。然而,一羣女性——兩位十分能幹的製片人、一位公司執行以及我妻子的團隊——陪在她身旁,讓她有可能繼續走下去。

某位比任何人都致力於此的製片人告訴我們,每個在攝製期間出生的寶寶,都會改變這個行業的看法。所以對於片場媽媽和那些支持她們的人來說,每一個人的努力都使得電影界的環境氛圍更好。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