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羅伯特·雷德福的人生最後一部電影,感動我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6日 05:02   鳳凰網

文 | 盛昊陽

就在羅伯特·雷德福堂堂邁入八十歲大關時,他決定要拍攝人生中最後一部電影《老人和槍》。這時的他,比故事的主角福瑞斯特·塔克完成人生最後一次搶劫時,還要年長几歲。

「無論他自己喜歡與否,羅伯特·雷德福永遠是羅伯特·雷德福。」並不是非要像大衛·洛維一樣,和這位演出逾45部電影的聖丹斯電影節創始人共事過兩次,才能意識到這一點。

羅伯特·雷德福的從影履歷固然華麗奪目,還有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和終身成就獎的裝點。但是,獎項只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幾十年來,媒體和影迷給予他的最高讚譽其實是永恆不變的「迷人」。

羅伯特·雷德福

當你31歲,合作對象是美貌鼎盛期的簡·方達時,這樣的評價似乎唾手可得,隨着年華漸老,你將獲得越來越多關於演技的讚美,對容貌氣質的稱頌卻越來越少。

羅伯特·雷德福與簡·方達

在你81歲時,幾乎不可能再有人以生花妙筆吹捧你稀疏的白髮、密佈老人斑的臉和雖努力挺直仍顯得佝僂的身軀——但那只是對一般人而言。

《老人和槍》(2018)

光是從容優雅或生猛跳脫都不夠,羅伯特·雷德福代表的是好萊塢如今稀缺的類型,既可以是最兇狠的悍匪,也可以是最溫柔的情人,冷靜隨和但又離經叛道。

當他決定出演福瑞斯特·塔克,《老人和槍》註定會變成他情思繾綣的告別秀,讓人恍惚間忘記了《紐約客》上刊登的原版故事有一個多麼殘酷而悲傷的結局。

儘管「聖丹斯小子」已經成爲電影史上icon級別的角色,福瑞斯特·塔克的傳奇性也不遑多讓。與33歲才參演《虎豹小霸王》的羅伯特·雷德福相比,塔克可是一位15歲就開始搶劫的「天縱奇才」,一生成功逃獄18次,失敗12次。電影稍作改編,他向情人坦白自己的越獄經歷,第17次處是空白,語氣中沒有悔恨之意,不可謂是不得意的。

1981年7月26日,德克薩斯州貝爾米德,塔克從神情慌張的銀行出納手中接過裝滿美元的公文包,不疾不徐地走出銀行大門,開着自己的白色座駕揚長而去。

兩年前的1979年8月10日,他剛剛在同伴約翰·沃勒和威廉·麥克吉克的幫助下,用私藏的碎木、防火板、油漆、膠帶和塑料防塵罩打造了一艘14英尺長的划艇,從聖昆汀州立監獄順利越獄。

加州警方迅速展開全州搜捕行動,弔詭的搶劫案新聞卻從德克薩斯州和俄克拉荷馬州傳來:總是有三四個人結伴走進雜貨店和銀行,秀一下手槍,討要錢財,再開着偷來的車飛快離去。

按照目擊者的證詞,他們都是年紀老邁之人,有的劫犯甚至帶着助聽器。當局專門觀摩了上映不久的匪幫電影《三個老槍手》,將這羣神祕劫匪稱爲「落日幫」(Over-the-Hill Gang)。

《三個老槍手》(1979)

大衛·洛維沒有過分美化福瑞斯特·塔克的行爲,他的確對使用暴力毫無興趣。塔克和同夥們慣用的手法是仔細觀察銀行情況數日,然後開車停在附近,戴好手套,或用指甲油塗滿指尖覆蓋掉指紋,徑直走到銀行經理身邊,露出衣服中藏好的手槍,悄聲命令對方把錢放進皮包或提箱內,一切都要絲般順滑,水般流暢。

塔克沒受過多少教育,做事卻極有派頭。即使在79歲時,他仍有一雙眼神專注的藍眼睛,一頭白髮整整齊齊梳向腦後,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裝,白色羊皮鞋和白色領巾都一塵不染,衣飾都麗、舉止閒雅地前往銀行,進行他人生中最後一次搶劫。

電影沒有照搬塔克的談吐打扮,但是,看到這段描述,我們不得不承認,在當今的好萊塢,除羅伯特·雷德福之外,無人能演出這個危險迷人又自信滿滿的福瑞斯特·塔克。

將警察與劫匪之間的關係美化爲欲擒故縱的「貓鼠遊戲」是危險的。卡西·阿弗萊克飾演的警探約翰·亨特對塔克和「落日幫」窮追不捨,長達數年,是因爲這支團伙犯下近百起劫案。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搶劫了以百萬計的美元,然而,光陰無情,突然有一天,塔克意識到,未來所剩無幾,轉身回望身後,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

和片中略有出入的是,塔克在被警方追逐半英里後主動自首。他於1993年被釋放,如果故事就此結束,也許他還可以和妻子一起安享晚年。

茜茜·斯派克飾演的珠兒成爲塔克的第三任妻子,他們的相遇相識比現實故事要溫柔得多,雖然塔克滿嘴謊言,他畢竟沒有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她的愛情還是戰勝了被欺騙的憤怒和羞辱,而他承諾不會再次越獄。

大衛·洛維極力渲染福瑞斯特·塔克的神祕微笑,他感到非常開心,他在享受人生,他也不可避免地傷害到了愛他的人。塔克的前兩任妻子分別生育了一子一女,兒女們絕不原諒他拋棄家庭的行爲。第三任妻子苦等他出獄後,兩人的確度過了一段美好安寧的時光,但再平順的生活也不能阻止他的我行我素。

福瑞斯特·塔克不算什麼成功人物,他擅長薩克斯和單簧管演奏,結果是個一事無成的樂者;他時運不濟,縱然逃獄和搶劫經歷貫穿一生,由於沒有著名事蹟,無法躋身於那些最赫赫有名的大盜之列。

塔克也比大部分人都幸運,他不願被就此遺忘,化作時代的眼淚,多年之後,就有大衛·洛維願意爲他樹碑立傳,正因爲深深理解他的心情,才能寫出充滿憐惜之情的結局。《老人和槍》不是一碗冷掉的雞湯,它只是停在了恰到好處的時候,雖然黃昏將至,總要有人繼續前行。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