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金球獎六提一中,都因爲它講透了白宮的祕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6日 05:01   鳳凰網

作者:David Fear

譯者:陳思航

校對:Issac

來源:Variety

譯者按:2015年,由亞當·麥凱執導的、探討金融危機的影片《大空頭》贏得了諸多美國本土的電影獎項。

《大空頭》(2015)

而在2018年聖誕節上映的《副總統》中,這位導演開始了對政治題材的嘗試,拍攝了美國第46任副總統、小布什的副手迪克·切尼的傳記片。本片也讓克里斯蒂安·貝爾在前不久的金球獎上拿到了音樂/喜劇片最佳男主角。

《副總統》(2018)

在美國政治史上,這位副總統頗受爭議,被認爲是白宮最有權勢的副總統之一。人們甚至推測,是他唆使小布什發動了伊拉克戰爭,他也因此被人戲稱爲「達斯·維德」。在這篇採訪中,亞當·麥凱與記者共同討論了拍攝《副總統》的源起,希望能讓讀者對這部影片有一個更深入、全面的理解。

或許是流感,或許是書架,又或許是上天的干預,讓亞當·麥凱意識到自己並不瞭解迪克。

在2016年的冬末,這位編劇兼導演剛剛結束《大空頭》的頒獎季巡演,對他來說,那是一次「死亡之旅」。在那部影片中,這位導演探討了樓市危機的問題。接下來,在奧斯卡之後的一週,這位五十歲的導演發現自己因「你所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流感」而倒下了。

亞當·麥凱

當他回憶起這件事的時候,他陷進了沙發裏。那時他在曼哈頓中城西54街,和我一同呆在羅賓·威廉姆斯中心的綠色房間裏。你可以聽到他的閒侃,和他偶爾爆發出的笑聲。

「我的意思是,我病了將近一個月,」他說道,試着調整自己六英尺五英寸的身材,好讓自己坐得舒服一點。不過,他最終還是放棄了,往後躺了躺,開始整理自己脖子上的圍巾。

「我是說,我簡直糗大了!你可能會出門來上一兩次野餐,或者去英國旅遊……不過這個算是什麼(指長期的巡演)?這持續了好幾個月,從不間斷。你能告訴我,在這種情況下,你的身體怎麼能承受一場疾病?突然之間,一切都侵襲而來。」

亞當·麥凱

在神志不清的狀況下,這位導演走向他的書架尋求「救贖」。「然後我看了看自己的書架,然後發現,『噢,一本迪克·切尼的書』。那可能是任何一本書,不過出於某種原因,當時是那本書吸引了我的眼球。」

他已經不記得那本書是誰寫的傳記了——或許是巴頓·格爾曼寫的《垂釣者》——不過麥凱讀得越多,他就越意識到,這位前副總統對現代政治產生的影響,可能要遠遠超乎他的想象。

當麥凱發現這一點的時候,他便開始了更深入的調查,儘可能多地閱讀與切尼有關的一手(或二手)文獻,詳細閱讀切尼的採訪,並尋找這位副總統的口誤。

「我沒有發現口誤,」他說道,「我繼續思考,他會不會在某些地方犯了錯,說出了比他預料中更多的話。但我發現,他從來不曾犯錯——在他的棋盤上沒有任何破綻,這甚至讓他變得更有趣了。」

「我們開玩笑,說他是達斯·維德,」他補充道,「不過我總是覺得,我們沒有意識到,他在華盛頓的政治遊戲裏,究竟發揮了多少作用。我總是當那隻出頭鳥,我會和大家說:『嘿,我覺得事情可能比我們想象的更糟。』」

那次致命的疾病,給他帶來的閱讀選擇,成爲了《副總統》的開端。這部由麥凱導演的偏激的、極端瘋狂的電影,講述了那個小布什的白宮裏,傳說中真正的發號施令者——迪克·切尼的故事(這部影片在聖誕節上映)。

這部影片開始於切尼在懷俄明州那酗酒的、地獄般的生活,結束於這位白宮幕後的掌權者被取出自己的心臟(譯者注:切尼有心臟病時,做過多次心臟移植手術)。作爲一部前副總統的傳記片,這是一部調查深入、極端不敬、常常語帶中傷的作品。

於人們對這一題材常常避重就輕,甚至沉默寡言,因此麥凱深知自己不能重複那種標準的、從A到B的傳記敘事。他知道,當人們期待他往右轉的時候,他就得向左轉。他也因此選出了一張十年來最令人震驚的演員表。

「我是說,你爲什麼覺得克里斯蒂安·貝爾就不能是迪克·切尼呢?」麥凱問着問着,自己也笑了。「是的,我承認,他們之間的差距確實挺大的。不過,我不想要找一個扮演切尼的人,而且我也和貝爾一起共事過。」——貝爾扮演了《大空頭》中的對衝基金經理人邁克爾·布瑞——「我曾見過他如何拆解、重組角色的靈魂。」

儘管麥凱宣稱自己曾委任「一個既是作家又是記者的朋友」通過十幾條渠道採訪到了關於迪克及其家人的信息,但他深知要處理其中的政治運作是一件棘手的事(當我問到他採訪了誰的時候,麥凱就會突然對這一話題變得守口如瓶)。

「我們就說是一些私人的朋友吧,一些懷俄明州的人。他們來自行政機構,有的人不喜歡迪克,但有的人喜歡他……我得到的是兩種觀點的混合,這很不錯。」

「關鍵是,切尼是一個謎。」導演繼續說道,「所以我知道,我需要一個克里斯蒂安·貝爾,來做一次『深潛』。」

即使克里斯蒂安·貝爾曾經扮演過「黑暗騎士」,但他發現麥凱要選擇他來扮演白宮的「黑暗王子」的時候,他還是覺得非常困惑;他記得自己在讀過劇本之後,發消息給麥凱:「你意識到這東西他媽的會有多難了嗎?」不過他還是簽字同意了。

於是,他和麥凱就得克服最大的問題:他的扮相。

「最大的障礙是化妝上的問題。我記得克里斯蒂安說過,『如果化妝搞砸了,整部片子都得崩』。我們找到了化妝方面的藝術家格雷格·卡農(代表作:《本傑明·巴頓奇事》),然後他們如何『易容』的問題上研究了四個月。

我覺得化妝效果簡直完美,不過貝爾說的是:『我覺得還能更好』。他甚至爲此增重(四十五磅),所以等到一切變裝都準備就緒的時候……我還記得當他走進攝影棚的那一刻,我們簡直是……『老天爺呀!』」

同時,麥凱還找了艾米·亞當斯,讓她扮演迪克那同樣精通權謀的妻子,琳恩·切尼;史蒂夫·卡瑞爾扮演了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山姆·洛克威爾扮演美利堅合衆國的第四十三任總統,喬治·沃克·布什。(「洛克威爾的任務是最艱鉅的,」導演承認道,「因爲威爾·法瑞爾的版本實在太深入人心了。不過他演得很好——好得出奇——就像你在影片裏看到的那樣。」)

接着,在麥凱籌備這部影片之際,2016年的大選開始了。麥凱自問:我們還要拍這部電影嗎?「我們的感覺是,『噢,這部電影現在和現實的關係甚至更密切了』,」他說道,「我想知道我們是怎麼走到這條該死的路上來的,而我有一種感覺,布什和切尼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我說過,切尼就像是一個破門而入的傢伙,他掌控着那個能夠開門的按鈕——現在門被打開了,結果我們就看到一羣野鹿和鬣狗繞着白宮奔跑。」

麥凱真切地感覺到,這位副總統最粗暴的時刻,與當下的情況完全相似。「這完全就是川普時代的恐怖與荒謬,」麥凱說道,「於是我就有一種感覺,我覺得歷史在重演。不過人們需要意識到歷史的存在,循環的存在。我不知道這部電影是否能夠改變什麼,不過它至少能夠達成某種宣泄。」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