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近打破Netflix播放記錄的電影,征服了斯蒂芬·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3:29   鳳凰網


文 | 盛昊陽

雖然媒體評價好壞參半,由桑德拉·布洛克主演的新片《蒙上你的眼》還是輕鬆打破了Netflix的平臺播放記錄,在上線一週內即超過4500萬播放人次,成爲當下北美網絡話題度最高的電影之一。

《蒙上你的眼》

驚悚片的特性決定了它在網絡宣傳方面的先天優勢,《蒙上你的眼》的上線時間也正好安排在北美的聖誕假期。

不過,有少數影迷質疑Netflix早就準備好了大量推特賬號爲其造勢,推特上大量段子(meme)的創作和轉發並不全源於「自來水」的效力。幸好有斯蒂芬·金及時爲本片站臺,爲電影口碑扳回一局。

斯蒂芬·金對《蒙上你的眼》的褒獎並不讓人意外。如影隨形的神祕威脅,瀕臨滅亡的人類族羣,懷孕的母親,爲保護家庭自願犧牲的「父親」,都讓人聯想到被譽爲年度最佳恐怖片的《寂靜之地》。

但在恐怖小說之王的眼中,他首先想到的肯定是由自己作品改編的電影《迷霧》。

根據加里繪製的黑白手稿和片中表現出的特性,粉絲猜測從未現身的神祕生物應該與克蘇魯神話中的舊日支配者有關:章魚般的碩大頭部,長滿觸鬚,眼珠凸起,擁有超出人類想象的能力,所以通常不可見也無法接觸,普通的人類看到它就會癡呆或瘋狂。

克蘇魯通過心電感應讓人產生強烈的心理暗示,因此聚集了一批狂熱信徒。

但是,猜測也只是猜測。在《蒙上你的眼》的早期版本中,這個不明生物曾被設計成一個讓人忍俊不禁後瞬間出戲的怪異形象,桑德拉·布洛克將其形容爲「有張嬰兒臉的綠膚色男人」。而導演蘇珊娜·比爾最明智的決定就是刪掉這個生物的所有出場戲份,改以人類的想象來催生內心最深處的恐懼。

現代性的祛魅的世界觀是科學的必然條件,「人們可以通過計算掌握一切,而這就意味着爲世界祛魅……技術和計算在發揮着這樣的功效,而這比任何其他事情更明確地意味着理智化。」

在晦暗不明的開頭後,電影轉回一切如常的五年前,大腹便便的馬洛里正在聽着音樂作畫。毋庸置疑,這是一個祛魅殆盡,現代化的社會,儘管電視中正傳來不可思議的羣體自殺新聞,理性在此時仍指導着主角的行爲。

很快,理性和經驗無法再解釋眼前的情況,某種不可見不可知卻可感的生物自幽暗深處上浮到現實世界,主宰了人類的意志。世界末日並不一定意味着迅速死亡,讓倖存者永難安睡的是,曾經舒坦安穩的世界從此開始變得危險而陌生。

一座拉上窗簾的住宅變成了新的諾亞方舟,按照組隊的套路刻意集結了一羣膚色性情各異的人。富有同情心的屋主是個亞裔男子,他理所當然是個gay,冷酷無情的必然是老白男,黑人通情達理且勇於犧牲,還有絕對不可缺少的孕婦,不是一位,而是兩位。此外,馬洛裏還從超市帶回了三隻青色的鸚鵡。

《蒙上你的眼》改編自同名小說,除稍微修改了結局,劇本相當忠實於原作。書中,當馬洛裏帶着孩子到達目的地盲人學校時,發現有部分人挖出自己的眼睛才逃脫命中註定的死亡,在電影裏,這裏只有面目安詳的盲人孩童和同樣平心靜氣的普通人。

這個改動也讓電影更像一部宗教化的《啓示錄》,一開始,精神失常者們自發組織起來,逼迫蒙上眼睛的人摘下眼罩,似乎變成了代神行使權力的使者。

結局卻告訴我們,其實天生失明者纔是「被選中的人」,於是,後來者被叮囑「你們要努力進窄門。」

如果沒有神的旨意,普通人又該如何在日暮途窮的末世中生存下去?《蒙上你的眼》的主題不夠明確,電影中的旁枝末節太多。作爲一部「後現代啓示錄」,沒有奇蹟發生,雖然誕生了兩個嬰兒,但其中沒有救世主。

把它當做末日求生片來看,所有人又死得太快。無論是聖母還是利己主義者,死法一視同仁,在正法絕滅的時代,善良的德行非但不能爲自己帶來好處,反而將身邊人置於危險之中。

母愛當然不能戰勝一切,甚至信念也不能。和《寂靜之地》或《小丑回魂》的結局截然不同,馬洛裏有所成長,從逃避責任到堅信不疑,拒絕了魔鬼的誘惑,到電影末尾,仍然沒有人知道神祕生物的真相爲何,人類只是苟活在更爲巨大的鳥籠之內。

在黑暗降臨,魔鬼即將君臨天下的世界裏,相信夢想、愛和希望不能保證你一定活下去,但可以讓你努力到最後一刻。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