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豆瓣7.9,但是我想給這部動畫潑點冷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9:51   鳳凰網

追光動畫的作品一直有着濃厚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從一開始的《小門神》,直接採用“年”與“門神”的創意,到《阿唐奇遇》的茶文化,都是將古典與現代交融。

直到這部《白蛇:緣起》,進化爲純古典背景,什麼奇門遁甲、陰陽八卦、紫微斗數,統統用進去。

雖然用得比較皮毛,但也是一種鮮明的符號表達,這種有意識的中國表達,是值得肯定的。

 

電影中,捕蛇村的設定採用了柳宗元著名的《捕蛇者說》的概念(文章開頭“永州之野產異蛇”是全片的世界觀設定基礎,電影中也出現了永州城),加上晚唐皇帝信任道士愛修仙,將這些歷史知識作爲支撐,還是很有誠意的。

這部動畫對人人皆知的白蛇傳進行了改編(往前五百年的前傳),觀衆可以非常順利地進入劇情。

就畫面來說,《白蛇:緣起》令人驚喜,國產動畫能做到這種視覺效果,觀衆應該感到驕傲。

這些年來國產動畫不斷進步,不敢說達到了國際水準,但差距也是顯而易見地逐年縮小了,對畫面細節的處理,微觀到角色毛髮、鱗片、樹葉、陽光、水紋,宏觀到鬥法、山水風景,都有許多驚豔之處。

足見創作團隊的用心,比如國師的出場,運用了紙片人——千紙鶴的概念,很新鮮,效果也不錯。

但細細感受某些場景,尤其是打鬥場面,還是有濃濃的網絡遊戲風——早幾年得到不少國漫迷熱捧的《秦時明月》系列也有這種缺憾,畫面講究極致的絢爛,色彩運用不節制,法術設定太恢弘,才導致了這種“網遊”觀感。

給人感覺就是創作團隊太想證明什麼了,求繁而不求簡,求難而不求易,求滿而不求留白,導致打鬥場面有些氾濫,張弛之間節奏就亂了,而且美學風格上也有些衝突。

比如開始部分的很多畫面都在追求水墨質感的中國風,講究個意境,講究個平和,但一旦打鬥起來,就開始了快速的鏡頭切換,迅猛犀利的動作,滿是現代動作片的節奏,所以很難歸類說這是一部中國風動畫,氣質上還是雜糅的。

 

更別說電影中相當多的少兒不宜內容了,直白點說,就是軟色情。

長腿美背加酥胸,欲露還羞,對觀衆形成十足的挑逗。徐克的《青蛇》中也有大量的情色隱喻,主要是由小青來負責“挑逗”功能的,白娘子多少要端着。

這是必要的“主角光環”——但這部動畫將白蛇處理得有些輕浮,尤其是外形設計(很日漫風),動不動就露大腿,夜間刺殺國師的那場戲,也穿着白衫、光着腿、白色款羅馬風涼鞋,翻轉騰挪之間,總是露啊露的——大晚上搞刺殺,或許可以低調點?

從開場白蛇從水池中出來(鏡頭上移到臀部的剎那突然衣衫上身),到地宮中與許宣的激情戲,衣衫褪下,立刻換近景用火苗遮掩,都是如此,挑逗目的太強了,而且這場激情戲顯得有些突兀——這場戲的目的是爲了讓二人的感情得到昇華,爲之後許宣主動變妖做情感鋪墊,但處理得急躁了,親了兩口就直接入港,也過於乾柴烈火了些。

在這裏多說一句,許宣和白蛇的激情戲用火苗來遮擋,很像《追捕》中杜丘與真由美的山洞定情戲,也是用火苗遮掩,用躍動的火苗暗喻情慾的燃燒。不知這是巧合,還是有意致敬。

 

動畫中出現這種色情意味,按說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國產動畫終於可以嘗試着去低幼化,偏於成人向了,可這種色情的渲染使用錯了對象,白蛇作爲深情款款型的女主,似乎不應該如此處理的。倒是小青,在這部動畫中有些鐵T的感覺,比白蛇討人喜歡。

重點來了,本片“色情”意味的集大成者,寶青坊主人狐妖,形象設計非常大膽,衣服是大紅配大綠,很民俗風,抹胸加緊身短褲。

一出場便用《本能》莎朗·斯通式的交叉換腿,撩撥觀衆的情慾,直接跳到許宣身上的動作也相當香豔,而且兩個猥瑣小怪物也是滿滿邪典風。

這一部分的色情渲染可能有些露骨,但還是比較合理的——狐妖如此,觀衆也能理解。狐妖用了雙面人的概念,不新鮮,但也恰如其分,只是兩種狀態沒有一個鮮明的性格區別,有些可惜。

 

前面已經說過,白蛇作爲女主,形象處理方面有些輕浮,有點不大討人喜歡。而男主許宣的角色塑造,則是本片比較大的敗筆,從外形到性格,都是無數國產動畫中常見的那一款。

無比接近於如今小鮮肉的樣貌,還有簡單的“善良、堅強”的設定,千篇一律。甚至就連他的出場也是俗套的:一系列冒險動作後,撲到女主懷中——可以說毫無新意,既然是白蛇傳說的再改編,角色設定方面應該可以再放開一些,不要溫溫吞吞如白水一樣。

《白蛇》的設定場景相當複雜(爲動畫師們鼓掌),真的能感覺到一幀一秒都在燒錢、炫技,從捕蛇村,到蛇妖洞,再到永州城、地宮、狐狸精所在的寶青坊,都是製作相當繁瑣而精緻的獨立空間。

着重要提及的是寶青坊,也許是國產動畫中最有創意的場景之一。

細節豐富,在狐妖一連串的動作中,整個寶青坊的結構、運作形式,到打造法器的規則,都比較流暢地介紹出來了。而且狐妖、白蛇、許宣沉入水面再翻轉的過程,讓人想起《加勒比海盜3:世界的盡頭》中的經典橋段,這種仿用是比較有趣的。

在大的場景方面,《白蛇》也許代表了國產動畫在如今的最高水準,但在基礎的方面還是有些不足,比如角色的面部表情,還是很僵硬,尤其是許宣和白蛇說臺詞的時候,嘴部和臉頰顯得不太自然,將這種基礎技術解決好了,整個動畫會達到更好的質感。

可能是日本動畫帶起來的潮流,現在的國產動畫都在盲目追求”萌“,要麼主角萌,要麼給主角配一個萌的朋友或幫手。

《白蛇》中負責賣萌的是許宣的狗”肚兜“,要承認,肚兜突然會說話那一段確實很搞笑,但除此以外,都很尷尬,而且肚兜並沒有很強的情節推動作用——最後呼籲村民去救許宣的情節,也未起到重要作用。肚兜這個形象的設計,明顯爲了討好觀衆的。

這隻狗只是個縮影,從角色設定(網紅臉、鮮肉臉)到情節方面(最後的反覆煽情),這部動畫在極爲精彩的工作中總流露出一種不自信:總在揣摩觀衆的喜好,總想迎合觀衆的口味。

這種小心思,在創作中想遮掩也很難。追光動畫作爲國內最出色的動畫工作室之一,如果目標真的是要成爲中國皮克斯,應該要更加篤定一些,角色設定再大膽一些,過多地考量與糾結,只會傷害到藝術的創作

《白蛇》從劇情上來說並不完美,存在好幾處邏輯上的含混:比如捕蛇村與蛇妖本來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蛇妖都那麼強大了,一尾巴掀起巨浪,一尾巴掃平高樓,捕蛇村區區的木頭圍牆就能防禦蛇妖們?還有國師這個大反派,本來已經死透了,一張符落在臉上就回光返照了?這個細節交代得模糊,令人有些難以理解。

還有結尾,是個《泰坦尼克號》式的死別場景,也有邏輯上的不通之處:這場戲之前,白蛇剛被師父吸光了法力,和許宣一起墮入邪陣,兩個妖此時應該處於同一水平線上——爲何偏偏許宣就被凍成了冰坨,白蛇能安然無恙?

而且,既然要走泰坦尼克號路線,要搞生離死別——必須要讓男主犧牲奉獻呀!比如許宣是爲了白蛇才死的(把微少的法力全送給她活命等等,處理的方法可以有很多),不能就這麼凍成了冰坨。

 

一方面想煽情惹觀衆哭,一方面又直接給男主凍成冰坨,這有點不厚道了。

玩笑歸玩笑,還是推薦《白蛇:緣起》,即便有不足,也是一部水準之上的國產動畫,片中的色情意味聽起來好像很噱頭,但確實是國產動畫成人向的一大進步——這說明我們的動畫創作者開始勇敢嘗試了,開始向幼稚白癡只會討好三五歲兒童的動畫告別了。

看最後的彩蛋,這部動畫肯定會出續集了,保持期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