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斯科塞斯炮轟漫威影片?“主題公園”電影非貶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8日 01:42   新京報

  好萊塢頒獎季大戰即將開啓,頭號種子選手《愛爾蘭人》在獲得前哨戰好口碑時,它的導演馬丁·斯科塞斯因爲一條關於漫威電影的言論,好像熱度遠遠蓋過了他的新片。

  馬丁·斯科塞斯稱他沒有看過漫威電影,他曾經盡力嘗試了,但沒有辦法,那不是“cinema”,他能想到最接近的比喻是主題公園。他在話末提到,漫威電影不是一個人試圖向另一個人傳遞情感和心靈體驗的電影。

  在他發表這番言論後,第一個出來回應的是《銀河護衛隊》的導演詹姆斯·古恩,他感到很難過,因爲馬丁·斯科塞斯作爲他最敬重的電影人之一,在沒看過漫威電影的情況下就做出這樣的評論。《奇異博士》的編劇C·羅伯特·卡吉爾則表示了對馬丁·斯科塞斯言論的支持。

《銀河護衛隊》劇照《銀河護衛隊》劇照

  其實乍一看馬丁·斯科塞斯的言論是對漫威電影的批評,但事實上他講出這樣一段話是基於整個好萊塢電影的發展歷程,對漫威電影爲代表的宇宙模式漫改作品下了一個定義——主題公園。“主題公園”是一個貶義詞嗎?並非如此,沃爾特·迪士尼就靠主題公園起家,然後開啓了自己的動畫與電影帝國,時至今日迪士尼樂園仍象徵着一個美夢,給無數人帶去快樂。

  “主題公園”也一直是好萊塢商業電影擅長的模式,其中的佼佼者,也可以說是把這一模式發揮到極致的人,正是與馬丁·斯科塞斯同爲“新好萊塢四傑”的斯皮爾伯格。且不論《大白鯊》《E.T。 外星人》《奪寶奇兵》系列,《侏羅紀公園》本身就是一個主題公園,還有去年大火的《頭號玩家》,更是在新的時代升級了“主題公園”電影模式。

《侏羅紀公園2》劇照《侏羅紀公園2》劇照

  不少其他國家的影片也在效仿這一模式,例如韓國票房極高的《與神同行》系列,將地獄的不同部分變成主題公園的不同板塊。這一模式的核心在於解構,劇情推進的每一個板塊,可以視作主題公園中的一項遊樂設施,它給予觀衆感官和心理上的刺激,很多時候是以製造恐懼的方式,就像過山車爬向最頂端,然後解除這個恐懼,從而達到娛樂的效果。

  電影作爲一個舶來品,如同我們最初稱之爲影戲,後來改爲電影,在西方世界它也有幾個名字。僅以英文爲例,現在習慣的用詞是movie,另一個則是film,馬丁·斯科塞斯用的cinema。在這三個詞中,film和cinema都有點移花接木的意味,前者是膠片,後者是電影院,而也正是這兩者定義了什麼是電影。膠片是電影的肉體,在電影院看電影則是電影的精神。但是現在已經進入一個全新的movie時代,電影不再是膠片拍攝,觀看電影的介質也從電影院的銀幕變爲了多種熒屏,一個手機就是一塊“銀幕”。

  這就指向了馬丁·斯科塞斯言論中最後的要點,“一個人試圖向另一個人傳遞情感和心靈體驗”。他的新片《愛爾蘭人》是奈飛投資的,所以他自然明白膠片時代的逝去是不可逆轉的,但同時他渴望保護電影的精神,過去的主題公園電影依舊有着這種精神,它們會延伸成電影系列,但僅僅在系列裏延續同質性的情感塑造。而進入到宇宙模式的漫改電影創作,是一種更龐大的羣體性複製,不論是漫威還是DC,它們就像是單一的克隆人,細微的差異,或是故意注入的深刻,也無法改變它們的單調。

《小丑》劇照《小丑》劇照

  如果將馬丁·斯科塞斯的言論當作一種擔憂,便成爲另一種議題。去年《黑豹》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今年《復仇者聯盟4》準備申報好幾項奧斯卡大獎,前不久的威尼斯電影節《小丑》捧了金獅。馬丁·斯科塞斯如此的危言聳聽,也許正是一種警告,漫改電影不僅僅在商業上霸佔市場,同時它也渴望侵入藝術領域。

  關於威尼斯的討論已經有過太多,反對聲普遍認爲威尼斯是有着穩定評獎風格的藝術電影節,不應該嘉獎一部商業大作。但奧斯卡本身作爲一個主流電影獎項,選擇這類影片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漫改電影爲了擠入其中所做的僞裝,就像《天外魔花》的故事,外星人進入人類的身體裏,外表看上去還是原來的那個人,但裏面完全被外星人操作。漫改電影就像這些外星人,外表看上去成了奧斯卡,甚至威尼斯會選擇的那種電影,但它的內心到底是什麼呢?

  □耳朵(影評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