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阿米爾汗曾因接連拍爛片痛哭 想拍部印度版鹿鼎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12:52   新京報

電影《幻影車神:魔盜激情》劇照

電影《幻影車神:魔盜激情》劇照

電影《印度暴徒》劇照

電影《印度暴徒》劇照

  見到阿米爾·汗的時候,他已經攜着新片《印度暴徒》走遍了中國的8大城市、7所高校的路演,北京是最後一站,也是他來過次數最多的城市。

  除了一家又一家的採訪排得滿滿的,還有一場見面會在等着他,問他會不會對中國盛行的高頻率“路演”水土不服,他搖了搖頭說“enjoy”。一旁的工作人員笑着感嘆“米叔”(阿米爾·汗暱稱)無敵。

  18歲開始跟着做導演的叔叔學習,做了四年副導演,首部執導的作品《地球上的星星》至今在豆瓣電影前250名榜單上排名197;成立個人電影公司後拍攝的第一部電影《印度往事》,提名當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阿米爾·汗一直被外界稱爲“印度良心”,他的作品不僅僅是好看,還會反映社會現實,諷刺社會規則的不平等:《三傻大鬧寶萊塢》直擊了頑固落後的教育制度,《摔跤吧!爸爸》《神祕巨星》充滿了對印度社會男女不平等的諷刺……2012年,他首次涉足電視領域,製作一檔名爲《真相訪談》的電視節目,把一直深藏在社會中的陰暗面,例如虐待兒童、家暴、包辦婚姻等現實問題公佈於衆,在探討虐待兒童單元播出後,他還獲邀到國會作證,成功推動了國會通過保護兒童法案。

  三十年來,他始終保持着低調的行事風格,倫敦杜莎夫人蠟像館向他發出邀請卻被他拒絕,他認爲打造雕像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觀衆能喜歡他的電影;他也不接受除印度國家電影獎之外的獎項,他不希望自己拍電影會受到電影以外東西的限制。

  A

  單片成名,連接9部戲卻傷心到哭

  喜歡看印度電影的人都知道阿米爾·汗,他傳奇的一生就像一部電影。

  載譽無數、身份無數,在很多人看來,阿米爾·汗的人生似乎順遂又平坦,去年是他從影三十週年,1988年,彼時23歲的他主演的第一部電影《冷暖人間》在印度上映,該片大獲成功,無論是劇情或是歌曲,都讓這枚當年的“小鮮肉”一炮而紅。“那時我發現走在路上總會被人認出來,大家看着你就想上來抓你,跟着你的車跑,找你要簽名,開始我還覺得很有意思,後來幾次陷入人羣中,覺得自己都要死掉了。”

  他曾在一次採訪中分享過自己成名後的15年,家裏電話從未掛上過,因爲總有沒完沒了的粉絲不停地往家裏打電話,“我媽媽實在受不了了就把電話撂在一旁,不然會一直響。”

  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爆紅,阿米爾·汗不理解,他覺得自己的表演很平庸,“對於我的表演,我是很失望的,我不懂這麼差的表演怎麼會讓人們覺得着迷。”提起最開始那部影片,阿米爾·汗總是有些尷尬。

  成名之後,阿米爾·汗收到了很多導演和製片人的邀約,他索性接拍了9部電影,輾轉於各大片場,但每一部都反響平平,甚至還有不少失敗案例,“當時電影行業特別混亂,很多演員一年要拍30部以上的作品,我算是挑的,拍了9部。但事實上還是有很多電影不應該接,拍的過程中,我非常不開心,甚至回家就躺在牀上痛哭。拍完我就覺得自己完蛋了,上映的三部都很糟糕。”這也讓阿米爾·汗一度被外界冠名爲“單片影星”,接連的失敗,讓他開始反省,他發誓不再拍爛片,就算將數量減到最低,也一定要呈現最好的東西。

  B

  童星迴歸,家人從支持變成反對

  算起來,阿米爾·汗和影視圈的交集其實更早,他在8歲時就成了聞名全印度的童星。 他的父親是電影製片人,叔叔是導演及演員,弟弟費薩爾·汗也是演員。一次,叔叔執導的電影《西方的回憶》片場缺人,阿米爾·汗被叫去出演了一個角色,該片上映後取得了極大的成功,人們都認爲阿米爾·汗從小就佔據了做演員的天時地利。

  不過,面對叔叔的一心栽培,小阿米爾·汗並沒有照單全收,因爲,那時的他更喜歡網球,還因爲這項運動放棄了做演員。

  這個身高不足170cm的小個頭小夥,憑藉身上特有的體育天賦榮膺了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一個省)的網球冠軍。

  可成年後的阿米爾·汗又改變了主意,16歲那年他選擇迴歸影視圈,不過這次家人卻持反對意見,“幾乎每一個人都在勸我,他們認爲我很害羞、比較內向,我爸爸說這個行業變化太快,今天你很風光,明天就會很落魄,他們其實更想我做一份穩定的工作。我自己也非常矛盾。”

  直到阿米爾·汗的校友當了導演,請他幫忙拍攝一部短片,整個團隊只有兩個人,在身兼演員、副導演、製片人等多項工作之後,他發現電影能給他無窮盡的吸引力。

  “我對電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也正是這段過程讓我全程體驗了製作電影的各個環節,我覺得拍攝對我來說是一種難以抗拒的興趣,這就是我將來想要一直從事的工作。就算家裏給我阻力,我也要堅持下去。”

  C

  習慣自虐,表演不能靠“假裝”

  極其敬業,是和阿米爾·汗合作過的人提到的最多評價,爲了一部電影傾盡所有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工作作風,付出幾年籌備對他來說都是家常便飯:爲了演好《抗暴英雄》中的英雄猛卡班迪,他帶着團隊實地考察研究歷史資料,一晃就是四年,然後又花一年蓄髮留胡;到了《未知死亡》,他又用一年時間健身練出完美肌肉,以呈現海報上那個眼神堅毅的猛男。49歲的他在《幻影車神:魔盜激情》中一人分飾兩角,飆摩托車、練雜技,用兩年時間塑造出9%的體脂,所有特技戲都親身上陣完成。到了《我的個神啊》,爲了表現外星人來到地球的茫然無措,他一直瞪着眼睛,無論多不適應也不眨一下。爲了突出特別的招風耳,將道具粘在耳背上,每次拍完戲後的“拆卸”過程都痛苦不堪,“那幾乎要把皮膚撕下來。”

  很多人不理解,憑藉他的名氣與地位,對很多角色只要點到爲止即可,但他似乎總是樂此不疲地去折騰,2016年那部《摔跤吧!爸爸》,他把自己折磨得最慘,爲了真實再現不同年齡階段的父親形象,他用一個月的時間增重28公斤,拍完父親的戲份,又用五個月的時間,像摔跤手一樣一點點減去25公斤,體脂降到了9.6%,變成肌肉男。但這樣做的後果是對身體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如果拍完年輕的戲再去變成胖子,電影拍完就沒動力去減肥了,會影響之後的作品,所以得倒着來。很多人說我是在暴虐自己,也有很多建議讓我利用服裝、道具來喬裝,但我在表演過程中如果無法真實地去感受到肥胖,我覺得自己沒辦法‘假裝’演出來。我的家人都很反對我做這樣的事情,但我這個人比較固執,特別想達到盡善盡美。”

  米叔小詞典

  印度劉德華

  2014年《時代》週刊將阿米爾·汗評選爲“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之一”。他也被中國觀衆親切地稱爲“印度劉德華”。對於這個稱呼,他自己又是如何看待的呢?“我知道劉德華是中國的巨星,他也非常努力勤奮,真希望有機會能夠和他合作。”

  《鹿鼎記》

  對阿米爾·汗來說,他一直認爲人瘦下來纔會顯得年輕,也是印度娛樂圈有名的養生達人。如果你讓他形容自己的一天,一定是這樣子的:每天至少睡八個小時,早睡早起,注意膳食平衡,喝4升水,多做上肢力量訓練。他喜歡讓自己的身材看上去很勻稱,又有力量感。

  不過,金庸筆下的《鹿鼎記》卻讓阿米爾·汗“一再破戒”,這是他最愛的中國小說,一看就停不下來,甚至爲此熬夜,只睡兩個小時,在任何場所他都不吝於表達對韋小寶這個角色的喜愛,“之前我收到了香港朋友送我的英文版《鹿鼎記》,真是拿着就放不下來,我也很想以後去拍一部印度版的《鹿鼎記》。”

  妻子

  在阿米爾·汗的世界裏,遇到妻子基蘭是他一輩子的幸運,“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意識到,我其實是一個很以自我爲中心的人,拍電影的時候我似乎只看得到電影相關的東西,她說,我對她們(妻子和孩子)完全不感興趣,因爲我經常在想電影該怎麼拍,但她並不要求我去改變,她理解我的夢想,她覺得因爲有了我對電影的專注纔有了現在的阿米爾·汗。”

  【新鮮問答】

  新京報:有人說套路打敗了新鮮感,印度電影現在很難再成爆款,你怎麼看印度電影在中國影市的前景?

  阿米爾·汗:對我來說,首先我選擇劇本是看會不會被打動,而不是去考慮它的商業元素,我一直說自己拍電影從來不是爲了錢,只是想讓我的觀衆買票時能物超所值,當然也會考慮讓我電影的投資人得到應有的利潤。對於票房,我其實一直比較淡定,因爲我也猜不到人們會喜歡什麼,我能做的只是去做好那些我堅信是對的、是喜歡的電影就行了。

  新京報:在影壇身經百戰的你,現在要導演或是參演一部電影,開機前一天的心情如何?

  阿米爾·汗:一旦我得到電影的邀約或機會的時候,如果我很喜歡劇本,會直接去爭取它。比如《三傻大鬧寶萊塢》,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我要拍這部電影,儘管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執導,或是怎麼着手這個過程。但不管準備多麼充分,在開拍的前一晚我都會非常緊張,因爲我不知道能不能把握住角色的關鍵,更會徹夜難眠。第二天早上到片場後,或是開拍了幾天我都會處於摸索狀態,直到內心有些想法,真正地找對了路和竅門才安心。

  新京報:你的每部電影基本上都是大團圓結局,是出於市場考慮嗎?

  阿米爾·汗:我是個很完美主義的人,我非常相信希望。像《摔跤吧!爸爸》,我就覺得如果我是觀衆,看到不好的結果我會很失望,所以我很喜歡圓滿的、快樂的結局。

  新京報:有沒有想過自己爲什麼在中國這麼受歡迎?

  阿米爾·汗:其實在印度就有不少人問我,爲什麼你在中國有那麼多粉絲?你到底做了什麼?說實話我非常感動,事實上,是中國觀衆成就了我,給了我讚賞和鼓勵,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而且我也不怎麼用社交媒體,只有通過傳統的、古老的方式,去網頁上瀏覽觀衆對於電影的反饋,但每一個意見我都非常重視。

  新京報:看上去你可以爲拍好電影放棄一切。

  阿米爾·汗:毋庸置疑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也不是說我認爲事業就是最重要的,但只要讓我很激動興奮的事情就可以讓我沒有雜念,這樣的事情我都會全身心投入、不遺餘力地去做,我不認爲自己辛苦,我選擇電影的原因,就是因爲它能給我興奮感。

  採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