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父親》:情感充沛的家庭情節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4日 17:31   

  《父親》是一部在今年7月卡羅維發利電影節拿到最高獎——水晶地球儀獎的保加利亞電影,然後馬上就來到多倫多進行放映。謝晉導演的《芙蓉鎮》1988年在這裏拿過水晶地球儀獎,但很多中國觀衆對這個在捷克著名溫泉勝地舉辦的電影節還是不熟悉,這個電影節很少有人問津。所以多倫多電影節不僅是北美觀衆,也是中國觀衆認識包括卡羅維發利在內的歐洲三大以外電影節的機會。《父親》是典型的東歐電影,它在跟自己文化相近的捷克的影展首映並參與競賽,可能是策略性的選擇,事實證明最後拿到首獎,起到很好的效果。

  影片的故事非常普通,藉着母親葬禮的機會,兒子回到鄉下的父親家裏,不得不重新面對自己倔強的父親和兩個人無法解決的矛盾,圍繞着母親的去世、家庭關係的種種問題、親戚對兩個人的誤解和打擾、兒子的工作壓力和情感生活,一切看似不大的生活中的問題堆積在一起,給這對父子造成了又一次情感危機。你在其他同題材電影裏一定見過類似的情節設計,其他電影的設計可能會更精彩激烈一些,吵架之類的情節必不可少。

  《父親》把一切可能吸引觀衆眼球,刺激觀衆興奮的情節都去掉了,影片故事從頭到尾涉及的時間不超過一週,人物的經歷沒有太大的跌宕起伏,劇情看上去有些沉悶。但是編導憑藉紮實穩健的劇情編排和節奏控制,讓這個故事顯得情感充沛。影片的運鏡匠心獨具,歐洲電影近幾年在運用手持攝影創作寫實風格方面頗有心得,多個機位的手持攝影從多個角度反覆拼接,每個鏡頭的時長相差不多,每場戲的長度用不同的鏡頭數控制,維持視覺上的動感。

  最高明的電影人可以不用過分依賴聳動的情節就能吸引觀衆的注意;如何從最日常的小事中挖掘打動人的情感,是最高明的電影人花費精力和時間解決的問題。《父親》在臺詞上下了苦功,創作的對白很有戲劇性,幫助傳達影片的情感;本片編導另一個特長是發掘普通人生活中的黑色幽默作爲調味劑,控制有限的劑量加在這對讓人共情的人物身上。

  影片的核心人物是父親和兒子,重點解決這兩個角色的人物關係問題。作家要想把人物寫活,就要把人物放置在相應的矛盾中,矛盾會給人物壓力,當壓力足夠大的時候,會促使人物去嘗試解決矛盾,進而推進電影故事。故事中父親面臨的矛盾和壓力是妻子突然去世前,曾經有事拜託他去做,但他陰錯陽差錯過了妻子這通最後的電話,於是他非常自責,以至於有些精神失常,做出反常甚至不當的行爲。隨後有關父親的故事都從這個自責的點展開。他和兒子的矛盾主要是兒子這個角色在推進,他只要跟着兒子的行爲去回應就,可以順利完成父子關係這條線的敘事。

  兒子所面臨的壓力更復雜一些,一方面他肩負着推進父子關係這條線的任務——故事情節設計兒子去挑戰自己的父親,對父親的失職表達不滿,父親反對或者無視他的挑戰——另一方面他自己的工作和情感生活也有問題,客戶對他的工作不滿意,反覆打電話要求他回辦公室上班;女朋友不知道他母親去世的消息,對他一言不發突然離開表示不滿,而他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編造謊言搪塞。影片中這幾方面的壓力是交替出現的,讓兒子這個角色的塑造很成功,立體感比父親更強一些。影片故事就在平衡這兩個角色各自的和相互的矛盾這條線上推進,直到最後揭示謎底,達成和解。

  (康一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