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丁伊登》導演:電影無法達到小說文學的高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7日 20:33   

《馬丁·伊登》劇組,導演皮耶特羅·馬切羅(右)《馬丁·伊登》劇組,導演皮耶特羅·馬切羅(右)

  美國作家傑克·倫敦一生坎坷傳奇,做過水手,淘過金,幹過各種雜工,這些人生經歷爲他的創作累計了豐富的原始素材,寫作成功後卻又一度揮霍迷失,最後因爲吸食過多麻醉藥品而過世。同名小說《馬丁·伊登》是作家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小說前半部分有着很強的自傳性質。原著小說中充滿意識流敘事,改編難度極大,一直以來少有導演敢於嘗試。

  意大利導演皮耶特羅·馬切羅是近年來引人注目的作者型創作者,2010年參賽柏林的《狼的嘴》獲得最佳紀錄片和泰迪熊獎,2015年《遺失與美好》參賽洛迦諾國際電影節也深受好評。《馬丁·伊登》是導演首次參賽威尼斯主競賽作品。爲了影片拍攝,導演馬切羅對傑克倫敦作品做了全面深入研究,紀錄片導演出生的經歷,讓他嘗試在虛構影片中放入大量影像資料,和16毫米膠片拍攝的畫面,一起營造了真實的上個世紀初的氛圍。將故事從美國挪到意大利那不勒斯,對原著精髓忠實而成功的改編,爲影片贏得讚譽,影展放映後一直在官方場刊打分表上位居高位,並在最後的頒獎典禮上,成就了年輕主演盧卡·馬裏內利的威尼斯影帝稱號。

《馬丁·伊登》劇組《馬丁·伊登》劇組

  新浪娛樂:傑克倫敦的小說原著故事設定在19世紀,您將故事改編放在20世紀,這讓故事更加具有普遍意義,是否可以談談您的考慮,以及如何去完成?

  皮耶特羅·馬切羅:我的編劇也是好朋友Maurizio Braucci 20年前給了我這本原著,他說你讀讀看,也許會喜歡。20年後,我們一起決定將它改編成電影,並且完全改變了故事的時間地點。我們選擇意大利,因爲我們沒有傑克倫敦的文化背景,無法用合適的風格去實現,於是將馬丁·伊登放到了意大利。

  新浪娛樂:設定一個時代故事本身就很困難,爲了很好的還原這個時代,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皮耶特羅·馬切羅:傑克倫敦的小說可以說預測了接下來世紀將要發生的變化。我們的想法是講述關於上個世紀的故事,這是一個改變我們現在生活的時代。我們考慮的是用今天的資料圖片來穿越上個世紀,一個走向資本化的時代。

  新浪娛樂:你是否看過有關這一題材的老電影或者相關的來參考?有沒有特別喜歡的作品?

  皮耶特羅·馬切羅:馬雅可夫斯基曾經嘗試將《馬丁·伊登》做改編,也有過一個美國版本、一個俄羅斯和意大利電視系列劇。這是一個共通的題材,講述一個男孩如何通過文化來救贖自己,最後又成爲工業文化的受害者。是的,老作品我都看過了,很難說喜歡或者不喜歡,因爲他們的故事是設定在另一個時間和時代。不過俄羅斯電視劇中的男演員特別棒。

  新浪娛樂:雖然時間地點改變了,但是故事本身對原著卻非常忠實,這也是改編的考慮?

  皮耶特羅·馬切羅:我們嘗試將所有的元素集中到一起,劇本創作過程是從一部600頁的小說,變成三百頁的劇本初稿,然後一步步變成兩百五、兩百、一百頁,最後劇本成稿50頁。

《馬丁·伊登》劇照《馬丁·伊登》劇照

  新浪娛樂:影片在他喝醉後,下一個鏡頭轉場,我們看到完全不同的故事內容,有記者有點困惑是否漏掉了什麼信息,爲什麼這樣來做敘事剪輯選擇?

  皮耶特羅·馬切羅:因爲之前有一個鏡頭,你看到船正在水面上下沉,這時他獲得了成功,也是影片上半部的結束,新的開始。第二部分是他的成功史,他實現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但是並沒有真正接受這一切。因爲和現實生活的土壤失去了接觸,所以有了那艘船正在沉沒的畫面,因爲他的人生也正在走向下沉。他成爲文化工業的受害者,因爲不能接受這一切而變得更加消沉。

  新浪娛樂:是否可以談談你的藝術創作形式,因爲影片中有很多第一手的影像資料穿插,其中一部分應該是你自己拍攝剪輯做出來的資料形式,是否可以對這些不同的表現手法介紹一下?

  皮耶特羅·馬切羅:我想《馬丁·伊登》在我的所有電影中屬於一個正常的發展步驟,它包含了我之前《狼的嘴》、《遺失與美好》、《cross the line》等電影,在一些正常的資料影像外,我還插入了一些我自己的私人資料在電影裏面。

《馬丁·伊登》劇照《馬丁·伊登》劇照

  新浪娛樂:您認爲這可以看作某種意義上的紀錄片嗎?

  皮耶特羅·馬切羅:馬丁·伊登不是一個容易的改編,我們的做法可以說充滿風險。從某種意義上,是紀錄片拯救了我,因爲我來自紀錄片攝製的工作背景,我知道如何處理各種預期之外的事情。紀錄片成爲我的工具,我可以得心應手的運用。在這部大製作中它是非常重要的工具,同時我有製片人的身份,又讓我可以把控全局,將自己想要的東西都放進去。製作這部影片我經常處於分裂的狀態,因爲一方面我是導演需要考慮如何拍攝影片,另一方面作爲製片人,又需要處理製片需要面對的種種問題。我今後再也不希望有這樣的雙重身份了。

  新浪娛樂:您說紀錄片對你影響很大,以往的藝術背景是否也對你拍攝有影響,因爲影片中的影像看起來很有繪畫感?

  皮耶特羅·馬切羅:我最開始學習藝術史,因爲從小我想成爲一個畫家,但是作爲畫家並沒有太多天賦,因此電影成爲我的第二選擇,它是一個集體藝術。藝術是什麼?藝術是所有的一切集合。我並不認爲電影是第七藝術,因爲藝術是另外一些不同的東西,電影則是從不同的源泉中汲取靈感,最後成爲了它現在的樣子。形式始終是其中重要的一環,這是爲什麼我拍電影喜歡選擇35毫米,同時,你要講述的故事也很重要。我希望的是去拍攝特別的電影,特別是有關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如果拍攝一部電影並沒有什麼必要,那就不值得去拍。

《馬丁·伊登》劇照《馬丁·伊登》劇照

  新浪娛樂:小說原著中有很多意識流的東西,這一點在大銀幕上非常難表現,對此您如何考慮?

  皮耶特羅·馬切羅:電影永遠無法達到小說文學的高度形式,就像一個畫家畫畫,一個音樂家演奏一段樂章,一位詩人講述自己的詩歌,電影是另外一種形式,它只能是鏡頭的組合完成,這是它的本性使然,不可能變成其它高級的形式,因此也就永遠不能達到文學表達形式的高度。電影不是純粹的藝術形式,這也是爲什麼我說它從不同的源泉中汲取,是一個集體藝術形式。

  新浪娛樂:你剛才講到自己拍攝一部電影的前提要求是它值得去拍,那麼馬丁·伊登這部影片是否也有什麼私人的原因,讓你投入進去?影片的出發起點是什麼?

  皮耶特羅·馬切羅:馬丁·伊登的主題很典型也很普遍,和其它一些古老話題一樣,雖然已經是過去年代的事情,但是某種意義上卻永遠不會過時。我們生活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消費主義、自戀主義、個人主義盛行,我在馬丁·伊登和邁克爾·傑克遜身上看不到有什麼本質區別,後者也是來自郊區,努力達到了成功的巔峯,然後完全與現實世界和日常生活失去接觸,最後迷失了自我。影片就是要講述這樣一個普世的永遠不會過時的主題。

皮耶特羅·馬切羅皮耶特羅·馬切羅

  新浪娛樂:影片中您選擇使用16毫米膠片來拍攝,這是一個在今天非常冒險的做法,它是從影片一開始就考慮了的嗎?

  皮耶特羅·馬切羅:我喜歡電影膠片,而且一直都是用膠片拍攝,我自己可以處理,而且還是一個業餘愛好者的水平時就開始拍攝家庭電影,我喜歡和它產生可以觸摸的具體的關係。我喜歡電影拍攝工具,對自己的定義是一個工匠,而不是一個藝術家。我自己可以扛攝影機器,可以做剪輯,這些都是一個電影最重要的部分。我喜歡把電影握在手中的感覺,我可以完完全全從一開始到最終結束全程投入製作。一旦它進入院線,就不再屬於我了。我夢想可以剪輯所有自己拍攝的影片。我的夢想還有電影一旦製作完成,我就變成看不見的隱身人,看到他們就彷彿是由別人製作完成的一樣。就好像當你去參觀一個畫廊或者一個博物館,你看到一幅喜歡的油畫,而它的作者沒有名字。電影存在,但是電影導演不存在,彷彿一個消失的幽靈,時不時在電影舞臺上衝浪,存在又不存在着。

  新浪娛樂:你如此熱愛傳統電影,如何看待今天的電影工業?要知道今天拍攝藝術電影並不容易。

  皮耶特羅·馬切羅:70年代人們就說電影已經死亡了,但它在今天不會,因爲它是一個工業,被整個經濟體系環繞。我希望電影像過去那樣,前蘇聯的電影都是爲了觀衆而拍,而不是從經濟角度來考慮。現在我們引入公共基金,這一切變得更糟了,因此擁有一個傳播工具能夠告訴大家這些思考非常重要。如今電視系列劇、網絡平臺以及其它一些原因,我們不得不爲電影院的消失而鬥爭,否則將成爲難以想象的電影損失。我記得弗朗索瓦·特呂弗曾經說過,電影應該是觀衆一起分享情感的集體經驗,這一切只能在電影院裏才能實現。(劉敏/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