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戛納對話昆汀:談學中文“NB”否認自己是足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4日 18:25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昆汀的第九部電影《好萊塢往事》可以說是本屆戛納電影節最受追捧的電影,昆汀+萊昂納多+皮特的陣容,讓首映場外全是拼盡心思求票的各路影迷,發佈會提前一個多小時就排起了長隊……這部電影是昆汀寫給好萊塢的一封情書,身爲影迷的他在電影中埋了很多致敬梗,除了一貫的昆汀式風格,電影也有了更多溫情。

  昆汀在與中國媒體15分鐘的採訪時間裏,談到了自己的新婚生活,甜蜜與幸福溢於言表。我們也和他聊了一些國內影迷津津樂道的話題,包括他的普通話“NB”是在哪裏學的(他居然還會說SB),到底是不是足控(昆汀表示:這是你們說的,我可沒說);他前幾天看了中國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現場化身影評人,手舞足蹈地大聊電影裏的“骯髒美學”。

  當然,他也聊了聊新作《好萊塢往事》,他視這第九部作品爲所有電影序列中的“高潮”。號稱拍完十部就退休的他,還沒想好下一部的“尾聲”會拍什麼。如果他的十部計劃作數的話,這將是影迷能觀看到的倒數第二部昆汀作品,所以先好好期待、享受這個“高潮”吧。

  [採訪實錄]

  問:除了昨天在發佈會上說到的,你覺得婚姻生活對你還有什麼改變?

  昆汀·塔倫蒂諾(以下簡稱昆汀): 我覺得也許是更安定了。我們住在一起三年了,丹妮爾正式把我的房子變成“家”。我的房子充滿歡樂、沒什麼問題,但和我20多歲時住的公寓沒什麼區別,只不過大了很多。她對組建家庭很認真、也對家庭生活很認真,這是我從小就缺失的。丹妮爾很漂亮,又很會做飯。她早上會給我做早餐、給我做午餐,等我拍完電影回家,她給我做晚飯,然後我們一起吃。我們不會邊吃飯邊看電視,她不允許。如果我不喜歡她做的飯,她是不會嫁給我的。當我看到盤子裏的食物時,我看到的是愛,就像她給我端來的是一盤盤的愛。

  問:我們知道你在脫口秀節目上解釋過“NB”,這段視頻目前在中國很火。你會用“NB”形容你的電影嗎?

  昆汀:我什麼時候說過“NB”來着?我說我自己NB?好吧,我多年前前是個newbie(菜鳥),我現在是“oldbie”,(唱了起來:我年輕的時候~~)我不知道能否100%回答你的問題,但我會試試。這是我的第九部電影,很可能我會拍十部電影,然後就不拍了。你可以把我的電影都看作是一部電影,它們互相關聯,可以看作是一部大的電影。我覺得這一部是所有電影中的高潮,我現在還不知道第十部電影會拍什麼,但它應該會像是個結尾。這部是個高潮,第十部會更有深度,像是一個後記。

  問:是誰教你說“NB”的?誰教你說這句普通話的?

  昆汀:我當年拍《殺死比爾》的時候,在中國呆了六個月,實際上時間更長,我們在那邊待了好幾個月做前期準備,去看一些寺廟,熟悉周邊地區。我們當時在北京的片場拍了好幾個月,拍攝《殺死比爾》。那時我們做特技表演,拉起威亞的時候,人們一般都會說“1、2、3”,而我聽到的是“一、二、三(粵語)”,因爲負責動作戲的團隊是說粵語的。很有意思,劇組人員說普通話,但動作團隊是香港來的,他們說粵語,所以兩種語言會混在一起。

  昆汀:噢,你剛纔說NB,你意思是SB?

  問:不是!

  昆汀:好吧。

  問:我們都知道你對腳有特殊的喜愛,在這部電影中,你拍了莎朗·塔特和那個吉普賽女孩的腳。爲什麼在這部電影中,腳看起來是髒髒的?

  昆汀:我從來沒說過我對腳有啥,好不?這是你說的,我可沒說。因爲有一段時期,很多年輕的嬉皮女孩喜歡光着腳走來走去,所以腳是髒的。她們穿涼鞋,或者啥也不穿。我做調查看過一些照片,人們穿着牛仔褲或者絲絨短褲上街,然後光着腳。當時挺流行的,尤其是在紐約、洛杉磯和舊金山。

  問:你去看了中國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感覺如何,喜歡嗎?

  昆汀:我很喜歡!這部電影很吸引我,而且第二天回想起來,我更喜歡了,如果說第一次看感覺沒那麼好。這是近幾年我看過的片子當中,導演得最棒的電影之一。我沒有看過這位導演以前的作品,但我遇到了特別關注亞洲電影的影迷朋友,他說你有沒有看過《白日焰火》?他告訴我如果你喜歡這一部,你也會喜歡其他的。它非常寫實,看起來髒髒的,甚至讓人有點噁心,但同時也有一種美感。

  那些雨聲之間的聲效、霓虹燈、髒兮兮的公寓場景……就是在這樣的現實之中,很棒的藝術指導打造的這個現實。你走進一個房間,牆上覆着一塊醜陋的黃色塑料布,並且因爲這塊奇怪的布,整個場景有了一種黃色的屎尿質感。然後一個人走到了左邊——我在假設哈,不是描述實際畫面,然後突然間,你看到佈下面覆蓋着一副壁畫和奇怪的海報,整個畫面就是這樣的。我覺得這些都很棒。

  如果說我自己對這部電影有什麼問題的話,就是我並不關心那個人怎麼樣了,我大概知道劇情會怎麼發展,所以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並沒有緊迫感。不過電影結束、第二天我再想起來,這個問題已經不再困擾我了。現在我只是享受那份體驗。

  問:你在採訪裏說過,你拍的電影會是子類型、跨類型的,比如《危險關係》就是一個“閒聊電影”(hang out film),你會怎麼描述《好萊塢往事》的類型和亞類型呢?

  昆汀:這部也許是我的電影中,第一部不是類型片的電影,不是你們通常認爲的那種類型片,比如黑幫片、西部片等等。我覺得任何電影在某種程度上,都是類型片。這部電影要細說子類型的話,就是一部關於好萊塢的電影。就像《雨中曲》、理查德·拉什的《特技替身》、《順其自然》、布萊克·愛德華茲的《影城噩夢》等等。我還認爲它是一部很寫實的電影, 關於如何在好萊塢拍電影或電視劇,都是從生活中來的。

  問:這部電影除了主角外,配角陣容也很棒,包括阿爾·帕西諾、戴米恩·路易斯、庫爾特·拉塞爾等等,請你談一談是怎麼組這個陣容的?

  昆汀:我非常喜歡這個陣容。對於以前合作過的演員,我心目中有一些可能適合他們的角色,當然要看他們是否有空,我知道他們還是會想參與我的電影。我找庫爾特看了劇本,想聽聽他的意見,他喜歡這個角色,又有時間,所以就來了!蒂姆·羅斯也是類似的情況,但他的戲後來被剪了,但他還是空出了檔期,邁克爾·馬德森、佐伊·貝爾也是給到了檔期。順帶一說,你們可能不知道,電影裏有個嬉皮女孩,和皮特有對手戲的,是《殺死比爾》裏的小B.B。,也就是烏瑪·瑟曼的女兒,她已經長大了。

  另外阿爾·帕西諾的角色,他的那場戲是我一開始就寫到劇本里的,而且是專門爲他寫的。帕西諾一直是我最愛的演員之一,我很榮幸能讓帕西諾說我寫的臺詞。至於戴米恩·路易斯,我們需要找一個演員來演史蒂夫·麥奎因,而戴米恩·路易斯長得很像麥奎恩,我之前知道這個演員,後來看了《國土安全》,發現他非常不錯。我甚至能想象史蒂夫·麥奎因去演《國土安全》裏的角色。

  問:《好萊塢往事》中提到了李小龍,你對他是什麼態度?

  昆汀:我是李小龍的狂熱粉絲,我大概13歲的時候,讀過李小龍妻子蓮達·李寫的傳記《Bruce Lee: The Man Only I Knew》,那是我讀過的第一本人物傳記。最近李小龍有一本新的傳記,那個作者還沒看我的電影,但他看片段後告訴我“我覺得李小龍有點傲慢”。其實他本人就是這樣,李小龍不想傷害任何人,但他有傲慢的一面。

  (唐忻/採訪、整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