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德普前妻反擊其指控 稱德普酗酒嗑藥變“怪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2日 06:12   北京新浪網

約翰尼·德普和艾梅伯·希爾德

約翰尼·德普和艾梅伯·希爾德

希爾德曬淤青

希爾德曬淤青

希爾德稱德普把房子弄得一團糟

希爾德稱德普把房子弄得一團糟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4月12日消息,艾梅伯·希爾德最新反擊前夫約翰尼·德普指控的法庭文件公佈,包括她提交給法庭的多張指控是身體被德普毆打、房間破壞圖片和短信記錄。

  3月,德普起訴希爾德誹謗,指她指控他家暴施虐,而事實是希爾德多次家暴他。希爾德此次則稱:德普酗酒嗑藥,會變成“怪物”,長期家暴毆打她,多次讓她受傷,感到可能會死,她否認家暴德普,稱除了一次出於自衛和保護自己的妹妹之外,她從未攻擊過德普。並否認德普方稱她“僞造傷痕”“嚴重割傷德普的手指、差點斷掉”等指控。

  德普指控希爾德爲《華盛頓郵報》寫的一篇文章對他造成誹謗,要求5000萬美元以上賠償。並稱希爾德多次家暴德普,德普手指差點被割斷、躺在牀上看書時被她打出自己家等等。德普方認爲希爾德的家暴指控,只是她爲了獲得公共宣傳、推動自身的事業的騙局。

  而此次的新法庭文件顯示,希爾德稱,德普會因酗酒和嗑藥而不記得他的家暴行爲,她指兩人2012年開始約會,一年後她看到德普酗酒和用藥,而這時德普會變得很暴力,妄想,“我們叫那個版本的約翰尼爲‘怪物’”。並表示:“約翰尼從酒精和藥物中清醒後,經常不記得自己的臆想和暴力行爲。”希爾德稱自己因爲愛他,而相信了他多次“會改正”的承諾,但“我錯了”。

  她稱德普用藥時,她有時不得不爲他尋求醫療幫助。“每當他用藥,我就爲我們兩個人擔心。”

  希爾德表示2014年5月,德普開始重度酗酒,一次,在從波士頓到洛杉磯的私人飛機上,明顯醉醺醺的德普抱着一瓶香檳上了飛機,並找機組人員要了氧氣瓶,開始大喝。他的看管人們對希爾德說,德普很沮喪,因爲她前一天跟詹姆斯·弗蘭科拍了戀愛戲(《記憶迷局》)。

  然後,德普開始朝她亂扔東西,並罵她,大喊“詹姆斯·弗蘭科”。希爾德自己換了座位,但某次她站起來時,被德普一腳踢在背後,她摔倒了,德普還向在地上的她丟了一隻靴子。

  接着,德普罵罵咧咧地走進廁所,此後在裏面暈倒了,這趟航班剩下的時間都鎖在廁所中,昏迷着。

  隨後德普短信向她道歉,表示他不記得發生了什麼,感到羞恥和後悔,“當然,我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爲什麼發生,發生了什麼,但我絕對不會再這麼做了。……我被疾病纏住,我必須變得更好,再次,我很抱歉,很抱歉,我愛你,讓你失望我感覺很糟糕。”

  德普的助理Stephen Deuters也給她短信,說:“當我告訴他他踢了你的時候,他哭了。他是一個迷失的小孩,需要幫助”。

  兩人2015年結婚,希爾德表示,婚後一個月後德普就在澳大利亞狂歡三天,嗑藥喝酒,而那時候他應該保持戒斷的。他還對希爾德說“不敢相信”她沒有用明確言語禁止他用迷幻藥,導致他無法保持清醒。

  然後兩人爭吵升級,“約翰尼推搡我,扇我,把我推到地上,我只能逃到臥室裏鎖上門。”

  希爾德表示,第二天她醒來時,發現德普徹夜沒睡,他吃了大概8片迷幻藥物,又在喝酒。兩人又打了起來。此後他還給希爾德一個他在喝的酒瓶,說“你要用這個做什麼?”希爾德把瓶子扔在地上,德普就開始朝她身上扔未開封的瓶子。

  在那三天內,德普繼續喝酒,並毆打、虐待她,朝她臉上吐口水,把她扔到一個乒乓球檯上,導致球檯坍塌,用酒瓶砸碎玻璃門,導致遍地都是玻璃;扯下她的睡衣,把她按在廚房的冰箱上掐住脖子,她努力站起來,但踩在滿地玻璃上滑倒了。

  她稱然後自己記憶力最可怕的時刻發生了,她被德普抓住脖子和鎖骨部位,摜在廚房的工作臺上。他掐住她,她掙扎着想站起來,但赤腳和身體一直摩擦着地上和工作臺上的玻璃渣,以及灑在上面的酒,一直滑倒和被割傷。她一度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她向德普表示自己受傷了,但德普置之不理,一隻手握拳用手背打她,一隻手猛砸牆上一個塑料電話,把電話砸碎了。在砸電話的過程中,“約翰尼嚴重傷到了他的手指,把指尖割掉了”。

  此後希爾德脫身了,她逃回了樓上的臥室。

  第二天,也就是德普沒有睡覺的第三天早晨,希爾德說她走下樓,看到德普在房子到處、牆上、她的衣服上寫滿了給她的消息,用的是血和油的混合物——他受傷的手指上的血。並且在房間裏到處撒尿。

  她稱此後德普被送到醫院治療,她自己的鼻子嘴脣和全身都受了傷,4年後的今日,她的手臂和腳上依然有當時留下的傷疤。

  希爾德稱她打過一次德普,情況是2015年3月某天,在德普的洛杉磯家中,他砸壞了一些希爾德的私人物品,並向她衝過來,希爾德的妹妹Whitney出面站到了兩人中間,而德普把注意力轉向了當時站在樓梯上的Whitney,爲了保護Whitney,害怕她受到德普傷害,希爾德打了他的臉,希望把他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那是我唯一一次打約翰尼”。

  希爾德稱,2015年8月,在兩人去泰國、馬來西亞等地時,德普掐住了她的脖子很長時間,她一度以爲自己會死。

  希爾德表示,2015年12月,德普又打了她,扯着她穿過整個房子,扯掉了她大量的頭髮和一些頭皮。她試圖逃到樓上躲避暴力行爲,而德普跟上,打中她的後腦勺,再次扯住她的頭髮,當時兩人在樓梯上,他搶身到她身前,扯着她的頭髮把她拉上了最後幾級樓梯。

  她表示德普不停打她,而每次她被打倒,都會直接站起來直視他,德普說:“你覺得自己很他X的硬氣?”他用頭直接撞了她的臉,希爾德的鼻子馬上開始流血,她哭了起來。

  她告訴德普要離開他,他要是再碰她就報警。德普把她拉回來,扯住她的頭髮穿過了一個個房間。最終到達樓上的辦公室,把她按在地上照後腦勺和臉上打,對她尖叫:“我他X的會殺了你,會殺了你,你聽到了嗎?”

  此後在牀上,德普又打了她,壓在她身上用膝蓋抵住她的後背,另一隻腳踩在牀架上,不停毆打她的頭,並用她聽過的最大的聲音一遍遍叫喊:“我真他X的恨你!”牀架坍塌了,希爾德稱被他用拳頭擊打併按進牀單裏,一度聽不到自己尖叫的聲音,而她是用最大的聲音在叫喊,希望德普意識到自己在重傷她。她擔心德普在頭腦空白之下真的可能殺死她。

  此後她的朋友Raquel Pennington和Melanie進了房子(三人此前約好在德普和希爾德的頂層套房見面,希爾德稱德普打她的時間點是三人約見面前不久),兩人嚇得不停大叫“上帝”,求助護士來看她是否有腦震盪,她表示此後頭疼、身體疼了一個星期。

  2016年4月,希爾德舉辦30歲生日會,德普遲到了,等賓客走了之後他們對此展開了討論,然後失控,希爾德稱德普拿一大瓶香檳砸牆,拿一個玻璃杯砸她,然後抓着希爾德的肩膀把她推到牀上,鎖了臥室門,抓着希爾德的頭髮,暴力地把她的頭往地上撞。

  此事後兩人1個月沒有講話,希爾德表示自己晚上睡不着覺,害怕德普隨時回來打她,還想到了換鎖。

  希爾德稱,2016年5月21日,她和德普討論兩人關係。在法庭文件中希爾德方提交的短信記錄裏,顯示她跟別人說到是德普過來“談”,他的母親當時剛去世。希爾德認爲德普相信了一些很瘋狂的話,他本人表現得飄忽不定,讓她感到不安全,便找了一些朋友來壯膽。在希爾德給和德普共同的朋友“iO”Tillet Wright打電話時,德普奪過她的電話罵Wright,Wright在電話那頭對希爾德喊“別呆在屋裏”,惹惱了德普,他照着希爾德的臉把她的手機丟了過去,“像棒球投手一樣”。並持續攻擊她,她尖叫哭喊起來。而此前提到的Raquel Pennington住得很近,上門來保護希爾德,也被德普試圖推開。

  希爾德提交了Wright在推特(@ iOlovesyou )上的發文,他稱多次看到過希爾德身上的淤青、腫起的嘴脣、受傷的頭部。他說有一次德普打希爾德的時候,他在電話另一端聽到希爾德尖叫。他在一篇文章中表示,每次德普打希爾德,她都不會去報警,她的第一想法是保護德普這個深受大家喜愛的人。每次德普帶着愧疚、道歉、發誓回來,她都願意相信他以後不會再犯。

  希爾德稱21日這件事之後她決定跟德普分手,5月27日,她臉上帶傷出現在法庭,申請針對德普的限制令,獲得了批准。此後她被指是僞造傷痕,德普在訴狀裏也表示有多人目擊,在希爾德聲稱她被德普打傷的那天之後,起初她素顏的臉上其實沒有傷疤,後來傷疤出現了。

  文件中,希爾德表示,在2016年6月,開始有媒體指出個人說法,稱在5月21日-26日期間見到了希爾德,沒看到她臉上有傷。她表示,有人說沒看到她有傷,有人認爲她的受傷照片是僞造的,而“當然,就像我所說的,我在那段時間別的照片展示了我的傷痕,同樣,我那時候在私人活動上見到的多個人也目擊到了我的傷痕,並詢問有什麼需要他們幫忙的,但表示他們不能公開評論此事,因爲擔心跟我合作,會讓他們丟掉工作和生計。”

  希爾德稱自己被很多人罵是騙子,說她上報並說出被家暴後,接收到了公衆和陌生人的惡意,比如多次死亡威脅等,很多人指她傷害了德普。

  她表示自己是希望爲世界做好事,呼籲終結家庭暴力,她稱自己說出來的,是一個對她和世界上很多女人很有意義的話題。而針對德普稱她發聲是對他進行誹謗的指控,希爾德表示她一直避免了直接說是德普,或是詳說他對自己的暴力行爲。因爲她想走出那段經歷,也因爲他們兩人簽署了嚴格的保密協議,這是他們的離婚協議的一部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