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阪本順治新作和中國有關 稱稻垣吾郎私下很沉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2:27   北京新浪網

阪本順治在東京接受專訪(圖:朱恆斌)阪本順治在東京接受專訪(圖:朱恆斌)

  新浪娛樂訊 今年東京國際電影節有兩部日本電影入圍了競賽單元,其中阪本順治導演,稻垣吾郎主演的作品《半世界》頗受關注!阪本順治導演也是繼《魂萌》之後,再度入圍東京國際電影節競賽單元。

  在電影節期間,我們有幸採訪到了這位日本著名導演。他詳細和我們講述了《半世界》的創作背景,而“半世界“這個標題的來源更是和中國有關。此外,他還表示自己很久以前就想和稻垣吾郎一同拍攝作品,這次終於如願了!談到中國電影時,他和很多日本導演一樣,有機會的話都想去中國拍攝大製作電影。以下是採訪的詳細內容:

  關於東京國際電影節

  新浪娛樂:首先,恭喜您入圍了今年的東京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這是您自《魂萌》之後再度入圍競賽單元,您感覺怎麼樣?

  阪本順治:我是一個對電影獎項以及電影節完全不感冒的人,是電影自己在“擅自”行動,然後被誰發現之後,來到了電影節。怎麼說呢,我自身完全不期待有點奇怪,能參加電影節,我覺得我和工作人員,以及演員們都非常快樂!

  新浪娛樂:今年的開幕式紅地毯感覺如何?

  阪本順治:我不是演員,其實我非常害羞。雖然,我也進入了電影節狀態(笑)。今年的紅地毯比《魂萌》的時候要長不少,真的花了不少時間!但這完全是電影人的節日,我也“必須”好好享受。

阪本順治(圖:朱恆斌)阪本順治(圖:朱恆斌)

  關於《半世界》的創作背景

  新浪娛樂:關於您的新作《半世界》,首先想請您聊一下這部作品的創作背景。

  阪本順治:我和稻垣吾郎以前就認識了,一直想一同拍攝作品。正好在我的前作《埃斯內託》基本都處理完之後,我開始認真考慮了和他合作的事情。首先,在去年10月我把劇本給了稻垣吾郎,並要他正式提出了拍攝電影的請求。在他答應之後,我就陸陸續續地開始了尋找其他演員的籌備工作,拍攝正好是今年2月份。

  新浪娛樂:請您解釋一下何爲“半世界”。

  阪本順治:這是一個和中國有關的故事。抗日戰爭時期,日本軍隊裏有一個叫小石清的攝影師。戰爭時期,他和日本軍隊一起去了中國,被要求拍攝“勇猛”的日本軍人。回來之後,他把拍攝完成的作品整理好後,進行了公開發表。標題就是《半世界》,這部作品中幾乎沒有“勇猛”的日本軍人,只有中國的爺爺奶奶、鳥、大象等,他完全拍攝了與日本兵無關的東西。之後,他就被他人稱爲“批判戰爭”、“反戰攝影師”。但原因其實完全不一樣,小石清爲什麼要去擔任從軍攝影師呢?他其實是一名業餘攝影愛好者,非常喜歡攝影,是一個前衛攝影師,但當時因爲戰爭原因,市面上沒有膠片了。這對於個人攝影師而言幾乎是毀滅式的打擊,所以無論如何都想拍攝照片的小石清進入了軍隊,雖然他完全不想去前方戰區。可能就是這個原因,他的照片都是街角旁的爺爺奶奶!我正好看了他的作品《半世界》,可能在那個戰爭的年代,準備進軍世界的日本,普遍把世界認爲是“領土的擴大”等概念。其實,“世界”還包括了那些普通爺爺奶奶住着的小地區,所以他使用了“半世界”這個詞彙來作爲他作品的標題。我覺得“半世界”這個詞,與其說是“half world”,我認爲更應該是“another world”!就像現在的全球化,提到全球化都會聯想到經濟,但其實全球化和我們自身的“行爲”是密切相關的,不止包括一樣東西。所以,所謂的世界外還存在着另一個世界。

  新浪娛樂:您爲何會選擇“炭燒職人”作爲本片的主人公?

  阪本順治:電影不是用來拍攝大家都知道的東西,我覺得有時候應該對準“陰影部分”,一些不爲人知的事情或者人物,作爲電影從業人員我覺得應該去嘗試拍攝。大家都知道的東西沒必要去拍攝。於是,在燒雞居酒屋裏,大家都知道要用備長炭燒烤雞肉,但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備長炭從何而來。電影的樂趣就在於,去發現自己不知道的東西是怎樣來到自己身邊的這個過程。拍攝未知的東西,完全是屬於“電影”的魅力。帶着這種思維,我以前已經制作過有關農業、林業、漁業的作品,當我正在尋找更加不爲人所知的職業時,出現了“炭燒職人”。

《半世界》劇照《半世界》劇照

  新浪娛樂:那您很久之前就有了拍攝“炭燒職人”的想法了嗎?

  阪本順治:其實4、5年前我就準備了這個企劃,當然不是爲了稻垣吾郎,當時是想和另一位演員合作。在那時我學習了很多有關“炭燒職人”的事情,越學習我越對“炭燒職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特別是“炭燒職人”居然是如此重體力的活動,原來我們吃烤雞時的備長炭需要如此複雜的過程才能製作完成。雖然最終那個企劃未能實現,但我對“炭燒職人”的興趣熱度始終沒有減退。

  新浪娛樂:觀看作品時,發現您把拍攝地選在了日本三重縣,這之中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阪本順治:可能會涉及到一些詳細的內容。備長炭和普通的黑炭不同。備長炭只存在於日本西面,和光照程度關係密切,都存在於光照較好的地方。所以對於日本而言,只有伊勢志摩的海岸部,和歌山的紀州太平洋海岸部,以及愛媛縣等地方。怎麼說呢,木炭的產地其實和橘子很像。所以,當時就希望在這之中找一個“炭燒場所”進行拍攝,正好當時幫助我的朋友是南伊勢的炭燒職人,再加上那裏的海岸線時溺灣地形,這作爲風景而言,真的非常立體化,而且很有趣。

阪本順治(圖:朱恆斌)阪本順治(圖:朱恆斌)

  關於拍攝與作品內容

  新浪娛樂:影片中登場的三位男性角色,他們之間的距離感設定非常有趣:“超越朋友之間的友誼,但並未達到“兄弟之間的關係”。您能談談這方面創作時的理由嗎?

  阪本順治:我初中的時候真的有趣,身邊也有不良少年,高中也很有趣,影片中的臺詞也提到了(笑)。怎麼說呢,身邊有富人也有窮人,按職業區分的話有從事各行各業的各種人。我自己的故鄉也很有特徵,寺廟非常多。我有精神上的摯友,同時也和不少朋友吵過架,但我們之間的關係其實和“高中”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當時我們正處於一種“尚未長大”的階段,做了很多大膽的事情,也做了不少壞事。對我而言,這些事情依然記憶深刻,而且在我的作品中,都沒寫過這些內容,我覺得這次正好是機會,於是就寫了這個故事!應該說和我個人的軌跡密切相關吧!雖然電影中並沒有出現初中時的場景。

  新浪娛樂:這三個人物中,長谷川博己扮演的自衛官令人印象深刻。您爲什麼會選擇描寫自衛官,還是從海外歸國的自衛官?

  阪本順治:其實關於自衛隊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清楚,雖然現在有人正準備修改這條憲法。被派往伊拉克,南蘇丹的自衛隊官員,回到日本後其實已經有56人自殺了。但是防衛省把這個問題淡化處理了,並表示這些人並不是因爲去戰場才導致精神上出了問題,問題很有可能和他們的家庭有關,但其實不可能56人所有人都是這種情況!雖然美國方面有6500人左右都有此類問題,相比之下日本確實很少,但對於這些自衛官從出發去海外,到海外駐軍生活,再到回國,這個過程中日本政府在精神層面上到底會給予怎樣的支持,我一直很想探尋。真的,很多回國的軍人會突然地朝家人發火,動手打人,或者做出一系列機械式地行爲,但知道並瞭解這些的只有他們的家人。所以我想在我的作品中描寫這個問題,雖然他不是核心角色,但作爲一個海外歸來的“外來者”,他很可能會對一起的同級生帶去與衆不同的影響,也可以暗示如今的時代回不到以前友好的“初中歲月”。

  所以,總結一下就是“日本人對自衛官的未知”,“我對這方面事情的認知”,以及“作爲支線故事可能會帶動主線故事的作用”,這三點促成了我描寫了這個角色!

《半世界》劇照《半世界》劇照

  新浪娛樂:這和您之前拍攝《埃斯內託》有關聯嗎?

  阪本順治:確實很有關聯。我在古巴拍攝了《埃斯內託》,當時給我的感覺就是,這不光是一個關於古巴與美國的故事,還包括了美蘇關係,以及冷戰等一系列國際化問題。正因爲了解了這些內容,我才產生濃厚的興趣,並把它帶入到了這部作品之中。《埃斯內託》在小城市拍攝,但包含着屬於世界性的問題,而整個世界性的問題也延續到了《半世界》裏,儘管《半世界》裏的世界似乎看上去也不大。

  新浪娛樂:您剛剛也談到了想和稻垣吾郎一起拍攝電影作品,可以具體談談這方面的緣由嗎?

  阪本順治:我以前和香取慎吾拍攝過兩部作品,因爲是香取君的至親朋友,他向我介紹了稻垣吾郎。我之前也和吾郎喝過酒,我一直觀察着日常生活中的稻垣吾郎,不是電視上的稻垣吾郎!他真的寡言,自己也完全不積極展現自己,當然也完全不計小節。至今爲止他的角色大多都是比較內向的,我覺得如果讓他去扮演一名生產者,或者是普通的藍領,可能會讓不少人喜歡吧。

  新浪娛樂:生產者?

  阪本順治:完全不像稻垣吾郎吧!

  新浪娛樂:我有一個朋友表示,作爲“炭燒職人”,稻垣吾郎有點太帥了!

  阪本順治:不是的,因爲大家都不知道炭燒職人(笑),炭燒職人有很多帥哥哦。大家是不是太看不起勞動人民了,哈哈!

“炭燒職人”稻垣吾郎“炭燒職人”稻垣吾郎

  新浪娛樂:接着可以請您聊聊本片中的其他演員長谷川博己,涉川晴彥,池脅千鶴嗎?

  阪本順治:自衛隊成員一直給人一種四肢發達,身體強壯的感覺。但其實現實生活中,自衛隊成員也有很矮很瘦的。當然,這次我最想找的不是肌肉發達的演員,我需要的看上去一個精神層面不安定的人物,我心中對於略帶神經質的演員的印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長谷川君。

  涉川君的話,我這部作品中需要一個“幽默”的角色,涉川君真的是越拍越進入角色的那種人,而且他自身已經自帶“喜劇”元素,現場氛圍也因爲他,特別融洽。

  關於池脅千鶴的話,真的不好意思,和她年齡差不多的演員們很多都把自己當成“模特”,身上完全沒有“生活”的氣息。而池脅千鶴完全不同,她演技也非常出色,所以我非常期待和她的合作。

  新浪娛樂:影片中對於“家族”的描述我覺得非常棒!完全是一種日常生活的呈現,夫婦兩人有時也有爭吵,但很多鏡頭都足以交代了他們之間的那份情感。對於40代的家庭,您是如何理解的

  阪本順治:因爲影片中存在着一個正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對於孩子而言,已經不僅僅是父母教育不教育的問題了,他自己也有屬於自己的世界,他已經從聽從父母的教導變成了擁有自己思想的人生階段。處於叛逆期的他自然會和家人發生矛盾,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家族的真實寫照。此外,這種氛圍確實會給人一種“完美結局”的感覺,特別是無能的父親因爲朋友的返鄉,逐漸重整旗鼓的時候,如果一下子讓他離開人世,這之間的落差,以及他留下的東西會發生怎樣的化學效果,我很想知道。他留下的已經不只是物質上的東西,精神上對他的家庭,以及他的朋友都會帶去不小的影響。人突然猝死的事情,其實也不算少吧。所以,與其使用大團圓結局,我更想看看這種“衝擊”的後果。

  新浪娛樂:對於40歲的男性,您又是怎麼看待的呢,很多作品都會選擇40歲這個節點做文章。

  阪本順治:所以我把主人公的年齡設定在39歲,這個39歲是附有意義的。人生再度始動的話,39歲或許是最後的機會。39歲重啓人生的人,努力4、5年後就已經45歲了,但一旦成功,他們不會覺得45歲的年齡已經很老了。他們會繼續充滿動力!我之前聽一名女演員說,女人過了25歲就很難了,我對此深表懷疑(笑)。

  新浪娛樂:影片中的舞臺——日本地方城市,隨着“少子高齡化”的日漸深刻,日本社會也註定會發生不少改變。最近書店裏也有越來越多的書關注了“未來的社會問題”,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阪本順治:我真的也沒什麼想法或者辦法。對於“少子高齡化”的問題,我覺得首先還是要看“少子”這個問題,我自己沒有孩子,所以無法去站在高出說大話。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結婚少了。現在社會中派遣社員越來越多,派遣社員連自己的未來都無法保證,他怎麼會去考慮“妻子和孩子”,去組建家庭呢?即使有了男朋友、女朋友,結婚都不太容易吧。所以,我覺得正是因爲社會這種形態,才導致瞭如今的狀況。

  我之前去上海國際電影節的時候,選片人和我聊起了我的作品《團地》,她說:中國觀衆應該或多或少能理解您的作品,因爲大家都只有一個孩子,這種失去孩子時的痛苦,是和其他國家完全不同的。

阪本順治(圖:朱恆斌)阪本順治(圖:朱恆斌)

  關於中國與中國電影市場

  新浪娛樂:您剛剛提到了上海國際電影節,可以聊聊當時的印象嗎?

  阪本順治:我那時聽一個上海阿姨說,她去東京旅遊的感受就是東京很鄉下,不像上海有那麼多高樓(笑)。我只住了兩天,吃了不少好吃的東西吧!我以前還去過一個在杭州舉辦的電影節,真的感覺上海和其他中國的城市完全不一樣。

  新浪娛樂:現在中國電影產業走勢不錯,如果有機會的話,您想不想挑戰拍攝中日合拍作品。之前採訪石井嶽龍導演時,他表示想在中國拍攝SF大作電影!

  阪本順治:是的,要拍就要拍日本拍不了的作品!我自己也確實去了不少海外國家拍攝作品,美國、泰國、俄羅斯、古巴等。雖然言語不同,文化上也有衝突,但那些經歷真的都很有趣。

  石井導演說了SF的話,我就不能說了啊(笑)。怎麼說呢,我這種人拍不了中國女性和日本男性的戀愛物語(笑)。還是像挑戰大製作的作品吧!(徐昊辰/文 朱恆斌/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