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自由廣場:當代藝術可以改變冷漠的社會人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the square》(資料圖)

《the square》(資料圖)

  這是瑞典導演魯本·奧斯特倫德的第二次戛納之行。2014年一部《遊客》參賽戛納一種關注並獲得評委會獎,通過一對中產階級夫妻度假時面對突如其來的雪崩,丈夫獨自逃命,由此討論夫妻信任關係的崩塌,其中對人與人心理關係的精妙描述,直接吸引了大批粉絲,三年後,對他這部晉升主競賽單元的新作,也倍加期待。

  引入戲中戲來幫助劇情發展深化主題的電影不在少數,而將當代藝術理念如此大篇幅融入劇情中的影片卻極其少見。故事背景,正是發生在瑞典一個現代化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在館長克里斯蒂安主持下,一個以利他主義爲主題的方形藝術裝置,將要在這裏展出,其核心內容是所有踏入這個正方形裝置的人,在對路人提出幫助請求時都得到對方迴應。對了,影片的英文名字 《the square》 ,正是這個方形藝術裝置的名稱,而並非廣場,故事中主人公們這樣定義這一藝術裝置的精神:“這是一個由信任和利他主義統治的聖地,身在其中的所有人擁有同等的權利和義務”。(《信任方塊》作爲片名是否更爲貼切?)然而,這個動機良好的藝術創意,並沒有想象中那般一路順利,主角克里斯蒂安工作和個人經歷的狼狽,也讓這個社會認知的精英和知識分子,從一開始抱着真誠的理想主義態度,到在個人經歷中開始反省社會中人與人的實際關係,以及不同階層之間的隔閡和偏見。

  依舊是探討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新作裏放大到整個社會的大環境,對人物關係的精準刻畫,面部表情的微妙捕捉,充滿喜感。魯本總是有各種充滿靈感令人吃驚的創意:出現在房間裏旁若無人的大猩猩,博物館策劃會議上睜大雙眼的無辜嬰兒、某些神經質的對白、 種種不經意表象下的精心背景設置,導演用抽離和荒誕,來反襯當下充滿不正常現象的社會現實,尤其是其中一場奢華酒會大戲,行爲藝術的現場示範讓人拍案叫絕,讓影片本身也染上當代行爲藝術的色彩帶給人深思。這不由讓人聯想到去年戛納的現象級影片《託尼埃德曼》,後者導演瑪倫·阿德擔任今年主競賽單元評委,是不是會有他鄉遇知音的感覺?

  不過,隨着劇情發展,會發現這並不簡單是一部舉重若輕的荒誕詼諧之作,正好相反,影片極其嚴肅認真的討論當今社會中的階層偏見和交流溝壑,以及人與人之間充斥的冷漠和不關心 ……。就像觀衆看到在人潮熙攘的商場裏主人公尋求幫助時,卻只有擦身而過的漠然,而那些隱藏在繁華下各個角落裏的卑微乞丐,更是被幾乎所有人忽略。最有諷刺意味的是,最後幫助他的正是一位席地乞討的男子。事情又永遠不是簡單和單向的,在另一幕場景裏,商店門口,坐在地上的乞丐毫不客氣的讓克里斯蒂安購買三明治還要求不能加洋蔥,它證明探討的問題並不僅僅涉及到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階層,它來自整個社會。

  在講述人與人之間信任,或者階級貧富的普世話題之外,提升影片深度的是導演在探討時緊密聯繫今天西方世界的認知,那就是人們普遍認可的幫助弱者、人人平等的理想主義下,是現實中人們爲了各自的利益和幸福表現出的冷漠和自私,這一悖論在影片中形成鮮明對比。導演本人也承認,正是看到國家個人主義越來越盛行,讓他產生拍攝這部作品的想法。

  影片中扮演克里斯蒂安的男主角Claes Bang, 化身一個40出頭的現代博物館館長,年輕,有才華,身上既有自私、懦弱, 同時又有着人性、理想主義的精神,導致他最後的改變。將一個現代北歐社會裏的上層精英塑造的有血有肉,令人信服,正是通過他的視角完成了導演希望傳達的信息,同時也讓演員有了競爭影帝的實力。(劉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