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敏觀察:Netflix風波,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玉子》

《玉子》

《邁耶羅維茨的故事》

《邁耶羅維茨的故事》

  戛納從來就離不開醜聞,在這裏醜聞也並不醜,它讓電影節在電影的神聖之外,加入一點興奮調劑,所以連影展官方都表示歡迎。而在今年70週年的戛納慶典上,裸體、政治不正確這些常見的元素沒有引起喧譁,倒是今天世界電影發展的一個新事物,Netflix 網絡視頻點播平臺被推到風口浪尖,從電影節一開始就話題不斷、爭議一波又一波。而許多參賽參展的大導演,也不得不在新聞發佈會上一遍遍對此表態,使得這場爭論持久不息。

  1。爭論如何而起?

  事情從今年4月戛納公佈官方選片的新聞發佈會上開始。 訂戶視頻的流媒體Netflix出品的兩部影片:韓國導演奉俊昊的《玉子》(Okja)和美國導演Noah Baumbach的《邁耶羅維茨的故事》,雙雙入圍主競賽單元中。出席發佈會的法國記者們沒有忽略細節,當場質疑這兩部影片在院線放映上可能存在的問題,電影節選片負責人弗雷茂的答覆是這兩部影片會在部分國家院線上映。

  次日,法國電影發行商組成的電影放映協會即發表公開信,認爲這兩部影片應該滿足在法國院線公映的要求,媒體開始紛紛報道Netflix戛納入圍事件的不同看法。5月10日,戛納官方發佈新聞通告表示:電影節組委會督促Netflix 的影片在院線放映,而不單純只是訂戶可以在網絡點播中看到,可惜最終並沒有能夠達成任何協議。戛納組委會因此還決定將從2018年起修改選片規則,“從今以後,所有進入主競賽單元的影片,都必須滿足在法國院線上映的條件”。不過,對於此前兩部影片被撤出主競賽單元的流言,官方闢謠它們依然會保留在競賽單元中。

  Netflix近年來取得巨大成功,接近一億的用戶和隨之而來的海量金錢,使得Netflix在內容製作上擁有雄厚資金來源。《玉子》導演奉俊昊回憶在籌拍階段,項目沒有得到任何傳統制作公司的青睞,是Netflix 給予了堅定的支持。據業內人士估計,影片獲投5000萬美金左右的製作費用。事實上,Netflix砸入了近60億美金海量資金,用於平臺內容製作。2017年將會有50來部原創內容在線上推出,這還不包括紀錄片,這就意味着每週幾乎都有新片。2018年這個數字還會繼續擴大。

  雖然是網絡點播平臺,Netflix的電影內容也會根據情況選擇在包括北美在內的部分國家院線同步上映,尤其是品質佳有奧斯卡潛力的作品。不過,它從一開始就一直繞過了法國院線這一塊。這是因爲在法國現有法規政策下,Netflix 走的傳統院線和線上同步上映的做法無法實現。它涉及到法國在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電影放映時間間隔安排規定:在法國,爲了保護電影大銀幕的放映形式,對影片上映日程順序有着嚴格的規定。只有在影片院線上映四個月後,纔可以出售或者租借Video產品,10個月後可以在付費電視臺上播出,22個月後可以在免費電視臺上首播出,而對於Netflix、亞馬遜或者法國加臺這樣的點播平臺,則要在放映36個月之後才能開放服務。這意味着Netflix如果想在法國傳統影院上映,原本預計在6月線上播出的《玉子》,需要等三年才能和大家見面。換句話,在法國現有政策體系下,實現院線和數字平臺同期放映是不可能的,而Netflix絕不接受來自訂戶資金參與投資的作品, 卻要在三年後纔可以和訂戶見面。

  2。 話題在戛納開幕式當日升溫

  5月17日,戛納國際電影節正式開幕。當天的評委新聞發佈會, 當主席阿莫多瓦被問到Netflix參賽作品的問題時,當即有備而來,掏出一份準備好的長篇宣言,現場公開宣讀。他不否認對現代新科技新事物的接受,不過,認爲這一新的數字平臺不應該影響到傳統院線看片,尤其希望新的數字平臺應該遵守所有既有網絡遵守的規則,“無論是金棕櫚還是其它任何獎項,我個人都無法想象會頒給一部無法在大銀幕上觀看的影片” 。反差的是,同爲評委的美國演員威爾·史密斯立刻接話,發表了意見相左的言論,對Netflix表示支持,“我的孩子們一週到電影院看兩場,不過也在家裏看Netflix。後者並不會影響大家去電影院,相反,可以提供給大家看到電影院看不到的影片的機會,和世界相連,更好的瞭解世界電影,” 後者主演的動作新片《光明Bright》預計今年12月將在Netflix上放映。

  主席阿莫多瓦的一席立場鮮明的宣言,讓這場有關Netflix的爭論更加矚目。隨後的日子裏,參賽的導演演員們經常會在發佈會上被記者問到對此的立場問題,做爲話題報道。《玉子》的媒體放映場,罕見的出現十多分鐘放映故障,更是被許多人看作是一種宿命姿態,標明戛納對此不歡迎的態度。第二部《梅耶洛維茲的故事》的放映場上Netflix 名頭剛出,現場一片噓聲響起。不過,當Netflix在導演雙週的入圍作品,一部反烏托邦的驚悚動作片 Bushwick放映時,其實並沒有收到更大反應。這從另一方面證實了,戛納電影節上的官方活動,任何問題一經現場成百上千記者之筆爆出,原本輕微的問題也會被成倍放大。

  3。爭論背後隱藏的是什麼?

  各種伴隨的相關流言紛爭還在繼續。5月26日,針對西班牙媒體爆出的阿莫多瓦和Netflix 簽約拍攝電視系列的傳言,阿莫多瓦身邊工作人員在戛納立刻闢謠。

  同一日,Netflix 的歐亞區宣傳總監Yann Lafargue接受法國本土記者採訪時表示,在電影領域的野心不會因爲戛納而停止。截止目前,他們依舊在和法國國家影視中心CNC探討獲得臨時發行證的可能性,以便實現一個小規模的公映。在韓國,他們可以接受院線和網絡同時上映,《玉子》將於網站放映24小時後,即6月29日在院線公映。 在法國需要等待三年才能上線點播對於他們的經營模式,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在Netflix眼裏,這就是一個純粹的法國式問題,因爲2015年曾經參加威尼斯電影節的《無境之獸》也是他們的製作,同樣沒有在意大利院線上映,卻沒有出現任何爭論和問題。《臥虎藏龍2》也是在這個平臺上完成的放映。

  戛納上演的Netflix之爭,是一場傳統和現代的爭論,也是美國數字平臺和法國發行院線的分歧。如果戛納電影節是在美國舉行,估計這根本就不叫事,所有這些爭論也不會存在。因爲美國和歐洲,尤其是法國,對待電影從思維理念到具體制度上,都完全不同。

  對於這場爭議,和《國際銀幕》的駐法影評人Lisa私下聊過。做爲幾十年常駐法國的老影評人, 她對法國和美國兩個世界的電影體系都有深刻了解。在她看來,這場爭論中,大家其實還忽略了一點。法國國家影視中心CNC下獨特的電影體制,決定了所有在院線上映的大片,票房收入都會有一定比例以電影稅形式上繳,對於好萊塢大片,這個稅率還要高。所有這些收入,會再用到國家對藝術電影的扶持上。所以說到底,這是一個對文化和藝術創新的態度問題。而在美國這一點根本不存在,沒有扶持藝術創新的電影專項稅,沒有政府幹預,所有的電影和院線發展都是依據絕對商業規律來經營。具體到兩國電影人,對電影和發行的態度,大多數人而言,就從根本理念上不同。這也可以解釋,爲什麼在影展開幕的新聞發佈會上,阿莫多瓦和威爾·史密斯對待Netflix 的態度南轅北轍。

  不過,Netflix歐亞區宣傳總監Yann Lafargue對此並不完全贊同,他認爲在和世界上所有國家的電影供應合作上,在法國是效率最低之一。對於這種統一徵稅的做法,他也並不認可:“法國是一個講述故事的大國,我們渴望與之合作。不過,我們希望是由自己來做決定,而不是盲目支持那些對我們觀衆來說沒有意義的電影。”原本計劃在戛納召開一場介紹Netflix電影分部新主管的新聞發佈會,也因爲評委主席阿莫多瓦的宣言和爭議而在最後一刻取消。“阿莫多瓦的觀點很浪漫,這真是一場古老和現代的爭論……”

  做爲歐洲重要電影國家,法國電影依靠獨特的藝術文化保護政策,鼓勵發展獨立創新的本土電影工業。而這場關於法國發行院線和美國數字平臺之爭的背後,說到底既有利益關係,也有如何接納電影新事物,以及最終如何對待藝術電影和文化創新的態度問題。

  (劉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