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在戛納出盡風頭的超級萌系巨豬《玉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玉子》海報

《玉子》海報

  美國著名的流媒體視頻網站Netflix今年成功在戛納電影節出盡了風頭,只不過佔盡各大媒體版面的可不是它們千辛萬苦送進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兩部電影,而是成功蛻變爲好萊塢電影製片公司新貴的Neflix的大多數電影,法國觀衆都沒辦法在電影院看到,其中就包括韓國導演奉俊昊的最新怪獸冒險片《玉子》。

  Netflix原本的計劃的是費勁公關口舌,今年一定要打敗死敵Amazon Studio,也就是主競賽單元裏自家出品的電影一定要比亞馬遜家的多。要知道去年Amazon Studio一騎絕塵,一口氣把五部自己出品的電影運作進了主競賽單元,當時的慶功派對上那叫一個衆星雲集。今年Netflix成功打了一場翻身仗,雖說只比亞馬遜多了一部,但那也是多了不是。而如此的市場營銷結果就是,像《玉子》這樣實打實的商業娛樂電影,如果是非競賽展映,肯定是口碑與關注度,一舉兩得,現在被弄進了主競賽和哈內克同場競賽,實在是有些不太合適。

  《玉子》在故事上依然承接奉俊昊最擅長的怪獸片橋段,他當年憑藉《漢江怪物》一舉成爲韓國商業類型片的扛鼎之人,只不過這次怪獸不再恐怖,而變成了超級巨豬萌物,因爲有Netflix,布拉德•皮特創立的Plan B等美國製片公司的加入,《玉子》也不僅僅侷限於只在韓國取景,啓用韓國演員,而且在美國紐約也有一段非常精彩的高潮戲,蒂爾達•斯文頓和傑克•吉倫哈爾等一線電影明星也加盟甘願當配角。奉俊昊上一部也是第一部好萊塢參與制作的電影《雪國列車》,由“美國隊長”克里斯•埃文斯主演,雖說口碑不上不下,不過卻很好的證明了導演極其有力的商業類型片掌控能力。

  如果說在《玉子》的開場,蒂爾達•斯文頓飾演的米蘭達生物公司總監露西,在紐約一番神似現在硅谷各種高科技產品發佈會的演講,還有點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那接下來韓國鄉村深山老林裏小女孩和她親手養大的超級巨豬“玉子”之間親密的關係可能會讓你翻白眼覺得奉俊昊借鑑了不少宮崎駿的《龍貓》的萌系瞬間—比如小女孩躺在玉子圓鼓鼓的大肚上打盹兒,但是直到小女孩失足差點掉下懸崖製造出讓人手心冒汗的緊張感,觀衆纔會意識到這還是那個特別會嚇人的奉俊昊。

  電影前半段的高潮點出現在一羣神經質的動物保護者出現,宣誓要拯救正在被運往紐約的超級巨豬“玉子”,一連串的追逐戲在成功救出“玉子”之後持續到了地鐵站的商業街中,小女孩一路領着龐然大物“玉子”在擺滿商品的貨架與熙熙攘然的客人之間橫衝直撞,同時有要躲避警察,鏡頭在“玉子”和受驚的路人之間不停的切換,竟然還有個韓國少女不忘戴着小豬耳朵鼻子的裝飾和“玉子”來個自拍,最後在和警察對峙鬥爭的過程中電影引入了慢鏡頭,配上抒情的民謠音樂,英雄主義的色彩真是呼之欲出,而這場戲一氣呵成,流暢無比,沒有一絲尿點。

  《玉子》在根本上是個兒童片,故事不但集中在一個韓國小女孩和怪獸“玉子”純真自然的關係上,而且對於電影本來可以挖掘的“動物保護主義”和“商業消費文化”等比較嚴肅的主題上都淺嘗輒止。這可以看作是對其電影商業價值的一種妥協,因爲這兩個都是吃力不討好的話題,很容易在處理不當的情況下出現觀衆價值觀認同的反彈,同時這也可以解釋電影在進入後半段爲什麼會給人一種後繼乏力的感覺,當故事的主題承載着一個兒童冒險片所不能承受的重量時,電影的類型與主題的嚴肅之間就會出現不合拍的斷裂,當然如果能拍成宮崎駿早期的動畫片那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牛腩羊耳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