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評漫改電影《無限之住人》:最大魅力當屬木村拓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0   北京新浪網

  xxhhcc/文  

  作爲今年上半年最受關注的日本電影之一,早在2015年宣佈電影製作時,《無限之住人》就吸足了觀衆的目光。本片除了木村拓哉時隔多年主演映畫的噱頭外,也因被衆多漫迷奉爲神作的漫畫原作以及三池崇史再度執導時代劇映畫的話題而受到廣泛關注。進入2017年之後,SMAP解散騷動後的連鎖反應讓本片和“木村拓哉”之間的關聯更加緊密。或許是上天註定本片將成爲一部完全屬於“木村拓哉”的映畫作品。本片也很有可能成爲其演藝生涯中最重要的“節點”作品之一。

三池崇史三池崇史

  >>劇本乏力,三池崇史難現《十三刺客》時的輝煌

  三池崇史雖已年近六旬,但依然創作力旺盛,幾乎每年都會推出好幾部新作映畫。而且如今日本電影界的大製作映畫已經形成了“無人肯接受,就找三池老怪”的風氣。據業內人士透露,三池崇史一般不會拒絕製片方的邀請,即使是在外人看來“製作費完全不夠”的情況下,他仍然會選擇挑戰,於是就有了一大堆被外界公認的“爛片”。

  不過,畢竟三池崇史是現今日本電影界難得的怪才,一般觀衆或許會被他持續的“爛片”搞得失去信心,但資深映畫迷們一直對他抱有期待。特別是此次《無限之住人》在公佈預告片之後,不少影迷表達依稀看到了當年三池名作《十三刺客》的影子。

《十三刺客》劇照《十三刺客》劇照

  而影片的開頭也確實印證了這點——黑白映像的殺陣,精緻的構圖,飛濺的血跡,完全投入的木村拓哉,一開場就把所有觀衆的情緒都調到了最高點,三池作品確實好久沒有如此驚豔的片段。然而,影片之後的進展還是略令人唏噓。

  拍攝《無限之住人》最大的難題就是如何取捨原著,這其實也是很多日本漫畫真人版共同的難題。衆多日本著名漫畫都有着較長的篇幅,例如《無限之住人》的原作漫畫有30冊,把30冊漫畫的內容以2小時的映像呈現出來顯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人物。所以,此類漫畫真人版的劇本編寫成爲了整部作品構成過程中最關鍵的環節。

  遺憾的是,本片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此。

  作爲華納日本“黃金週檔期”(日本每年在4月底至5月上旬有長達10天左右的休假期)的大製作映畫,華納自然希望把這部作品的聲勢搞得越大越好。於是在企畫過程中,2小時篇幅的電影中依然保留了衆多登場人物。如果電影有足夠的片長去塑造這些角色的個性,去展示這些角色與萬次之間的“死鬥”的話,那影片的劇本構造自然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從三池片頭的殺陣場景來看,他也有能力完成對“原作”的還原。

木村拓哉飾演的“萬次”木村拓哉飾演的“萬次”

  但是,現實並非如此,兩個多小時的影片中,你既要突出萬次的“主角光環”,還要照顧到所有配角的戲份,這顯然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市川海老藏、戶田惠梨香、市原隼人、慄山千明等豪華配角陣容都成爲了“走過場”的角色。而且即使是作爲第一敵對角色,福士蒼汰扮演的天津影久,同樣出現了角色性格不鮮明,或者令觀衆產生疑惑的局面。

福士蒼汰飾演的“天津影久”福士蒼汰飾演的“天津影久”

  其實,華納應該清楚,如今的日本電影市場已經很難用“明星效應”來吸引觀衆了,本片原本就是年輕觀衆敬而遠之的“時代劇映畫”,過於考慮票房數字反而會使得整部作品變得不倫不類,此次“難得”有國民級的木村拓哉肯“毀容”完全投身於角色塑造,何不把權利完全交給三池崇史?或許他能夠創造出一部“真正”有實力進入戛納競賽單元的作品。

  《無限之住人》在很多設定上都和三池之前的名作有幾分相似,例如“血仙蟲”設定和《生存還是毀滅之特警新人王》中哀川翔&竹內力的角色設定類似,而滿臉傷痕的妝容也會讓人聯想起三池的名作《殺手阿一》。有時候日本製片方還得全方位考慮影片的屬性,畢竟在這個“日本真人電影”被無盡吐槽且票房接連慘敗的年代,是到放手電影作家讓他們大幹一場的時候了。

《殺手阿一》劇照《殺手阿一》劇照

  >>木村拓哉與萬次的“宿命論”

  當然,《無限之住人》不是完全沒有可取之處。除了上述的殺陣之外,本片最大的魅力,毫無疑問當屬木村拓哉

  上文也提到了本片是華納日本的大製作映畫,況且邀請到了國民級大神木村拓哉擔任主演,當然是朝着“明星映畫”的方向前進的。SMAP解散後,木村拓哉受到了娛樂圈,乃至一般羣衆的“質疑”。在自身人氣下降,飽受非議的情況下,不經意間“國民級木村拓哉”和“滿身傷痕的萬次”出現了重疊

木村拓哉出席第70屆戛納電影節木村拓哉出席第70屆戛納電影節
《無限之住人》中的“萬次”《無限之住人》中的“萬次”

  《無限之住人》中的萬次,自始至終都在尋找自己的“人生道路”,被“血仙蟲”附身的事實無法改變。而木村拓哉成爲“國民木拓”的事實也無法改變,即使他自己可能會出現“逃避”的想法,但世間很難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所以,如同影片中萬次被砍得那樣,木村拓哉在這部作品中完美詮釋了“宿命”二字的真諦。也難怪之前衆多對木村拓哉非常“嫉妒”的大叔們,在這部作品之後也對其豎起了大拇指。

  話說此次《無限之住人》遠赴戛納參展也再度說明了西方媒體對時代劇映畫的興趣,以及長久以來深愛“蟲屎映畫”的屬性。影片儘管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或許西方觀衆會從中找到屬於他們的“歡樂元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