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敏觀察]范冰冰做戛納電影節評委,該不該祝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范冰冰出任戛納評委

范冰冰出任戛納評委

  答案是肯定的。標題其實是一個僞命題:華語電影人受邀擔任世界上最富盛名的國際電影節的評審,這是榮耀,毋庸置疑。恭喜當事人。

  但是好像又沒有那麼簡單。早在官方正式公佈前,網上已經有了傳言,以及影迷和吃瓜羣衆們表達的各種驚歎和不理解。主要集中在范冰冰做爲演員的成績,以及歷屆在戛納亮相風格的爭議上。

  討論范冰冰當評委前,可以先說說戛納評委的慣例和邀請標準。戛納的主競賽評委是一個9人小團隊的構成,在以電影和電影人爲至上嘉賓的戛納,可謂風光無限,享受各種最重要官方場合的至高待遇和媒體聚焦。選擇導演和演員擔任評委是很多年來的戛納傳統,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對電影人職業生涯的一個總結和肯定。不過隨之衍生的問題:擔任戛納評委的電影人夠不夠資格?

  比如今年4月13日的戛納新聞發佈會上,就有記者提到影評人、以及編劇等專業電影人士在評委角色上的缺失。弗雷茂用 藝術家(artist)一詞來代指受邀做評委的導演和演員們,對於這個傳統,他表示做爲繼承者會一直繼續下去。不過又解釋製片人、電影音樂人、美術、影評人也並非完全缺失這份名單,尤其是在金攝影機獎、一種關注等單元的評審中,整個電影行業的相關資深人士並不罕見。

  作爲藝術電影發達、影評人數量不可忽視且擁有重要話語權的東道主法國,演員當評委這個習俗是最經常遭到詬病的。倘若某一屆評委中演員的比例過重,媒體們對他們的評審結果往往會有各種不信任。在傲嬌的法國專業影評人眼裏,對他(她)們中許多的評審能力始終是打問號的。所以,我們今天討論的問題,其實並不只是在中國存在。當然,像卡特琳娜·德納芙、 伊莎貝爾·於貝兒這樣早已影史留名,和無數電影大師有過合作經歷的實力派明星演員就不算在其中了。

  對演員擔任評委的質疑,戛納組委會不是不知道。今年弗雷茂就主動跟記者提起,他拿妮可·基德曼爲例,認爲雖然是演員,但是和庫布裏克這樣的大師合作過,對於電影她自然有自己想說的話,“雖然也知道很多人對演員做評委很有意見,不過不應該把這些演員們簡單地歸類爲只知道登上紅毯的花瓶,他們是電影人,對電影也有相當瞭解”。當然,雖然沒有明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這個評委隊伍需要一定的顏值一定的人氣,來滿足電影節期間大衆的好奇心和關注度的。對於媒體也一樣,如果是一羣資深年邁的影評人和編劇們縱列一排在秀臺上,記者報道什麼?大衆還會有多大興趣?這是現實,戛納電影節這樣的電影先鋒陣地也需要在專業和大衆通俗間做出平衡,更何況,有些演員演而優則導,本身也是資深影迷。

  負責邀請評委的弗雷茂還說過,每一屆都會盡量注意安排同質評委的組合。試想將一個特別通俗類型化的導演和一位特別實驗色彩的導演放到一起,爭議肯定會超過常歸。而今年,70週年大慶,祥和、熱鬧、人氣非常重要,所以看看這個評委名單,大衆熱捧遠遠多過小衆生冷的電影人評委。

  其實對於今年的評委組合,相對還比較陌生的來自東方的范冰冰,法國媒體更覺得吃驚更爲關注的選擇是威爾·史密斯。做爲商業大片成功的代表角色,威爾·史密斯和戛納從氣質到實際交往上都並沒有太多歷史淵源,不過做爲好萊塢大明星,他的星光也許就是他加盟戛納的最好註腳。

  和傑斯卡·查斯坦在戛納多次有影片參賽參展不同,范冰冰與戛納也很難說有很多電影緣分。唯一的一次,是在王小帥進入主競賽的《日照重慶》中她出演了角色,不過那個戲份並不夠重的角色並沒有給國際觀衆留下深刻印象。法國《世界報》在介紹她時這樣說: “從未到過戛納的中國演員,一個迅速發展的本土市場上的明星,她的國際電影代表作是《X戰警:逆轉未來》。在馮小剛導演的《我不是潘金蓮》中主演並參加多倫多和聖巴斯蒂安電影節”,《費加羅報》介紹范冰冰時則這樣描述:“中國演員和製片人,尤其以1998年的經典電視系列劇《還珠格格》出名。她還憑藉《我不是潘金蓮》中的出色表演獲得聖巴斯蒂安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坦率說,雖然已經享有一定聲譽,范冰冰做爲演員的國際聲譽還有待提高。如果說在這之前,范冰冰對於大多數歐洲普通人和電影人來說,還是臉盲。70週年戛納慶典擔任評委,她的國際聲譽毫無疑問將會飆升,從演員個人職業生涯規劃角度,這也將是一次難得的自我展示和發展契機。

  演員做爲電影藝術和產業的一個重要環節,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一個國家的電影發展現狀。接連幾年在三大歐洲國際影展上的疲軟狀態,一方面說明可以在國際頂尖藝術水準上一決勝負的華語作品和導演還太少,另一方面缺少佳作,自然難以產出同樣優秀的國際表演巨星。好的演員,也需要好的劇本和好的導演,來共同完成一件藝術品的創作。如果中國有人可以拍出《白日美人》、《一次別離》這樣的優秀作品,那麼其中的演員,自然可以獲得更多認可。蕾拉·哈塔米正是因爲主演《一次別離》受到國際關注,並受邀擔任了2014年的戛納主競賽單元評委。

  如今,從影響力和藝術創新角度來說,還很難定義中國是電影大國,卻絕對已經擔當得起電影市場大國的美譽。從政治、經濟和文化多角度,戛納都很難完全忽略這個力量。如果說考慮男女平等、地域平衡等都是可能存在的因素,它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輕易獲得的榮譽。具體到范冰冰,她的個人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在和李玉導演合作的幾部作品中,她都有可圈可點的表演。憑藉《觀音山》獲得東京影后、《我不是潘金蓮》獲聖巴斯蒂安最佳女演員,都是成績。再換句話說,就算是戛納電影節想要做出一個對中國電影友好的姿態,邀請一位既有超高人氣,又有國際聲譽的精湛演技,同時還對電影藝術有了解和評判能力的演藝界人士擔任評委,其實也沒有太多選擇餘地。西方人叫得出名字的鞏俐、張曼玉和章子怡等都已經做過了評委,獲得過A類國際電影節大獎的范冰冰,大概是當下離戛納水準從綜合實力(藝術水準和人氣)上來說最接近的女演員了。

  至於演員個人風格不好妄加評論,對她本人也沒有任何私交和了解,我知道她以往的大多數亮相,都是和代言歐萊雅有關。做爲戛納電影節重要的官方贊助商,歐萊雅有着邀請嘉賓的大量請柬席位。所以和另外一些蹭紅毯的明星比較,她做爲品牌形象代言的出現其實是合理的。

  插一句額外話。近年來中國和法國在電影藝術交流和商業互動上已經非常積極,做了很多有意義的工作,也取得了成績。不過,相比在各種中法官方活動上對於彼此的恭維,事實是,中法對於雙方電影的瞭解還遠遠不夠,無論是做爲觀衆對彼此電影的認知,還是做爲電影人對合拍的製作。這也是不久前法國百代集團總裁熱拉姆·賽杜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坦率承認的現狀。

  所以說,一味的打擊和諷刺是沒有建設意義、不會帶來真正的進步的,一切的努力都是必要的。中國電影的國際化道路還任重道遠,真的沒有必要糾結在一個演員范冰冰是否勝任戛納評委職位上,也許是佔大國優勢,也許是有明星效應,也許並不是百分之百稱職這個星光閃耀同時也肩負重責的職位。不過,能夠成爲評委其中一員,這本身就是對之前努力和成績的一個肯定。

  不被國際電影節忽略,說明我們已經強大起來。就算還不夠戛納頂級評委的資格,至少已經上路了。 一邊參與,一邊學習,一邊改進,這種建設性的態度,中國電影纔會真正有所發展。

  更需要謹慎的,其實是事情的另一極端,那種雙眼被有意或者無意矇蔽,關起國門來自嗨的態度。以開放的心態,走出國內來學習和了解,清醒意識到中國電影的發展現狀和國際地位,才能在自省中一點點前行,達到在國際電影市場上不僅僅是金錢衡量的成功,更有憑藉藝術影響力的大放光彩。而眼前最實際的,就拿今年有5部作品入圍戛納的鄰國韓國電影做參照學習對象吧。(劉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