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戛納獨家對話木村拓哉:我不會想要永葆青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是的,我們在戛納獨家專訪了木村拓哉。

  在三池崇史導演的新作《無限之住人》裏,木村拓哉飾演的萬次是一個擁有不死之身的神奇人物,有趣的是,在戲外,木村拓哉於戛納的首度公開亮相,就引起了網絡上的巨大口水爭議。事關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似乎令很多人不太適應。

木村在戛納木村在戛納

  這是一場略神奇的訪問,原定的圓桌採訪在等待了半個小時後,國際公關引領我落座,緊接着,木村拓哉在短暫休息後坐在我面前的沙發上,我意識到,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獨家訪問。因爲上一家是電視採訪的緣故,我和他的座位都被挪動了,變成緊連在一起的狀態,我們之間的直線距離大概只有30cm,所以我也得以真正近距離的觀察了他這張在亞洲娛樂圈已臻神話的臉。不能簡單用帥氣來形容他的五官,他的法令紋確實很深,但他的皮膚非常緊緻,傾聽你講話時眼睛很有神,並沒有半點時差帶來的疲勞感。

  他講話的語速不快,每一個問題都聽得出是在那一刻當下思考後的回答,而不是背誦一些車輪採訪後已有的既定答案。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就在不久前日本國內的一個訪問裏,他談到萬次的不死之身的設定,說自己可以的話,大概會在50歲的時候選擇不死。

《無限之住人》中的木村拓哉《無限之住人》中的木村拓哉

  而這一次,我問了一個類似的問題,關於永葆青春、關於不老,這一刻的木村拓哉給了我一個新的有趣的答案,而這個答案,我想,大概能很好迴應網絡世界裏那些關於時光的唏噓感嘆。

  訪問持續的時間不長,大概有15分鐘,中間還有翻譯理解錯了問題,導致最終我只問了大概6道問題。我希望以下的記錄有很好的還原這場對話。

  新浪娛樂:昨天的發佈會上,我有問你爲這部電影是否有做一些特殊的訓練,你回答我說沒有做什麼訓練,但我還是很好奇,真的沒有做任何訓練嗎?(木村拓哉在這部“動作”電影裏一路砍砍殺殺,使用了各式各樣的武器,打鬥場面千奇百怪,衆所周知,他當然不是一個動作演員)。

  木村拓哉:嗯……實際上,動作方面確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訓練。不過,我在這部作品裏飾演的角色有個有趣的地方是他失去了左眼,不得不用單眼來行動。所以與其說有專門訓練,不如說每天的拍攝對我而言都是一種訓練。(因爲單眼)有時候吃便當會夾不到東西(笑),有時候走下樓梯的時候還會踩空。這樣的日子持續了開機後的一週,那一週都是我的訓練時間。

獨眼造型獨眼造型

  新浪娛樂:我們看完片後形容萬次這個角色有點像日本版的金剛狼,都擁有不死之身,你怎麼看?(這個問題翻譯沒能準確傳遞,把金剛狼翻譯成了一路孤行的狼……而木村的回答更像是如何理解萬次這個角色)

  木村拓哉:萬次是個不會死的男人,他擁有不死身,可以說這是天賜的命運,50年前的萬次就是個非常貫徹自我信念的人,即便是自己的上司,但面對他的謊言,萬次也無法原諒,所以下了殺手。萬次在穿上那套黑白和服以前,就是個將信念貫徹始終的男人。

  新浪娛樂:那麼對你而言,是否想要獲得無限生命呢?

  木村拓哉:這次在電影裏,我是爲了保護某個人,也就是凜,進而斬殺了很多人。如果我有無限的生命,我會爲了拯救他人而“揮刀”,這裏的刀就不是武士刀了,而是手術刀(笑)。

  新浪娛樂:實際上,我想要問的是,對木村你自己而言,是否願意選擇永葆青春,永遠不死?

  木村拓哉:NO!(整場訪問裏第一次不假思索的回答)

木村拓哉木村拓哉

  新浪娛樂:爲什麼呢?

  木村拓哉:在拍攝這部作品時,“無限”這個詞聽上去像是很有吸引力的一個詞語,永葆青春看起來也不錯的樣子,但實際生活裏,如果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擁有無限的生命,自己所愛的人沒法和我一起擁有無限的話,我一定會變成一個孤獨的人,我不希望成爲那樣的人。

  新浪娛樂:最後一個問題是,未來你有想要做導演的計劃嗎?

  木村拓哉:NO!(第二次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沒有想過要當導演。其實直到現在,我都完全不知道導演會在什麼情況下說“OK”這個詞,當然了,我會因爲信任導演,所以當他說了OK的時候,我就知道這麼演大概是這個導演要的風格了。可是,如果我成了導演,在我面前演員在表演的時候,我該在什麼情況下說“OK”呢?我真的完全不知道啊!這樣下去,我們的拍攝就會真的變成無限延續下去的過程了(笑)。

  記者手記

  木村拓哉來戛納時,被日本媒體拍到在尼斯機場吸菸的畫面。近距離觀察他,牙齒沒有菸民的痕跡,很白,身上也沒有煙味,同樣也沒有香水味道。相比較前一天在記者會上嚴肅的狀態散發出的強大氣場,媒體訪問日的木村拓哉活潑一些,一笑會露出標誌性兔牙的孩子氣來,儘管今年他已經44歲,仍葆有一種男人和男孩混合的魅力氣質。

  在我採訪的空檔,我的同事就告訴我,一位同來的日本媒體很好奇中國粉絲對木村拓哉的熱情,他表示,在日本國內,木村拓哉的演技也是個有爭議的事情,在他看來,木村拓哉的偶像身份更大於演員身份。

  從偶像跨入演員的世界並獲得認同,其實即便是強大如木村拓哉,也不是那麼容易。不知是我的敏感還是確實如此,日本經紀公司對偶像的嚴格管理在這次戛納行的木村拓哉這裏沒有看到太多,至少在採訪安排的餐館裏,總有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拿着手機就過來和木村自拍了,而他那位著名的經紀人就在邊上笑眯眯的看着,並沒有任何阻攔。也許,打破藩籬,就是從這樣的細節開始的。(張燕/文 CFP供圖)

紅毯上拿着照相機和記者對拍紅毯上拿着照相機和記者對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