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快樂結局》:是求新失敗,還是固步自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快樂結局》海報

《快樂結局》海報

《快樂結局》劇照

《快樂結局》劇照

  康一雄/文

  新浪娛樂訊 不管片子質量如何,奧地利導演米夏埃爾·哈內克都一定會進戛納電影節的競賽單元。他是戛納的主心骨之一,是競賽單元的旗幟之一,是極少數完全不用擔心自己不會入圍戛納的電影人之一,他的電影是每年戛納觀衆最期待的作品之一。但是這次入圍戛納70週年競賽單元的《快樂結局》讓他辜負了觀衆的期待,說不好是求新失敗還是固步自封,總之令觀衆不甚滿意。

  《快樂結局》和哈內克以往作品有明顯區別,引入了大量手機直播畫面。國內觀衆一看這直播畫面肯定是覺得不過癮,畫面清爽得很,只有文字互動區域和直播區域,想刷個666都需要好幾步操作,想打賞送禮物就更找不到地方了。但這對於哈內克來說算是突破性的嘗試,以往他的作品都比較貼近傳統舞臺劇,風格很古典,這一次寬銀幕電影中穿插豎屏直播畫面,就像是一個一貫西裝革履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突然穿起了熱褲,觀衆需要花點時間和精力才能接受這種形式。

  遺憾的是,本片的創新點也只有這些了,而這些又都是浮於表面形式的小技巧。故事設定和內容上,本作基本上就是法國北方海邊版的《巴黎浮世繪》和《隱藏攝像機》,段落化的結構、移民問題的設計、大遠景長鏡頭,處處都體現前面2部作品的符號。延續前作的題材和設定拍攝新片不是不可以,但是哈內克是從影40年的大師級電影人,拍戲拍到他這種級別,重複自己的作品並沒獲得更好的效果,反而表現出平庸和創作乏力的狀態,很讓觀衆費解和不悅。哈內克一向以理性著稱,然而《快樂結局》本身故事過於平庸,導致哈內克慣有的理性思維顯得十分做作,沒有邏輯支撐的理性情緒是一種行爲藝術,晦澀難懂。

  故事中的一家人各有各的祕密,這一大家子本可以成爲羅生門式故事、當代歐洲中產階級版《白絲帶》的劇本,被哈內克寫成了毫無技巧和伏筆,一到轉場就讓觀衆強行齣戲的粗糙對白集合,讓人十分懷疑這是不是哈內克本人的作品。本片開場之後一直持續着每隔10幾分鐘就來一次平庸轉場的節奏,場景之間沒有特別明確的聯繫,即便轉場點不選在這些部分也不會影響影片的最終效果。沒有任何一場戲是可以單獨拎出來細品的,這些戲反而每一場都讓觀衆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故事爲什麼會是這種走向。

  我不理解哈內克拍攝本片的初衷是什麼。只要他願意,他可以把劇本寫得思路縝密,情緒層層遞進,然而《快樂結局》完全沒體現哈內克任何的創作優勢,反而被手機直播等從沒嘗試過的劇情打亂了陣腳,難以對故事情節進行全方位的掌控。我相信老哈以後的作品還是值得期待的,只是大師也是人,不可能每次革新都能成功,觀衆也需要對創作者有耐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