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膚淺的美國女歌手,都是這樣洗腦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8日 03:47   北京新浪網

  文:陀螺凡達可 

  許多中國媒體人看完《光之聲》的第一觀感是前後割裂,但它在外媒那裏獲得不俗的口碑。

  在場刊上《銀幕》雜誌更是給出五星的好評。

  由娜塔莉·波特曼、斯塔西·馬汀、裘德·洛、拉菲·卡西迪主演,威廉·達福旁白的《光之聲》註定是一部氣質獨特、劍走偏鋒的作品。

  導演布拉迪·科貝特在中國觀衆看來或許並不出名,他在上個月剛剛年滿30歲。

  演員出身的他也曾是一名帥氣的小鮮肉,曾憑藉處女作《戰前童年》驚豔過整個電影界。

  今天,我們邀請夥伴@陀螺凡達可 來跟大家聊一聊,這部大咖雲集的獨立藝術電影好在了哪兒,娜塔莉·波特曼的演技又是如何呢?

《光之聲》場刊評分,倒數第二個《光之聲》場刊評分,倒數第二個

  [有劇透]

  正文開始

  在今年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裏面,有一部很低調的好萊塢明星卡司電影,在《第一人》《寵兒》《陰風陣陣》這些大製作的高熱度話題下,顯得特別不起眼。

  這部由娜塔莉·波曼和裘德·洛主演的美國電影低調到竟然連美國發行商都還沒找到。。。

  儘管它在電影節首映後獲得英美媒體的一致盛讚。

《光之聲》劇組在威尼斯電影節《光之聲》劇組在威尼斯電影節

  《光之聲》開場非常震撼——

  在一組空鏡裏,黑暗中燈光亮起,車輛行駛過街道,進而畫面一轉,是再日常不過的校園師生交流場面。

  然而就是這樣祥和的氛圍中,師生們突然遭遇一名不速之客的槍擊,只有拉菲·卡西迪飾演的名叫Celeste的高中女生倖存了下來。

  此時,觀衆並不知道故事將如何繼續被講述,但可以確定的是,Celeste將是影片的主角。

  這起發生在1999年的槍擊事件便是整部電影立意的起點。

  在悼念會上,作爲倖存者代表的Celeste上臺唱了一首自己寫的歌。

  歌聲很普通,也有點口水,但因爲有媒體全程進行了全國範圍內直播的緣故,這首歌瞬間走紅,成爲了流行全美國的治癒聖歌,Celeste也因此成名。

威尼斯電影節上的拉菲·卡西迪威尼斯電影節上的拉菲·卡西迪

  震驚全球的美國科倫拜校園槍擊事件剛好發生在1999年,影片中虛構的這起校園槍擊事件顯然影射的是科倫拜。

  這起事件開啓了美國近20年來的槍擊事件惡夢,至今都還未結束。

  導演兼編劇布拉迪·科貝特選擇用這場虛構的大屠殺和一個未來巨星的誕生作爲影片開場,全片基調其實已經確立了——

  用一種戲謔誇張的口吻來諷刺和揭露美國當代流行文化甚至現代社會的癥結,一場慘劇的生還者最終被炒作成了流行歌星。

《光之聲》片場照《光之聲》片場照

  這是出生於1988年的導演布拉迪·科貝特第二次入選威尼斯電影節。

  上一部由羅伯特·帕丁森主演的處女作《戰前童年》入選了威尼斯電影節的地平線單元,並讓他獲得了最佳導演獎。

  《光之聲》則是他首次入選主競賽單元。

  《戰前童年》講述一個美國男孩在一戰後二戰前在法國的成長經歷,影片通過其視角窺見了納粹主義的萌芽和誕生。

《戰前童年》《戰前童年》

  在其中我們能窺見科貝特的創作方法,很專注於通過個體的生命體驗來折射整個時代的特徵。

  這種創作思路在《光之聲》中愈發成熟,時代的晦暗始終與女主角的生命綁縛在一起——

  影片隨後進入2001年,Celeste被裘德·洛飾演的經紀人簽下,並由其姐姐陪同,三人一起前往斯德哥爾摩錄製首張專輯。

  在斯德哥爾摩Celeste開始接觸成人世界,酒吧、派對、夜店、性,而在她發現姐姐和經紀人在一夜狂歡後發生了性關係的那一天,兩架客機先後撞向了紐約貿易中心,標誌着Celeste正式成年。

《光之聲》《光之聲》

  時間又快進到2017年,由娜塔莉·波特曼飾演的Celeste已經是歌壇巨星。

  爲了推廣科幻電子風的新專輯,她將要回到自己的家鄉舉辦一場其演藝生涯最大型的演唱會。

  然而就在演唱會的這一天,地球另一邊的科西嘉島發生了恐怖襲擊事件,一羣戴着頭套的恐怖分子用槍掃射海灘上的平民,而這些頭套形象都來自Celeste某支MV,Celeste陷入輿論風波。

  除此之外,由拉菲·卡西迪飾演的Celeste不爲人知的女兒也出現了,母女關係作爲一部分進入衝突的核心。

《光之聲》片場照《光之聲》片場照

  影片從語調上很明顯的分成了前後兩個部分。

  在講述1999年和2001年的前半段有一種很少在美國獨立電影中見到的歐洲文藝電影氣質。

  加上35毫米膠片刻意做舊的影像質感和沉重嚴肅的配樂,前半段充滿了女主角個人和整個時代的悲劇宿命感。

  尤其是當Celeste躺在斯德哥爾摩的某家五星級酒店豪華套房的牀上,給剛邂逅的陌生男人講述自己的夢境:

  在一個隧道中,她開着車不斷向前衝,似乎出口有她想要得到的一切。

  在整個過程裏,她不斷碾死無數個自己,不同年齡的自己,不同裝扮的自己。

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

  在講述2017年的影片後半段,語調突然變得荒誕戲謔。

  尤其是娜塔莉·波曼飾演的成年Celeste,刻意用誇張的表演來表現當紅明星的自戀傲慢虛僞和目中無人——

  從在名氣和金錢中迷失自我的瘋癲狀態,到最後走上舞臺上又傳播正能量分享勵志故事,完全是當下美國很多女明星的真實寫照。

  但是,這種有些過於刻板和老套的刻畫,使得後半部分的力量感相比較之下遠遠遜於前半部分。

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

  不過,最後的收尾力挽狂瀾。

  Celeste走上了自己的舞臺,導演選擇用演唱會官方視頻式的多角度,來完整展現Celeste這場演唱會的前三首歌。

  他故意讓觀衆被“困”在噪音般的音效、五光十色的燈光特效和Celeste又唱又跳自我沉醉的表演裏。

  影片的這個段落從觀影感受上來講是很煎熬的,導致許多觀衆離場,但從導演的創作邏輯來看,卻又說得通。

  因爲它隱含了導演整體設計的環狀敘事結構,這場讓觀衆如坐鍼氈的演唱會,目的就是爲了跟影片開場一樣,讓觀衆覺得難以忍受。

《光之聲》劇組在威尼斯電影節《光之聲》劇組在威尼斯電影節

  影片以1999年的校園槍擊事件開場,槍支、暴力、血肉模糊、死亡,到2017年又以眼花繚亂的演唱會視聽收尾。

  布拉迪·科貝特完成了結構上的閉合,Celeste這個人物形象的閉合。

  Celeste作爲創傷受害者,選擇了自我麻痹。

  到了最後,當她成了巨星,卻又用洗腦的旋律、虛僞的歌詞以及做作的正能量演講,來麻痹更多人,讓更多人在這個恐怖主義盛行的時代沉迷於流行文化。

  就像帶着她MV頭套的恐怖分子,最終流行文化又將反作用於恐怖主義。

  受害者最終成了施害者。

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

  當紅歌星Sia爲《光之聲》寫了最後這三首原創歌曲。

  有趣的是,Sia並沒有以“創作好歌”爲目的,而是與導演溝通交流後,模仿創作出了三首最能代表美國流行樂壇年輕女歌手的曲風,它們動感,膚淺,洗腦。

  娜塔莉·波曼厲害的地方在於同樣抓住了人物“膚淺”的品性。

  她以誇張的方式參考模仿那些歌壇女明星的行爲動作說話方式,演出了層次感,讓我們看到被這紙醉金迷的虛榮麻痹的Celeste內心最深處的掙扎,以及一場與自己的戰爭。

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娜塔莉·波特曼在威尼斯電影節

  在大衛·柯南伯格的《星圖》中,朱利安·摩爾也曾經用相同的誇張方式演過好萊塢女明星(影射林賽·羅漢)。

  雖然演技也是很驚人,但層次感都不及《光之聲》中的娜塔莉·波曼。

  《光之聲》註定不屬於主流大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得了。

  所以影片纔在今年同時入圍的一衆好萊塢大片面前顯得那麼低調,影片至今都還沒找到美國本土發行商。

  這並不是說明它不好。

  反而說明它足夠獨樹一幟,甚至劍走偏鋒。

  在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的舞臺上,這樣的創造力不應該比那些爲了爭奪奧斯卡小金人而拍的電影更值得關注和尊重嗎?

《光之聲》主創在威尼斯電影節《光之聲》主創在威尼斯電影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