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好萊塢亞裔"文峯:曾被李連杰搶角色 環境在變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10日 00:05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好萊塢亞裔演員中,能稱爲“熟臉”的就那麼幾個。文峯是其中一個。

  這位香港長大、二十多歲便開始在好萊塢打拼的香港男演員,曾出演美劇《副本:碳變》、《綠箭俠》、《寒戰》,以及《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最近一次露面是巨石強森的《摩天營救》。和以往一樣,文峯的戲份並不多,不過,這次能“回”到故土扮演一位香港警察, 總覺得是一種難得的緣分,文峯心滿意足。

  和很多好萊塢亞裔演員一樣,產業環境的現狀在一定程度了阻礙了亞裔演員的發展,文峯所能爭取的角色類型和戲份非常有限。比如,從李小龍開始,亞裔演員就常常被定型爲動作演員,文峯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近幾年,自發也好,倒逼也罷,好萊塢正興起一股“撥亂反正”之風,“洗白”(whitewash)等被更多人關注,不止黑人、西班牙裔演員,亞裔演員的處境也被更多的光照到。文峯說,環境在一點點變好。

  另一方面,內地市場的壯大,也在客觀上助推了更多“中國元素”的進入,好萊塢電影開始更多的啓用亞裔演員示好國內觀衆。雖然其中有不少“表面文章”,但事情總歸是有了進展。真人版《花木蘭》,到即將上映的全亞裔卡司的《摘金奇緣》,還有類似《摩天營救》、《巨齒鯊》等中美合拍片,這些都有望成爲日後潮流前意義非凡的“涓涓細流”。

  做演員好像發夢一樣

  文峯生於香港,父親是牙醫,家境還算優渥。和大多數亞洲中產家庭一樣,高中畢業後,18歲的文峯選擇赴美留學,本科是UCLA的哲學專業,隨後研究生階段,進入USC攻讀法律。

  研究生第一年暑假,21歲的文峯迴到香港,在一家律師樓當實習生。看慣影視劇裏脣槍舌劍、把法庭當戰場的金裝律師們,真正進入這一行,每天憋在狹小的格子間裏,不知道該幹些什麼,文峯有些失落。

  律師樓的老闆看清了這個年輕人的心思,“你不喜歡做律師,你應該去找找你真正想做的。”

  一句話點醒了文峯。“律師不是我的志願,”文峯問自己,“但是我以後要做些什麼呢?”

  文峯的家庭和演藝事業毫不相關,父母親更是對娛樂圈完全絕緣。文峯憶起一件趣事。有一次,父親的牙科診所來了一位香港的大明星,他叫張國榮,別人都好興奮,只有他的父親,彷彿沒事人一樣,完全平靜。

  即便如此,文峯對於舞臺和表演似乎保持着一種難得的興趣。這種嚮往起初還是星點,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到《末代皇帝》中的尊龍,這個看似遙遠的夢似乎開始落地。

  文峯說,那是在大學期間,有一次趁假期去倫敦看望當時的女朋友,《末代皇帝》一下子抓住了他。他看完後又去看了一遍,裏面的尊龍也來自香港,文峯突然覺得,他是不是也有可能成爲一名演員。

  時間回到研究生期間的那個暑假。假期結束,文峯從香港回到學校,立馬向學院遞交了表演雙學位的申請。律師和表演相差太多,學院要求他填寫申報理由,文峯當時的答案是,演藝圈常常有官司要打,這一塊以後的發展潛力非常之大。但是,這不過是一個藉口,文峯已經下了當演員的決心了。

  導演、編劇、表演,文峯選修了很多課程,入門之後,他愈加發現,終於找到了自己喜歡的。文峯說,從那個念頭開始,到現在,幾十年打拼下來,他覺得好像“發夢”一樣。

  “我的背景和表演完全沒有一點關係,如果我不去洛杉磯讀書,如果我是在紐約讀書或者留在中國讀書,我不會受到好萊塢的影響,更不知道以後還可以做這樣的工作。”文峯說。

  李連杰搶過我的角色

  文峯是個行動派。決定做演員後,他拍了大頭照,準備了簡歷,自己給自己做經紀人,去試鏡。

  演員行當的獨特性,決定了在找到下一個角色前,都是失業狀態。文峯雖然下定了當演員的決心,但他並不知道這份工作收入如何,能不能養活自己。

  剛開始接不到戲,他很焦躁,還試過晚上做服務員賺點生活費,可做了一天就沒堅持下來。直到1994年,他遇到了人生第一部電影《街頭霸王》,文峯才確定,走這條路是可以吃飽穿暖、維持生活的。

  不過,拿下這個角色,卻並不簡單。

  《街頭霸王》改編自日本一款同名遊戲,開發公司叫Capcom,他們想要拍一部電影,就找到了好萊塢的製作公司。文峯當時試鏡的是一個日本人角色隆(Ryu), 但是,遊戲公司實際上已經舉薦了自己人選,是個日本人,而且這個日本演員已經拍了很多這個角色的廣告。

  不過,既然是一部好萊塢電影,製作公司希望演員不僅可以演戲,可以做動作,他們希望英文也要好一點。這一點上,文峯的語言優勢明顯。不過,遊戲公司也掙扎了很久,最終,在試鏡八次後,文峯拿到了這個角色。

  因爲遊戲公司的堅持,電影特意爲那位日本演員創作了一個角色,好安撫日本公司的不滿。

  當時共演的還有溫明娜,她扮演春香。

  因爲好的亞裔角色相對較少,之前更有“洗白”(whitewash)這一好萊塢大片廠的普遍做法, 亞裔演員常常要面臨激烈的競爭,互相PK角色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文峯迴憶說,生平第一部電影,當時覺得辛苦,後來想想其實已經算比較輕鬆的一次。

  1998年,《致命武器4》想引入一位中國動作男演員,導演理查德·唐納屬意文峯,但製作公司比較喜歡另外一位中國演員,也就是後來參演的李連杰。《致命武器4》是李連杰的好萊塢首秀。

  不過當時,按照好萊塢的慣常操作,兩個人都去參加了試鏡。文峯說,之後杳無音訊,一個月後,他才發現,李連杰已經拿到了這個角色。

  之後一年,兩人再次見面是在程小東導演的片場。“沒事,大家也都知道。”文峯說,“競爭激烈也有好的地方,它會強逼這你去變成一個更好地人,可以不靠關係。”

  環境在一點點變好

  除了《摩天營救》,文峯最近讓人印象深刻是美劇《副本:碳變》。他扮演男主 Takeshi Kovacs 的“前世”。戲份還算不錯,出現了三集,。前不久,《副本:碳變》宣佈續更第二季,男主換成黑人演員“獵鷹”安東尼·麥凱。至於文峯的角色會否出現,採訪中他沒有直說,不過按照設定,並非不可能。

  接下來,文峯會加盟即將與本月開拍的Netflix 華人武術題材新劇《吳門刺客》,飾演“六叔”,馮德倫將執導前兩集。故事講述舊金山唐人街打拼的伊科·烏艾斯飾演的廚師金凱(音譯)成爲了“吳門刺客”最後一代單傳傳人,捲入持續多年的正與邪的鬥爭中,尋求平衡。

  文峯和馮德倫不認識,但他們有一個共同好友吳彥祖。在好萊塢打拼的亞裔演員很少,是一個相對比較小的圈子,文峯說大家互相都認識。

  比如,《摩天營救》中的黃經漢,還有因《戰狼2》被內地觀衆熟悉的盧靖姍,他們和文峯同屬一個經紀人。另外,文峯和國內觀衆比較熟悉的劉玉玲、溫明娜等都有過合作。

  近幾年,好萊塢愈加註意到亞裔演員所面臨的困境,加上反洗白等社交媒體運動倒逼好萊塢,成果顯著。“他們已經是對這方面非常敏感了,比如說如果是中國人的角色,他們不會考慮日本人,不會考慮韓國人,他們要選擇一箇中國人。所以,《摩天營救》他們基本上是考慮中國人來演。”文峯說。

  不過,還有一點不得不提。內地市場的擴大客觀上爲更多亞裔演員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文峯說,這個潮流大概在3、4年開始興起,最明顯的一點表現,他說現在多少好萊塢大片會來中國辦首映,這在以前是沒有的。另外,類似《摩天營救》這種合拍片裏,因爲面對中國觀衆,亞裔演員的刻板印象也開始慢慢消解。

  “以前大家都認爲是中國人就一定要會功夫,因爲中國市場的蓬勃,我覺得這樣的想法開始慢慢變了,”文峯說,“比如說《摩天營救》,我跟另外一個亞裔演員,黃經漢,我們兩個都不是會武功的人,就是很一般的很普通的角色。”

  大概十年前,文峯搬來到了北京,現在,他每年要在北京呆好幾個月。他透露接下來希望能在內地多發展,徐克、馮小剛,他都有興趣嘗試。

  “不過,還是要走一步看一步。”文峯最後說。(安東/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