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奧斯卡影帝卡西談舊騷擾醜聞:很後悔已細緻反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10日 01:55   北京新浪網

卡西·阿弗萊克

卡西·阿弗萊克

  新浪娛樂訊 北京時間8月10日消息,去年奧斯卡影帝卡西·阿弗萊克近日談起他的舊日醜聞,和因此缺席今年奧斯卡一事。他表示對舊事非常後悔,進行了細緻的反省,並全力支持女性和me2等運動:

  阿弗萊克說如果不是宣傳電影,他不會做任何媒體採訪,所以如今宣傳新片《老人與槍》時,美聯社才問起了他已經過去幾個月的一件事:作爲去年奧斯卡影帝的他按慣例本來要給今年奧斯卡影后頒獎,而當時me2運動盛行,他的舊案也被重提,對此阿弗萊街選擇退出頒獎禮,讓給詹妮弗·勞倫斯和朱迪·福斯特去頒影后。

  對此阿弗萊克表示:“我認爲這是正確的行爲,考慮到此時我們的文化所發生的一切,而且有兩個非常棒的女性爲最佳女主角頒獎,這感覺是正確的事情。”

  對於當年的舊案,他很後悔——2010年,兩名女性指控在拍攝《我仍在這裏》時被阿弗萊克騷擾,當時阿弗萊克否認指控,後雙方達成了庭外和解。

  而阿弗萊克回憶起此事,稱一起衝突導致他吃了官司,這非常尷尬:

  “我後悔自己曾捲入衝突,引出了訴訟。我希望自己找到了別的方式解決問題。這讓我很悔恨。此前,我的人生中從未收到過那樣的指控,這真的特別尷尬,我一度不知道如何處理。當時我被描述成的樣子、說我的那些話,我不是全都贊同。但我希望糾正錯誤,所以我們以當時被要求的方式,去糾正了錯的。並且都同意把這件事放在腦後,繼續各自的人生,我想這是我們應得的。而且我想要尊重她們,她們尊重了我的隱私。就是那樣了。”

  阿弗萊克說,之後通過傾聽大衆關於這個問題的談話,他學到了很多,“對這種事我曾是處在防禦模式,後來轉變成了一種更成熟的視角,試圖去找出自己身上的罪。這樣做了之後,我發現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對於那起舊案爲何發生,阿弗萊克進行了反省,認爲自己的做法有問題:

  “(《我仍在這裏》那部電影)我是老闆之一,在片場我是製作人之一,而那是一部瘋狂的僞紀錄片,一部離經叛道的電影。演員就是劇組人員,劇組人員也算是演員,當時就是一個不專業的環境,而責任本應該止於這裏:我是製片人之一,錯誤發生了,我必須去承擔責任。我的行爲讓環境更加不專業,我容許了別人做出那樣的行爲,我希望我沒有,對此我非常後悔。我當時不知道自己作爲一個頭頭應該承擔什麼責任,我都不知道自己當時有沒有‘我是老闆’這樣的意識。但是我那時的行爲舉止允許了別人也做出很不專業的行爲。我很抱歉。”

  去年阿弗萊克把孩子帶去了女性遊行,他表示自己從me2等運動的大環境學到了很多,不只是工作,在家庭中爲人父母,也有自己的責任,他希望給自己的兩個兒子樹立一個榜樣:男人們懂得關愛、行爲得體、必要的時候會去悔改,並且會指出兒子們犯的錯誤。

  他也有自己的製作公司Sea Change,作爲一個老闆,阿弗萊克稱他的公司有一個非常睿智的女性Whitaker Lader在管理,她對於這些事情比自己瞭解得多。

  而阿弗萊克也認爲:在這個大行業裏,現狀就是女性沒有而被充分代表、報酬過低,被以千千萬萬種方式物化、貶低、羞辱,非常多痛苦,“但一直沒人真正在意,包括我自己。直到一些有勇氣和智慧的女性站出來說:‘我們受夠了。’這些人算是領導了這場對話,也應該繼續由她們領導這場對話。”

  他稱自己會繼續閉嘴、聆聽,搞清楚事態,以自己微不足道的方式去支持和跟隨。他努力在製作公司和在家裏都做到這一點,並表態“如果有任何人號召我去以任何方式幫忙、去做出貢獻,我很樂意”。

  此前《海邊的曼徹斯特》導演肯尼斯·羅納根爲作爲主演的阿弗萊克辯護,稱在me2運動興起後,輿論不停重談阿弗萊克的舊案甚至做出攻擊,這樣對待他是“很糟糕的”。

  而對此,阿弗萊克表示不用計較自己是否被“糟糕對待”,“我認爲世界上總有人比我面臨着更大的困難,而他們毫無怨言。所以就此事,我認爲自己不用再說什麼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