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春節檔電影資源集體泄露 攜資源“拜年”可能違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17:01   澎湃新聞

  原標題:春節檔電影資源集體泄露,攜資源“拜年”可能違法

  澎湃新聞記者 陳晨

  號稱“神仙打架”的“史上最擁擠春節檔”,卻成了各家片方史上最焦慮春節檔。大年初二(2月6日),電影纔剛剛上映一天,春節檔的所有影片就齊齊在網上出了資源。不是槍版,而是連片前廣告都原樣帶齊的高清版本。有人在朋友圈和微博上以“一元一部三元打包”的價格叫賣,也有人在各個微信QQ羣裏攜資源給羣友們“拜年”。

  各家片方基本都在“焦頭爛額”中度過,專業的檢測機構在春節期間尚在放假,目前也只能依靠反盜版的第三方公司24小時監控刪稿。但已經流向網絡的影片資源,尤其是網盤鏈接層出不窮,有片方已經表示刪到“沒脾氣”。

  到年初五(2月9日),全天的觀影人次已經下降到1905萬人次,比去年同日下降了將近100萬人。而今年的票價高於去年39.8元,達44.5元。

  2月10日,國家版權局發佈聲明,表示將嚴厲打擊網絡侵權盜版,保護優秀國產電影,對嚴重的侵權盜版分子我們將移交公安部門採取刑事手段予以嚴厲打擊。

  春節檔所有的影片都出了高清資源

  排在春節檔目前票房冠軍的《流浪地球》是最先因盜版發聲的。導演郭帆和製片人龔格爾分別在微博上呼籲網友支持正版並希望大家幫忙舉報盜版鏈接。隨後影片主演李光潔也轉發微博。出現盜版的第一天,製片人龔格爾就估測,該片的單點鏈接平均觀看次數在2-10萬,甚至更高。當日龔格爾估算全部春節檔影片網絡盜版觀看數量超過2000萬次,隨着下載和傳播量不斷擴大,這個數字也是幾何倍遞增。

  貓眼專業版對流浪地球的票房預測,已經從幾天前的53.3億下降到51.47億,兩億票房的“蒸發”,已經等同於一部發揮還不錯的中等成本電影票房。

  《流浪地球》是一部注重視效的科幻大片,片方一面收集鏈接,一面收到大多數網友的回覆,“這片子不去電影院看沒意義”。相比之下,其他幾部沒有那麼倚重特效的喜劇受到的影響甚至更大。

《流浪地球》劇照《流浪地球》劇照

  《飛馳人生》的製片人李雯雯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發行那邊現在專門安排了4個同事24小時監控,同時委託了兩家第三方反盜版公司在維護,每個小時彙總新的盜版鏈接,有一些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屏蔽,有一些是想方設法找到網站的人溝通刪除。”李雯雯透露,目前收到的鏈接裏有粗糙的“槍版”,也有帶貼片廣告的鏈接。“我們發現的每個版本都會下載下來去檢查,理論上這些畫面上會有水印,如果是盜錄的話可以查到對應流出的設備,電影局昨天已經來找我們了,他們也要求我們每小時給他們彙報,他們也有在幫忙刪除,影片賣給的新媒體的版權方也在幫我們一起刪除,現在有很多方面一起努力在堵,希望可以減少一些傳播。”

  今年的泄露是全方位的,所有的影片都流出了高清版,這是讓片方們都措手不及的。因爲影片清晰得完全不像是攝錄,而是像從源文件拷貝出來,這樣的集體泄露就顯得尤爲可疑,有業內人士將其稱爲“中國電影史上最大泄露事故”。

  記者聯繫幾家春節檔的片方,無論是《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這樣的頭部影片,還是《神探蒲松齡》《廉政風雲》等票房並不算理想的片子,都因爲資源泄露而頭疼不已。

  盜版年年有,但今年出得太早了

  已經連續征戰六屆春節檔的《熊出沒》,也沒有逃過盜版的噩運。從上映第一天年初一晚上,就開始奮戰在刪鏈接的道路上。

  “這次看到極高清的版本,連片前打包的廣告都有,我們也很震驚。”《熊出沒·原始時代》出品方、發行方樂創文娛高級副總裁黃紫燕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一般製作拷貝龍標前帶貼片預告的拷貝,會提前十幾天完成發到影院,影院等待密鑰年初一生效。因此具體也說不準是在哪一步上出了差錯。“但這次的高清就像是直接端口輸出的,不像是盜錄。”

  儘管有反盜版的團隊在日夜奮戰,但“反盜版的公司也不是執法機構,一般大網站也不敢盜要承擔法律風險,小網站很多都是個人,壓根追查不到。尤其現在大量的是百度網盤的鏈接,這個技術要是能破了,好多問題早就解決了。”

  黃紫薇參與過五部《熊出沒》的出品,李雯雯也帶着《乘風破浪》在春節檔廝殺過,對於盜版,她們都有心理準備,但萬萬沒想到,今年會來得那麼早,而且傳播的勢頭鋪天蓋地。

  “一般第一天就開始有盜版,對電影來說也不稀奇,但都是槍版,那種畫質很差的,現在有要求觀衆也未必願意看。但今年是所有片子一起出來高清,這個是太不尋常了,而且傳播的渠道特別多,這兩天我手機、微信,時時刻刻在收到朋友給我發來的盜版鏈接,不只是從事影視的朋友,普通親戚都能到處看到轉發給我。傳播的特別多。”

  “《熊出沒》這麼多年一直有盜版,但以前可能每天收到幾個,今年是每分鐘收到幾十個。一開始還特別着急說怎麼辦趕緊刪,現在手機一整天都在收鏈接,已經沒脾氣了。”黃紫薇很無奈。

  發鏈接像發紅包,令電影人心寒

  黃紫薇說到今年收到盜版鏈接的情況,簡直又好氣又好笑。“我看他們羣裏分享鏈接說的什麼‘不用感謝我,請叫我雷鋒’,什麼‘攜鏈接給大家拜年了’,好像是拿一個發紅包的姿態在發資源,我說我們的版權意識、法制意識這麼欠缺,完全沒有意識到傳播盜版其實是違法的行爲。我們辛辛苦苦投入那麼長時間、那麼多精力去做一部電影,會覺得挺寒心的。”

  不過黃紫薇也表示,《熊出沒》相比其他片子,受到的影響是最小的,“因爲閤家歡這個定位,孩子在家裏也摁不住啊,還是得帶他們到影院去。但其他幾部電影確實受影響會比較大。”

  正月初四(2月8日),記者所在的一個養貓羣收到了一位網友“拜年”的鏈接集合,三個小時後,另一位網友在羣裏發言“剛看了流浪地球,謝謝羣友分享,沒讓我把錢浪費在電影院。”隨後有其他羣友表示,該片還是值得去影院看視聽效果。

  另一個豆瓣觀影團的羣裏,有人扔出網盤集合鏈接,被影迷羣友diss後隨即刪除,但也有羣友表示今年電影票價實在太貴。

  2月5日,2019年春節檔第一天,單日票房創紀錄地達到14.33億,同比增長12%。單觀影人次卻僅爲3174萬,同比下降2.7%。同時,平均票價高達45.2元,同比增長15.3%。今年春節檔觀影人次下降,單片票價上升。

  記者聯繫那位在網上觀看《流浪地球》的網友,對方表示,自己其實一開始對影片並沒有多大興趣,看身邊的人都在推薦,正好有鏈接就去看了。該網友表示如果自己感興趣的電影,比如《飛馳人生》,她會選擇去電影院,自己去年一年在電影院裏也花費超過2000元,並不是一個熱衷看下載的“伸手黨”。

  另一位在羣裏發鏈接的網友則表示,“萬一有人想看呢,畢竟電影院的票價貴。”

  《流浪地球》自不必說,看盜版的觀影效果必然大打折扣,該網友表示自己向來不喜歡“宏大”,除去視聽感官的刺激後,故事並沒有能夠打動他。《流浪地球》的微博上都是呼籲必須看影院版的“自來水”,一些影迷羣裏還有影迷相繼打卡4D,體驗更極致的感官效果。

  《飛馳人生》的製片人李雯雯也呼籲還沒看電影的觀衆能夠走進影院感受電影的氛圍,“一方面賽車戲非常注重聲畫,在大屏幕上看效果是大打折扣的。另外即便是前半部分的喜劇,和一羣人一起笑體會到的那種集體觀影相互感染的效果,也是獨自在電腦前體會不到的。”

《飛馳人生》劇照《飛馳人生》劇照

  盜版是一條產業鏈,傳播也犯法

  除了羣裏“學雷鋒”的搬運工們,更多的鏈接被在鹹魚和各種貼吧論壇上低價叫賣,一到兩元一部,5到8元則可以打包。這樣的“產業鏈”存在依舊,經常在網上找資源的網友一定不會陌生。標題放出某某影片高清資源下載,之後要求加微信私聊的情形。

  近年來,關於影視盜版黑產鏈的報道隔三差五就能刷屏,可真正能夠整治的卻是寥寥。以往有熱播劇上線時,網上可以通過88元成爲“代理”,各個視頻網站的“會員權益”就能永久享受,還能自己發展下線,售賣這些資源。而自己拉來的下線,則需要向上級交大十幾元的“管理費”,類似“傳銷”的模式在網上已經存在多年,據前些年的調查報道,售賣者談到,他們都是“有團隊的,來源都正規”。也有售賣者指出“可能是內部人士發出來的”。今年春節檔,《北京青年報》的記者聯繫上的資源售賣者“代理費”已經漲到了198元。

  而流出的這些資源中,無一例外都打着澳門某賭場的小廣告,這也是這條黑產鏈中高頻出現的廣告主。事實上,賭場、情色網站,網頁遊戲廣告在下載的電影資源中非常常見。

  《流浪地球》《飛馳人生》等片方都表示,目前主要精力還在刪鏈接這一塊,後續的追責要等到春節過後。“等到春節假期過去,電影局那邊都上班了,相信可以通過查水印的方式追責到泄露方。”李雯雯說。

  “其實我們這次做了好多防盜措施,每個環節都是三層防盜,但是據說這次盜的手段也非常高。”一位負責《流浪地球》華東地區的發行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記者諮詢了上海電影技術廠一位熟悉電影拷貝製作的工作人員,對於今年春節檔影片集體泄露一事,她也十分好奇。

  這位工作人員分析,每臺放映機有自己的水印,如果是槍版可以看出來;“如果是源文件複製的環節,每個製作部門都有可能流出。影院直接出文件挺難的,一般片方給到影院的都是加密DCP,單憑影院自身要解開的可能性不大。”

  對於防盜版的技術,這位工作人員透露,他們通常製作發往不同電影節或者展映活動的拷貝或者高清藍光碟,“可能會打一個暗水印,用於區分版本,比如每隔十分鐘或者十五分鐘有一幀畫面上有水印,觀衆肉眼是看不出的,但如果萬一泄露了,我就能夠查到是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但全國發行的影片不可能每個影院做專屬拷貝。也可能是一個第三方的製作公司獲得了可以破解某個母盤製作公司密鑰的方法,如果是影院端泄露,這就可能是一個很深的產業鏈了。”

  早在2016年11月,廣電總局電影質檢所宣佈與瑞士NexGuard公司簽署了獨家水印保護授權協議。通過這項技術檢測,一小時內,NexGuard就能精確定位盜版內容出自哪家影院的哪一個場次,爲片方維權提供鑑定報告。

  2016年12月,國內首例因盜錄院線電影而入刑的判例產生。公安通過水印追蹤到湖北男子衛某在湖北省陽新縣銀興影院盜錄了當時正在上映的影片《我是證人》,繼而追查到衛某盜錄一系列影片在自己的私人影院播放牟取不法利益的事實,對衛某判處10個月有期徒刑並罰款5000元。隨後,公安又在山東、四川、陝西等地破獲了多起類似案件。

  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未經著作權人的允許,在網上傳播盜版電影的下載鏈接(排除合理使用等情形),可能會侵犯電影作品著作權人的發行權和網絡信息傳播權,從而承擔法律責任。

  今年2月2日,國家版權局就發佈了《2019年度第一批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該名單包含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新喜劇之王》《小豬佩奇過大年》等8部賀歲片。要求各地版權行政執法監管部門應當對本地區主要網絡服務商發出版權預警提示,加大版權監測監管力度。對於未經授權通過信息網絡非法傳播版權保護預警重點作品的,應當依法從嚴從快予以查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