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王志文:兒子不太想當演員 高級的表演就是舒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02:12   

  《最長一槍》上映4天,票房僅624.7萬,作爲一部集結了王志文、李立羣[微博]、許亞軍[微博]與余男等實力演員的風格化電影,這個成績差強人意。

  在一衆戲骨之中,挑大樑出演殺手的王志文,是影片最大的看點。“千金難買一聲響”,王志文這把好刀,藏了多年,倒不是他完全不露面了,而是之前拍了部電視劇一直沒播,明明是一副有故事的電影面孔,卻只是在薛曉路[微博]、張艾嘉[微博]等老朋友的電影裏客串一把。

  如今,王志文難得有主演作品面世,還是導演徐順利的處女作。新浪娛樂也因此有機會對王志文進行獨家對話。

  王志文說,自己跟《最長一槍》的殺手有點像,“風燭殘年”,後來又笑說“正當年”。談及什麼是高級的表演,王志文言簡意賅:就是“舒服”二字。

  王志文還大方講起了片中另一名新人演員——他的兒子王冠傑。這位小演員在片場偷師老爸,但卻對演員行當沒有太大的興趣。

  《最長一槍》打響了,後面還有陳沖執導的《英格力士》,王志文卻說,這倒不是他自己對工作密度的調整,每年工作幾個月,戲也都在拍,只是它們面世的節奏,不由演員控制。

  Q&A

  新浪娛樂:剛發佈會的時候,有幾個嘉賓發言,有兩個人形容您的演技時,都提到了“高級”這個詞,您怎麼看?

  王志文:什麼叫高級,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可能會有一個很舒服(的感覺)。你提到這個詞的時候,我問自己的感受,就是自然舒服做演員的狀態。要達到這樣的一種舒服感,都有很多的因素。

  新浪娛樂:這個片子的評價有一條是說王老師演的殺手,沒有一些刻板的印象,您是怎樣去揣摩這個角色的?

  王志文:這個殺手其實挺適合我,那種風燭殘年。

  新浪娛樂:“風燭殘年”用在您身上是不是太誇張了一點?

  王志文:那就“正當年”。

《最長一槍》王志文《最長一槍》王志文

  新浪娛樂:您之前有印象比較深刻的殺手角色嗎?

  王志文:法國人拍的那個叫什麼?《這個殺手不太冷》,讓·雷諾演。

  新浪娛樂:電影對劇本的還原度大概是百分之多少?

  王志文:這個我沒計算過,也很難做計算,而且也不會去做計算。因爲調整每天都會存在,每天都是這樣,我不太介意。

  新浪娛樂:因爲您原來有一個不太好的回憶,就是跟劇本的變化有關的,在那之後對於劇本的寬容度什麼的,會不會有什麼調整?

  王志文:我現在越來越寬容,因爲大家都有各種不成熟,都想把它弄得更成熟。

  新浪娛樂:您自己會有一些建議給導演嗎?

  王志文:我們不能嚴格地分,因爲這個單拿出來論,會變成一個你怎麼樣、我怎麼樣(的事情),因爲拍電影它不是一個你怎麼樣、我怎麼樣(的事情),是一起玩一起拍。

  新浪娛樂:當時爲什麼想到讓兒子在這裏邊出演?

  王志文:是導演先跟我聊,我說那你得跟他談。他那會八歲,他自己獨立自主,自己決定接這個片子。我就跟導演說,我回去先跟他說有這麼個事兒,然後您哪天在接見他,或者他答應您,或者說您希望把劇本交給他先看看。

  新浪娛樂:您發現您兒子第一反應是?

  王志文:他說我不演。我說你不要那麼着急回答,我跟你講一件事情的時候,不要那麼着急地告訴我,“是”還是“不是”?不妨用點時間想一想,我說你可以隨便用時間,一直到導演認爲說我不能等,你有足夠的時間。

王志文與兒子同臺王志文與兒子同臺

  新浪娛樂:他是最後一個確認進組的演員嗎?

  王志文:我也不知道,也許他用了那麼幾天的時間讀劇本,人家還真當個事兒,挺好的,要走必要的程序,就籤合同什麼。 我是你的監護人,我可以幫你閱讀,不識字的地方我可以給你解釋。如果裏邊有十條的話,我都得讓你聽見,內容是啥,你有什麼責任,你有什麼權益,我作爲監護人可以代你簽字的理念。

  新浪娛樂:從這個事情上,您發現您兒子是不是一個還挺有主見的這麼一個人?

  王志文:談不上主見,這不是他的主見。就是我在幫助他這樣做,這是一個做人的方式,任何事情要有程序,不要聽到一件事馬上告訴我結果,思想了以後,不着急。

  新浪娛樂:確實對於孩子來說,能夠看到父親的工作現場還是蠻珍貴的,兩位在一起工作的時候,在現場是一個什麼狀態?

  王志文:他一定會很好奇。這樣會挺興奮的。我分明能感覺到他的好奇和幸福。他不怎麼見過的。應該說沒有見過,他沒有見過。沒有這麼近的。我想他可能在其他的影像資料裏邊,電視見過,但他自己在這樣的環境裏,沒有。所以有興奮感,到處看,好奇。但我很喜歡他的就是,他會學着去做一些懂事兒的事兒。

  那麼熱的天,我呢,是到了現場基本上化完妝就要把衣服穿上,再熱也要穿上,我覺得我需要這樣的一個的方法。他說他也要穿,我說你不用,距離要工作還有很長,我要拍完我這一鏡,然後才拍你的。他還是都穿上。我覺得這樣挺好的。他不抗拒這種燥熱,他也不知道爲什麼要穿,他只是說你穿上,應該有這樣的一個對應,這個不錯,因爲你穿上和不穿是不一樣的。

  新浪娛樂:您看下來覺得兒子對演員這個行當是怎麼理解的?

  王志文:他不太喜歡這個。因爲別人問過他,說你爸是誰誰誰,然後你要怎樣怎樣,“我不幹這個的”,可能迫不得已了再幹這個。

  新浪娛樂:很久沒見王老師,久違了的感覺。您實際上有放慢演戲腳步嗎?

  王志文:我這快20年了,沒有說一定要慢下來,或者一定要快起來。就覺得這樣特別來勁,特別舒服,就這樣特別高級。

  比如說我2010年到2015年的工作,不是說2010年工作完,就2011年跟你見面了,有時候這五年集中到一塊,16年那會,跟你們一塊見,就覺得我好像特忙,沒有。 (新浪娛樂:比如這個《最長一槍》,開了三年時間)對吧!

  新浪娛樂:您接戲的標準一直以來有什麼改變嗎?

  王志文:有時間了就拍。

  新浪娛樂:對角色和劇本無所謂?

  王志文:無所謂。大家彼此有誠意,就是合作者很好。

  新浪娛樂:您在接導演徐順利的片子的時候,有沒有考慮到說,它其實是一個處女作,可能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

  王志文:我反倒覺得會更有趣,他沒有什麼禁忌,沒有經驗。所謂講的套路,不需要有。

  (宮德輝/攝影 張大偉/攝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