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劉慈欣:給《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打滿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18:13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中國科幻電影元年”被期待已久,今年春節檔,這塊里程碑終於可以落定。《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兩部高成本大製作科幻片各領風潮,在不同方向的探索上取得突破,也都受到大衆肯定。

  《流浪地球》爲國產片樹立了工業水平的新標杆,而《瘋狂的外星人》更首度實現了文化自信,創立了屬於中國本土的、深入觸及中華文明內核的國產科幻大片。

  這兩部電影背後的“精神教父”都是劉慈欣。

  娛理工作室也在第一時間與大劉老師進行了對話,請他集中迴應了目前關於中國科幻電影的一些最熱點問題。劉慈欣認爲,電影與小說是兩種不同藝術形式,不必完全遵照原著,《瘋狂的外星人》拍得好看,這就是成功;他本人給《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都打滿分,但它們距離世界經典還有差距。大劉還透露了跟好萊塢合作、電影版《三體》的進度情況。

劉慈欣(圖源網絡)劉慈欣(圖源網絡)

  問題一:最早《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改編權都在甯浩手裏?

  劉慈欣:我和甯浩導演最早是09年他想買《鄉村教師》改編權時認識的,現在我在他那還有兩三個短篇的改編權。《流浪地球》的改編權也是通過他的代理轉讓給中影集團的。我比較信任他吧,我之前很早就看過他的《瘋狂的石頭》等電影,覺得他是一位很有能力的導演。

  我對改編權的轉讓還是比較謹慎的,在《流浪地球》之前我已經很久沒考慮過轉讓,因爲之前我們很難看到中國的科幻電影,很多項目在運作,但都沒看到產品出現,也看不到效果會怎樣。

  現在兩部高成本科幻片《瘋狂的外星人》和《流浪地球》確實以遠遠高於我預期的成功,給中國未來科幻電影的發展打開了一個新的局面。

  問題二:《瘋狂的外星人》成片與原著相差十萬八千里,作爲原作者是否樂於接受?

  劉慈欣:最早當然想不到故事會改成什麼樣,我們前前後後有四五年時間都在討論這個劇本,寫了很多稿。最開始對《鄉村教師》的改編,說實話大家都是不滿意的,需要另外找一條路,在五年的討論中漸漸有了另外一些想法。

  具體什麼時候開始改成這樣的我已經記不清了,已經比較接近開拍的劇本我也是知道的,據說開機後中途還因爲劇本問題又停機過一次。

  現在《瘋狂的外星人》的劇本更簡明,更乾脆,對這個改編我還是很佩服的。這個是不是還叫改編很難說,但拍科幻片最終的目的還是要把它拍成好看的電影,不管改動有多大,只要電影是好看的,我都能接受。

  事實上,小說和電影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形式,不改的話,直接照搬上去,是很失敗的。像《安德的遊戲》,很忠實原著,就很失敗。只要你改得好看,我就能接受,就是改動太大我就不好意思說是改編自我的作品了,哈哈。《瘋狂的外星人》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這就夠了。

問題三:電影《瘋狂的外星人》和原著《鄉村教師》的內在共同點是?問題三:電影《瘋狂的外星人》和原著《鄉村教師》的內在共同點是?

  劉慈欣:《瘋狂的外星人》在情節上確實和《鄉村教師》關係不大,既沒鄉村,也沒教師。但有很多內在的東西,比如都是描述中國最世俗、最普通的人,他們和最遙遠的、最空靈的外星人相遇;

  另外深一點是共同點是,外星文明突然被放進世俗文化中,這兩種差異巨大的文明在別的作品中是很難相遇的,一旦相遇就會產生很奇妙的化學反應。電影和小說共同的就是這種荒誕感。

電影中最荒誕的一幕電影中最荒誕的一幕

  問題四:怎樣評價甯浩和郭帆兩位年輕導演這次拍科幻的完成度?

  劉慈欣:這兩個人選遠超預期,《流浪地球》這種大成本、很傳統的硬科幻電影誕生在中國是很難的,在美國需要一個很強的工業體系,做特效的就是做特效的,做太空服的就是做太空服的,很專業,我們哪有這個體系,只能憑藉人力去努力。而《瘋狂的外星人》成本也是不低的,不比《流浪地球》低。

  其實在我的想象中,這兩部電影不會現在出現,是多少年之後纔會出現的。之前的科幻片票房和口碑都是不成功的,這次起到了一個鋪路石的作用。第一次就是這麼高的水準,遠遠超過了我的預料。

電影中的行星發動機電影中的行星發動機

  問題五:您個人給《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打個分?

  劉慈欣:如果是按照國產標準打分,兩部電影我都能打到滿分,沒有問題。但如果按照國際標準打分,我覺得是達到了好萊塢一流科幻片的水準和層次,但距離世界經典的科幻電影肯定還是有一定距離的,還有缺陷需要繼續努力改進。

  問題六:“中國科幻片元年”真的來了嗎?

  劉慈欣:《瘋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這兩部電影對中國科幻電影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也會對今後的科幻電影設立很高的門檻。

  而且,這兩部電影風格差異是很大的,這也是開端的一個方面。我自己比較傾向於多種風格的科幻電影,不要都像《瘋狂的外星人》,或者都像《流浪地球》。都照着一個模式去發展一樣的,那個我覺得沒有前途,希望今後能看到更多個人風格的中國科幻電影。

  問題七:據說這些年您跟好萊塢頂級大導演也談過合作,您的作品會交給好萊塢拍嗎? 

  劉慈欣:是跟好萊塢接觸過,也一直在談,但是中國的科幻小說讓他們去拍,可能還得有一個過程。

  要是把我的作品交給好萊塢一流的科幻大導演,我是完全放心的,因爲那些人拍出的作品可能質量有高有低,但他們有一個底線的,不會跌破底線,國內的導演輕易就跌破底線了…但要是交給三流好萊塢導演,可能還不如我們自己的導演來拍。

  問題在於,跟好萊塢合作不是一廂情願的事兒,也得人家看上你才行。要想讓人家看上我們,還得靠國內科幻電影首先有一個發展,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另外,大導演的檔期也都是很緊張的,得多少年之後纔開始有時間。

劉慈欣(圖源網絡)劉慈欣(圖源網絡)

  問題八:轉達網友萬年催更——到底哪年才能看到《三體》電影哇?

  劉慈欣:我本人也是《三體》製作團隊中的一員,他們會有統一的對媒體的發言人,我就不好說什麼了。只能說包括《三體》在內的大成本科幻片,在中國確實是沒有經驗,各方面也都很複雜的工程。它需要時間。

  你像世界科幻小說,處於最頂峯的三位作家——阿瑟·克拉克、阿西莫夫、海因萊因,他們很多很經典的作品,像阿瑟·克拉克的《與拉瑪相會》,阿西莫夫的《基地》,海因萊因也有很多作品,從他們那個年代到現在一直說要拍電影,這都幾十年了也沒拍出來。

  我很早就在一個香港的雜誌上看到和阿瑟·克拉克的通信,他說我現在在忙一個電影,就是《與拉瑪相會》,還定了男一號是摩根·弗里曼,那是70年代的事,現在也沒拍。《沙丘》倒是定下來今年三月份開機,但前面那幾個都等了幾十年了。

  這種科幻電影投資很大,要考慮方方面面的因素,不可能像小成本電影說拍就拍了,需要很長時間的規劃和運作。這個(《三體》還要等)我想是很正常的吧我覺得。

電影《三體》劇照,張靜初電影《三體》劇照,張靜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