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柯奐如還原與鈕承澤拍牀戲過程 稱遭受“性暴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6日 03:13   北京新浪網

鈕承澤

鈕承澤

柯奐如

柯奐如

  新浪娛樂訊 據香港媒體報道,鈕承澤[微博](豆導)涉性侵電影工作人員,連帶讓他2007年自導自演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傳強逼柯奐如全裸與他拍牀戲的黑歷史再受議論,柯奐如近日數次發文審視這段過往,是自揭瘡疤,也是自我療傷。她透露當時拍那場戲時,鈕承澤僅使用保險套就上陣,李康生聽聞鈕用保險套作防護措施,表示:“沒聽過用保險套的,所以不予置評。”

  有港媒求證攝影師周以文,問他拍片現場是否如柯奐如描述,她只貼胸貼,而鈕承澤只用保險套作爲防護措施,他先沉默一陣表示:“我們都會去避開那些地方(重點部位),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傷痛,不要再去挖。”媒體透露來意只是求證,他再次沉默並說:“我不回答,謝謝。”

  她今凌晨完整寫下當天過程,稱回家洗澡時意識到拍攝時過於親密的體膚接觸,覺得自己好髒,拼命想洗掉那些觸感與記憶,也惶恐不知怎麼向男友訴說,“那晚,我唯一想到的方式,就是請男友和我發生關係,甚至粗暴一點也無所謂,我希望能借此覆蓋掉對方在我身上、腦中的記憶……”

  她表示事前完全沒討論怎麼拍那場牀戲,她基於信任對方有經驗,跟着對方走便是,當天爲畫面設想、身體不要有痕跡,只貼了胸貼上陣,之後兩人按劇本拍了那場戲。

  她說因對方是導演且是男主角,拍攝時感受到對方觸碰到令她感到不舒服之處,作爲演員是無法主動喊停的。而他事後來道歉,他是劇組最高權力者,她也只能接受這樣的處理方式,但他道歉後翻臉幹譙,“過一陣子,您又來道歉,再告訴我,應該來個如何拍牀戲的座談會,我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我感到快要錯亂”,後來和電影相關的活動,只要看到對方,她都選擇逃避,“我感覺我是那做錯事的人”。

  她痛心“我被應該要保護我的人,沒有保護到、且傷害了”,她好希望當時導演能保護她,拍攝現場她能依靠的人只有他,但對方似乎只想到自己:“當您眼裏只有自己時,是很難有空間去感受到其他人的。這樣其實是蠻幹的過程下,真的能達到您希望的結果嗎?這其中是否有需要再思考的地方呢?”港媒今致電鈕承澤,他的手機關機轉語音信箱。該片除了豆導以外另一位出品人尹慧文,今表示看了柯奐如的po文才知此事,感到錯愕、難過,認爲當時柯奐如應該要透過經紀人來溝通。

  她日前請教《不再沉默》作者陳潔皓,她所受的侵犯以“性暴力”來定義更貼切,在家庭或工作領域,利用權勢或威嚇的方式進行性暴力是普遍的受暴經驗;性暴力是一種有目的的行動,其目的往往是希望造成受害者的污辱、並削弱對方的尊嚴。而當社會大衆以異樣眼光看待性暴力的受害者時,會造成更大的恐懼,這也是性暴力的目的之一。不過語言有其限制,總之“不舒服就是不舒服了”。

  監製王小棣接獲港媒電話詢問關於《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的細節,隨即表示:“這個事情我完全不清楚。”追問她是否爲當年的監製?她愣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們查如果是就是吧,我都沒有過問這個事情。”也表示人不在現場,無法迴應。

  隨後有臺媒爆料稱:圈內長輩得知柯奐如的事件後,心痛且同情其處境,但這位長輩知道鈕承澤的背景也是很硬的,於是輾轉請求知名幫派大老出面,用堅定兇悍的語氣先對鈕進行“勸說”,鈕承澤嚇到纔在心不甘情不願情況下,答應銷燬不雅照片和影片。

  剛滿38歲的柯奐如去年10月受訪表示自己離婚後碰上摯友過世、家人生病,經歷過一段很黑暗的狀態。不料12月初爆發鈕承澤涉性侵風暴,外界重提她被逼全裸拍牀戲的過往,又是一番打擊。

  柯奐如前年底才自曝祕婚3年,不願透露老公身分背景,去年10月接受採訪,再拋震撼彈表示8月已離婚,她歷經種種打擊,當時難受表示:“我還在這個波浪裏面,都來不及(面對)。”’

  她回憶與前夫當初相處自然、舒服,因而決定在2014年7月結婚,婚後她也努力做好妻子的角色,但到了前年2月,他們發現彼此對生活的共識不足,決定分居各自冷靜,沉澱近1年後,認爲彼此“”比較像是家人,不像是夫妻”,在去年8月簽字離婚。她透露與前夫仍會聯絡,也知道對方有了新對象,她大方給予祝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