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戛納華語獨苗《路過未來》:深漂打工族的白描畫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路過未來》海報

《路過未來》海報

《路過未來》劇照

《路過未來》劇照

《路過未來》劇照

《路過未來》劇照

《路過未來》劇照

《路過未來》劇照

  何小沁/文  

  新浪娛樂訊 李睿珺的《路過未來》是戛納電影節70大壽這一屆的華語獨苗,入圍的是以發掘潛力導演聞名的官方單元“一種關注”,日前該片在戛納舉行了媒體首映。

  之前李睿珺一直在拍人類生命跨度的“兩頭”,也就是老人和孩子的故事:講治理沙漠的孤獨老漢的《老驢頭》,講行將就木的老木匠的《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講穿越千里荒漠的兩個小男孩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還有展現兩個小男孩友情的短片《禮物》。這一回,他的新片《路過未來》終於以年輕人爲主角,片中他們的生存狀況是一幅中國經濟飛速發展時代下的縮影,他們的焦慮也是全新的。

  這些題材選擇使得他的電影自動遠離了商業範疇。其實在上一部電影《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拍攝期間,已經有明星可以加盟,但李睿珺拒絕了,因爲他無法接受讓一個藝人貼着假鬍子騎在駱駝上,強扭着學說甘肅方言。這次的《路過未來》是李睿珺第一次起用明星主演——楊子姍和尹昉,他們甚至也是李睿珺合作過的第一批職業演員。

  和以往作品相比不變的是,作爲甘肅人的李睿珺依舊執着地將鏡頭對準家鄉那片貧瘠的土地,展現生於那片土地上的人民的種種焦慮。即便這部新片《路過未來》面子上講述的情節是“離開”,但在裏子裏,它表現的恰恰是“離不開”。城市化、移民潮是每個國家發展過程中都會面臨的問題,這部關照宏大時代背景下的小人物命運的電影,相信可以無障礙抵達不同國家觀衆的心靈。

  就在《路過未來》首映當天,法國著名電影公司MK2便迅速出手買下該片。到底它爲何會受到戛納電影節和外國電影公司的青睞呢?

  無根的一代:“農二代”進退兩難的尷尬處境

  《回到未來》講述的是一個怎樣的故事呢?片中楊子姍扮演的耀婷是農二代身份,二十多年前,父母跟隨外出打工潮從甘肅來到遙遠的深圳,在深圳養育大兩個孩子。他們一家四口擠住在火車鐵軌旁一間不大的出租屋裏,姐姐長大後成爲電子元件廠流水線上的一名女工,妹妹還在上學。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加工製造業逐漸轉移到成本更低的東南亞國家,工廠紛紛裁員,已經快步入退休年紀的耀婷父母便成了毫無保障的下崗羣體。疾病纏身的他們不得不選擇回到成本低廉的老家甘肅生活,大女兒耀婷則依舊執拗地選擇留在深圳獨自打拼。

  尹昉飾演的新民也是一位跟隨父母來到深圳的農二代。多年前父親在山裏花錢買來一個媳婦,媳婦在生下新民的四年後跑到了深圳,於是父親便帶着新民來到了深圳,邊打工邊尋找妻子的下落。新民靠拉人“試藥”賺錢,飢一頓飽一頓,而父親早已亡故,他把準備買房的錢都用來爲父親買了墓地,這樣,買不起房子的父親終於“也算成了深圳人”。

  兩個人有着共同迷茫的困境:他們從小在深圳長大,家鄉甘肅只是身份證上一個含義模糊的詞彙,他們對那裏全無印象,也毫無感情。回到家鄉之後,他們連收割玉米的活計都幹不了,也聽不懂七大姑八大姨的家鄉話。二十多年前父母離鄉時仗義送給鄰里的土地,也因政策改革被正式劃歸他人所有,再也索要不回來。父母只能去附近城鄉結合的鎮子裏,繼續做着建築民工的苦累活。

  耀婷拼命賺錢,不料身體卻亮起了紅燈。萬般絕望之下,她和新民再次坐上了回甘肅的火車。窗外是一望無際的蒼茫黃土,鏡頭在兩人之間一點一點地推到窗外的魔幻畫面裏去,最後又一點一點地拉回無聲的現實中來。出來還是回去,他們都是如浮萍般漂泊無根的一代人,沒有家鄉可以收留他們。

  之前楊子姍在《致青春》《重返20歲》裏皆是活潑奔放形象,這次在《路過未來》裏,她瘦削,素顏,面色蒼白,少言寡語,幾乎剝離了全部表演痕跡。爲了更貼近角色的身體狀況,她主動減肥近20斤,敬業精神可嘉。而曾被崔健親自挑中主演《藍色骨頭》的新人尹昉,也再次肩負了男一號重任,在《路過未來》裏呈現出可圈可點的表演。

  吃人的社會:掙扎在溫飽線上的疲憊喘息

  發一天傳單可以賺80塊,做一晚藥性測試可以賺4000塊,一家四口在深圳打拼二十年,攢下的17萬並不足以支付一套小戶型的首付。父親有腰椎頑疾,妹妹要考大學。這些數字是耀婷腦袋裏時刻緊繃着的一條弦,是她想在這座城市繼續留下去盤算的生意賬。

  《路過未來》無關於上世紀向國際電影節衝刺常見的老少邊窮題材,但暴露了相當多當下社會的問題——全片第一個鏡頭就是一個醫院掛號隊伍的長鏡頭,黃牛用“專家號,專家號”的誘惑呼喊動搖着每個站得腰痠背痛的排隊者的意志。耀婷的父親被查出嚴重的腰椎勞損,但昂貴的生活成本使得他們無法在深圳得到適當的治療。打一天零工賺的錢還不夠買一瓶面霜,在收支如此不對等的情況下,誕生出“試藥”這一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鉅額財富的途徑。人人都缺錢,人人都瘋狂賺錢,將一切風險都拋在腦後。耀婷是爲儘快湊齊首付,而耀婷的室友只是爲了不斷修正自己墊高了的鼻子。精神世界匱乏的他們,只能通過在碎片時間裏與陌生人聊天來傾訴心中的彷徨苦悶。生活在底層的百姓以透支生命爲賭注四處打拼,他們的拼搏不計成本,一旦身體出了問題,根本沒有多餘的賭資來彌補。

  好在,片中的小人物雖個個生活艱苦,但人間尚且有真情在:拮据的時候互相救急,有了來錢路共同分享,平日裏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下了班一起去搓大排檔,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姐妹就如同親人。耀婷身體狀況告急時,萍水相逢的新民甚至願意爲這個女孩捐出自己的一部分肝臟。在影片後半段,航拍鏡頭掠過新民家窗外挨在一起的破敗樓羣和遠方未經開發的大片荒地,這是城市中的廢墟和森林。

  縱觀全片,《路過未來》依然是李睿珺作品一向的風格,節奏遲緩,敘事沉穩,沒有演員激烈情緒的表情特寫,大多數時候,就只是把攝影機架在遠處冷冷地圍觀。電影沒有販賣苦難,沒有施加同情,也沒指明結局和出路,它只是爲外來打工者提供了一個平靜注視的視角。而對這樣的視角保持關注,正是獨立影像和國際電影節的存在意義之一。

  (何小沁/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