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杜琪峯平遙開講:做導演視野和熱情最重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04:52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10月11日,杜琪峯亮相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帶來本屆電影節首場大師班。當天也是《柔道龍虎榜》修復版全球首映的大日子,杜Sir一身西裝亮相,帥氣有型。雖然是“大師班”,但因爲時間僅有30分鐘,加上粵語、英語翻譯,真正交流的時間並不多,賈樟柯[微博]僅僅問了四個問題。如下:

  1、爲什麼說拍攝《柔道龍虎榜》是“痛苦的浪漫”?

  杜琪峯:當時拍《柔道龍虎榜》時,正值香港經濟不景氣,且受SARS影響。另外,影片設定在是70年代,香港當時受日本電視劇影響,那時候的日本電視劇正好處在日本從弱到強的一個發展契機,取材日本,也是希望爲香港人加油打氣,給他們一些鼓勵。

  這部電影非常接近我所理解的電影世界,從頭到尾都沒有劇本。我可能沒辦法告訴你杜琪峯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但看《柔道龍虎榜》你可以看到杜琪峯的世界。

  2、作者導演如何做到橫跨不同類型?

  杜琪峯:要回答這個問題,半個小時是不夠的,要開一門課程才行。長話短說,分爲兩塊,一個是比較個人化的設計,另一個就要看老闆以及商業上的考慮。在我的電影裏,時間和空間非常重要。一分鐘24格,如果一分鐘100格、1000格又會怎樣?關於動和靜,我一直在思考,我覺得很難用正常的人的動態來衡量。自古以來,文人和科學發展都對這個問題有很多看法。比如我們中國人常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日到三秋這個跨越有多大,這留給創作者很多的空間。賈導演這個問題我也在問自己,概括來說就是這樣子。

  3、怎麼走上導演這條路的?

  杜琪峯:我小時候的願望並不是要當導演,我最早當導演就是謀生。我是入行以後纔開始喜歡電影。1978年,23歲拍成自己第一部電影。之後每次拍攝都是一場轉變。從最開始覺得自己濫竽充數、是技術型導演,到開始思考接下來要怎麼做?是賺夠了就不做了嗎?大概95、96年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1996年,銀河映像成立,我那時候才覺得我可以成爲一個好的導演,一個作者,一個有影響力的導演。現在很多年輕人可能讀了很多電影的理論,我則是一邊拍一邊學,在拍攝中學習,在學習中拍攝。

  4、給未來想成爲導演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杜琪峯:作爲導演和創作人其實是沒有辦法休息的。24小時都不夠用,更不要說下班這種情況。如果年輕人想要固定的上下班時間,那麼導演這一行就不適合。

  做導演,有兩樣東西非常重要。一是vision(視野),一個是passion(熱情)。沒有這兩樣東西是沒有火花的,也不可能堅持下去。拍一部兩部非常簡單,但拍電影需要終生的投入,代價是非常大的。如果是玩票性質,是不會有什麼成就的。比如有些年輕導演,連自己電影拍成什麼樣都不知道。所有還是要反覆強調,有兩樣東西最重要,一個是視野,一個是熱情。

  (安東/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