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央視春晚未見“笑臉哥”?獨家迴應:因身體問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05:06   封面新聞

  原標題:央視2019年春晚未見“笑臉哥”?獨家迴應:因身體問題可能從此告別春晚

  封面新聞記者 杜恩湖

  備受關注的央視2019年春晚已完美落幕,但相關話題仍然是觀衆議論的熱點。2月11日上午,有熱心觀衆向封面新聞記者發問:在央視春晚[微博]的主會場觀衆席中,怎麼沒有看見伴隨春晚19年的“笑臉哥”冉東昇的身影?

  除夕夜當晚,在央視2019春晚直播現場,封面新聞記者在直播現場採訪,確實沒有在觀衆席上發現“笑臉哥”冉東昇。

  帶着這個疑問,2月11日下午,封面新聞記者電話採訪了正在三亞調養身體的春晚“笑臉哥”冉東昇。冉東昇獨家迴應封面新聞記者表示,除夕夜,他確實沒有在央視春晚現場觀看,自己在黑龍江哈爾濱家中過了大年初一,這兩天來到了三亞調養身體,治療腿病。

  在被問及爲何沒有出現在央視2019年春晚觀衆席席中時,冉東昇在電話裏笑着說,“很遺憾啊,我今年沒有去央視主會場現場看春晚。其實我是拿到了央視2019年春晚的門票,還是主會場10排的好位置。當天下午,我已經從哈爾濱提前趕到了北京,但下午4點過,我的左腿風溼病突然發作了,疼痛難忍。看央視春晚一般從晚上6點進場,第二天凌晨1點才能走出演播廳。這個過程長達7小時,我堅持不下去。2018年春晚,我只看了一大半,腿就疼痛不行,只好退席,休息一會兒再看。2019年春晚,由於我的腿病原因,沒有到現場看成春晚。”

  作爲多屆春晚的見證者,2020年央視春晚中還能再看冉東昇的身影嗎?面對這個問題,冉東昇一聲嘆息:“我是央視春晚的忠實觀衆。我喜歡春晚。明年春晚,我得看我的身體狀況。”

  “因爲我的腿病原因,大年三十沒有去看現場。我在北京一家賓館裏睡了一夜。大年初一,坐飛機回到哈爾濱,在家裏看的央視重播春晚。”冉東昇說,“今年春晚辦得很好。看點多、亮點多,鼓舞人心。”

  冉東昇,原名冉少平,又稱“春晚笑臉哥”,生於哈爾濱,祖籍四川達州。冉東昇自幼喜歡唱歌,曾在北京從事過藝術工作。從1999年到2018年,除了2013年以外,冉東昇的笑臉出現在了19屆春晚中,被網友稱爲“春晚最牛觀衆‘笑臉哥’”。

  2019年春晚,“笑臉哥”因病缺席,這讓許多春晚鐵桿觀衆感到特別遺憾。

  冉少平,男,祖籍四川人,真名叫冉少平。藝名叫冉東昇,父親是達州宣漢人。生於哈爾濱,自幼喜歡唱歌。前幾年,一直在深圳、福建等地打拼。目前在哈爾濱工作。他19年來,坐在觀衆席觀看春晚的系列照片,被網友戲稱爲“春晚最牛觀衆笑臉哥”。

  都說春晚門票一票難求,“笑臉哥”多年霸屏春晚,也被網友視作“神通廣大”。封面新聞記者幾次直問冉東昇:“你哪來的本事,弄了那麼多次春晚門票?”

  冉東昇表示,自己並不認識央視領導,真的是靠運氣,一次次想辦法從明星那裏弄到門票進去的。

  冉東昇稱,自己第一次到現場觀看春晚後,就開始注意結交春晚大牌明星藝術家,“每一年春晚,我就用車輪戰術,輪流向明星要票。今年向這位明星要,明年又向那位明星要。慢慢地就成爲了‘春晚常客’。”

  有網友調侃,“春晚已經不能沒有笑臉哥了,我們是看着他長大的”。

  冉東昇第一次在現場看春晚是在1999年。

  “1999年除夕夜,那時我是單身,挺難玩的。春晚演出前3小時,我突然跟父親說,我要去春晚現場看節目。父親有些吃驚,他說春晚現場看節目很難的,豈能是你要去就去?

  於是我一個人來到央視西大門,見一個大姐,焦急地拿着兩張票在等人。眼看快開演了,我走上前說我愛好文藝,讓她賣票給我。大姐看我一臉真誠,便考驗我:‘你愛好文藝,你給大姐唱首歌聽聽?’我說,行!在寒風中,我唱了一句意大利名曲《我的太陽》的高音。大姐聽了特激動,就把票給我了。”

  爲什麼十多年春晚的鏡頭,都掃到冉東昇的笑臉呢?“大概是因爲我的長相很打眼、滿臉喜慶。與春晚現場喜慶氣氛很合拍。於是,導演在切換鏡頭時,把我‘挖’出來。”冉東昇說。

  年年除夕夜,去現場看春晚,不和家人一起過年,家人不反對嗎?“笑臉哥”一口東北普通話,直爽回答:“我一直是單身,現在還沒有成家,除夕夜纔有時間去現場看。”

  談到被網絡關注,並取名爲“笑臉哥”,他特別激動:“網友爲我取了這麼一個很溫暖的名字,我從內心真的感到很激動,一笑解百愁,只要給大家帶去快樂,我就很高興!”

  2019年缺席春晚,“笑臉哥”也深感遺憾。他在電話裏最後說:“我一直是央視春晚的忠實觀衆。我喜歡春晚。雖然我靠看春晚走紅全國,但我從來沒有利用春晚,從事任何商業利益。因爲我太愛央視春晚了。來年,如果這腿病治好了,力爭再去觀看2020年春晚。如果治不好。恐怕就只好告別春晚現場了。我父親已經90歲了,我目前還是單身,十幾年的春晚忠實粉絲已經習慣了在現場看春晚!回到電視機前看還真不一樣!”

  編輯 : 文康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