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龍丹妮:偶像產業每個環節都不專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3日 18:02   新京報

火箭少女是目前國內最火的女性偶像團體

火箭少女是目前國內最火的女性偶像團體

  剛過去的2018年,《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的火爆,捧紅了蔡徐坤、楊超越爲首的一批新晉偶像,造成國內流量番位大洗牌。同時,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組合的橫空出世,讓很多人定義這一年爲“偶像元年”。但隨之而來的是,因爲這些偶像團體後續發展規劃的不確定性和混亂,也帶來不少質疑聲,對這些偶像及其團體能走多遠持懷疑態度。

  新京報記者專訪曾製作過《超級女聲》《快樂男聲》《明日之子》等綜藝節目,李宇春、華晨宇、毛不易等偶像背後的推手龍丹妮。龍丹妮堅定地認爲:偶像永遠有市場,但競爭更激烈了。目前,偶像產業的每個環節都不專業,既是提供了很多機會的“好事兒”,又是巨大挑戰。

  變化

  自媒體時代產業更蓬勃

  新京報:從最初接觸偶像產業到現在,在你眼中,這個產業經歷了哪些變化?

  龍丹妮:我覺得沒有本質變化,只是技術推動了偶像產業的發展。最早我們通過看電視劇、電影,或者看春晚來發掘偶像,到2000年初,從真人秀中涌現了一批偶像,而真人秀的最原點是像《超級女聲》這樣的項目。從2005年到今天,短短十餘年之間,你可以看到,現在已經完全不是傳統媒體的天下了。我們今天看到的所謂的流量、偶像,基本99%來自移動互聯網,所以我覺得,本質上對偶像的理解、崇拜,從來沒有改變,改變的是技術。自媒體的時代更加可能造就這個產業的蓬勃,比如說十個億的市場,可能變成了一百個億的市場。這個情況更加督促我們,其實不是市場更好了,而是競爭更激烈了,那怎麼用專業的方法去面對接下來的這個市場?纔是我們要思考的。

  寒冬

  別說寒不寒做好基本東西

  新京報:近兩年對於偶像的挖掘培養有哪些操作流程上的轉變?

  龍丹妮:我覺得現階段需要的是逐步實現這個產業中每個環節的專業化。比如說找人。我們公司關於找人有一本法典,怎麼找?找到以後該做什麼?有一二三四五條法則。之後的訓練、出道,又有不同的法典。接着出道完,第四步,就是產品的研發再升級,因爲不可能說一夜爆紅之後就不做了,我們做任何一個產品都需要它能夠延續至少十年。但是我從創業到今天,最大的感觸就是我發現幾乎每一個“眼”都是空的,每個環節都不夠專業。我覺得這可能是好事兒,還有這麼多機會,但又是巨大的挑戰,因爲你做不好,肯定有別人做。很多人都在說這個產業是不是寒冬,我倒是認爲,先別說寒不寒,我們連自己最基本的東西還沒有做好。如果把基礎打好了,就有可能生存,生存沒有那麼難。

  音樂

  偶像80%應出身音樂

  新京報:從“超女”、“快男”到“明日之子”,你的藝人培養路徑爲什麼始終圍繞着“音樂”?

  龍丹妮:音樂是我們公司的DNA。如果我們不做音樂了,那談什麼潮流文化?根本談都不要談了。只有音樂能將全世界的年輕人無障礙地連接起來。真正的偶像,80%,應該誕生於原創型音樂偶像。爲什麼?因爲音樂是最能表達真實態度的載體,電影明星更多的是表演別人,但偶像的意義是給年輕人帶來對這個世界的態度,對這個時代的思考。通過什麼呢,只有通過自己的創作,通過自己創作的音樂。

  唱衰音樂行業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但移動互聯網和移動支付正在改變年輕人的購買習慣,音樂可見到、可分享、可售賣的時代已經來了。

  出圈

  圈層偶像可能不想出圈

  新京報:你曾經提過現今更多的是圈層偶像。但現在有很多人在討論出圈的重要性。

  龍丹妮:第一,圈層偶像是很真實的存在,因爲確實隨着技術的發展,使得某一圈層的人能夠聚集在一起;第二,新型的售賣方式使他們在這個圈層能夠生存。所以我覺得他們不在乎要不要做大衆偶像,因爲可能做大衆偶像需要切割某一部分他們不想去掉的東西,但這並不代表他能不能出圈,這不是他能左右的。有的人可能願意出圈的原因是在於更紅,更賺錢,那是另外一個邏輯。

  採寫/新京報記者 楊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