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面對面》專訪沈騰:“郝建”歸來逼着我創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8:04   北京新浪網

沈騰在春晚舞臺

沈騰在春晚舞臺

  本文轉載自央視新聞,原標題《春晚面孔|沈騰:拋開“郝建”,我是誰?》  

  2019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沈騰再次演繹喜劇小品人物“郝建”。因爲“郝建”這個角色,2012年春晚之後,沈騰開始獲得廣泛關注。沈騰並沒有侷限於此,這些年,他尋求突破,參加綜藝,挑戰大熒幕。“郝建”、“夏洛”、“王多魚”,這些角色見證了沈騰的喜劇之路。這位喜劇人經歷了怎樣鮮爲人知的故事?《面對面》專訪沈騰。

  關於春晚:“郝建”再度歸來,逼着我創新

  從2012年春晚開始,“郝建”這個角色,已成了一個深入人心的喜劇人物。作爲扮演者,沈騰在大衆心中幾乎和“郝建”融爲了一體。六次上央視春晚,五次演郝建,如何讓郝建這個角色出新意,對沈騰來說是一個挑戰。

  沈騰:每一年觀衆對我們都有新的期待,一個是大家看的東西越來越多,一個是喜劇這東西用過的就不能再用了,所以它逼着你創新。

  關於喜劇:用默片致敬卓別林,想拼就極致一點!

  春晚舞臺上的成功,讓郝建成了沈騰的標籤,直到2015年,沈騰參加一檔喜劇競賽真人秀節目《歡樂喜劇人》時,人們纔開始忘掉“郝建”,記住“沈騰”。他的12個參賽作品被網友冠以“實驗式喜劇”的稱號,從第一期叢林戰爭到人販子再到最後一期人類大戰殭屍,深刻的主題和豐富的舞臺元素帶給了觀衆前所未有的體驗。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半決賽作品《小偷在哪兒?》,爲了致敬喜劇大師卓別林,沈騰在比賽的前一晚力排衆議,刪掉了所有的臺詞,所有演員連夜按默劇排練。

  王寧:怎麼才能保證大家在看的過程當中不看手機呢?

  沈騰:我跟你說演一半我心裏都沒譜,我從來沒演過這樣。底下鴉雀無聲,我都不知道大家是看着奇怪還是怎麼着,我就演着演着我感覺到大家好像在跟我一起在呼吸了。當我真演完的時候,一轉過去一看,大家,我大家全場起立鼓掌的時候,我那一下踏實了。我當時轉過去的時候,就我那眼眶含着眼淚也是帶有現場觀衆帶給我的。

  王寧:感動。

  沈騰:對,我覺得是一種成長自我挑戰的一種成功。大家都把這種努力藏起來,創作的時候幾十個小時不睡覺時候太多了,我熬的所有人都熬不動了,給我下感冒藥,讓我助理把白加黑的黑片給我放茶水裏,因爲大家真的是熬不住了,我這熬起來這拼命三郎的那種。我覺得只要你努力了,真正做到還是看造化。

  關於電影:好的劇本都來了,你有什麼權利不接呢?

  剛剛過去的2018年,是沈騰的豐收年,接連拍攝四部電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媽》票房表現不俗,《瘋狂的外星人》和《飛馳人生》則在春節檔上演,成爲票房冠軍的有力競爭者。沈騰的大熒幕之路,開始於2015年。那一年,開心麻花的第一部電影《夏洛特煩惱》上映。這部沒有大導演,沒有大明星,沒有大預算的電影,當時並不被人看好。

  沈騰:兩位導演都是開心麻花的,對他倆是有着充分的信任。再一個是他倆給我摔劇本的時候,你看看這是50億的劇本。

  王寧:什麼意思?

  沈騰:就是他倆當時沒拍之前就信心滿滿,當時挺逗的,當時他倆去請那英老師,那英老師一看,這倆小毛孩子當導演,挺質疑他倆的,你們這個覺得能賣多少錢,說20億。

  王寧:之後呢?

  沈騰:人家沒說話,想我們可能對錢沒概念,其實並不是吹牛是他們倆很自信。那時候我起碼是對劇本是很自信,我覺得這劇本真的是一個好劇本。如果演好了我覺得應該問題不大。

  最終,《夏洛特煩惱》的票房高達14億,之後,《羞羞的鐵拳》《西虹市首富》相繼成功。

  沈騰:其實我並不着急,我也不是一個特別勤奮的人,今年的好劇本就不巧都趕在一起了。我本來打算就是說一年一部,甚至兩年一部或者三年兩部。但我再鬆散我再散漫,當一個演員遇到一個好劇本的話,無論怎麼樣他都不會放手。 因爲有的演員一輩子可能都碰不到一個自己喜歡或者合適自己的劇本。你如此幸運,幾個好的劇本都來了,你有什麼權利說不接呢?

  關於表演:老天爺賞飯吃,後天更需要努力

  沈騰出生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家境小康,被家人寵着長大。父親曾在海軍的一個演出隊當演員,姐姐自幼學舞蹈、美聲,大學考進解放軍藝術學院。在家人的印象中,沈騰從小就是個活寶,經常能把大家逗樂。中學即將畢業時,沈騰對未來仍然沒有明確的志向,家人替他着急,怕他將來找不到工作,於是讓他按照姐姐的路線走:考解放軍藝術學院。軍藝畢業後,沈騰加入了剛成立的開心麻花劇社,成爲一名話劇演員。他們排的第一部舞臺劇叫做《想吃麻花現給你擰》,以詼諧幽默的形式批判了社會上的種種不良現象。戲雖好看,但缺乏知名度,觀者寥寥無幾。最慘的一次,一場只有六七個觀衆,還沒有臺上的演員多。但每一次,沈騰都當作是全場觀衆對自己的考驗。這種狀況一直從2003年持續到2008年。雖然當時劇團的收入支撐不了一年的吃住行,但因爲父母在北京,沈騰並不用考慮太多的生活問題,他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話劇的創作上。

  沈騰:那時候還是年輕,當故事跟包袱打架的時候,我當時就是留包袱,就感覺我讓大家笑了就是最終目的,玩命搞笑不擇手段。導致現在回頭一看我那東西有自己的臉紅,我很少回頭看自己東西,夏洛特煩惱,春晚的小品等等,我甚至不讓我家裏人當我面看我的小品。

  王寧:爲什麼?

  沈騰:我覺得特別特別不滿意,哪都不滿意,就覺得看自己哪都彆扭。

  隨着團隊的擴大,有了更多好的話劇作品,開心麻花在京城話劇界闖出了名聲,很多觀衆慕名跑到北京觀劇,看開心麻花成了文藝青年的一種時尚。2012年1月22日,沈騰首次登上央視春晚舞臺,與黃楊、艾倫合作表演小品《今天的幸福》,自此一夜成名。

  沈騰:我並不是有意向往哪個方向發展或者轉型,無論什麼題材類型,劇本只要是好東西我就演。

  王寧:是不是不想讓大家把喜劇放你身上,而只是說演員沈騰就好了?

  沈騰:對。

  王寧:作爲演員,特別害怕被人忘記吧,害怕自己翻篇兒吧?

  沈騰:不是,撲騰了一輩子什麼都沒留下,還是白走了這一趟。

  王寧:對你這種靠天分來吃這碗飯的人來說?

  沈騰:現在可能大家有一個誤區,覺得演員這碗飯好吃,錢好掙,我覺得這個還是真是像老人說的,老天爺賞飯吃,演員還真得靠天賦,後天要努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