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愛書畫》“水墨尋宗”系列將播 節目特色鮮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1:48   北京新浪網

節目劇照

節目劇照

  新浪娛樂訊 近日, 由《我愛書畫》節目製作的 “水墨尋宗” 系列特別節目召開首播發佈會,該系列特別節目即將於1月21日(週一)19:35播出。節目常駐嘉賓、著名畫家史國良,《我愛書畫》節目組主創人員等出席發佈會並接受採訪,介紹了《我愛書畫》節目及“水墨尋宗”系列特別節目的相關情況。

  鮮明特色

  與其他主要針對文房四寶製作工藝、歷史脈絡、工匠精神等進行展現的節目不同,《我愛書畫》——“水墨尋宗”從著名畫家史國良的獨特視角出發,展現了書畫家、書畫藝術、中華文化與筆墨紙硯及工匠大師們的關係,以“筆之智”、“墨之道”、“紙之韻”、“硯之魂”四期節目表達了全新的觀點,連通着文化的筋脈。

  社會意義

  史國良身爲國內知名水墨人物畫家,可以說是與筆墨紙硯朝夕相處,他十分清楚,沒有筆墨紙硯,就沒有中國獨具特色的書法和水墨畫,他也不會成爲一名畫家,而筆墨紙硯更是深遠的影響着中華文明的傳承。因此,他希望能夠探尋筆墨紙硯的源頭,瞭解筆墨紙硯的歷史、生產、現狀,與製作筆墨紙硯的工匠大師們對談論道,追尋筆墨紙硯對於書畫藝術和中華文化的深刻意義和獨特內涵。而這些內容,在廣大羣衆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興趣日漸濃厚,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十分重視的當下,是時代和人民所需要的。

  拍攝經歷

  2018年 11月10日,北京電視臺文藝節目中心《我愛書畫》節目組及嘉賓——著名畫家史國良從北京出發,一同前往安徽省宣城市涇縣、旌德縣、績溪縣、黃山市等多個地區,拍攝“水墨尋宗”系列特別節目,前後共歷時15天,深度探訪了安徽筆墨紙硯的製作生產,全面呈現了這些傳統技藝和文化的獨特魅力,但在整個拍攝過程中,攝製組也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和挑戰。

  查濟古村的“夜行記”

  位於安徽省宣城市涇縣桃花潭鎮的查濟古村,被譽爲中華寫生第一村,是我國現存規模最大的明清古村落。在這裏,著名畫家史國良與宣筆製作名家、非遺傳承人進行了一番對談。由於村裏無法通車,攝製組只能耗時近20分鐘,徒手將沉重的攝像機、三腳架、LED燈等拍攝設備從村口搬運至村落深處的拍攝地,而村內只有緊鄰河道、凹凸不平的石板小路可走,又逢連日小雨,道路非常溼滑,給攝製組帶來一定困難。尤其是節目拍攝完成後已經將近晚上10點,天色漆黑,村內又幾乎沒有路燈,各家各戶也很少點燈,因此,嘉賓史國良和攝製組在返程的時候只能藉助月光和手電照明進行設備搬運。不過雖然過程艱苦,但經過攝製組的努力,最終取得了良好的節目效果,綿綿細雨也更加凸顯了江南古村的秀美和溫潤,兩位分別在繪畫和制筆領域中卓有成就的大師之間的對話,也在這種環境中顯得更具韻味。

  宣紙廠中的“水深火熱”

  在拍攝宣紙製作的過程中,攝製組則經歷了“水深火熱”的考驗。在宣紙製造工廠裏,撈紙的環節是在水池中進行的,正值冬日,水溫很低,而嘉賓史國良爲了體驗該工種的工作需要將手浸入水中,攝像師則需要將手持拍攝設備放入冰冷的水池裏拍攝特殊鏡頭,以更加真實生動的展現撈紙工人們的辛勞和不易。在拍攝曬紙環節時,嘉賓史國良和攝製組需要進入曬紙車間,爲了對紙張進行烘烤,車間內溫度極高,工人們一般都只穿背心短褲,甚至赤膊上陣,在拍攝過程中,攝製組成員都是強忍高溫,滿身大汗,編導張挺就因突然的溫差變化而着涼,患上嚴重的感冒。

  “雨戰”硯山

  結束在涇縣的拍攝後,攝製組趕往旌德縣白地鎮,進行對宣硯的拍攝。拍攝上山採集硯石的時候,下起了中雨,這給拍攝增加了很大困難,一是使得本就難走的山路變得更加艱險,二是帶來了攝錄器材淋雨失靈的潛在風險。爲此,攝製組協同接待方,爲史國良等嘉賓和攝製組成員配備了雨靴、雨傘、斗笠、蓑衣等裝備,也用塑料袋將攝像機等設備進行“包紮”以防止進水。但即便如此,在雨中拍攝的幾個小時裏,嘉賓和攝製組成員也都完全淋溼,幾名沒有雨靴可換的工作人員也因拍攝需要踏入河中致使鞋子溼透,編導楊國楠因爲用來遮雨的帽子遮擋觀看攝像機顯示器的視線,乾脆將其摘掉,徹底暴露在雨中,著名畫家史國良的助理符亮爲了拍攝還踩到溪流中溼滑的石頭而摔倒,全身溼透。但就在這樣惡劣的天氣條件下,攝製組還是堅持完成了常規拍攝以及航拍、水下拍攝等任務。

  墨色飛舞的“煙燻妝”

  在績溪縣制墨工廠裏,取煙環節的拍攝最爲艱苦。封閉陰暗的取煙室裏滿是煙塵,只需幾分鐘,就讓人有缺氧的眩暈感,攝像機和衣帽鞋褲上也都掛滿了黑黑的菸灰,事後幾乎很難洗掉,墨廠廠長看到嘉賓和攝製組成員的衣服後都感嘆道:“這以後就只能做工作服了”。而爲了儘可能多的拍攝到好的畫面,甚至只是爲了等待窗外射進來的角度最爲合適那一縷陽光,攝製組就在這樣的空間環境裏連續拍攝了兩個多小時。拍攝完成後,攝製組成員的臉和手都被燻黑,在兩天之後才完全洗淨。

  在此次拍攝過程中,節目嘉賓——著名畫家史國良表現出了極大的敬業精神,已經62週歲的他,連續拍攝10天,不僅完全配合攝製組的節目設計,還主動爲節目出謀劃策,佈置訪談場景,挖掘節目線索,爲了在訪談中有着更爲清晰有條理的思路,他甚至自己提前做好手卡,利用休息時間背稿。無論天氣條件如何惡劣,拍攝過程怎樣艱辛,不僅毫無怨言,而且迎難而上,總是以十分飽滿的精神狀態和極具感染力的工作熱情投入到拍攝之中。在體驗製作宣筆時,他扎破了手指;在造紙廠,他跟隨工人一起體驗撈紙,雙手完全浸泡在冰冷的水中;在曬紙車間,他更是脫掉上衣,光着膀子和工人們一起曬紙;在硯山上,他堅持雨中拍攝,穿上斗笠蓑衣和小一號的雨靴,吟誦着“青斗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詩句,攀爬泥濘溼滑的山路,走進佈滿石頭、冰冷刺骨的溪流,爲的就是展現最爲真實的採石過程;在取煙室,他穿上工人們的工作服,掛上取煙桶,用心體驗着每個環節,弄得渾身上下一片烏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