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偶練》《101》的選秀模式 真的能選出好演員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8日 23:55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這句話一定要寫出來,否則我就變成一個千古罪人和助紂爲虐,我不願意幹這種事情。”

  一個月前,我在無錫《演員的品格》錄製現場見到劉天池。剛聊兩分鐘,她就跟我強調了這句一定要寫的話——

  “一個演員這麼快就可以出來,我覺得不能有這樣的導向,《演員的品格》僅僅是一個教學的節目形態的展示,絕對不是培養一個演員的嚴格的過程,這兩個一定要區分開。”

  劉天池的擔憂,也正是《演員的品格》面對的質疑之一。

  100天的時間讓新人演員們強化演技,最後pick出8個小哥哥小姐姐,共同出演網劇,這樣的選秀模式真的可以用在演員這個行業嗎?

  破壁

  A班的教室裏,7個學員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在劉天池的指引下,他們慢慢蜷縮起身體,感受有鋼絲在一層層把身體勒得越來越緊。“一二三”,劉天池一聲令下,學員們迅速把身體彈開,同時爆發出自己最大的聲音。

  於是,教室裏頓時哭聲一片。在錄製現場的工作人員,都被A班學員這爆發式的歇斯底里震驚到了。彈幕上滾過兩個字:瘋了。

  在《演員的誕生》中,劉天池曾用類似的方法引導歐陽娜娜吼出來,但是最後呈現的結果卻變成了“螞蟻競走十年了”。這成爲這個表演名師之後備受爭議的一點。

  鏡頭一轉,A班躺在地上的孩子們慢慢收起了聲音,變成了輕輕啜泣,劉天池引導他們:“放到自己最舒服的姿勢,最鬆軟的狀態,每個人都可以回憶到自己的家鄉,你自己待過的那個最熟悉的房間,你最熟悉的那張牀,可能很久都沒回去了,不要留存自己的情緒和情感。”有的學員慢慢像嬰兒一般蜷縮起來、抱住自己、躲在一邊,劉天池走過去蹲下,給每個人長長的擁抱。

  劉天池開始給大家解釋,剛纔就是放開你自己、卸下所有防備的過程,折騰這一趟,不過是爲了一個“真”字。當演員沒法對自己撒謊,開始遵從自己的身心,才能更進一步,這個真實可能只是一個瞬間,但記住這個感覺,對學員來說已經夠了。

  《演員的品格》主打訓練營的概念,劉天池帶領的教師天團,將在100天的時間裏,對學員們進行演技強化。經過兩期節目的分班考覈,劉天池終於在第三期登場。

  開始錄製時,劉天池很快發現了問題。不同於中戲和自己表演工坊的封閉式課堂,《演員的品格》全程曝光在攝像機下,學員們都開始僞裝。

  “這些孩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出現虛假,絕對的,誰會在攝影機前面暴露真實的自己呢。普通課堂沒有人監視,沒有窺視感,學生相對是放鬆和自如的,那還相對的跟着老師會有安全感,那我們的教學就不那麼強烈”,節目裏呈現的有機解放天性的教學方式,是劉天池從自己的老師高景文那裏繼承來的,她使用了20年,但面對每一批學生,所用的劑量不同。在《演員的品格》舞臺,難免是要下重手的。

  “在這兒,完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破壁,你得對抗這麼多的攝影機,所以我先把我自己燃起來,咱一塊破出去之後,然後再慢慢地看能不能去碰觸那些柔軟的部分。”

  鏡頭的存在,讓最基本的教學都帶着“演”的成分。劉天池帶着學員與攝像機對抗,花了兩週時間。

  100天

  相較於傳統的表演課堂,破壁的工作是額外增加的。留給表演教學的真正時間,其實非常之少。

  12月中旬,我曾去無錫錄影棚探了三天班。第一天,沒有課程;第二天,一整個下午的時間都在錄製59名學員挑選戲服;第三天,一個班的學生上了三個小時的禮儀課程。可以想見,雖然是100天的封閉訓練,學員們也會利用空閒時間在宿舍裏健身、自學,但除去節目錄制,真正屬於課堂的時間並不多。

  劉天池自己開設的表演工坊也設置了新人班,時長也是三個月,但每日8個小時的訓練量,基本保證可以濃縮聲臺形表的基礎課程。而到了《演員的品格》,課程變得碎片化,教學的內容也必須更適合節目的形態,“有一點遺憾,我連工坊那樣一個節奏都沒有辦法掌握”。

  在有限的時間裏,劉天池面對的是一個有些擰巴的教學環境。

  《演員的品格》裏的學員背景大不同——周冬雨的同班同學袁百梓卉,科班出身,演過不少作品;中戲表演系研究生在讀的姜嫄,曾給節目中的其他學員當過老師上過課;人氣王查傑,雖然有作品,但沒有受過系統的表演訓練。

  非科班出身的學員需要入門訓練,專業表演院校畢業的演員急需實戰型提高,面對需求和基礎完全不同的兩批人,節目組並沒有做區分,劉天池漸漸感到教學過程中的營養失衡與力不從心。

  每次錄製結束,學員就被大車全拉走了,無法和老師們進行良好的溝通和再學習。劉天池透露,沒有學生來跟她私下請教表演上的問題,“其實我跟他們的距離,是我不舒服的一種狀態。原來我在學校帶班的時候,他們叫我池媽,都是在我們家又吃又住的,是這樣子的一個交流。所謂傳道授業解惑,解惑其實起到的是一個心靈上的疏導的作用,這是一個老師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但我現在跟這些學員其實是沒有這方面疏導的機會的,我只有課堂,那我其實是一半老師,所以在這個節目形態當中,我現在也在找這個平衡點,但願能找到。”

  在這樣淺嘗輒止的教學環境下,學生們可能很難獲得一個蛻變性的成長。但劉天池認爲,作爲第一檔將表演教學介紹給觀衆的綜藝節目,《演員的品格》還是有“科普性”的意義,所以她帶着自己團隊的老師們來了。

  “通過每一節課的片段式展現,讓更多人知道要踏上演員這條路,你要涉獵的科目有如此之多。可能你沒有機會再走進大學了,但是你依然可以建立一個自學的體系,你要用一個嚴肅嚴謹的態度來面對表演這門學科,它不是一個市場的行爲,它真的就是一個學科。希望通過這個節目的傳播,一方面告訴表演專業畢業的孩子們,從準演員到成爲一個演員的路徑你應該去掌握什麼;對於沒有經過訓練的孩子,告訴他們如何去自修,應該去做什麼樣的準備和後續的學習。”

  在劉天池看來,從素人到準演員,打好聲臺形表的基礎,起碼要經過八個月的技術訓練,然後纔有資格進入下一個通道,纔可以去談論“有可能成爲一個演員”。

  在無錫這個大訓練營,100天顯示是遠遠不夠的。

  “不是三個月就叫做終結,表演是一輩子的學科。”

  選秀

  第三期節目中,學員們上完第一次課程,最後的考覈形式是芭蕾舞。而在之後的第六期節目中,還會用pose battle的考覈形式淘汰一批學員。Pose battle環節的兩位示範老師曾參加過《美國好聲音》等節目,沒錯,都是音樂表演類節目,聽起來和演戲並沒有太大關係,而pose battle的形態看起來也更像街舞。

  劉天池直言pose battle並不是遴選演員的正確方式,“學姐”周冬雨最初也提出了自己的質疑,“我說,不能因爲跳舞不好,形體不好,就把人給刷了,那很多演員演戲演的好,人家也是肢體有點不協調”。

  周冬雨最後給自己的解釋是:這畢竟是一個節目。

  “我覺得這個節目出來的肯定是全面發展的藝人,就是各個方面都很好,可能又會唱又會跳,又會演。”

  課堂是《演員的品格》的重要組成,但節目終歸還是回到舞臺、回到秀的部分。類似於其他選秀類節目,《演員的品格》也啓動了場外投票,演值守護的模式。

  《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的目標是選出偶像,舞臺效果和吸粉能力是第一位的。演員與愛豆是完全不同的工種,《演員的品格》是要選出好演員,演技這項業務能力顯然更重要。

  資深演員無戲可演,流量小生花旦們佔據了最好的資源,這是當下流量時代的怪現狀。節目中將每個學員的命運與人氣、數據掛鉤,某種程度上也在強調流量的重要性。

  “這個對於我來講其實也是一個特別大的困惑和疑慮”,劉天池說,“我擔心大家盲目投票,盲目認定他就是一個演員,同時又會害怕大家誤讀表演藝術本身。但是,已經參與進來了,只能說在節目形態當中儘可能去做到堅守課程的本身。”

  對於59個學員,上課學習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有限的節目時間裏,獲得更多的鏡頭,更多觀衆的愛,從而讓自己的知名度更進一步,從此有更多的演戲機會。

  在周冬雨看來,這些學員已經成功了。“因爲這個節目的曝光,以及這個節目的資源,對一個新人來說真的是非常寶貴,他們應該珍惜的東西,他們已經很幸運了。”

  當然,流量的價值不能否認。儘管觀衆投票不一定能選出在表演上最拔尖的學員,但是能收穫人氣,起碼證明了這是一個“有臺緣”的好苗子。表演老師教完學生,最終還是需要面對市場,觀衆的眼睛是雪亮的,肯定不會喜歡一個內外全無的演員。

  劉天池希望,能給那些外在形象好的孩子們彌補上內在的缺失,也教會欠缺臺緣的學生們如何剝脫自己的外在,利用自己的業務能力博得大家的喜歡。

  模擬人生

  表演教學是相對枯燥的,也是需要私密環境的,而綜藝節目的形態是需要戲劇衝突、需要人氣的,這是《演員的品格》天然的矛盾之處。

  對於學員而言,可能真正的收穫不在表演課堂,而是生活課堂。節目中營造的小型娛樂生態圈,等級分明,完全是一出模擬人生。

  第三期節目根據分班結果分宿舍,A班是豪華雙人間,D班只有8人牀位間;而在之後的節目中,A班的學生還獲得搶走BCD班機學員角色和戲服的權利。

  何炅在節目裏告訴大家,這很殘酷,但這是真實的娛樂圈。他分享了一個故事,他的一個朋友本來被選定爲一部戲的男二號,但因爲大咖男一號有事無法參演,男二號變成了男一號,結果快開機時大咖又有時間了,劇組當然選擇用大咖。而此時,男二三四五號都定了其他人,何炅的這個朋友只能與這部戲無緣。

  這種莫名其妙的被換掉的情況在娛樂圈時有發生,而更多的時候是無緣無故被換掉,沒有人知會原因。從歌手轉型到演員、從小角色慢慢成長爲男主角的井柏然遇到過這種情況,而出道就是“謀女郎”高起點的周冬雨也遇到過這樣的坎兒。

  “我之前接過的戲也是別人推掉的,大家也會覺得演得還行,誰知道呢,對吧”,周冬雨分享了她的娛樂圈生存經驗,“因爲你不知道什麼絕對是對的,還是絕對是錯的,我認爲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一定要記住:人算不如天算。在各行各業都是不容易的,最基本的就是你一定要有個健康和強壯的心態,否則你做什麼都做不好。”

  《演員的品格》的選秀模式不一定適合演員這個行業,但是選秀本身,正是節目組給學員們上的最重要的一堂職場課。

  (楊晉亞/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