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呂秀才喻恩泰:給我一個關鍵詞 還你一段藝術人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17:29   揚子晚報

喻恩泰 張楠 攝喻恩泰 張楠 攝

  喻恩泰:春天都會帶娃來南京

  最早大家對於喻恩泰的印象,來自於電視劇《武林外傳》裏的呂秀才,後來許多人進一步瞭解他,來源於知乎上一個提問,《武林外傳》裏其他人都紅了,喻恩泰爲什麼沒紅?後來他上《聲臨其境》,驚豔配音莎士比亞經典劇目《亨利五世》中的一大段獨白,原來他推掉戲約,去中央戲劇學院讀博去了。現在的喻恩泰在娛樂圈活得依舊自我,前晚在南京拍攝紀錄片之餘,悄悄現身南師大“敬文講壇”開講“藝術”。他的另類方式是:你想知道的,給他一個關鍵詞,他還你一段藝術與人生的分享。                    揚子晚報記者 張楠

  關鍵詞:繪畫

  在南京拍一部關於老人的紀錄片

  喻恩泰不僅是學霸,在上戲讀本科,去牛津讀書,上戲考研也考第一名,再去中戲讀博。他還喜歡寫字、畫畫,在南京有他的跨界好友、設計師朱贏椿。他常來聊藝術,有時候還在南師大掃掃院子。

  喻恩泰自述:我出生在江西南昌,祖上有幾幅畫,當地畫家畫的。拿幾幅畫出去換米。一幅八大山人的沒人要,就一直留在家族裏。從小觀察大自然動植物,他筆下的鳥、魚跟別人都不一樣。表演上講究觀察人物、觀察生活,八大山人是“街頭派”的。我最喜歡的表演就是在十字街頭看每個人的臉。

  北京國貿橋下有條特別擁堵的路,我一到那兒就心潮澎湃。那麼多人,你根本演不出來。最近在南京拍一部關於老人的紀錄片,我去了很多地方記錄普通人的生活,比如夫子廟。拍一個老太太勸她的貓,不要生狗的氣。南京是一個有生活的地方,每個人臉上,寫滿了真實的生活畫面。其實真正好的演技就像當年八大山人在大自然中描摹生活。

  關鍵詞:文學

  藝術應該真實,就像在南京跟我吵架的老人

  因爲準備演《武林外傳》裏腹有經綸的秀才,他背下《論語》,結果只有一句臺詞“子,曾經曰過”,但在正午陽光的新劇《孤城閉》裏,他終於得償所願,演了北宋著名文學家、政治家晏殊。對了,他還曾是《大秦帝國》中舌戰羣儒的張儀。

  喻恩泰自述:接這個戲,就是因爲喜歡這個角色。從年輕演到老,大鬍子,是戲裏面年齡最大的一個角色,我希望能多保留一些偶像的形象。陳寅恪認爲中華文明的高峯在宋朝,那我最關注當時人們的生活氣息。宋朝的人爲什麼跟別的朝代人不一樣,很有人文精神。宋朝皇帝可以去大臣家裏串門,樊樓裏唱歌跳舞,太熱鬧了,居然敢吵到皇帝。我喜歡研究這些。

  我有段時間對電視劇不滿意,那腔調,朗誦腔。我問我媽,這個幹部演的好?這個人在生活中,你覺得怪不怪?她說,那當然怪。她認爲藝術應該有一種腔調。而我認爲藝術應該真實,讓人感覺距離很近。這次在南京拍攝那個衝我們吵架的老人,我就覺得他那個情緒一定是來自某種壓抑。輕而易舉哭,我不喜歡看,我想看壓抑的眼淚,因爲最真實、最動人。

  關鍵詞:旅行

  因爲旅行邂逅林子,打破“不婚主義”

  最瞭解喻恩泰的大概就是旅遊衛視一姐史林子,她評價喻恩泰“並不像一個出色的演員,而更像一位低調的學者,我們都有着一個自由的靈魂。”2013年相識,2015年結婚。旅行是兩個人生活常態:在紐約博物館裏看歷史,在百老匯聽歌劇,在沙灘曬太陽。

  喻恩泰自述:最大的愛好就是旅行。我後來對旅行節目很感興趣,深圳衛視《大旅行家》,邀請我去做節目主持人,請旅遊達人到演播室聊天。我當時是不婚主義者,你想好好旅行,帶着倆娃,怎麼走得遠?我覺得,合格的旅行家,要放棄一些情感追求。

  史林子是嘉賓之一,她長得太有範兒了,像菲律賓華僑。她去了好多地方,跟她聊特別順利,有點心動。她也有點癡癡地看着我(全場笑)。但我當時暗想,保持距離。錄完節目下大雨,我開車送好多嘉賓,看到雨中她在跑,我一踩油門就開過去了。但沒想到有次我去廣州度假,大暴雨,意外偶遇林子,一起去喝杯咖啡。後來我們就戀愛結婚了。爲了紀念那個咖啡館,我們的家就安在那個咖啡館樓上。去馬爾代夫度蜜月,我之前跟她說,我們手上有同樣的胎記,但我暴曬幾天才會出現,這下終於曬出來了。她笑,之前以爲是老男人追女孩不擇手段呢。現在我們會帶娃去世界各地旅行,春天一定要來南京,住在南師大隨園,有時候在老門東。

  關鍵詞:江湖

  藝術表達是主觀的,江湖也不一樣

  《武林外傳》裏那句話許多觀衆記憶猶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好奇,喻恩泰怎麼看待藝術江湖,如何相忘於江湖?

  喻恩泰自述:談這部劇暴露年齡,它借江湖的名義,把我們對世界的理解加在戲裏。當時這部戲創作方法特殊,即興表演。比如突然覺得這場我應該騎着馬進去,就虛擬了一匹馬。要表達內心的掙扎,我就變成兩個人,自己跟自己反駁。寧財神知道我喜歡莎士比亞,就把我《亨利五世》那段氣勢磅礴的演講加在呂秀才說死姬無命的經典劇情裏(笑)。江湖險惡,在古龍的筆下,反倒有一幫歡樂英雄,有情有義。每個人的江湖,不一樣。我認爲,藝術中的江湖是中性詞,藝術表達是主觀的。跟心愛的人在一起,會呼吸急促,瞳孔放大,有微醺的體驗。判斷一個東西喜不喜歡,參加電影首映式,就應該測下血壓、心跳,這也可以用來判斷老師上課好不好。技術指標不撒謊。我覺得,藝術創作應該根據自己的判斷挑出閃光點,形成自己的風格。

  關鍵詞:詩歌

  春天要過一輩子,記錄不能辜負的美好

  有學子還記得,喻恩泰寫過一首詩,“春天要過一輩子”。其實還有諸如,爲什麼不會永是春天,我們需要落葉和白雪,春天才有意義。失去和覆蓋,才可能留下長長的腳印。”

  喻恩泰自述:這首詩是在南京寫的,在揚州完成。世界上好多地方真美,南京也很美。我常會在美好的季節去同一個美好的地方,不去就辜負了。煙花三月沒下揚州,我就空落落的。我就寫首詩。當時一不小心刪掉了,還鬱悶了好久。再寫出來,回不到第一次的感覺。

  我特別戀舊,許多東西捨不得扔。比如中學的襯衫,20年前第一次粉絲送的巧克力,因爲我總擔心早知這樣散去,當初何必這樣聚呢?寫詩對我來說,是寫日記,做備份。我在南師大寫了好多詩歌,這次在南京採訪了幾十個南京人,回去也手寫筆記。人生是一場電影,珍惜那些感人的一剎那。每個人在我眼裏,就是移動的內存盤。我以這種態度去做我的紀錄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