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18主播職業報告發布 21%職業主播月收入過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7日 19:50   新華網

  原標題:《2018主播職業報告》發佈 21%職業主播月收入過萬

  近幾年,隨着經濟和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衍生出了很多新興職業,對於拉動經濟和就業都產生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其中網絡主播已經成爲最受年輕人喜愛的職業之一。1月8日,移動社交平臺陌陌發佈了《2018主播職業報告》,通過對超過萬名網友、五千多名主播的抽樣問卷調查發現,網絡主播已經被用戶、主播公認爲是一種職業。網絡主播這一職業具有年輕化、收入穩定、職業門檻較高、工作強度大、女性從業人數多五大特點。

  直播趨於大衆化 66.2%用戶每天看直播超30分鐘

  根據CNNIC數據,截至2018年6月,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4.25億,直播趨於普及和大衆化。在超過萬名受訪用戶中,有84.8%表示看過網絡直播,看過直播的用戶中超過54.0%表示經常看直播。數據顯示,直播這一娛樂消費形式用戶粘性極強,66.2%用戶每次看直播時長超過30分鐘,44.9%用戶每天看直播超過1小時。男性對於直播更感興趣,68.4%男性用戶每天觀看直播時長超過30分鐘,女性爲60.2%。每天觀看直播超過30分鐘的用戶中,90後佔52.7%,80後佔24.5%,95後佔15.7%。

  《2018主播職業報告》顯示,從事主播職業的人羣都非常年輕,90後主播佔68.4%,95後主播佔15.7%,職業主播中90後佔72.5%。女性主播佔主導,佔比高達78.8%,男性主播僅佔21.2%,男女主播比接近1:4。在職業主播中,這一趨勢更爲明顯,男女主播比爲1:5。在地域方面,職業主播中北方人佔比最多,職業主播佔比最高的TOP5省市分別爲:黑龍江、吉林、遼寧、北京、山西,職業主播佔比分別爲50.6%,45.1%,41.0%,38.8%,36.1%,也就是說在2個黑龍江籍主播中就有1個是職業主播。

  主播收入穩定 21.0%職業主播月收入過萬

  職業化的一個顯著的標誌是從業者可以通過這項職業獲得穩定的收入,網絡主播儘管是一個新興職業,但是觀看直播的用戶規模在穩步增長,同時從業者數量也逐年提升。報告顯示,職業主播的收入遠高於兼職主播,9.6%的兼職主播月收入超過萬元,21.0%的職業主播月收入超過萬元。經濟越發達、年輕人口比例越高的省市高收入主播佔比越高,月收入超過萬元的主播佔比最高的TOP5省市爲北京、上海、浙江、天津、內蒙古,佔比分別爲29.1%,24.7%,21.4%,21.2%,18.3%。

  根據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市統計局2018年5月發佈的數據,2017年度北京市職工平均工資爲101599元(又稱社會平均工資),月平均工資爲8467元。職業主播的收入高於平均職業收入,5個職業主播中就有1名主播月入過萬。

  數據顯示,職業主播中大學以上學歷(含大專)佔比爲44.5%。而主播的收入與學歷成正比,學歷越高收入越高。36.6%的研究生以上學歷主播月收入過萬,26.6%的本科學歷主播月收入過萬,16.1%大專學歷主播月收入過萬。

  主播職業門檻高競爭壓力大 13.4%職業主播接受過專業培訓

  網絡主播是一個綜合能力很強的職業,一個優秀的網絡主播一個人常常要面對線上數千、數萬的觀衆,表演才藝的同事要兼顧實時與線上觀衆交流互動。由於從業者數量衆多,主播如果想保證人氣的增長,收入的穩定,必須有過硬的專業技能。13.4%職業主播表示在做主播之前接受過系統培訓和考覈,兼職主播這一比例爲3.8%。

  由於觀看直播用戶的高峯時期均在閒暇時間,如下班後,主播的工作時長通常在晚上。數據顯示,44.2%的主播會在19:00-24:00直播,60.1%的職業主播在這一時段直播。在直播時長方面,17.3%的職業主播每天直播時長超過8小時。男性主播比女性主播能吃苦,10.6%的男性主播每天直播時長超過8小時,女性這一比例爲5.5%。

  同時,爲了能夠爭取更多的直播時間,很多主播犧牲了節假日甚至是吃飯的時間。超過七成主播表示每天三餐無法按時保證,80.4%主播表示會在法定節假日直播,93.9%職業主播會在法定節假日直播。以東北三省爲代表的北方主播更能吃苦,每天直播超過8小時的主播佔比最高的TOP5省市爲黑龍江、北京、遼寧、吉林、山西,佔比分別爲15.3%,14.6%,11.2%,9.8%,9.0%。

  受訪主播表示,主播職業前三大職場壓力分別爲“主播競爭激烈”、“粉絲流動性高”、“收入不穩定”。由於長期熬夜直播、節假日無法正常休息、三餐不規律,困擾主播的三大職業病爲“失眠”、“腰頸椎不好”、“用嗓過度”。此外有不少主播表示,每天的工作就是與粉絲溝通,進行才藝表演,儘管在直播間會說很多話,但是休息的時候反而不願意多言,甚至不願意與人交往,因此患上了“社交障礙症”。

  超半數職業主播每月自我提升費用超千元 27.7%主播參與線下表演

  根據《2018主播職業報告》,不少主播爲了能夠在主播這一職業道路上走的更遠,每個月都會花費一定費用提升自己的專業技能(歌舞樂器培訓等)、升級直播設備、形象管理等。其中33.8%的主播每月用於自我提升的花費超過1000元,職業主播每月用於自我提升的花費超過1000元的佔52.8%,8.5%職業主播每月提升自己的花費甚至高於5000元。

  通過直播間這種線上強互動的形式,很多主播積累了不少忠實粉絲。受訪主播表示“賺錢”、“興趣愛好”、“打發時間”是自己選擇做主播的主要目的。談及“爲何沒有成爲職業主播”,不少兼職主播表示“能力不夠”、“時間精力不足”、“現有本職工作很好”,而受訪直播觀衆也表示做主播是一件需要很強能力的工作,42.8%的觀衆不做主播的原因是因爲“能力不夠”。

  近七成主播單身 東三省對主播認可度最高

  根據抽樣調查數據顯示,主播中近七成爲單身,單身率高達68.8%,職業主播單身率接近八成,高達79.5%。作爲一個新興職業,越來越多人使用直播服務的同時,主播這一職業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認可。73.4%的用戶認爲“主播是一種職業”,近三成用戶表示身邊有朋友或家人在從事主播這一職業。主播中,87.7%認爲“主播是一種職業”,64.9%的單身主播表示“做主播不會影響自己找另外一半”。通過性別維度進行比對時發現,女性做主播比男性顧慮要多,25.6%的女性主播表示“做主播會影響自己找另一半”,男性這一數據僅爲19.1%。

  儘管多數主播得到了社會的認可,也有不少主播表示家人、朋友反對自己做主播。其中最反對家人、朋友做直播的TOP5省市爲山東、內蒙古、甘肅、陝西、北京,反對比爲28.6%,19.5%,18.6%,13.8%,13.6%。認爲“主播不是一種職業”的TOP5省市爲上海、青海、山東、甘肅、雲南,佔比爲50.3%,48.5%,34.2%,33%,31.7%。對家人、朋友做主播支持率最高的TOP5省市恰好也是主播分佈較多的地方,分別爲吉林、遼寧、黑龍江、山西、天津,支持佔比分別爲72.0%,70.2%,69.4%,65.2%,63.6%。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