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點讀機女孩高君雨:再把童星標籤貼身上會有阻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7日 00:52   澎湃新聞

  9月7日,中國傳媒大學2019級新生開始陸續報到。

  着白色襯衣、紅色長褲,披着柔順長髮,今年夏天備受關注的“點讀機女孩”一大早也出現在熱鬧的報到人羣中。

  她叫高君雨,當年因爲在步步高廣告裏的一句“so easy”被大衆熟知,但也因爲“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的學習”被立上學霸人設。今年高考的她,總分達568分,超出廣東省本科線113分,其中英語136分(滿分150分),最終被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專業錄取,用實力回擊“學渣”、“高考僅403分”的謠言。

  高君雨近照。澎湃新聞實習生 張晨陽 圖

  澎湃新聞注意到,考入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專業並不容易。據北京晚報早前消息,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是該校最受關注的專業,吸引了1.8萬多人報名,報錄比約爲180比1。

  這個夏天,高君雨分外忙碌,忙着高考、藝考。今天學校報到,她也接到了諸多媒體的採訪邀請。

  媽媽李翠霞一直在她左右忙碌。李翠霞告訴澎湃新聞,小時候,小雨需要呵護照料,慢慢長大後,她和女兒更像是一種朋友關係,互相支持,互相學習。作爲母親,她不希望自己的期許凌駕在女兒的意願之上,而更願意當助手,給女兒提供更多的嘗試機會,不斷挖掘自己的潛力,無論是拍廣告還是選專業。

  她也回應,雖然女兒拍了300多條廣告,但是都是集中在幼兒園小學階段,平均一週一次,並不會耽誤學習,“永遠是學習爲主,拍廣告是利用業餘時間,而且也因此可以鍛鍊她養成合理安排時間的好習慣”。

  [對話高君雨]

  對大學生活非常期待

  澎湃新聞:不久前,你發了一條微博“從初二開始的年年‘被高考’到現在的被錄取”,正式宣佈自己被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專業錄取,當時爲什麼想發這樣一條微博?

  高君雨:因爲大家一直都在議論,我還是想要回應一下。

  澎湃新聞:被中傳錄取受到很大關注,有什麼感受?

  高君雨:沒想過會受到這麼大的關注,我來中傳就是想來好好學習的,沒有想過這些。

  澎湃新聞:爲什麼會選擇中傳的播音專業?

  高君雨:大家會覺得我拍了很多廣告,應該去學表演。我高一的時候也對自己有一個人生規劃,在不斷探尋這個過程中,我去參加了表演課和播音課,我慢慢發現播音也是我很喜歡的一個行業,也在學校參加很多大型活動的主持。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播音)也是挺有意思的一門學科,當時來北京藝考的時候也去嘗試了播音,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播音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項,後來也就選擇了播音。

  澎湃新聞:有相關領域的榜樣或者偶像嗎?

  高君雨:我很喜歡董卿。

  澎湃新聞:今天正式報到,對大學有哪些憧憬?

  高君雨:無論是對宿舍還是老師,其實都有很大的期待。比如,宿舍裏同學之間的關係以及宿舍的佈置還有學校裏,同學之間,和老師之間的相處。還有即將到來的考試,專業課的學習我都非常期待。

  “學霸”標籤並不會有太大壓力

  澎湃新聞:自從8歲拍了“步步高”點讀機廣告,你就受到很多關注,也被貼上了“學霸”標籤,這個標籤會怎樣影響你接下來的大學生活甚至以後考研或工作?

  高君雨:如果能當學霸,我當然是願意當學霸的啊。這個標籤其實挺好的。我不會覺得當學霸就不好了。

  澎湃新聞:不會因此感到有壓力嗎?比如前些年就有傳言稱,你學習成績不好,高考只考了403分,這會對你的學習和生活造成哪些影響?

  高君雨:不會有太大的壓力,但是壓力是有的。但我更多的壓力不是來自於大家對我的關注,而是來自於我自己,我自己對自己會有更高的要求,我並不會爲了別人而活着。

  聽到那些傳言後也不會很沮喪,這本來就是一個謠言,沒有關係。這個謠言傳出去首先是因爲大家比較關注我,其實有關注也是好事。面對這些謠言我心態還是比較好的。謠言出現的時候,我才初二,我也會(因爲這些關注)更加努力學習,想要澄清給大家看我的真實的高考成績,在這個過程中,也是激勵我的地方,讓我不斷地前行和努力。

  澎湃新聞:我們聽說,你小時候拍了300多條廣告,還要把作業帶到片場寫,你是如何兼顧廣告拍攝和學習的,達到學習目標?

  高君雨:我從幼兒園到小學階段,拍攝比較密集,我會把作業帶到片場,利用片場時間空隙來寫,在平時的生活中,我也會專時專用,把時間利用好,這樣就不會有太多的學習顧慮。

  澎湃新聞:當初是怎麼走上童星,拍廣告這條路的呢?

  高君雨:在我4歲,上幼兒園的時候,有一個經紀公司來我們學校挑小朋友,當時我並不知情,可能覺得我比較可愛,就給我媽媽一個名片。第一個廣告是黑妹牙膏,是很多小朋友一起拍,後來很多廣告就我一個人做主角。我小時候也很喜歡拍攝廣告。

  澎湃新聞:當童星是一種什麼感受?

  高君雨:當童星其實跟其他人沒什麼差別,就是偶爾去拍一個廣告而已。如果說童星和其他人有差別的話,這不是我的風格。我不會因爲說自己拍了一個廣告,跟別人有一些距離。我對我的同學、老師還是按照一個很正常的關係相處,不會因爲我拍了廣告就高人一等。但是相對而言,因爲拍攝廣告生活會相對忙碌,但主要集中在幼兒園、小學,初高中就撿週末、寒暑假拍攝。現在上大學了,如果有機會,以後也會拍攝。

  澎湃新聞:作爲公衆人物,往往會被貼上各種標籤。比如你身上有“童星”“學霸”的標籤。你如何看待被貼標籤?

  高君雨:我覺得貼標籤有利也有弊,不能一概而論。有了標籤很容易被大家記住,一方面對我有益處。但是比如童星標籤,我現在已經長大了,也要繼續邁向未來,如果再把童星的標籤貼到我身上,會對我有阻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