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白宇談《沉默的真相》:這輩子都沒放聲大哭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05日 01:53   新京報

白宇白宇

  新浪娛樂訊 “這些年太難了,像是一個無盡的長夜,無數次憧憬着黎明的到來……”熱播劇《沉默的真相》大結局中,滿臉憔悴的江陽面對鏡頭獨自講述着。

  短短兩週的播出週期,每一位觀者都被《沉默的真相》中幾位主角的命運牽動着,隨之“《沉默的真相》真的太好哭了”的話題也衝上了熱搜榜。

  圍繞該劇的每一次淚點幾乎都集中在了白宇飾演的江陽身上,從一個意氣風發的法學系研究生、年輕有爲的檢察官,到經歷牢獄之災後,又被診斷出罹患肺癌,“江陽真的太難了……”白宇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說。

  剛剛過去的九月,相信很多人的眼淚都給了這個拿生命去換取真相的檢察官。作爲飾演者,生活中從來沒有放聲大哭過的白宇,“因爲錢包丟了”也第一次在劇中感受到了那種前所未有的通透。

  淚點

  錢包丟了,心裏的石頭化了

  “我就是覺得江陽太難了,要承受四面八方涌來的那種壓抑感。”《沉默的真相》中,白宇飾演的檢察官江陽一路爲老同學侯貴平的冤案奔波、受挫,感同身受的白宇伴隨拍攝的進程,也“陷”進了江陽的壓抑中。

  那場著名的“江陽丟錢包後大哭”,不但是劇中江陽的一次釋懷,同樣也是作爲演員的白宇的一次釋放。“我進組前,腦袋裏一直繃着這根弦兒。因爲這是所有人公認的一場重頭戲,準備拍攝的前兩天,每一個人看見我都會說出同樣的一句話:哎喲,你過兩天就要拍這個了啊!”這話,如同江陽所面對的周遭一般,碾壓着白宇。

  “我這輩子都沒放聲大哭過,無論是生活裏,還是拍戲時。”這放聲一哭,也讓白宇第一次感受到那種前所未有的通透——“就像心中壓了很多年的一塊大石頭,被淚水溶化了一樣。”

  但真正能做到釋然的,還是大結局中江陽獨白那場戲。導演陳奕甫此前在接受採訪時曾透露,“江陽之死”拍完第一條後,現場的編劇落淚了。白宇說他覺得那一刻自己就是江陽,“這些年太難了,就像是一個無盡的長夜……”每次說到這句臺詞,表面看上去還算平靜的他,卻能感受到眼淚已經止不住地在流。

  轉變

  從少年到患癌始終在做減法

  這幾年,白宇一直在嘗試不同類型的作品。問他接戲的標準是什麼?“我接戲的標準其實一直都是能打動我的好角色。就像江陽,劇本‘絕殺’了。”他說拿到劇本的當天看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和公司說:我要去!“其次就是合作團隊,遇到好的導演團隊,真的能給表演之外提供很多東西。”

  其實,進組前白宇用了很長時間爲江陽這個角色做準備,尤其是他前後幾集狀態的變化。“江陽的不同階段,我都做得稍微極致了一點,這樣他只要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大家就都能看出來。”

  白宇記得,開拍的前幾場戲就是他在校園裏拿錄取通知書的橋段。這之後,他就在不斷地做着“減法”。

  江陽入獄前,有一句臺詞他總會掛在嘴邊,“我可是檢察院的檢察官”,那種自豪感溢於言表。“剛畢業的研究生,來到一個地方,有工作能力又受到領導的重視,很快就當上了科長,江陽覺得自己有底氣,有靠山。這個靠山就是法律,誰都大不過‘法’,而我爲‘法’工作。”但在江陽逐漸接觸到一些人和事後,他認清了一些現實,慢慢地減掉了那股自信和銳氣。

  再後來的“江陽出獄”,也是這個角色變化最明顯的一個轉折點。白宇很感謝服裝組和化妝師對他表演上的幫助,讓他更快進入到江陽後期的狀態中。“所以這些都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劇組也很用心,後期江陽的戲服都是大一碼的,還有化妝,當時我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都想哭。”

  出獄後,沒過多久江陽就被查出得了肺癌。無休無止的咳嗽聲,又把角色帶入到病入膏肓的狀態裏。白宇說,他的外公就是因爲肺癌去世的,而且他自己之前得過氣胸,所以表演上更能接近真實狀態。

  “平康三傑”

  火鍋配二鍋頭,都是真喝

  劇中,白宇飾演的江陽和刑警朱偉、法醫陳明章組成了“平康三傑”。三個人每次見面,無論心情如何,一定少不了一頓熱氣騰騰的火鍋。爲什麼每次三個人在一起時都要吃火鍋?白宇說,這事兒他確實沒和導演組細緻地討論過,但他覺得這恰好是導演組很巧妙的一個設計。“我自己覺得,火鍋是能給人帶來歡樂氛圍的,又是熱氣騰騰的,光線還漂亮。而且這三個人能走到一起,肯定是有他們的共通之處,雖然年齡上有差別,但他們都是正直的人,喜歡吃火鍋、愛喝酒。”

  《沉默的真相》中,白宇和趙陽(飾朱偉)、田小潔(飾陳明章)的對手戲最多,也因此培養了不少的默契。江陽和陳明章去接朱偉那場戲,劇本只有幾個字的描寫:兩人帶着茅臺去接朱偉。大家覺得男人之間的友誼其實就是那種惡趣味,“那麼久沒見了,他把包給我,我給他扔回去,然後他自己把包放後備廂,打開一看是給他準備的茅臺。”

  火鍋配酒,越喝越有。白宇說,爲了讓三個人吃火鍋喝酒的戲份更真實,都是真喝,只不過茅臺喝不起,喝的是二鍋頭。“真喝起來更自然,也更舒服,還省得化妝了。”

  遺憾

  “眼袋抖動”,只用了一次

  最近這段時間,白宇雖然在劇組拍戲,但依然抽空追完了《沉默的真相》全集,“我追劇的習慣,是不怎麼看評論,主要是給自己查漏補缺,看看有哪些不足。”

  作爲演員,他很珍惜自己每一次經驗積累的過程。拍攝中,演員要顧慮各種因素,比如對手戲演員的表演、機位,有的時候拍攝場地也會有一些侷限,或者環境很複雜,這都會給創作者的專注度帶來影響。所以,在白宇看來,只有從觀衆的角度去看自己的表演,才能發現問題。

  他也確實發現了“問題”,“我很後悔,有一個表情,只用了一次。”

  他說的那個表情,出現在第九集,江陽得知孩子被陌生人從幼兒園接走的那段戲裏,他用了一個眼袋抖動的微表情。“我覺得還有一些場景是可以用到那個表情的,這樣能讓自己的表演更豐富。”(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