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黃志忠:22歲“高齡”考入中戲 曾僅有150元收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8:14   新京報

黃志忠自導自演了電視劇《神探柯晨》。

黃志忠自導自演了電視劇《神探柯晨》。

黃志忠

黃志忠

  由黃志忠主演的電視劇《神探柯晨》正在北京衛視及愛奇藝熱播,這一次他還有一個新身份——導演。儘管這部戲開播的時候,遭遇了一些質疑,但是這並沒有影響黃志忠的情緒,以及他對導演這個身份的熱愛。黃志忠說,開播前他也有一些心理預期,“沒把它想得特別好,也沒想得特別差,及格就好了。嗯,畢竟我還是個新人。未來如果再有二部三部的話,大家再看看我們是不是有成長有變化。”

  他曾經一心想以籃球爲終身事業,卻在別人大學畢業的年紀考入中央戲劇學院。演了14年戲後,終於通過電視劇《大明王朝1566》中的海瑞一角,被大衆熟識,緊接着《人間正道是滄桑》《中國遠征軍》,讓他成爲飛天獎與白玉蘭獎最佳男演員雙料得主,演技更是得到了業內和觀衆的認可。

  從事演藝事業多年,黃志忠對電視劇情有獨鍾,始終覺得這就是他的戰場,他爲自己飾演的每個角色戰鬥拼搏。“演戲是露多大臉,現多大眼,要想不那麼現眼,就要演活這個人物,讓觀衆喜愛。”就是憑着這麼簡單的想法,黃志忠讓自己做到最好。

  《神探柯晨》最初不叫這個名

  《神探柯晨》最初叫《審訊者》,“我覺得還是《審訊者》更符合劇情,因爲這部戲寫的是那樣一羣人,在那樣特定的環境裏生活和生存的故事。但是最後,被別的劇組註冊了這個名字,我們就用不了了。”

  劇組經過溝通後決定啓用《神探柯晨》,“實際上我覺得這個名字是不準確的,也容易產生一些誤導。”

  劇本黃志忠做了三年,第一個版本叫《哈爾濱的玫瑰》,“那是一個非常燒腦的諜戰題材。”那個時候,這種題材很多,黃志忠決定換一種表達方式,才有了《神探柯晨》。

  “在這部劇裏,每一個案情解讀起來並不難,這真的不是燒腦劇,我們希望通過每一個事件,讓大家能夠領悟到一些人性和溫暖。”

  爲了自己第一部執導的作品,黃志忠還邀請來很多圈中好友幫忙。“我和吳剛若干年前合作過一部戲叫《我的絕密生涯》,其實大部分來客串的朋友都是一個電話就來了。(王)勁鬆,我們從《大明王朝1566》合作到現在十多年了,起初我想請他來演另一個主要角色,可惜他檔期都排滿了,但還是來出演了一個角色。”

  其實對做導演這件事,黃志忠說從拍《人間正道是滄桑》之前就有了,“演員,就是一個在表達的職業,而導演讓表達多了一個出口。”

  從十多年前開始,一直到今年《神探柯晨》播出,黃志忠終於完成了演員到導演身份的跨越,他覺得相比於演員,導演在鏡頭後的視角會更理智,“演員的存在是角色,導演的存在是作品。”黃志忠用了一個比喻,他說人就像竹子,成長到一個階段,就會有一橫,再往上走,如何能走得筆直,長得粗壯?其實就是通過每部作品來總結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這就是個遺憾的藝術,也正因此才有吸引力。”

  以22歲“高齡”考入中戲

  有人說黃志忠大器晚成,40歲時才熬出頭,但他卻說:機會總是眷顧有準備的人。13歲時,黃志忠成了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後來因個頭不再長了,才轉行。1991年,22歲的他以專業課第一的成績考入中央戲劇學院。他從來不否認當初學表演,除了喜歡,有虛榮的成分,也有好奇心的驅使。

  作爲大齡生,他說中戲的老師要求非常嚴格,畢業前他只拍過一部戲——《牛肉麪的故事》,300元一集的片酬在當時是筆不小的收入,拍完戲後回北京,同學們都到火車站接他。生性豪爽的他帶着“大隊人馬”直奔涮肉館,光請同學吃飯就花了三分之一片酬。那時,他拍得最多的是給卡拉OK配景,張學友唱的很多情歌卡拉OK畫面上,都有黃志忠在公園裏薅樹葉的場景。

  大學畢業後黃志忠放棄了留校,想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然而理想和現實間總是有很大的差距。一無所有的他,住過地下室,曾和幾個同學湊錢吃飯。每個月150塊錢的收入去掉30元的房租,怎樣精打細算,日子都不好過。

  別人說他是用生命在拍戲

  1996年,黃志忠選擇做一名自由職業演員。他說,無論你在學校有多優秀,到了社會一切歸零。回想起當初拿方便麪當菜吃,“在各個劇組‘討戲’、跑龍套”的苦日子,他說,“其實對演員來說,比起辛苦,更難過的是不被尊重,沒有話語權”。

  張黎曾談起過堅持用黃志忠的原因——勤奮。對於“戲癡”這個雅號,可以說是黃志忠用命換來的。一年他有八九個月在劇組,隨身會帶着速效救心丸:“覺得不行了就躺在地上含片藥。”

  當年爲了飾演《大明王朝1566》中的海瑞,黃志忠12天減了19斤。在上海拍《我的絕密生涯》,室內溫度50℃,還要穿三件套,情緒一上來,全身發麻,直接被救護車拉去醫院。

  演員房子斌回憶和黃志忠拍攝《冷箭》時的一次意外,“那是場渡河戲,大家要順着繩子爬過去。黃志忠在前,我在後。當他攀到中間時,突然一個大浪,我只模糊看到他臉色發紫,兩手拼命拽着繩子,立刻大喊‘救人’。他被救上岸時渾身發抖。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拍戲真的是會出人命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