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評論:翟天臨論文被指抄襲 學霸人設還立得住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0:04   新京報

翟天臨學霸人設遭質疑

翟天臨學霸人設遭質疑

      對於“學者”翟天臨而言,學術誠信,應是爲人治學基本操守;對於演員翟天臨而言,修煉演技,打磨作品就是最好的自我證明的方式。

  青年演員翟天臨這兩天“攤上事了”——身爲北京電影學院博士、北京大學準博士後的他,因問網友知網是什麼遭到如潮的質疑,質疑聲直指其博士學位有水分。

  翟天臨隨後迴應稱:“我說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但這並未消解網友質疑。據媒體報道,有網友將其2018年8月發表於某學術期刊上的論文《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一文進行了查重,結果顯示,除去本人已發表文獻,文字綜合複製比爲39.4%,而這篇論文的篇幅字數不過2800餘字。疑遭抄襲的原論文作者黃立華教授在朋友圈發聲:這個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來打假嗎?劍指翟天臨抄襲其論文。

  而根據各個學校不同的標準,畢業論文重複率在10%-25%的就可以被認定爲抄襲,無法參加畢業答辯。不少高校都是以高於20%的重複率作爲“不合格”的標準。即便是通過對已發表材料的組織、綜合和評價來澄清問題的文獻綜述型論文,也得遵循該標準。

  從已曝光的部分內容看,將翟天臨推上風口浪尖的那篇論文,並不屬於綜述論文。該論文談的是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心路歷程,角色扮演者就是翟天臨。按理說,他本應信手拈來纔對,如今卻被爆出複製比約40%。這篇論文與黃立華教授的那篇不少段落完全重合,整體看還病句連篇。這讓其很難擺脫“抄襲”的嫌疑。

  更有甚者,根據其博士就讀學校的學位授予細則,博士生必須“獨立或與指導教師聯合(本人擔任第一或第二作者)在國內外公開出版的學術期刊上正式公開發表與本學科相關的至少兩篇學術論文,其中應至少有一篇在中文核心期刊發表”才能取得博士學位,但知網不能檢索到其發表於核心期刊的任何論文。要知道,知網對CSSCI和核心期刊發表的論文基本上是全收錄的。正因如此,他的博士學位也被網友懷疑是被“注水”了。

  有着“戲癡”之名的翟天臨,究竟有沒有論文抄襲、學位注水,仍需調查。但毫無疑問,這起事件給明星深造做了提醒:作爲演員的實踐可以成爲學術研究的材料,學術亦能爲表演提供或多或少的理論指導,若能將二者兼顧和融合,自然是好事。

  但如果有一重身份是缺斤少兩的,那其被稱爲“演員裏學歷最高的”和“博士裏最會演戲的”雙重人設都會被“一波帶崩”——光鮮學歷淪爲笑柄,而他作爲演員的天賦和努力也會被“反噬”,因學術失信而蒙塵。

  近年來,國家層面對學術不端的治理力度不斷加碼,對論文抄襲零容忍已成社會共識。在此背景下,翟天臨若真被認定有學術抄襲行爲,無異於自己往槍口上撞。

  眼下,對翟天臨的追問仍在繼續,我想,對於“學者”翟天臨而言,學術誠信,應是爲人治學基本操守;對於演員翟天臨而言,修煉演技,打磨作品就是最好的自我證明的方式。

  無論如何,踏上研學這條路,哪怕是知名演員,也得腳踏實地,夯實學術造詣,遵循學術倫理。畢竟,學術能力是演不出來的。

  □葛書潤(大學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