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劉強東案警方檔案四萬字中文版 還原雙方描繪案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26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劉強東劉強東

  原標題:劉強東案警方檔案全網最完整中文版:4萬字還原劉與女生描繪的案情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昨日,美國警方公佈了長達149頁的劉強東案檔案,內含包括劉強東方面證詞和原告女生方面證詞以及證人證詞在內的多個信息。

  這些文件公佈之後引發了全網熱議。媒體也衆說紛紜。

  在這裏要向讀者們誠懇致歉,在最初最早的速報中,採用了不恰當的詞彙來做標題,以及不恰當詞彙描繪案情,造成一部分讀者的反感和質疑。

  爲了能給讀者們真實完整還原警方檔案,日報編輯們編譯總結了這份長達4萬字的《劉強東案警方檔案中文版》。

  在長達4萬字的檔案中,你能看到完整的劉強東方面和原告女生方面的證詞,對案情的描述。

  這是目前全網字數最多也是最完整的中文版警方檔案。

  第一部分:劉強東接受警方調查時描繪案情

  劉強東30分鐘接受警方調查的電話錄音如下:

  Thao Timothy:

  2018年8月31日,我和我的同事一起被編爲一個小分隊,在21:36左右我們在明尼蘇達大學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負責調查一起性侵案件。

  抵達時,我遇到了報告方Mandy Xue。Xue聲稱自己是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項目的導師。她在照顧一個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這位國際學生就是這起性侵案件的受害者。這名受害者的護照也顯示她的確來自中國。

  我和當事人女生進行了對話,雖然她有一些語言障礙,但是能夠明白我的意思。女生說她參加了一個學校相關的派對,時間是2018年8月30日的晚上6:30,地點在上城的Origami餐廳。

  一開始她是和朋友一起去的,但是中途她與朋友被被告人的祕書分開。祕書讓她坐在被告人劉強東的旁邊,整晚上她都在和每個人喝酒,因此喝醉了。

  當她和她的朋友分開後,她覺得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可能會發生,然而她並沒有想那麼多。因爲劉強東在中國是一位有名氣,且富有的企業家。

  劉強東從中國飛過來,可能會在2018年9月1號離開明尼蘇達回到中國。劉強東也喝醉了。

  女生說當她喝醉之後,祕書們幫她安排了和劉強東同坐一輛車。她們護送她上了一輛車,車上坐了四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劉強東。她們帶她去了一個酒店,這個酒店是女生並不認識的地方。

  劉強東說了好幾次讓女生跟她一起去酒店。女生重複表示她知道劉強東有家庭,所以這樣是不對的。劉強東反覆要求多次,女生說她想回家,於是劉強東答應送她回公寓。

  女生說,當他們到達她的公寓時,劉強東開始抱着她並親吻她的脖子和臉。在這一點上,女生認爲劉強東會強姦她,所以她多次試圖將他推回去。劉強東繼續試圖親吻她,所以她告訴劉強東說他們可以討論一下讓他保持冷靜。

  女生說當他們走進她的臥室,她坐在牀上。她告訴強東要冷靜下來,她不想這樣,因爲他已經結婚了。劉強東開始親吻她的脖子和臉,然後脫下她的襯衫,並試圖脫下她的胸罩,女生把他推開了。

  她不斷告訴他要冷靜下來,說她不想和他做任何事情。

  最後他答應她再也不碰她了。

  她叫他去洗澡,於是他走進浴室。

  當他走進浴室時,女生穿上襯衫。

  劉強東又把她拉進浴室,讓她進去與他洗澡。她拒絕了,並試圖走出浴室。

  劉強東又一次脫掉了她的襯衫,而她則一直試圖走出浴室。

  他又一次脫掉了她的胸罩,她則叫他冷靜下來。

  最後劉強東答應讓她離開浴室,於是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和劉強東在浴室裏的拉拉扯扯後,她從浴室出來之後衣服已經溼了。

  她決定換一件綠色的,然後走到客廳的椅子上坐下。

  這時劉強東洗完澡,從浴室裏裸體出來了。

  他從她後面走出來擁抱她。

  一邊擁抱着她的同時,他把她拉進臥室,並扔到牀上。

  然後他把她內褲脫下來扔在地上。

  女生開始提醒他已經答應了不碰她,但劉強東並不理會。

  隨後,強姦了她。

  他用手按住女生的肩膀,把她按倒,然後用陰莖插入她的陰道

  過程中她告訴劉強東不要在她體內射精,因爲她不想懷孕。

  於是劉強東射在牀單上。

  射精之後,他在女生的牀上睡着了。

  事發後,2018年8月31日上午約02:39,

  女生聯繫了她的朋友們,告訴他們她被劉強東強姦了。

  這時劉強東當時還在她的牀上睡覺。

  朋友立刻撥打了911,警察趕到現場並拘留了劉強東。

  女生說她害怕會發生什麼事於是告訴警察什麼都沒發生。

  她說她想在向警察出示任何東西之前,先找到證據。

  她搜查了自己的房間,發現了被劉強東精液射到的牀單。

  她把劉強東的內褲和牀單拿去了附近的fairview醫院,於2018年8月31日下午3時進行了SARS檢查。

  醫院拿走了她的衣服和牀單,給了她一份檢查。

  之後,她去找她的program director薛解釋發生了什麼事。

  她說她整晚都怕劉強東,她還很擔心她的家人會因此發生什麼事情。

  在強東赤身裸體之前,他穿着黑色和藍色牛仔褲,繫着一條棕色的皮帶和一雙黑色的襪子。

  在我結束與女方對話的時候,她接到了劉強東祕書的電話。

  祕書告訴她,劉強東要來接她。

  於是我給約瑟夫警長打了電話,拿到了關於劉強東的逮捕令。

  當劉強東來到我們這裏時,我們以性侵的罪名逮捕了他。

  我們搜查了他,並要求他呆在我們這。

  我們填寫了一份體檢表並將其登記,緊接着我們把劉強東送到了HCJ。

  劉強東被HCJ登記爲CSCR。

  (因原文件中HCJ以及CSCR是縮寫形式,我們對於HCJ給出的猜測是 High Court of Justice,但對於CSCR無法給出猜測)

  女生收到一張藍色的卡片,我給她拍了SARS檢查的樣片並上傳到了evidence.com。

  FAULCONER,ERIC:

  今天我去了雪松河畔醫院,在那裏我拿到了一套性侵犯檢測試劑盒(SAE試劑盒)。這個工具包有一個獨特的識別代碼保證它可以被識別。

  在將這個唯一標識符的性侵犯工具包與亨內平縣SARS辦公室保存的記錄進行比較時,我能夠識別出附在該報告中的已知受害者,並將其識別爲V1。

  這一獨特的標識符是提供給SAE工具包,但受害者尚未向警方報告犯罪。

  在醫院期間,我收集了五個與本案相關的證據。

  這些物品被列爲性侵犯收集袋、生物標本袋(又稱血樣袋)、尿液標本袋、一個裝有白色內衣的密封袋和另一個裝有牀單的密封袋。

  這些物品被我運到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證物室,在那裏它們被登記在這個案件編號下作爲證據。

  也是在這一天,我從亨內平縣SARS辦公室收到了一份性侵檢查報告,這份報告也被登記,同時提供給了案件調查員馬修·溫特中士的一份拷貝。

  WENTE,MATTHEW CHRISTIAN:

  問:我是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馬特·溫特警官,警徽是7640。現在是2018年9月10日,11:30。我現在法國大街7760號,和這個案子的受害者在一起。和我在一起的是她的律師,我現在正要請他們出示身份證明。

  答: Will Floren和 Chad Floren,來自佛羅里達州棕櫚港的弗洛倫·羅迪格。

  答:Hailey Liu和 Jane Han,來自紐約 HAN ASSOCIATES

  答:她沒有提到我的名字,我是(聽不清)來自HAN ASSOCIATES。

  問:好的,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和出生日期嗎?

  答:我,我出生在XX。

  問: 好的。在我們之前的問詢過程中,你要求我稱你爲xx,這是真的嗎?

  答:是的

  問:好的,你和我上次談話是在上週六,9月1日,對吧?

  答:是的

  問:好吧,所以你知道我是誰,好的。我們將引用明尼阿波利斯CCN 18-294338。好的,我現在就問你,你想從哪裏開始說起這件事,或者說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好嗎?

  答:好的。我在CARLSON管理學院那天是8月29日下午4點左右,我和另外兩名女同學在一起,一名是Claudia,另一名是Pan,你可以叫她P-A-N。

  問:好的

  答:然後,姚總裁來找我,問我是否想和他一起吃飯

  問:好的

  答:他當面問我。我知道他的公司,他也很有名,但我不知道他爲什麼要問我,而不是其他學生。所以,他想要我的聯繫方式,我的意思是,他想要我的微信,但是我告訴他我有他助理或者他的祕書Queena的微信。

  問:什麼,Queen?

  答:昆娜

  問:奎娜,我該怎麼拼寫呢?

  答:Q-U-E-E-N-A

  問:好吧

  答:最後他告訴Queena,他說Queena會聯繫我的。然後,我和我的朋友們Claudia,Pan和Dong Ting聊天,你可以拼成,D-O-N-G-T-O,呃,T-I-N-G。

  問:好吧

  答:嗯,我很害怕,因爲我從來沒有去過,我從來沒有,我很困惑,因爲我想知道爲什麼他們,爲什麼他們,爲什麼他們會邀請我去吃飯……

  問:好吧。

  答:……所以我只是問Pan是否願意和我一起去,但她告訴我她有作業要寫,因爲她要在卡爾森管理學院完成她的碩士學位。我還問了Dong Ting,她告訴我她可以和我一起去,然後我又問了Queena,她說她不熟悉Dong Ting,所以她的意思是我不能帶Dong Ting一起去。然後我問XX,他第一次告訴我他可能有事情要做,他說他會考慮一下的。然後我問XX他告訴我他要去足球比賽當晚,然後我又問了一遍。然後我問昆娜,是否可以帶XX。她跟我說,“好吧,你可以帶過來。”她沒有答應,但是她告訴我,她沒有問題,如果我同意的話,她也沒有問題。於是我帶來了XX。

  然後在我知道他們可能喝酒之前,我告訴他們,如果我喝醉了,請帶我回家。XX同意了,他告訴我他會盡他最大的努力,然後我們坐優步去了明尼阿波利斯北部的摺紙城。我們大約6點到的,大概6點15分,我有那次乘坐優步的記錄。

  問:好的

  答:然後在那裏,我們遇到了李……李博坦,B-O-T-A-N, L-I

  問:好的。

  答:他是DBA學生之一,嗯,我和他談過,他問我要微信,所以我把我的微信給了他,然後我們談了談。他點了啤酒,然後我們吃了炸魷魚。我喝了蘇打水,礦泉水,李喝了啤酒。嗯,劉強東,嗯,嗯,其他兩個DBA的學生在同一時間到達。他們決定我們應該去室內,所以我們進去了。我想和XX以及其他助理坐在一起,但似乎劉和他想讓我,你知道姚和劉同時到達。

  問: 姚是誰?

  答:CEO Yao。

  問:好的

  答:Qi Yong,Yao

  答:姚是,我不知道,你想讓我幫你嗎?

  問: 沒關係的,都可以。

  答:姚就是邀請你吃飯的那位先生

  問:好的

  答:奎娜是他的助手。

  問:好的,這就是我想確定的人,因爲,好吧,奎娜(聽不清)這個。好了。

  答:嗯,我信任姚的原因是因爲我參加了XXXXX,而姚則參與了XX至少有兩次。

  問:嗯嗯

  答:我們之前一直有交流,而他邀請我去他的公司公司,畢業後在他公司工作。

  問:好的。

  答:是的,這就是爲什麼我,我,我信任他。所以當他邀請我,他邀請我去晚餐,我就同意了(聽不清)但是姚,他想讓我坐在劉強東旁邊,我不知道爲什麼,但我還是坐在那兒。XX,他和其他助手坐在一起。

  問:嗯嗯

  答:我在劉強東的左邊

  問:好的

  之後越來越多的DBA學生來了,其中一個女服務員會說日語,嗯,我知道她會說日語的原因是因爲我用日語與她進行的對話。

  問:好的

  答:她拿來了菜單並把菜單給到了劉強東。劉強東問我想喝點什麼,因爲我帶了蘇打水,所以我拒絕了,我當時覺得我是不會喝的,但是他堅持問我想喝什麼,於是我選了清酒。 因爲我知道,如果你選清酒,你是不會那麼容易喝醉的。

  問:好的

  答:但是劉堅持要選酒,所以他選了紅酒,而且他還讓他的助手去賣酒的店裏買了更多的酒。

  問:好的。

  答:於是另一個助手,還有XX,他們出去買酒,然後劉強東也從餐廳點了一些酒。

  問:好的。

  答:女服務生她拿來了兩瓶紅酒,於是他打開了紅酒,並且他們開始飲酒。

  問:好的

  答:然後他們也邀請我一起喝,他告訴我,多少喝一點,也可以帶點酒走,這就是他們告訴我的。

  問:好的

  答:但是你知道的,我知道他們都是非常有名的人。但是我有XX在這裏幫我,所以我可以喝一點點,因爲我不喜歡劉強東,他告訴我別不給面子,他還在我的耳邊耳語好多次。所以,好吧,我喝。然後他開始問我的名字,從哪裏來的,父母是做什麼的,劉強東問我畢業之後願不願意去京東做他的助理,我就說,好的吧,我不想惹麻煩。你知道的,我只是一個XX,我只想順利完成學業,然後念一個日語或者法語的博士。

  問:好。

  答:我沒有回答,我只是說,好的好的,我沒有回答。

  問:好

  答:然後他們開始喝酒,喝了很多,然後他們開始划拳。

  問:好的

  答:在那個階段我開始不斷地喝酒,劉,他(聽不清)我的耳朵,說,“我喜歡你,我要帶你去紐約,和我做私人飛機一起去吧。”

  我被驚嚇到了,我知道將要發生什麼,所以我開始喝很多的氣泡水來代替紅酒,但是他們堅持讓我喝紅酒,劉強東重複告訴我好多遍:別不給我面子呀。最後我喝醉了,我告訴他我想去洗手間,那裏有一個助手,他的名字是XX。

  答:我帶她去洗手間然後請求她:請你幫幫我,我不想做那些事,我不想去紐約,我只是一個普通女孩。我只想繼續上學。請你帶我回家。

  問:好的,那他怎麼說

  答:他說,你知道他是劉強東,我只是他的助理。

  問:你覺得那意味着什麼

  答:她無法幫助我。。因爲。。因爲

  問:好的。

  問:因爲她爲他工作?

  答:(聽不清)她爲劉工作。

  問:好的

  答:但是我只是,我求他,我求她,“請幫幫我,”最後她告訴我,她會盡她所能……

  問:嗯嗯。

  答:……然後,嗯,然後我們,那一次我喝得酩酊大醉,我覺得頭暈目眩,我一個人走不動了,所以,那就是爲什麼我牽着劉助理的手。我握住她的手。

  問:你還記得那是什麼時候嗎?

  答:不,不。

  問:你還記得晚餐什麼時候開始嗎?

  答:嗯,6:30

  問:好的。

  答:我記得是,外面很黑,我牽着他的手,然後,然後劉來了,他走到我身邊,拖着我的胳膊,他把外套披在我身上,他抓住我的肩膀。我試圖甩開,但我太頭暈了,沒辦法一個人走。

  問:好吧,你還記得那是什麼外套嗎?

  答:黑色外套

  問:長或…

  答:一件雨衣……

  問:……像一個雨衣?

  答:……短的。

  問:短的?

  答:是的

  問:好吧

  答:劉穿着一雙黑色的皮運動鞋,黑色的t恤和牛仔褲。

  問:好的。

  答:他們這麼做了,我以爲他們會…我沒辦法獨自行走,我不能叫優步,不能一個人回我的公寓,他們沒有告訴我要去哪裏,他們要去哪裏,他們要帶我去哪裏。

  問:他們告訴你,他們現在要帶你去某個地方?

  答:我以爲他們現在要帶我去某個地方,但是我,我逃不掉,因爲我真的喝醉了,這就是原因。

  問:好吧

  答:XX幫着我上了車,一輛黑色的車。很大,聽起來像是一個卡車或者SUV。

  問:好的

  答:還有一個司機,是個男的,白人,白頭髮和鬍鬚。

  問:你覺得他是美國人嗎?

  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白人。

  問:白人?

  答:是的

  問:好的

  答:我記得他很矮。

  問:你有和他說話嗎?

  答:沒有

  問:所以他們把你從餐館帶出來然後放在?

  答:放在車裏

  問:我們叫他大型豪華轎車。

  答:對的

  問:如果那是一個豪很大的車並且有司機的話。好的,所以你進入了一輛豪華轎車,那麼豪華轎車裏有誰?

  答:XX和劉強東,還有司機。他們不告訴我去哪裏。

  問:好

  答:並且我被放到了後排,最後面的那排。

  問:是第三排嗎?

  答:對第三排。

  問:好的

  答:助手試圖讓劉強東去坐第二排,劉說:別打擾我。

  問:嗯嗯

  答:於是助手沒有再說什麼。她去了前面並坐到了司機旁邊。然後劉強東開始(聽不懂)我,然後親吻我,並試圖脫我衣服。我嘗試將他推開,但我做不到。

  問:好的。

  答:一個。因爲他是男性,他很重,他想……

  問:他比你強壯嗎?

  答:是的。

  問:好吧

  答:他比我重得多。我試圖一直坐着,但是他試着讓我躺下。

  問:好的。當你離開餐廳的時候你在豪華轎車裏,是嗎?

  答:嗯嗯

  問:你從餐廳去哪裏?下一站是哪裏?

  答:我不知道,他們沒有告訴我

  問:好吧

  答:我很害怕。

  問:在車子行駛的時候,你認出了什麼東西嗎?

  答:不,最後,我們,我,我只是(聽不清)告訴他:“不要那樣做,你有妻子和孩子,不要這樣做,我不想這樣做。”他沒有聽我的話。

  問:好吧,你知道他們要去哪裏嗎?

  答:不。

  問:好吧

  問:你現在知道它在哪裏了嗎?

  答:可能吧,但我不確定。

  問:好吧,好吧。

  然後,呃,他們到了某個地方,我認出我們前面有兩輛車。

  問:嗯嗯

  答:可能是其他DBA學生,那棟樓是橙色的,有橙色的燈……

  問:好吧

  答:……窗戶,嗯,是白色的,窗框,窗框是白色的,在建築前面有一片草地,有一條小路之類的。

  問:像車道一樣?

  答:嗯,只是一條路徑(聽不清)

  問:好吧,好吧。

  答:一條小路

  問:當你到那裏的時候,在那裏做過什麼嗎?

  答:劉試着拉,拉我的胳膊,他們,他們想讓我和他們一起去。我不知道那是在哪裏…

  問:好吧

  答:……因爲害怕,我知道如果我去那個地方會發生什麼。她的手機會有GPS(聽不清)

  問:好吧,好吧。所以,好的。所以當你從餐廳走到這個地方時發生了什麼

  你不知道,好吧。然後從那裏,你去了哪裏?你在什麼時候去你的公寓了?

  答:我非常害怕。我想我要,我要,我在某個地方被綁架了我想(聽不清)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我,我想他可能會強姦我所以我只是想逃跑。我知道,我知道他很有名,我以爲他,他,他只是喝醉了,所以我想如果我們坐下來談談,我們是專業的……至少我可以回到我的公寓,我會很安全,比那個地方更安全,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問:好吧

  答:所以,我求他,“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這麼做,我知道你是(聽不清)人……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因爲他有(聽不清)所有的DBA成員,他有保安。

  問:嗯嗯

  答:他至少有三個保安,我不想惹麻煩,我,我只想回到我的公寓,這樣我就有機會逃離他。

  問:嗯嗯

  答:所以我想……我求他,“請,嗯,我不想這麼做,”我告訴他,說,“讓我們坐下來商量,我想,我知道你喝醉了,嗯,你需要,你可能,你可能會平靜下來,這樣你就可以意識到你正在做的事情吧。”

  所以我,我只是懇求他,“請回我的公寓,我想回我的公寓,我想回家,”最後,他告訴他的(聽不清)助手,他同意我們回家……

  問:好的

  答:……回到我的公寓。我給了地址…然後他們開車送我回我的公寓

  問:好吧,當你到達你的公寓時,誰在豪華轎車裏?

  答:只有司機、劉和我

  問:好吧

  答:我們到了之後,劉告訴司機在車裏等着,他很快就會回來,他就是這麼說的

  問:好的。

  答:我喝醉了,不能一個人走,所以我迷路了,我不知道他們把我放到了哪個門那裏……

  問:好吧

  答:……所以,助理和劉,他抓住我的手臂所以,所以,所以我才能走…

  問:嗯嗯

  答:我在大樓裏迷路了。我想我們經過了兩扇不同的門,然後……

  問:你說的“門”是指,呃,入口的門,還是?

  答:入口門

  問:好的

  你說你走路的時候他拉着你?

  答:是的

  問:他拉你的時候怎麼樣?

  答:嗯。。。

  問:你可以和凱里一起演示一下,沒關係

  問:好吧

  答:像這樣的

  問:好吧

  答:我想他在左邊

  問:好吧

  答:但是我不記得了。我只是,他先在左邊。

  問:好的。

  答:嗯,然後我,我迷路了,我…我不記得在哪裏,在哪扇門,因爲我真的喝醉了。

  問:好吧

  答:我想弄清楚我的公寓在哪裏,劉一直在跟着我。

  問:好吧

  答:最後,我回到我的公寓,讓劉坐在椅子上

  問:所以你去了,所以,我要澄清一下,你,你進了你的公寓,是嗎?

  答:嗯嗯

  問:你回到你的公寓的時候大樓裏有人看到你嗎?

  答:是的。

  問:好吧,因爲你告訴我,有一天,有人曾經見過你

  問:那個人在哪裏?

  答:他,他,他在10樓,

  問:好吧

  答:……那時他正在遛狗

  問:好吧

  答:他看到劉握着我的手臂,他認爲我是自發地這麼做的。所以,他看到了,他看到了,

  問:他帶着他的狗下樓?

  答:是的

  問:好吧,但是他住在10樓?

  答:是的

  哦,好的,稍等一下,好的。然後,他看到,他看到你在一樓嗎?

  答:沒有

  問:你從哪裏進入大樓?

  答:我不知道,我沒有看到他

  問:好吧

  答:因爲我能認出的只有那些按鈕

  問:好的。

  問:好吧,所以他在遛狗,我想他可能在外面。你不記得你是從哪扇門進去的嗎?

  答:不

  問:好吧

  答:可能後面的門……

  問:好吧

  答:因爲我不記得了,我只記得有一片草地……

  問:好吧

  答:……然後我就不記得了。

  問:如果你不記得他見過你,你是怎麼發現的?你怎麼記得的?你怎麼知道他見過你

  答:Dong Ting,就是我的朋友

  問:好吧,就是我們之前說的那個女人?洞庭嗎?

  答:是的(聽不清)

  問:好吧

  答:她是證人,那個男生是洞庭的朋友之一。

  問:好的,然後你到了你的公寓,你住在哪層樓,我已經知道了,好吧,你不用說。

  答:嗯

  問:好吧,嗯,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答:呃,我叫他下來問他你要不要茶,要不要水?他拒絕了,他只是,他,他,他想脫掉我的衣服。我讓他站在椅子上,你知道那把椅子嗎?

  問:對,就是我坐的那張?答:是的

  問:是的,好吧

  答:我讓他坐在椅子上,但是他,他試圖,他比我強壯得多,我逃不掉,他想脫我的衣服。我想,我想把他推開,我們就像在戰鬥……

  問:好吧

  答:……公寓內,最後我的毛衣,他拉了我的毛衣,他開始在我的脖子吻我,他在我的懷裏,他就像拿着,拿着我的,他手裏按住我的肩膀和脖子,親吻我的脖子以上。

  問:好吧,好吧,嗯,你還記得你是什麼時候到你的公寓的嗎?

  答:不

  問:好吧

  答:我只是,你知道,我,我,我,我,我真的感到頭暈,我甚至認不出電梯按鈕上的數字。

  好吧

  答:我確實帶着我的小手提包

  問:好吧

  答:但我只是,我當時醉得太厲害了,我想我只是,呃,他摟着我的胳膊

  問:好吧,握着你的手臂?

  答:是的,他握着我的手臂……

  問:好吧

  答:……和肩膀

  問:後來發生了什麼?

  答:然後我的毛衣,他脫下我的毛衣,然後我把他推開,對他說,“不要!司機在樓下等你,我們可以談談。你知道,我是個普通的學生,我只是想,如果你想給我,給我,給我一份工作,我很感激,但是不要,你有你的家庭,我不想,我不想那樣做。只是,我不想那樣做。”

  問:嗯,好吧

  答:他沒有,他沒有聽我說,他提到了鄧文迪

  問:什麼,那是什麼?我很抱歉

  (未知女性):W鄧文迪是(聽不清)前妻

  (未知男性):(聽不清)

  問:哦,好吧,好吧

  答:他告訴我,“你可以,你可以成爲那樣的人,但你可以成爲一個女人,就像鄧文迪一樣……

  問:好吧

  答:……她非常(聽不清)我不知道(聽不清)他,他是這樣想的,我可以成爲他的,我可以成爲他的愛人,所以他,他會給我一份工作什麼的。我拒絕了。但是,但是他只是,呃,我跟他說了,我跟他說了好幾次不行,但是

  問:好吧

  答:他想脫掉我的裙子,還有我的胸罩,最後他脫掉了我的胸罩

  問:好吧,好吧。

  問:然後發生了什麼?

  答:但是我,我還穿着我的裙子和內衣,然後他抓住我的胳膊,他想把我扔到牀上

  問:好的。

  答:我想,繼續坐在牀上但他試圖像我們相互對抗,像,,在牀上,最後,我終於逃離了他,我回到我的起居室,穿上我的胸罩。

  問:好吧

  答:我告訴他,我知道他喝醉了,他躺在我的牀上脫下他的褲子。然後,當我回來時,他已經脫下他的褲子,我告訴他,“不,不,如果你想洗澡,你去哪裏,你,你洗澡。

  然後你就可以平靜下來,然後下樓去。你的司機,他們在等你,你下樓去。”好吧,他…他,他告訴我,“不,我只想留在這裏。”

  我說,“不,我不想這麼做。如果你願意,你可以洗澡,只要洗個澡就好了,”

  他對我說,“如果你,如果你不和我在一起,我就不洗澡。”

  他握住我的手臂,最後,我,我同意了。

  “好吧,你洗澡然後走“,他握住我的手臂,把我拉進去。

  我爲他打開淋浴,然後試着逃跑。

  我走出洗手間,他仍然握着我的手臂,試圖把我拉進淋浴間。

  問:他當時是裸體的嗎?答:是的

  問:好的。

  答: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和他戰鬥,我盡我最大的努力逃跑,最後我成功了,但那一次,我的胸罩,他,他又脫下了我的胸罩,我全身都溼了。

  答:我站在廁所外面,但是我仍然穿着我的裙子和內褲,我全身都溼了,我想我必須換衣服,但是我,但是我仍然站在廁所外面。

  問:好吧,我鄭重聲明,我去過你的公寓,所以我知道洗手間在你臥室、客廳和廚房的哪個位置……

  答:是的

  問:……好吧,所以你從洗手間出來,你到你的臥室。

  答:我站在外面

  問:好的

  問:所以你應該在你的臥室裏,對吧?

  答:是的。

  問:好的。接下來你做了什麼?

  答:他洗完澡出來,然後我告訴他我要換衣服了,“你要回你的車裏去,我要換衣服了。”“我要,我要把你帶出公寓,帶你上車。”

  問:好吧

  答:然後我穿好衣服。我換了衣服,還鎖上了洗手間的門

  問:好的。好吧,你鎖門了,你在洗手間裏換衣服?

  答:是的

  問:好吧,好吧。

  我鎖上了門。

  問:好吧

  答:當我出來的時候,我準備出去把他弄上車,但是他拒絕離開。

  問:他是不是又換衣服了?

  答:沒有

  問:……洗完澡?

  答:沒有

  問:好吧,所以他還是赤身裸體……他躺在我的牀上。

  問:好吧,好吧。所以他光着身子躺在你牀上。他的衣服是在浴室裏還是在臥室裏?

  答:在椅子上

  問:好的。你進了洗手間,鎖上門,然後穿好衣服。

  答:我走了出來,來到客廳

  問:他還在你牀上?

  答:是的

  問:好吧

  答:他拒絕離開。他告訴我他想留在這裏。

  問:好的。

  答:我對他說:“好吧,你睡在我牀上,我睡在客廳裏。”

  問:好吧

  答:因爲我不能,因爲他光着身子,我不能,我不知道能不能把他弄出我的公寓,你懂我的意思嗎?

  問:嗯嗯

  答:他拒絕離開,他告訴我說,“我只是想在這裏呆一個晚上,“然後,我不知道,我回到客廳,他跟着我到客廳,他試圖拉我的胳膊,讓我再次回到臥室。

  問:好吧,他一直在拉你,把你拉回臥室,你當時在客廳。

  問:好的。等等,他洗澡的時候做了什麼?

  答:他試圖把我拉進浴室,我們在互相爭鬥。

  問:好吧,當他不能讓你進去的時候,他是不是剛洗完澡?

  答:是的

  問:好吧,這是什麼慣例嗎?

  答:我不知道。

  無名男:做什麼?

  問:給他洗澡,或者類似的事情?

  未知女性:我,我認爲她試圖確保(聽不清)水(聽不清)他會看得更清楚,我認爲那可能是(聽不清)。

  問:好的。

  未知男:那,那是我的印象,那(聽不清),事實上,我想她是這麼說的。

  問:好吧,只是稍微冷靜一下。所以,我不知道他是否會做一些(聽不清)不同的事情。

  問:好吧,所以他一直把你拉進臥室,或者試圖把你拉進臥室,對吧?

  答:嗯,他成功了

  問:好吧

  答:嗯,我和他一起坐在牀沿上。

  問: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答:嗯,他告訴我,那個時候,我關掉了燈,因爲我要呆在客廳裏,找一個機會離開,走出公寓,但是我,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問:好吧

  答:我只是想,我想,如果我,我可以繼續待在客廳裏,他喝醉了,他可以入睡,明天早上,他就沒有任何機會來強姦我,所以我只是想留下來,呆在,在我的客廳裏,結果最後我被他拉回來。

  問:好吧

  答:然後我坐在牀邊,最後他把我扔到牀上。

  問:好吧

  答:然後,嗯,他對着我,他很重,我想把他推開,但是我只是……

  問:他在你上面?

  答:他壓在我身上

  問:好吧

  答:他試着,舉起我的腿

  問:好的,他在什麼時候脫掉你的衣服?

  答:他不喜歡,洗完澡之後穿衣服。

  問:所以他還是赤身裸體?

  答:是的,他還是赤身裸體。

  問:好的,當他把你扔到牀上並且趴在你身上時,他做了什麼呢?

  答:他只是脫下我的內衣。

  問:好的

  答:然後他擡起我的兩條腿。

  問:他有沒有,他把你的腿擡起來。。。。。。你的腿是朝向你還是。。。。。。?

  答:朝向我

  問:所以他把它們推向你了?

  答:是的

  問:好的。然後發生了什麼?

  答:然後他強姦了我

  問:好的,我需要你稍微具體一點,好嗎?我知道這很難說,好吧,特別是在一個滿是陌生人的房間,好吧,但是你需要告訴我他到底做了什麼。

  答:嗯,他先取下我的內衣然後他壓倒了我,他擡起我的兩條腿,

  問:好的

  答:他,嗯,插入,這樣說可以嗎?

  問:嗯

  答:嗯,然後他開始了,我無法逃脫他。

  問:好的

  答:他強姦了我,然後他問,那天是否是我的安全期

  問:好的

  答:我告訴他,“不,我不想懷孕。”

  問:好的

  答:然後,他,拔出來

  問:他出來了嗎?

  答:是的

  問: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爲你解釋。嗯,他把你的腿推向你的頭部

  答:是的,所以我不能動

  問:好的,他插入了

  答:他仍然按着我的肩膀

  問:好的

  答:所以我不能動

  問:好吧,然後他用陰莖插入了你的陰道?

  答:是的

  問:好的

  答:他,他把我的腿放在他的肩膀上。。。。。。

  問:好的

  A。 。。。。。。他按着我的肩膀讓我無法動彈

  問:好的好吧,然後是多久,多久,我想,不是說你在注視時間,而是你認爲這持續多久了?

  答:我,我不知道,大約兩分鐘

  問:好的

  答:我不知道。但我,我,我問他,“你爲什麼要這樣做?”他沒有回答,他告訴我他只是想要我,這就是全部。

  問:他說他只是想要你嗎?

  答:他只是想要我,就是這樣。

  問:好吧,當他射精的時候,因爲我從報告中知道他做了,好吧,當他射精時,他是否拔了出來,他射到了別的地方?

  答:就拔了出來,在牀單上,就在那張牀單上。

  問:好的,在你下面還是牀單上?

  答:我認爲這是我的胃(聽不見)

  問:好的

  A。然後,我轉過身,我試着將所有這些東西保持在我的牀單上,你知道。。。。。。

  問:好的

  答:。。。。。。我只想把它作爲證據

  問:好的。

  答:最後,我喜歡,我很累,我想,“哦,天哪,”我想我穿的那件衣服很髒,所以我換了一件T恤。。。

  問:好的

  A。 。。。我太累了,我喝醉了。我很絕望,所以我只是再次睡在牀上。

  問:他在哪兒?

  答:他在我身邊。在他強姦我之後,他就像睡着了一樣。

  問:你有沒有睡着了?

  答:是的,但在他睡着之前。。。。。。

  問:在射精之後,他只是躺在那裏?

  答:是的他說完了,他睡着了。

  問:好的

  答:然後我睡着了。我儘量遠離他,但我仍然在牀上睡着了。

  問:好的

  答:然後在兩點,大約凌晨2點,嗯,下雨,閃電把我吵醒了。

  問:好的

  答:我拿到手機,我試着,我發短信給我的男朋友和我的朋友。

  問:好的

  答:我,我知道每個人,他們想要試圖找到我,因爲他們可能認爲我被綁架了。

  問:好的

  答:因爲我沒有回覆他們的消息。然後我給我的男朋友和我的朋友發短信,我告訴這些人我被劉強姦了,他還在我的房間裏。

  問:好的,你朋友的名字是什麼?

  答:是YI,(聽不清)Y-I

  問:(聽不清)G-Y-I A。 I,Y-I,X-I-E

  問:X-I-E,好吧。那個你怎麼說?

  答:(聽不清)。謝是姓

  問:哦,好吧,她的名字是什麼?

  答:Y-I

  問:哦,是的,對不起,好的。

  問:(未知男性)兩個(聽不見)

  問:是的,好的。那她是你最好的朋友還是女朋友?

  答:我最好的朋友。

  問:好的,她在中國?

  答:她在中國

  問:好的,你的男朋友是?

  答:Z-I

  Q。好的。凱莉,你必須幫我這個,好嗎?

  凱莉:是的

  A。 C-H-E-N

  問:C-H-E-N,好嗎?A。 C-A-O

  問:C-A-O,好吧

  A。 KELLY:ZI CHEN CAO?CAO是姓氏

  問:好的

  KELLY:陳是名字

  問:好的。他也在另一個國家,對的嗎?

  答:是的,他還在中國。

  問:對,但是XX在這裏。

  答:呃,他在這兒?

  問:不,我的意思是他在明尼阿波利斯。

  答:是的,他在這裏

  問:是的,好吧,不,他不在這裏,對不起。好吧,然後發生了什麼?

  答:然後,他從他的公寓來,叫做WAHU。他直接從他的公寓來到我的公寓

  問:好的

  答:因爲他告訴我他很擔心我。他,他想報警

  問:嗯

  答:我告訴他不行,我不想遇到麻煩,我只是,就像,你知道,他非常有名,他可以隨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我,我想到我的,我的父母,他們在中國工作。

  問:嗯

  答:我,我擔心我的父母,因爲你知道,有很多,他們可以僱傭殺手,他們在中國。

  問:好的

  答:他有很多錢,但是在中國。甚至,他甚至可以僱傭殺手來僱傭某人傷害我的父母,這樣,我,我不想讓他生氣,你知道我的意思。

  問:嗯

  答:因爲一旦,如果我打電話給警察,他,他就像,他會被逮捕,他會生氣,他會做些什麼來傷害我或我的父母或朋友,我不想這樣做,發生了,所以我。。。。。。

  問:好的

  答:我在考慮,只是,你可以向我道歉,只是我需要道歉,我需要一個解釋。

  問:好的

  答:因爲我,我意識到這是一個陷阱。

  問:好的。你是什麼意思,“陷阱”是什麼意思?

  答:陷阱就像,你知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XX和QUEENA,嗯,XX和QUEENA之間的微信對話,可以是邀請我參加晚宴的任何一個人,甚至是YAO。

  問:對

  答:但是QUEENA,他告訴我要劉某邀請我參加晚宴

  問:好的

  答:我,我,現在,我可能會認識到,和他們一樣,所有的DBA學生,他們認識另一名學生,另一名DBA學生,他的名字是嗯,楊璋,姓氏zhang,Z-H-A-N-G,名字,Y-A-N-G。

  答:他租了,他預訂了一個,AirBnB,在網上,是一個別墅。

  問:好的

  答:我,我,我,我看過像XX手機上一樣的照片。我可以說那個地方是那天晚上他們帶我去的地方。

  問:那天晚上,那個你不認識的地方?

  答:我不認識的地方。

  問:好的,好吧。好吧,我想我知道那是哪裏,所以,好吧。那麼,你和XX,還有你的兩個朋友- 你的男朋友和你在中國的朋友談過了,對嗎?並打電話給警察。

  答:是的,XX打電話給警察。但他並沒有告訴警察,我被強姦了。但實際上,他透露了一些,你知道,我和他說了,然後劉強東,他在2點40分左右醒來。

  問:好的

  答:他問我正在發短信給誰,我告訴他我給媽媽發了短信。

  問:好的

  答:我告訴他我給媽媽發短信,但實際上我正在給XX發短信。嗯,劉,他現在問他現在幾點鐘,我告訴他是2點40分,是3點。嗯,他起牀,我告訴他,“好的,”然後我立刻穿好衣服。我穿好衣服,我,穿上一件紫色的針織連衣裙,我穿好衣服,我準備把他送到他的酒店。

  問:好的

  答:我告訴他,我會給你打電話叫車,然後把你送回 IVY酒店,但是他拒絕接受,拒絕坐Uber回到HOTEL IVY。我不知道,因爲他拒絕穿上他的衣服。

  問:好的

  答:雖然,我帶了衣服,然後把它們放在牀上,我告訴他,“穿好衣服。我會打電話給優步,優步司機在5分鐘內到達5點鐘。”我下午3點打電話給優步

  問:凌晨3點,你的意思是?呃,是的,凌晨3點。

  問:好的,好吧。

  答:他問,他讓我,他問我,“如果你打電話給優步,我就不會穿好衣服。我會像這樣赤身裸體,”於是我取消了第一個優步,“好吧,”我告訴他,“好吧,問會在5分鐘之內打電話給優步,然後你穿上衣服。”五分鐘後,我打電話給另一個優步,那是在三點。

  答:我確實有優步的截圖

  問:好的

  答:他還是拒絕穿衣服。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我叫他離開,那個時候,警察來了,他們敲門,我打開了門。

  問:好的,好吧。然後發生了什麼?

  答:然後,嗯,警察,他,他進來了,兩名警察,他們進來了

  問:好的

  答:嗯,劉被抓住,兩名警察可能讓他穿好衣服

  問:嗯

  答:另一名警察,他告訴我拿上我的身份證。。。。。。我遞給他護照

  問:好的

  答:他問我發生了什麼,我告訴他我被強姦,但不是那種強姦,因爲,你知道,不是那種強姦,我不想讓他被捕,我不想讓他生氣,所以我告訴他我被強姦了。因爲我不知道XX是怎麼告訴警方的。如果XX告訴警察我被強姦了,那麼好的,我會告訴警察真相。所以我告訴他我被強姦但不是那種強姦,我只是想要,讓劉走,我不想惹麻煩。

  如果他道歉,我不會起訴他,如果他給我一個解釋,我會沒事的。因爲我知道他很有名,他有權力他有錢。我不想因此受傷。

  問:好的。然後警察把他從你的公寓帶走了,對嗎?

  答:是的

  問:好的那你去哪兒了?

  答:我上了警車

  問:好的

  答:我坐在那裏,警察問我,嗯,“你怎麼了?是你主動地做了嗎?”

  我告訴他,“好的,是的,讓他走吧。”

  問:好吧,他們讓他走了,不是嗎?

  答:是的,他們用警車把他送回IVY酒店了。

  答:我在等待,之後,我在等他的道歉

  問:嗯

  答:就像,我想明天有人會來找我,或者他會自己聯繫我,他會向我道歉,或者他會給我一個解釋。

  問:那並沒有發生

  答:那沒有發生,這是一個恥辱,你知道,他派他的助手收集我的護照信息,因爲他仍然認爲我要和他一起去紐約。

  問:那他的助手XX來看過你呢?是嗎?A。

  答:。。。。。。另一個。。。。。。

  問:好的,所以這是第二天,我想。。。。。。

  答:是的,第二天。。。。。。

  問:所以XX過來看了你嗎?

  答:不是,她打電話給我。

  答:她加了我,問不知道她是怎麼得到我的微信的聯繫方式。

  她得到了我的微信,並且通過微信與我交談過,她告訴我,劉想要我和他一起去紐約。她想要我的護照信息。

  問:好的

  答:我感到非常震驚

  問:她想要你的護照信息對嗎?

  答:是的

  問:好吧,你呢,你有沒有把它交給她?

  答:沒有

  問:好的,你說的是什麼?

  答:我告訴她我累了,我生病了,“我今晚晚點和你談談。”

  問:好的,那你又和她說話了嗎?

  答:是的

  問:好的,你下次和她說話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答:在我去醫院之後,因爲我和我的朋友們談話,TALIA,DONGTING和其他朋友。。。。。。

  問:好的

  答:。。。。。。他們來到我的公寓,我不知道接下來我要做什麼,所以我跟他談過,我和XX還有克勞迪婭談過,我問他們,“接下來我該怎麼做?”他們告訴我,“如果你要起訴他,你知道公衆可能知道你的信息,他們可能知道,知道你是誰。“你知道中國媒體,他在中國非常有名”

  問:是的,我發現了。

  答:而且我不希望我出現在報紙上,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我不想讓我被打斷,我只想完成,成功完成我的大學生涯。

  問:好的,當你和你的朋友談話時,你說他們來到你的公寓?

  答:是的,他們來到我的公寓,因爲克勞迪亞,她住在10樓。

  問:好的

  答:和DONGTING,她住在,我不知道那是什麼,那個公寓的名字是什麼,離我不遠。

  問:好的

  答:他們來到我的公寓,呃,我們談了。

  問:好的

  答:克勞迪亞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

  問:好的

  答:他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爲我告訴了克勞迪亞發生了什麼事。

  問:好的,之後,在那次談話之後,好吧,你什麼時候去了卡爾森管理學院?

  答:‘因爲,我們也遇見了證人,比如,。。。,。。。

  問:養狗的那個?

  答:是的(聽不清)

  問:好的,我們知道他的名字嗎?

  答:不,但是DONGTING,她有可能。

  問:好的,DONGTING可能認識。好吧,那發生了什麼?

  答:呃,那就是,而且,他們問我是否要起訴他,我是否想去法院,我告訴他們,“我不知道”,他們告訴我,“如果你想要的話,你可能。。。。。。你可能需要他的道歉和一筆錢,這才是值得的,”XX和克勞迪婭都是這麼說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一開始只是想要道歉。

  問:好的。

  答:所以他們(聽不清)錢,因爲每個人都告訴我這是必要的。

  未知男性:我們想澄清何時她說“起訴”,她指的是緊急指控或民事訴訟(聽不清)

  問:是的,當你,在你理解我們的法律制度時,我只想說。。。

  答:不,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

  問:沒關係,沒關係

  答:這就是爲什麼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你,讓你把它交給律師。

  問:是的,是的

  答:所以,我沒有。

  問:好的,當你打電話回來並且你想重新開啓這個案子時,好吧,這有兩個層次,我相信你的律師會解釋,或者已經向你解釋過,這種情況有兩個方面。

  一是刑事方面,另一方是民事方面。好吧,我從事刑事方面的工作。記得當你問我這件事的時候,我說:“好吧,我不能爲你提供幫助,但我可以讓你和他的律師聯繫,”當你給我許可的時候我做了。好吧,這是事情的民事方面。這個是事情的刑事方面。所以,當你打電話給你並要求我重新開啓案件時,那就是刑事方面。好吧,這方面的民事與我無關,好嗎?

  Q。嗯,因爲我知道你早上打電話的時候,你要求警察起訴他,我們不起訴他們,我們只是逮捕他們。

  未知的男性:(聽不清)也許她的意思是(聽不清)

  問:我是這麼認爲的,是的,我想,一旦她說重新開啓,這對我來說意味着什麼。

  不明男性:但當她使用起訴這個詞時,她(聽不清楚)。。。。。。

  問:是的。

  未知男:。。。。。。明白她的意思是(聽不清)犯罪(聽不清)。。。。。。

  問:對,她只是認爲那是,我

  未知男:。。。。。。她不明白(聽不清)

  問:是的,不,我沒想到,我以爲是因爲沒有其他人會要求我這樣做,好吧,嗯,但那沒關係,但是,當你在星期二得到你的信息時,我認爲這意味着你要我重新開啓刑事調查,這就是我們所做的,好吧,這就是我們現在到這裏的原因,好嗎?嗯,你有什麼問題嗎?

  答:沒有

  問:好的,我確實有一個,或者我應該,實際上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嗯,當你第二批警方的人員來到卡爾森管理學院的那天晚上,好吧,他們怎麼在那裏遇到他?

  答:就像,在此之前我去醫院,我仍然認爲他可以向我道歉。

  問:好的

  答:然後我來到卡爾森,我和劉的助手見了面。

  問:好的,是的

  答:因爲她,她想知道爲什麼,爲什麼我要去醫院,她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問:好的

  答:那天,呃,當天那天晚上

  問:你,你在學校見過她嗎?

  答:是的,在學校

  問:好的,繼續吧。

  答。嗯,有兩個,那裏有兩個工作人員,他們是黑人。

  問:好的

  答:我認爲他們應該有這個視頻

  問:好的

  答:嗯,在那之後,她知道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她去了,於是她去找劉強東,然後我被帶到Mandy的辦公室。

  問:好的,那是Mandy?

  答:是的

  未知女性:是的,Mandy(聽不清)

  問:好的,MANDY BAI?

  答:是的,BAI

  未知女性:B-A-I

  問:好的。

  答:我被帶到Mandy辦公室,她(聽不清楚)打電話給警察。

  問:好的曼迪做了什麼?

  答:她是,她是DBA項目的工作人員。

  問:好的。所以她是大學的一名員工,還是她的學生?

  答:她是學校的一名員工。

  問:好的。

  答:她是DBA項目的助手。

  問:好的

  答:她告訴我,她那天早上給我報了警。

  問:好的

  答:8月30日。

  答:她告訴我,她已經爲我打電話了,她要我自己報警,因爲他們不會開啓案件,你知道的,他們必須讓我去自己打電話給警察。

  問:嗯,你必須告訴他們就像你現在在告訴我的,但現在這並不重要,所以。然後呢。。。

  答:然後她打電話給警察。。。。。。

  問:嗯

  答:然後我接了電話

  問:好的

  答:在她的辦公室

  問:好吧,那麼警察到了,劉強東到了嗎?

  答:因爲我打電話報警後,XX她聯繫了我,她,嗯,她,我們,我們做了,她打電話,我接電話,我確實有記錄,XX(男生朋友)有電話記錄。我告訴他記錄下我和祕書之間的對話,她告訴了劉,他認爲這件事現在很嚴肅了,所以他們派了別人來跟我說話,這個人就是Hua,H-U-A, H-U-A, L-I

  問:好的,L-I。好的,這就是。。。。。。

  答:嗯,他是劉的朋友。

  問:好的

  答:他是,那天晚上他也在ORIGAMI,所以我不相信他。但是劉強東的祕書就希望李來跟我說話。。。。。。

  問:好的

  答:但我拒絕,我不相信他,我只是想讓劉在這裏跟我說話。

  問:好的

  答:我沒想到劉將在卡爾森管理學院被捕。

  問:好的

  答:我想,“他們不會逮捕他,直到他們找到了證據或其他東西。”我只是叫他過來告訴他“我可能會去法庭作證,你可能想做好準備,因爲你沒有給我道歉,你還在想我要和你一起去紐約,不,我並不想去,“我只是想去看他,和他說話。

  問:好的

  答:但在與我和警察交談之後,他們看到了劉,他當時就被捕了

  問:好的好吧,在警察到達之前,他在那兒嗎?

  答:是的

  問:好吧,然後你和哪些警官談了話

  答:我想,我不知道,因爲其中一名警官,他的名字是TAO。

  問:嗯

  答:T-A-O,他在和我說話

  問:是的

  答:然後他來找我,他告訴我,劉是,劉在外面,他在等我

  問:好的

  答:然後我沒有,我沒有,我不認爲那天晚上他們會逮捕劉,但他們確實做到了。

  問:是的,他們做到了。嗯,所以你和TAO官員談過,那是在Mandy的辦公室嗎?

  答:是的

  問:好的

  答:Mandy在那裏,她在外面。

  問:是的,好吧,所以她穿着一件藍色連衣裙。。。。。。

  答:是的

  問:如果我沒弄錯的話,我想我已經看到了這張照片。嗯,我現在沒有任何進一步的東西。

  未知男:我可以,我能。。。。。嗎?

  問:是的

  未知的男性:。。。問你,你對短信的內容感興趣嗎?

  問:哦,是的,我只是覺得如果你願意,我們會離線做,嗯

  未知的男性:呃,但我認爲(聽不清楚)‘因爲它們很多

  問:好的,是的,沒關係

  未知的男性:它不是一分鐘能解釋清楚的。

  問:你的律師已經向我提供了這三個數據包,好吧,或者我猜,有些我猜,你的手機截圖和你的短信與你的朋友和XX。

  答:是的

  不明男性:不,這裏沒有XX的事。

  問:什麼都沒有?

  未知男:我們沒有男性朋友。。。。。

  問:一個是男性朋友。。。。。。

  未知女性:。。。。。。(聽不清)

  問:好的,一個是男性朋友

  未知女性:男性朋友是(聽不清)

  問:好吧,我可以,這些是我的嗎?

  A。未知男性:(聽不清楚)

  Q。好吧,完美。

  未知女性:(聽不清)編號嗎?

  未知男性:(聽不清楚)

  未知的女性:對不起,(聽不清楚)如果你介意的話,我只是看看。。。。。。

  問:是的

  答:未知女性:。。。。。。確保(音頻不清晰)

  問:繼續,請做,因爲

  答:(幾次說話,聽不見)

  問:好的

  未知男性:(聽不清楚)

  未知的女性:實際上,第一個是女性朋友

  問:哦,女性朋友,好的

  未知女性:YI XIE

  問:我會寫女性朋友,好嗎?

  未知女性:(聽不清楚)我可以拼寫(聽不清楚)

  問:第一位是中國的女性朋友

  凱莉:在中國

  問:好的,第二個是。。。。。。

  KELLY :(聽不清)第二名是。。。。。。男性朋友

  問:好的,好吧。他也在中國,對嗎?

  凱莉:是的,中國的男性朋友,中國的女性朋友

  問:好的。好的,還有第三名

  KELLY:第三個真的只是,她與QUEENA的一些對話。

  問:好的,QUEENA是。。。。。。

  KELLY:QUEENA是XX的助手

  問:對吧?

  KELLY:YAO(聽不清)的助手

  問:Yao,是的,他就是那個晚上邀請她參加活動的人。

  Kelly:是的。

  Kelly: 所有列表中的人都正在參加DBA(工商管理學博士)的項目。

  問:好的,我們等她回來,然後。。。

  Kelly:是的,我覺得也要跟Mandy談一下話,Mandy?

  問:好的,好的,沒問題。所以,爲了記錄,現在整個房間裏只有你和我,其他人在休息室。

  Kelly:我想要去一趟廁所。

  問:好的,我等你回來。

  答:有點遠。

  未知女性:這是你第一次在。。。

  問:在這裏嗎?是的,沒錯。

  答:這非常好,不是嗎?

  問:爲了記錄,我現在是房間裏唯一的一個人了,XX會回來。

  答:未知男性:錄音還在開着嗎?

  問:是的,還開着。

  未知男性:讓我問你一些那天在豪車裏發生的事情。

  問:好的,你問。如果有需要補充的地方,也沒問題。

  未知男性:要喝點什麼嗎?

  未知女性:不用了,謝謝。

  未知男性:喝點水或者別的?

  未知女性:不用了。

  未知男性:咖啡?

  這時候,有人敲門,有人進來了,詢問繼續進行。

  問:你準備好了嗎?好,每個人都回到房間了,在詢問開始之前,有什麼在轎車裏發生的事情,你想讓我知道的嗎?

  答: 那時候,XX,還有一男一女方都在車裏,女生是懂中文的。我求着LIU說,“別這樣做”,用中文。我覺得她知道明白我說的。

  問:好的,那她有做什麼事情來幫助你嗎?

  答:沒有,包括司機,他打開了音樂。

  問:那XX呢?

  答:他想要脫掉我的衣服。

  問:好的,當司機打開了音樂,他把聲音調大還是調小?聲音大嗎?

  答:他就是打開了音樂。

  問:好的,你覺得他爲什麼這樣做?

  答:我覺得可能XX告訴他打開音樂,因爲她之前就已經看到了這些畫面。

  問:好的。

  答:我也不知道。

  問:你覺得他(司機)爲什麼把音樂調大?

  答:因爲他(LQD)想要脫我的衣服並且。。。

  問:不是司機,是LIU先生,對嗎?

  答:是的。

  問:你覺得司機爲什麼要把音樂調大聲,在你看來?

  答: 我覺得是因爲他知道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可能LIU會在車裏強姦我,我嘗試着去把他推開,他沒有成功。即使他想在車上脫掉我的衣服或者乾點什麼,他不會成功的,因爲我一直在抵抗,我一直在推開他。

  問:好的,你在車上的時候,XX是坐在車前面的位置嗎?

  答:是的。

  問:那她有轉身看一下你們發生什麼事情或者什麼嗎?

  答:沒有,我覺得沒有。

  問:好的,那車裏有屏幕嗎?有什麼隔離物在位置上嗎?

  答:沒有。

  問:好的,你能確定XX能聽到你說話嗎?

  答:我認爲她是聽得到的。

  問:好的,但是她沒有回應你?

  答:是的,她沒有。

  問:好的,那LIU在車裏有給什麼人指示嗎?你還記得嗎?

  答:他就是告訴XX,“別打斷我”。

  問:好的。

  答:但是他的語氣是很絕對的,然後XX,她沒有回答。

  問:好的。

  答:他對XX有點表現出他的生氣,她也知道。。。

  問: 好吧

  答: 她,有點生氣(聽不清)

  問: 好的。XX是和劉一起旅行嗎?

  答: 是的。

  問: 好吧, XX是他的助手嗎?

  問: 你知道他們多大了嗎?

  答: 我不知道,大概是26、25歲吧。

  問: 好的,所以他們很年輕?

  答: 年輕。

  (以下是劉強東被捕後,女方發給某女性朋友Kelly的對話)

  問: 好的。我們有一些截圖。 好吧。我們要換一個話題了。

  我們從一號包開始吧。這是和Kelly的對話,關於你和你在中國的男性朋友之間,他…

  答: 女性朋友?

  問: 對不起,女性朋友,我看不清自己寫的字,嗯,女性朋友。她在中國。這是在微信的對話嗎?

  答: 是的。

  問: 是嗎? 現在,我要打開這個文件,讓你告訴我,這是什麼?

  答:所以她在問,“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不要說,不要告訴任何人,除了…

  問: 好的。

  答:別告訴別人

  問: 所以,截屏裏,一方是你,一方是她?

  答:這是我。。。

  問:這是你,這是她,好的。我標記一下,免得忘記。好吧,這是你?

  答: 是的。

  問:好吧,這是你的朋友?

  答:是的。

  問: 好的。

  答:我只是告訴她,“我想和你談談,發生了一些事,”然後她問,“他媽的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我跟她說別告訴別人,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她說“好吧”,“你答應嗎?”“我保證。”“我被劉強東強姦了。”“什麼?”

  問: 好吧,這就是第一頁。

  答: 是的。

  問: 好的。好的,下一個頁面。

  答:這是我的暱稱。

  問:你的暱稱是什麼?

  答:嗯,只是我的暱稱。

  問: 哦,好吧。

  未知女性: 很難翻譯,有衍生中文(聽不清)

  問:好吧,沒關係。

  未知女性:就像稱呼你女孩一樣。

  問: 好吧,只是好奇。

  答:(對話內容)“劉強東被帶回了他的酒店。”“你現在安全了嗎?”“是的,”嗯,然後她打了個電話給我,我拒絕了她的電話。

  問: 好吧。

  答:“給我一點時間,”“你感覺還好嗎?”“是的。”

  問:好的,第三頁?

  答:“你昨天是被迫喝酒的嗎?”你昨天是被迫喝醉的嗎?”

  問:好的。

  答:“是的,這是個陷阱。”嗯,“你帶去吃飯的那個朋友怎麼啦?”

  問: 好的。

  答:“那個朋友報了警,但是沒有用。”

  問: 好的,繼續。

  答:“你現在在哪裏?”“在家還是派出所?”“在家。”

  問:好吧,第4頁。

  答:“我回去後會跟美國國家安全局說”,“你不在你的公寓嗎”,“我在警車上。”

  問:好的。

  答:好吧,慢慢來,如果你不舒服,你先休息一下,當你感覺好點的時候我們再談。

  問:好吧。

  答:嗯,她打電話給我,但我沒有接。

  問:好的。

  答:嗯,“如果你醒了,告訴我一聲。”

  問:好的。

  答:“你還好嗎?”“還好”“你把牀單扔了嗎”“我不可能扔,這是我的證據”。

  問:好的。

  答:“你決定好該怎麼去處理這些東西嗎?

  問:好的。

  答:“還沒”

  問:好的。

  答:“你想要怎麼做,你要告訴你的父母嗎?”“不”“你想要去法院告他嗎?”

  問:好的。

  答:“你想要他給賠償嗎?”或者其他什麼。

  問:好的。

  答:“你想要去法院嗎?”“我很震驚,我現在感覺很不好,在知道這個事情之後,我哭了很久,現在我感覺好多了,我試圖保持冷靜,認真的想想事情。”

  問:好的。

  答:“我已經恢復一些了,我沒那麼弱。”

  問:好的。

  答:是的,“我沒那麼脆弱”。

  問:好的,你很嚴格。

  答:是的。

  問:好的。

  答:我說我沒那麼脆弱。

  問:好的。

  答:“你跟多少人說了這件事情?”

  答:“很多人,像警察,老師。還有一些朋友。”我把劉強東被逮捕的照片發給他。

  問:好的。

  答:我有這些照片。

  問:好的。

  答:嗯,“如果他不道歉,我可能想把這照片發給媒體。”

  問: 好吧。

  答:“我要在我的公寓裏找錄像。”

  問:好吧。

  未知男:你對老師的名字感興趣嗎?她告訴的這個人…

  問:是Mandy嗎?

  答:是的。

  問:好的。

  未知男性: 因爲我不知道(聽不清)。

  問:是的,我知道,那個我已經有了,所以,好吧繼續。

  答:嗯,“這只是一些信息,但我不認爲,這可能是一個證據,嗯,但如果你輸了,你可能需要把這些照片公開。”

  問: 好吧,我明白了,好吧。

  答:“我也需要找到司機,把他的話作爲證據。”

  問:好的。

  答:“如果你把這個信息發給媒體,嗯,但是劉強東這個名字,因爲叫劉強東的人很多。

  問:好吧。

  答:“我有他的視頻,我想,司機會站在他那邊嗎?”嗯,“司機是招聘錄用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究竟被帶到哪裏去了。”

  問:好吧。

  答:“誰僱傭了他?”“我不知道”。

  問:好的。

  答:同樣的問題,“誰僱了他?”“我不知道,那是個外國人。”

  問:好吧。

  答:“我只是想證明,當晚,我被帶到我不知道的地方。”“你當時爲什麼不報警呢?”“我真的喝醉了,你知道嗎?司機也打開了音樂…我不能,我很難把他推開。”

  問: 好吧,我說明一下,你的意思是他把音樂開大了?

  答:是的。

  問:好的,那接下來是第二個檔案。會比較長,這是關於你的男朋友,對嗎?

  答:是的。

  (以下是劉強東被捕前,女方發給男朋友的對話)

  問:好的。

  答:我覺得這個順序有點亂了。

  問: 哦,我想我們沒有辦法知道順序,是嗎?

  答:我能整理好它。

  問:好吧,你能嗎? 這很好。我把我的鋼筆給你,你可以給對話記錄頁編號。

  答:好吧。

  問:(聽不清)

  未知女性:是的,我想我們可以整理,但是很難,因爲我們不懂中文。

  (聽不清)

  (無關警官之間的關於微信截屏上的時間是否使用的中國時區的對話)

  答:“這是一個買賣,這是,這是一個買賣,這是一個圈套。”

  “你說什麼?”

  “我打電話跟你說”

  “晚一點。”

  “好。”

  然後我跟他說。

  “報警,這是我唯一想告訴你的證據。”“這真是扯蛋。”

  問:好的。這些就說了以上內容?

  答:對的。

  問:好的。好像我有任何頭緒一樣,好吧。

  答:“劉強東現在在我牀上,我被他…我被迫跟他一起走,但是我沒有,我沒能逃走。”

  答:“什麼?你保持冷靜。”“我,我沒有說謊。”“你能更詳細的說一些嗎?我不太明白。”“你別報警。”“他們想要強迫把我帶去紐約。”“報警。”“別,我求你了。”“你xxxx?”“是的。”“我的生日是幾號?”“XXX。”

  問:好的。

  答:“劉強東現在就在你牀上?我搞不明白。”

  (無關警察對話)

  問:好的,繼續說。

  答:我被他帶到旅館,我想要跟他談談。

  問:好的。

  答:我強迫……不,不是強迫,我不知道怎麼翻譯,像是我逼迫他和我說話。但是我是被迫跟他睡覺的。

  問:好的。

  答:我被他強姦了。

  問:好的。

  答:“你和他睡了?”

  “我不想這麼做,我不願意這樣做。”

  “爲什麼?你爲什麼不報警?”

  “我想逃走,我不會報警。”

  (確認逃走這個詞的意思的討論)

  問:好的。

  答:“這是強姦,別這樣做”,我不知道怎麼翻譯這個,“這對大家都不利。”

  “如果你報警他能把你怎麼樣?”

  “他會打壓你,或者做些其他的。”“你太低估他了。”

  “難道美國的司法系統不能應付他?”

  “可能吧。”

  問:好的。

  答:“我求你了,拜託。”

  “如果他想要強姦你,你想要逃走,你逃不走嗎?”

  “他,他昨天在我身上,他強姦了我。我不行,我跑不掉。”

  問:好的。

  “你媽媽知道嗎?”

  “我現在想死,他睡着了,我才偷偷的給你發信息。”

  “你報警吧,我求你了,報警。”

  “不行,我不能。”

  “別傻了,你的地址是多少?”

  “我求你了,別報警。”

  “哪個旅館?”

  “如果你報警了,我就不和你說話了,我簡直不敢想象,你有多傻。”

  “如果你報警了,會怎麼樣?他會怎麼對你?”

  “如果我報警了,我爸媽會丟掉他們的工作,你能照顧我嗎?如果你不能,你就別報警,你不能保護我的,我要睡覺了。我要想一些辦法逃走。”

  “別傻了。”

  “你也別傻了,我告訴你是因爲我相信你。”

  “如果你要分手,那就分手吧。”

  “我不知道你一開始爲什麼要跟他去賓館”

  “不是我要去賓館,我是被迫的。”

  “如果你拒絕了,你爸媽就要丟了工作,是嗎?”

  “他就是把我帶上車,然後他嘗試着,嗯,就是他開始親我,想脫掉我的衣服。”我不知道怎麼解釋這個,這個詞的意思是,親你然後脫你衣服,尤其指的是男性對女性。

  問:好的。

  答:尤其是指強姦。

  問:好的。

  答:他開始,加上在車上做這些事情,我求他不要。

  問:好的。

  答:“你知道,我不想成爲他的情人,我只想逃跑,所以我求你,別報警,我只想順利畢業。”

  “如果你報警,他會強迫讓你輟學?”

  “你低估他了,我可能會死的,別讓我冒險。”

  “你這麼能忍受這樣的事情?”“你沒錢也沒勢。我,嗯,就像這些的反面。你多好啊,但是就是反面的意思,你多好啊。”

  問:這是諷刺嗎?他是在對你指指點點嗎?

  答:“我很擔心,我擔心我的父母。”

  “我沒有錢,沒有勢,但是我不怕。”我不知道怎麼把這個翻譯成英文。

  問:好的。

  答:他大概是在說他不怕死。

  問:是的,他說的很容易,因爲他沒有被牽連。

  答:是的。如果他是我,他也不怕死嗎?

  問:他不是你,所以。。。

  答:“我能忍受,因爲就這一次,不會再有了,我會逃走的,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能逃走。”

  “如果警察在那裏,你就可以逃離,但在之後,他也可以運用金錢,但是你會安全。”

  答:“就在幾天之前,我就已經是他的目標了,你根本不知道,你別跟我說了,你不聽我說的。”

  “我覺得你想要繼續做志願者。”

  “我只想完全從他身邊逃開。”

  “你不知道,你沒跟我提過啊。”

  “我在這裏,僅僅是來吃個晚飯的。”

  “爲什麼,爲什麼,兩天前我們視頻的時候,你爲什麼不跟我說?”因爲這是反話,你知道……

  問:好的,好的。

  答:“你爲什麼不告訴我?”

  問:好的,兩天前。

  答:“但是我沒能逃走,我怎麼知道劉強東會對我做這些事情?我就是一個普通女孩,我不想成爲他的情人,我也不想有個乾爹(Suger Daddy)。”

  答:“我,我一直說,別碰我,有用嗎?”

  “你害怕他的權勢,但我不怕,因爲我一無所有。”

  “我擔心我的父母。”

  “如果你報警了,你跟他說,是我報警的,讓他來針對我,這樣子可以嗎?我們別害怕。”

  “我求你了,別報警,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說了,這是一個大事,我會跑的,我會先逃跑的。”

  “這是規則,是基本的規則和底線,對嗎?”

  “我求你了,我真的會逃跑,別報警。”

  “你和劉強東有聯繫嗎?”

  “我在逃跑,我,我試着不去聯繫他,所以我沒有聯繫。但還有另一個男子也想要我,但是,他不能擺脫劉強東。”

  問:你是說同一天晚上還是另一天?

  答:“同一個晚上,有一個叫WONG YUNG的人,在事情發生之後,他邀請我去吃晚飯,我拒絕了。我沒回他。”

  問:好的,繼續。

  答:“然後你就放棄了?什麼鬼?”

  “我明天準備逃跑,別報警。”“如果你準備分手,那就分手吧,這是我的錯。”

  “這是以後的事情,我們先不去想這些,我們也不去談,我現在不想跟你談這些。”“我現在想的是,怎麼才能贏回面子,對一個被強姦的女生公平一些。”

  問:好的,你說的底線,是什麼,跟我解釋一下。

  答:我就是想着,怎麼樣才能公平。

  問:好的。

  答:對一個被強姦的女生來說,公平。

  問:我理解。

  答:或者說是公正。

  問:所以他是在說公正,好的,我只是想確認,繼續。

  答:“如果你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也不會忍受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個社會已經沒救了。”

  “我會跟他說的,我會跟他談關於公正,求你了,別報警。”

  “他知道你有男朋友嗎?他能把矛頭對着我嗎?我不害怕他,就算他是總統,我也不怕。我一無所有,所以我不怕他。”

  問:好的。

  答:“我感到很羞愧,去面對別人,面對大衆。”

  “如果我報警,你會去自殺,對嗎?”

  “是的,我還不如死了。”

  “好的,爲了你,我不報警,但是你要記住,這不代表我害怕他,你還是太單純了。”

  “我是很單純,你知道的。”

  “我也會在在下半輩子繼續單純,但是我不怕他,我沒有可失去的。”

  “你理智點吧。”

  “不好意思,我不能理智。”

  “你不能保護我,我也不能報警。”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擔心你自殺,我不怕他,我也不怕他針對我,如果我是一個人,我也會跟他抗爭到底。”

  “我會逃走的,我只想逃走。“

  “我問你最後一次,如果我報警了,你會自殺嗎?”

  “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會自殺,如果你報警了,我永遠不會原諒你,如果你不能保護我,又要逼我。”

  “好的,我不會報警,我希望他是跟我對抗。”

  “我明天會逃走的,如果我是一個人,我也會跟他抗爭到底。”

  “你早知道他喜歡你,你爲什麼不告訴我?”

  “我不知道,我在等你的信息。”

  “你說過的,我害怕打擾你,你有事情,我不想打擾你。”

  “他就是一直看着我,我都想死,別逼我了。。。”“冷靜下來,如果你把事情鬧大,我就去死。”

  (以下爲劉強東被捕後,女方與男友的對話)

  問:好的。

  答:“劉強東,太讓人生氣了,他就是個bullshit。”

  “我明天可能會自殺吧,就這樣了,再見。”

  “冷靜下來,不是我報警的,想想你的父母。”

  “報警吧”

  “我不想有記錄,警局的記錄。”

  “他已經被捕了,在警車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警察會這麼處理。”

  “我想告訴警察,我是自願的,我想讓他走。”

  答:“請記住,請你接下來的一生都記住,我爲了你沒有報警。我會跟他同歸於盡,你能發給我一張劉強東的照片嗎?如果可以的話。你還醒着嗎?你不能拍個照片嗎?”

  “好的,我在警車上,劉強東還在我的公寓裏,他赤裸着。不是我報的警,是跟我一起吃飯的那個人報的警。”我不知道怎麼翻譯這個。“就是,當他,當這個人回到中國,他大概就不得安寧了。”

  問:等你回來,發現一切原來是個陷阱。

  答:對。

  問:是這樣嗎?

  (不知名男性):是像劉強東拍了一個人來殺你之類的嗎?

  問:所以如果你回到中國,你真的不剩什麼了,這樣嗎?(不知名男性):他指的是那個幫你報警的人。

  問:如果你回去,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不知名男性):(聽不清)反抗劉強東。

  答:“如果不是你說別報警,我早就報警了。”

  “我跟他說了別報警,但是他來到我的公寓,然後等着,在前廳入口等着,我不知道你的地址,劉強東也不讓我走,他抓着我的胳膊,說他會XX他的妻子然後娶我,然後警察突然來敲門。”

  “很好,我很感謝這個報警的男生,我放心了。”

  (以下是女方跟QUEENA的對話)

  答:“孩子,晚上解放了。”“還沒, 我晚上還要去一場足球賽。”“Yao告訴我,他會帶你去參加一個晚宴,這是信息。Origami 上城區,地址XX,6點,8個人。”

  “我想跟你一起走,Queena。”

  “好的,但是你今晚不管見到什麼人,都不能要求合照或者其他提出要求。”

  “也就是說只有大合照”

  問:所以你不能和其他人拍照?

  答:對。

  問:因爲他們的身份地位之類的?

  答:對。

  問:好的。

  答:”你知道的,這和在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一樣的,和在學校一樣的要求。“

  問:所以你在學校也不能合影?

  答:不能和學生合影。

  問:好的,我猜可能是因爲那邊出了什麼事情。

  答:”“別擔心,您……”這就是像法語裏的您。

  (關於您和你區別的解釋)

  問:好的。

  答:“別,別,你沒必要對我使用尊稱。”

  “我很害怕,這就是爲什麼我想和你一起走。”

  “YAO跟你說你可以帶一個在前臺一起工作的同事一起,但是你得再確認一下,帶的人也一定要是能處理這種場合的專家。”

  “我醒了,有人來找你嗎?你感覺怎麼樣?”

  這是在說QUEENA和助理在找我。

  問:能給我一些背景嗎,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爲什麼他們會在找你?

  答:因爲我在問他,因爲他報警了。所以他才問有沒有人來找我。

  “有,QUEENA和助理來了。”

  “我需要中文版本,越快越好,你需要我把這些發到你的郵箱嗎。這些名片卡上的內容可以嗎?”

  “收到。明天我會跟項目負責人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會通過微信和你聯繫。”

  問:這些是你的聯繫人嗎?

  答:對,她加的我,在那一晚之後,我和劉強東還有他的助理沒有任何直接私人聯繫。

  問:這是你的朋友PAN?

  答:是的,他幫我找一個律師。他有在加州的執照,然後你得問他關於能否在明尼蘇達起訴劉強東。

  問:好的。

  答:“我從一早就在找你。”然後在8月31號。

  問:31號,好的。。。

  答:“我早上在找你,你是劉強東的助理嗎?”

  “你好,姑娘,早上好。”

  “劉先生今天感覺怎麼樣?”我在嘗試問她,關於他知不知道自己被捕了。

  “你今天來工作嗎?我想要見見你。”

  “我今天感覺不太好,我昨天真的喝醉了。”

  問:好的。

  答:“你要來吃晚飯嗎?”這是劉強東舉行的晚宴,她還是希望我也一起去。

  問:所以,這是第二天早上,週五晚上,他有個派對。

  答:是的。

  答:“你會來參加聚會嗎?”

  “我今晚不想去參加,我也不想見劉強東,再也不想。”

  “好吧,我知道,如果我有時間跟你聯繫,這個工作,我不能掌控我的時間,非常抱歉。”

  “沒事,我想盡快跟你談談,你晚上有時間嗎?我不想事情被公開。”

  “但是我想要尋求我的公正,我在思考要不要找一位律師。”

  調查員Matthew Christian隨後對該案件進行了跟進。

  2018年9月1日,我被指派調查此案;此案涉及逮捕劉強東,中國公民和一位明尼蘇達大學學生。

  劉強東於二年一月三日在卡爾森管理學院(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 CSM)被警方拘捕。因調查需要,我在此稱劉強東爲Richard。

  這個事件與之前警方收到的求助電話有關。(MPD CCN: 18-293415)這件事發生在2018年8月31日。大約2:59,MPD官員被要求作出進行關於“正在進行中的性侵犯”的回應。

  打電話的人報警給911,稱,他收到了一個朋友的短信。他的朋友在公寓裏被一個她認識的男人性侵犯。

  警方和警務人員回應了這個電話。他們與被害人接觸後,確定這起案件受害人和報警人之間存在明顯的誤解。

  受害人告訴911,她和劉強東之間的關係是“自願的、自發的”。隨後劉強東被帶回了當時住的酒店。隨後工作人員將此案件由刑事性案件轉變爲普通案件。

  09.01.2018

  我回顧了與這項調查有關的PIMS報告,根據報告提供的信息,瞭解到劉強東沒有進行性侵犯檢查(SAE), 我就起草了搜查令, 通過口腔細胞拭子或抽血收集劉強東脫氧核糖核酸(DNA)的樣本。搜查令以電子方式發給了勞裏·米勒法官; 米勒法官審查了搜查令並提供了電子簽名。在我發送和接收已簽署的搜查令的過程中,劉強東的律師吉爾·布里斯布瓦(Jill Brisboi,來自卡普蘭和坦布里諾)聯繫了我,並告訴我,她的客戶劉強東願意提供一份DNA樣本而且我可以立即獲得。

  我前往亨內平縣公共安全設施(PSF),劉強東正被送往監獄,通過口腔細胞試子收集DNA樣本。我填寫並簽署了搜查同意書,並把它交給律師Alan Caplan審閱(Caplan和Brisbois都在場); Caplan看了文件並建議劉強東簽字,劉強東簽字了,然後我給他Caplan 一份文件的備份。然後,我使用標準的刑事用細胞樣本試劑盒收集樣本。該樣本隨後被存入MPD的財產和證據部門。搜查令沒有被執行,也不會被存檔。

  13點15分我與受害人在她的公寓見面,進行了一次正式會談,關於她在8月31日,2018年的性侵報告,發生在大約21:00。受害人是一名國際交換生。當我到達公寓時,在場的有另外兩名婦女和一名男子。我認出了其中一名女性,並且我想我可能之前見過那名男性,可能是在之前我和被害人見面時觀看隨身相機裏的視頻裏。我相信在劉強東被捕時,這兩個人都在場。

  我認爲受害人是想讓他們在我與她見面期間留下來陪她。我向她解釋道,他們可以留下來,但如果案件要開庭審理,他們將收到傳票。我還解釋說,他們將不受認證律師的保護,必須對法院的質詢作出回應。最後三個人都決定避免這種情況發生,離開了公寓。

  我開始與受害人交談,並在錄音前向她解釋調查的流程。在我準備錄製她對這個事件的評論時,我要求她簡要描述一下事件,這樣我就能知道事件的始末。在受害人對事件的描述過程中,她變得非常安靜和焦慮; 在斷斷續續的幾分鐘描述後,我問她是否願意繼續調查? 她立即不由自主地說;“不,我只是想讓它消失。”我告訴她,如果她想繼續調查,這是她的選擇,我會做出相應的反應。受害人解釋說,她現在不想繼續調查。我曾告訴她,如果她希望我暫時結案,但是如果她改變主意,我們可以重新立案調查。我還解釋說,結案或重案,這兩種情況都不能保證會有結果。受害人說,她希望在這個時候結束調查。然後她接着說說;“我要道歉,……。。和錢。”

  受害人的話讓我吃驚。我告訴受害人我不是這樣的人。但她也重複了她需要的是道歉和錢。我當時向她解釋了,她所要求的並不在警察局的職責範圍之內。我告訴受害人,根據她要求道歉的訴求,我可以把她的聯繫方式轉交給劉強東的律師並且她可以直接與她交流。我告訴她可以去找劉強東的律師Jill Brisbois。

  我告訴受害人,基於她的決定,我將釋放劉強東出獄,但受害人表示她想讓劉強東待在監獄裏,直到他向她道歉。我告訴她,我有義務釋放劉強東,因爲在這個時候,案件已經結束了。她聽完後表示理解。

  然後我打開了錄音機,並要求受害人複述她現在不想再繼續調查的決定,她照做了。錄音停止後; 我給了她一張名片,並祝她順利。之後,我向她重申,我將在這個時候結案,停止調查工作。

  在離開之前我聯繫了公寓經理,並要求查看事件發生日期的安全監控。他帶我去了大樓的保安辦公室,我們開始觀看監控錄像帶。經理找到了受害人和劉強東大概在21:56到達了大樓。我可以通過錄像帶看到從停車場到電梯,一直到九樓以及到達公寓的走廊的畫面。但我不能複製它,於是我跟公寓經理說不要讓錄像消失。我將回到警局讓視頻專家把它複製到儲存盤裏。公寓經理表示理解。

  離開公寓後,我聯繫了亨內平縣檢察官辦公室——刑事部門負責人,哈里斯向他闡述了我這次訪問受害人的結果。我告訴哈里森我將在回到辦公室後釋放劉強東。哈里森同意了釋放劉強東的決定。

  然後我聯繫了Brisbois律師,告訴她該案件的受害人要求道歉。Brisbois說她會和受害人聯繫。我還告訴Brisbois,此案將在這個時候結案,劉強東將被釋放,等待起訴。

  大約15時45分,我準備並傳真給亨內平縣成人監獄(HCJ)檔案司一份“釋放-未決申訴”記錄,建議監獄釋放劉強東。傳真收到了,我打電話給記錄部門確認了。

  大約15時50分,我接到受害人的電話; HCJ聯繫過她,並告訴她劉強東獲釋的消息。受害人把打電話的人錯認爲是劉強東的律師Jill Brisbois。受害人很生氣,因爲她沒有收到道歉或錢。我向她解釋說,跟她打電話的不是劉強東的律師,是HCJ強制性地通知她劉強東被釋放了。然後受害人說;“如果我下午6點前沒有收到律師的通知,我會去找媒體。”我告訴她,我不能參與她剛才說的任何決定,她很快就會收到劉強東的律師的來信。

  接到受害人於 15:50打來的電話後,我給Brisbois打了電話並建議她儘快聯繫。Brisbois對我的通知表示感謝,並表示她將立即與她聯繫。

  然後,我通知了MPD的公共信息官員John Elder案件已結案和劉強東被釋放。那時正值週末。

  大約18:00,我接到Brisbois律師的電話,布里斯布瓦解釋說她有收到受害人打來的無數電話和一些短信,都是要錢的。

  大約在18:18,我聯繫了Brisbois律師,問她是否能告訴我爲什麼她的委託人劉強東被捕當晚也在CSM。Brisbois說,她必須與她的客戶確認是否可提供細節,但她說似乎是有關於金錢的勒索行爲。

  09.04.2018

  2018年9月1日星期六上午8點30分,我收到了兩封語音郵件。一個在18:38,另一個在19:58左右。兩條消息都來自受害人。

  在18:38,我收到第一個消息。在星期六,9月1日,6:38PM。“我只是想重開案件, 我是***(受害人名字),我認爲他是,他是,他的律師,他的律師已經跟我講過,但是他,他首先讓我去談判,並讓我今天去他的辦公室。但是然後。。。。。。。。。。。”我將信息從語音郵件系統錄音、複製到錄音機,並將其上傳到Winscribe系統。

  第二個消息收到約19:58(我認爲)。這也是受害人發的。但此消息未被記錄或保存。這條消息的內容類似於:“這是***(受害人名字),我想重開此案。”

  根據我收到的信息,我重新開始了調查。

  我開始查看這個案子的每個電話的應答人員和隨身相機錄下視頻。我已經通過evidence ence.com與HCAO分享了視頻。

  Brisbois律師聯繫我,說她有一些有關於案件的證據想和我分享。Brisbois還要求我們在HCAO見面,並邀請阿爾哈里斯。會議定於2018年9月5日上午10時舉行。

  09.05.2018

  PIO 約翰·埃爾德聯繫了我,來自弗洛林/羅貝格(佛羅里達)的律師威爾·弗洛林聯繫了他。弗洛林顯然是受害者的代表。弗洛林告訴埃爾德,他必須在返回家鄉佛羅里達州之前見我一面。埃爾德向我提供了他的聯繫方式。

  2018年9月5日上午8時30分左右,我聯繫了弗洛林律師。弗洛林要求我們儘快見面,他還說,他將於今天13時動身前往佛羅里達。我向弗洛林解釋說,我在8時30分進行了一次無關這次案件的面談,並於10時參加了一次與案件有關的縣檢察官辦公室和律師爲嫌疑人辯護的會議。弗洛林很尊重我,但他堅持要在去佛羅里達之前和我見面。我聯繫了HCAO的Al Harris,要求他與Brisbois會面,“爲了查清她提供的任何證據,讓我見見弗洛林,看看他找我有什麼事。”Harris同意了。

  10時,艾爾·哈里斯會見了Brisbois,並從她那裏得到了她希望向我提供的證據。

  在9點30左右,我與弗洛林在明尼蘇達市政廳108進行了會面。弗羅林與其他兩位律師共同前來,他們分別是 Roeberg的Chad Florin,紐約說中文的Jian Hang,作爲與弗羅林的共同代理人。

  在與Wil Florin,Chad Florin以及Jian Hang的會議中,我作爲代表與兩位與案件相關的人員進行了信息的收取。XXX被認爲是XXXXX和XXXXX在XXXXXXXX電話被提供給每一個黨派。我同樣被告知不能告訴律師這一事件。

  在與律師的會議結束後,我聯繫了Harris,看看Brisbois律師給了他什麼。我和Harris在HCAO的辦公室見了面。

  哈里斯給了我一個包裝好的閃存盤,裏面有Brisbois律師所說的證據。哈里斯給我看了他和Brisbois會面時做的筆記。顯然,Brisbois向哈里斯展示了一份事先準備好的幻燈片,其中包括錄音和哈里斯的手機短信。Brisbois和受害人之間的通信。對話的時間線同樣包含了我與Brisbois在9.1日聯繫對方的時間。Harris的筆記裏指明瞭xx已經被與Richard有關的性聯繫所敲詐。這一消息與聲明相符。

  9月1日下午15點50分,受害者再次打電話給我,說如果她沒有收到劉強東律師的聯繫,她將去向媒體揭發。我回顧儲存盤上的材料,並使用一個單獨的補充去描述內容。

  今天晚些時候,我接到了Brisbois律師的聯繫,Brisbois想在2018年9月6日上午9點與我會面,向我展示她在HCAO辦公室與阿爾·哈里斯會面時的情況。我同意第二天和她見面。

  09.06.2018

  9時,我在我的辦公室會見了Brisbois律師和另一名律師格雷伯爵。Brisbois律師要求她有機會和我一起看她留給HCAO的阿爾·哈里斯的閃存盤的內容。Brisbois律師在她的筆記本電腦上播放PowerPoint,讓我聽一聽她和受害人之間錄製的四個電話錄音。

  這四個電話涉及到受害人,她聲稱她要錢和道歉,否則她會去警察局和媒體。Brisbois讓她提出一個關於金錢的建議,但她要求劉強東提出這個建議,因爲她不知道該要求多少。

  我準備了必要的文件,將現有的物理和生物證據移交給MN刑事逮捕局(BCA)的法醫實驗室。這些文件隨後被送往MPD負責調查的社區服務主任(CSO)處。我聯繫了案發前的餐廳,要求他們保存並準備事件發生日期的內部監控錄像。我對犯罪嫌疑人進行了電話採訪。劉強東在位於IDS中心的霍根和洛弗爾律師事務所。接受採訪的人是吉爾·布里斯布瓦 (Jill Brisbois),厄爾·格雷(Earl Gray),律師彼得·沃爾什(Peter Walsh),喬治(George)(一位會說普通話的律師)。劉強東在中國北京的工作地點被安排了一名翻譯。採訪被錄製下來並上傳到了Winscribe。

  將於2018年9月10日(週一)上午11點,通過其律師威爾·弗洛林(Will Florin)對受害人進行正式的再會面。面談地址爲明尼蘇達州布盧明頓市法國大道7760號,Roeberg辦公室,130室。弗洛林向HCAO辦公室發出邀請,如果他們願意,可以參加,並將邀請轉達給HCAO的阿爾·哈里斯。

  09.10.2018

  與位於法國大道7760號的Florin和Roeberg的警官處對受害者進行了錄音採訪。同時在場的人還有,律師Will Will Florin,Chad Florin,Jian Hang和Keli Liu。此外,我還收到了一個包含3個數據包的文件,其中包含微信聊天記錄截圖照片副本。

  有關本次訪談的逐字文本,請參考另一附錄中轉錄的版本。

  09.12.2018

  我聯繫了劉強東在明尼阿波利斯的那個星期所用的“司機”,並對他進行了採訪。我在他停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艾薇酒店前的豪華轎車上碰見了他。司機很擔心和我見面,因爲他被律師和媒體“淹沒”了,他們都想和他談談這個案子。但我證明我是真的一名警官後,他允許我記錄下我們之間的簡短對話。

  我收到MN BCA實驗室報告:1和2。它們是與性侵犯測試(SAE)有關的毒理學報告。兩項測試,尿液和血液,都沒有發現酒精的存在。我在大樓裏找到了一份事發當天的監控錄像,涉案錄像由犯罪實驗室法醫錄像技術員阿里·默裏(Ali Murray)下載,隨後放入明州警方的財產和證據部門。

  09.13.2018

  我找到了12號收集的監控錄像證據,一份證據驅動器的副本也被提交給HCAO進行審查。

  09.14.2018

  我聯繫了報案人,要求他提供事發當天早晨他和被害人微信聊天的截圖。他告訴我他刪除了所有的相關文件並且不會讓我恢復這些文件。然後我把報案人所說的他對於案件的瞭解信息都錄了下來。報案人並不知道我把對話錄音了。在通話結束後,我把這份文件上傳到了Winscribe。

  幾分鐘後,報案人打電話給我,他告訴我之前他告訴我的關於案件的細節都是不真實的。他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說法。我跟他說,如果他什麼時候記起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隨時聯繫我。我同樣也錄下了這段對話。

  我和劉強東的中國助理Alice在Hogan & Lovell‘s進行了一個錄音會談,這個會談同時還有一個翻譯,Peter Lin在場。

  Brisbois律師與受害者的對話

  調查員馬修給了Brisbois律師受害者的電話

  這是律師和受害者之間的第1個電話——

  律師: 你好,我的名字是Jill Brisbois。我是來自Caplan & Tamburino法律公司的律師。

  受害者: yes?

  律師: 我怎麼幫助你呢?

  受害者: 我想有人在幫助我了。

  受害者試圖問律師是不是負責她案件的調查員。

  當律師表明身份後,受害者開始接受談話。

  受害者: 我是一個大學生。我只是想要避免一些。。。所以,你可以。。。

  律師: ok。

  受害者: 他可以給我錢,並且我需要他的道歉。

  律師: ok,所以。。。

  受害者: 或者,我會上法庭並且找一個律師。

  律師: ok,劉強東還在處於被監獄釋放的過程中。給我一些時間,稍後我會回覆你。可以嗎女士?

  受害者:好。

  律師:好的。一會兒我會短信告訴你我的名字和律所名稱

  受害者:好。你可以告訴他我需要他的道歉。並且問問他願意給我多少錢(作爲賠償)。

  律師:好的。

  受害者:我不想出現在報紙上,我也不想讓其他任何人知道這個案子。

  律師:好。

  受害者:我不想要我的名字出現在報紙上,我只想要錢和他的道歉。就這些。

  律師:好。

  受害者:你懂我的意思嗎?

  律師:是的我明白。

  受害者:我不想。我想他(劉強東)也不想自己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出現在報紙上。

  律師:我明白你的想法。就像我說的,我需要和劉強東對話。但是我還沒有。我不知道你想要我們說什麼,但我會跟他傳達,然後回覆你。

  受害者:好。

  律師:行嗎?

  受害者:謝謝。

  這是律師和受害者之間的第2個電話——

  律師:你好,這裏是Jill Brisbois來自Caplan & Tamburino法律公司。

  受害者:你好

  律師:你好,我只是想打電話回覆你。想問問你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受害者:什麼?

  律師:你好,我在等待你的建議。

  受害者:什麼?

  律師:是的。

  受害者:我的建議,是什麼意思?

  律師:你之前說你想要賠償金和道歉。你對賠償金額的建議是什麼?

  受害者: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是什麼?

  律師:我們需要你的想法,女士。

  受害者:我不知道。我只想問他的想法是什麼

  律師:OK,你找到了我們所以有了這次的對話,所以,我需要一點你(對於賠償方案)的想法

  受害者:我,我從沒有經歷過這些,所以我不知道。所以,我只想知道他的想法是什麼

  律師:但是我必須重申,女士。我們需要有大致的方案,如何滿足以與你達成一個共識。

  受害者:okay,我不知道。我還年輕。我不知道。對不起,我不知道。

  律師:okay

  受害者:問他多少。他的建議是多少。請你問他。

  律師:你能再說一遍嗎?

  受害者:我不知道。

  律師:okay,好的女士

  受害者:問他吧

  律師:okay,稍後我會給你回電話。

  受害者:謝謝

  律師:謝謝,再見。

  在收到受害者短信後

  這是受害者與律師的第三次通話——

  律師:你好,我來回復你的短信。

  受害者:hmm

  律師:你讓我儘快給你電話。

  受害者:你好?

  律師:你好?

  受害者:你能聽到我的嗎?

  律師:能的。你好,你願意出來見面,我們開會討論一下這個話題嗎?

  受害者:行。

  律師:好的。你願意來我辦公室嗎?

  受害者:你辦公室在哪裏?

  律師:我們在明尼蘇達市中心。。。。

  受害者:你能把地址短信文字發給我嗎?

  律師:行。你到了之後我會下樓來接你。

  受害者:行。但我只想確保對話時只有我們兩個人。我會帶我的朋友來。。

  律師:誰?

  受害者:行嗎?

  律師:誰是你的朋友?

  受害者:他是Carlo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職員。

  律師:你可以告訴我他的名字嗎?

  受害者:他叫Dan

  律師:行吧。他在這裏的角色是什麼?

  受害者:他是職員。他是Carlo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一個職員。

  律師:行,我會針對這個問題給你回電話。我可以過幾分鐘再打給你嗎?

  無人回應,轉接到語音信箱。

  受害人:你好,我想你今天不能跟我商討。我害怕那個男子會離開美國。我找了個律師。我將會上法庭,把這個案件公之於衆。你可以告訴他,我這麼做了。如果他這麼做,這件事他就沒有和我商量的餘地了。

  這是調查員Matt在警局與受害者的對話,該對話發生在2018.9.1下午2:00。

  調查員:你在哪裏出生?

  受害者:我出生在中國。

  調查員:在中國,所以你來美國目的是上學?

  受害者:是的,我是一名國際學生。

  調查員:okay,國際學生。在我錄音開始前,你能跟我說一下你現在的想法嗎?你想延遲或者不再追究這個案件了,這是真實的嗎?

  受害者:是的

  調查員:okay,所以你清楚現在這樣做,我將不再繼續調查這個案件了。但如果你想把這個調查推遲,你可以聯繫我。我會給你我的名片,我們會在那時候重啓這個調查。

  受害者:好的

  調查員:基於這樣,我會暫停錄音。

  司機筆錄

  這是2018.9.10調查員Matt, Brisbois,Walsh和George(翻譯)在位於IDS中心的Hogan Lavells法律公司進行。

  調查員:好,在我打開錄音機之前。我們簡單的討論一下爲什麼我們在這裏。你是劉強東的員工嗎?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他知道嗎?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根據你在8.30號那天的記憶。

  工作人員:嗯。。

  調查員:你那天和劉強東在Origami餐廳嗎?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你能告訴我一些當晚的情況嗎?

  工作人員:哦可以。那是一個週四。我們在學校組織的訓練。根據學校項目,那天學校邀請我們去一個橄欖球比賽。但是劉強東和其他一些學生對此並不是十分感興趣。所以劉強東提議去日本餐廳。所以我在下午預約了那間餐廳的16人桌。我們於6:15左右到達餐廳,並開始用餐。

  調查員:誰陪同劉強東參加了那個飯局?

  工作人員:因爲這是我第一次陪劉強東參加這個項目。我不是很瞭解他其他的學生。但他們每天都一起上課。所以那是一張大桌子,有16個人。我記得當全部的人坐下後,劉強東身邊有一個空位。然後有一個女生進來了,所以很自然地,她坐在了劉強東的邊上。

  調查員:你知道她是誰嗎?

  工作人員:不,以前我從來沒見過她。

  調查員:okay,你知道她怎麼進場的嗎?

  工作人員:不知道。劉強東只是跟我說要預定桌子,但他並沒有通知我需要邀請誰。

  調查員:你能跟我說一下那天晚上的詳細情況嗎?晚餐和酒精?

  工作人員:行。通常劉強東和他的同事、學生一起共進晚餐,他們點餐。餐廳沒有很多好的紅酒所以我出去買了一些紅酒,然後回來。因爲是一張大桌子所以我整晚都在幫助服務員上菜、拿酒杯,所以我很忙。

  調查員:你記得飯局幾點結束嗎?

  工作人員:我們大約9:30離開的餐廳。然後我們去了第二輪。

  調查員:離開餐廳之前,你知道大家在飯局上喝了多少嗎?

  工作人員:我買的酒,後來大概數了一下,他們喝了大概12-14瓶紅酒。

  調查員:行。

  工作人員:然後我拿了一瓶和一些盒子到我的車裏。那裏有大概18瓶,和打開的紅酒。

  調查員:行。在飯局之後,你說你們去了第二個地方?

  工作人員:是。

  調查員:你記得那是哪裏嗎?

  工作人員:我有那個地址。那是其中一個airbnb房子。其中一個同學在這個期間,他租了這個房子。幾天前,所有的同學去了這個地方吃了晚餐然後,我告訴我的司機去那。我有那個地址。我可以給你看,但我忘記了。

  調查員:好吧,我想我知道地址,我想顧問跟我說過了。嗯,當你去那裏,你還記得是誰和你在車裏嗎?。

  工作人員:嗯,是的,我坐在司機旁邊,然後,我有另一個同事,她坐在第一排。,然後劉強東和女孩,他們只是,他們走出了餐廳,互相擁抱,回到車的後排。

  調查員:好吧,這是一輛長車,一輛大卡車?

  工作人員:呃,呃,它是一輛有三排的豪華轎車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它看起來像卡車還是車型?

  工作人員:不,它不是卡車,它是一輛,它是一輛黑色轎車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像SUV一樣

  調查員:好的,SU 。。。。。。這是有道理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吧,你的同事是你的同事司機嗎?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的好的。當你來到這所房子參加派對時,嗯,你做了什麼?

  工作人員:所以,我們到了房子,都下車了,我們四個人。然後我開始走了幾步,然後我轉身,我看到了劉強東和女孩又回到了車裏,他們關了門。呃,另外一個人站在車旁邊。所以我跑回去,因爲如果他們要離開,我必須加入他們,然後我打開車門,我看到那位女士,她正戴上安全帶。我想, 因爲現在劉強東和女孩正坐在第二排。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所以我告訴那個女孩,“請出去,這樣我可以摺疊椅子”,所以要麼我們,我們可以回到第三排。她不想動,她看見我,她不想動,劉強東說, “哦,你可以坐在前排。”但在駕駛員旁邊的前排只有一個座位,但是如果他們要離開了,所以另一個人,她坐到了第一排。所以我被留下來了,因爲我無處可坐。我不能摺疊椅子。所以我被獨自留在了房子前面。我希望也許他們會回到派對,另一個女生也會回來。

  調查員:好吧,所以你留在房子裏?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那個派對屋?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豪華轎車開走了?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吧,那麼,我想我會請你回想一下從餐廳到派對屋路上的情況。

  工作人員:嗯,嗯

  調查員:豪華轎車裏面的態度或環境是什麼?你看見什麼了?

  工作人員:這很奇怪‘因爲呃,他,他和那個女孩,回來了,進了後座

  然後,你知道,他們是非常親密的,他們互相擁抱。我覺得他們是

  真的,喜歡,親密,互相撫摸,所以我感到尷尬,我不能回頭。。。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所以他們就像,竊竊私語,他們是,聲音真的很低。。。。。。

  調查員:嗯

  工作人員:然後,我只是非常模糊地聽到這個女孩說:“你要娶我嗎?”

  調查員:嗯,你有沒有,嗯,聽到這位年輕的女士,反對任何正在發生的事情?

  工作人員:我聽不清楚,因爲我的意思是,我在前排。

  調查員:你,你有沒有機會瞥一眼你的肩膀,看看後座發生了什麼?

  工作人員:我覺得氣氛有點尷尬所以,我沒有轉頭看到。。。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尷尬

  調查員:呃,你有沒有聽到任何跡象,這聽起來可能是不太好的,嗯,而不是

  正面的?

  工作人員:他們就像,竊竊私語

  調查員:好的,但是有人聽起來很生氣或不高興嗎?

  工作人員:不,不,不。不,他們非常喜歡,玩得開心。

  調查員:當你在餐廳時,你有沒有機會和這位年輕女士交談?

  工作人員:嗯,我,我沒有和她說話。但有一次,呃,客人,他想拍照,所以我們不想要RICHARD與其他女士合影,所以呃,劉強東試圖將她從她的椅子上移開,我看到了她的臉和她就像,她不想動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那是我唯一一次關注到她。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你記得嗎,你能告訴我拍照的人嗎?

  工作人員:這是遲到的客人之一。也是劉強東的同學

  調查員:好的,所以他應該參加這個活動。

  工作人員:我不知道,因爲呃,首先是一羣人坐下來,然後我,我也在長桌旁。後來,就像,後來有四個人來,所以他們搬到了長桌旁,我搬到了一張小桌子。那個傢伙

  來了,我想是在8:30左右,因爲有很多食物然後。。。(聽不見)然後那傢伙開始了拍照。

  調查員:好的,你還記得嗎,那位坐在劉強東旁邊的那位女士是不是和一個人來了?

  工作人員:呃,她和另一個人來了。

  調查員:好的,你記得那是誰嗎?

  工作人員:呃,我們叫他xxx

  調查員:xxx?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的慶祝活動期間做了什麼?

  工作人員:慶祝活動?

  調查員:呃,派對,對不起,晚餐。

  工作人員:呃,我說。。。他說,他來了,呃,我不知道是誰邀請了他,呃,他,

  他是一個助手之一。他就像一個幫助另一個老闆的臨時助理,所以他在幫忙,他

  每天和我一起坐在教室裏,所以我,我想,“好的,你加入我們這晚餐了嗎?”然後,

  他坐着,他坐在我旁邊,他也幫我搬酒瓶。

  調查員:好的,你有沒有看到他拍照?

  工作人員:我沒注意,我忙活了一整夜。

  調查員:好的,他是一直在那裏還是他也去了派對屋?

  工作人員:嗯,他們在我們離開前離開了

  調查員:好的,你知道他去了哪裏嗎?

  工作人員:不。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沒有

  調查員:他離開是不是很奇怪,或者這是正常的嗎?

  工作人員:不,有點是,因爲。。。。。。因爲(聽不清楚)所以也許(聽不清)所以他只是,他離開了,是的

  調查員:好的,好吧。嗯,你怎麼形容這位年輕女士對劉強東的關注?

  工作人員:在桌子上?(無聲)

  調查員:是的,是的

  工作人員:她,她,我想她一開始就坐在那裏然後聽,然後吃飯,做一些祝酒詞,但也許,她也有一點,也許你知道,這個大老闆還在說話,她是一個

  有點無聊。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聽不清),呃,後來,我看到了她,她說得更多,也越來越熟悉。

  而她就像這樣與劉強東談話。。。。。。

  調查員:靠在一起嗎?

  調查員:嗯,她有沒有看上去和劉強東曖昧?

  工作人員:我沒注意。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關於那個晚上,你還有什麼我沒問到、想要補充的嗎?有哪裏覺得奇怪或不尋常?

  工作人員:我感覺有點呃,因爲呃,我們不希望她出現在照片的畫面,但她就像不想動。那就是,我唯一注意她的一件事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所以,當你嘗試讓她移動時,她是否口頭反對?她是否說了什麼, 她身體上不想動嗎?

  工作人員:不是她沒有,但是,她站起來了

  調查員:好的,那麼她是否已經離開了?

  工作人員:我不確定。。。。。。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因爲,是的,我看不到。。。。(聽不清)相機畫面

  調查員:好吧,嗯,我現在還想不出任何我需要的東西?

  BRISBOIS:呃,當你離開餐館,走到車上時,你看到了什麼?

  工作人員:我們在一起工作很努力,他們都在互相擁抱,靜靜地走着。我不認爲他們喝醉了,他們仍在愉快地交談走向我的車,當時我在抱着酒瓶。

  調查員:好的,我猜你說你不認爲她(女生)喝醉了,她看起來什麼都沒有 好嗎?

  工作人員:我認爲她沒問題,因爲當我打開門時,她自己繫上了安全帶,我跟她說請出來讓我進去。她不想動,在我看來她很清醒。

  調查員:好吧,嗯,你說這是你和劉強東第一次參加這個項目?

  工作人員:是的,這個課。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的。呃,回到之前的問題。你們什麼時候離開餐廳去的轎車?

  調查員:嗯,走了多遠?

  工作人員:嗯,步行約30,50米。

  調查員:好的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他們是否挽着手臂?你說他們互相擁抱

  工作人員:是的,我,我看到他們互相擁抱

  調查員:她有因此看起來不高興嗎?

  工作人員:不,這很好,每個人都在一起走,你知道,所以

  調查員:好的,但她確實反對他摟着她?

  工作人員:不,她非常友好

  調查員:好的,我現在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問題。以上言論是否真實而且正確 據您所知?

  工作人員:是的

  調查員:好的,如果我有其他問題,我可以聯繫您的律師找到你嗎?

  工作人員:是的,當然

  調查員:好的,(聽不清)MR。 WALSH

  WALSH:是的

  調查員:好的,我現在停止了。

  TAO打電話給警察後作的額外報告

  翻譯:

  答:(聽不清)兩週前

  問:好吧

  答:所以我。。。我。。。我不能確認我所說的我(聽不清)我們所經歷的

  問:好吧,希望你能清楚一點,我想我不明白你想說什麼,你是說你的記憶不清楚?

  答:是的

  問:好吧,所以你不記得了,你不確定你還記得那晚的一切嗎?

  答:對

  問:好吧,你有什麼特別想告訴我的嗎?

  答:呃。。。讓我想想。。。抱歉,我想沒有

  問:你不想補充些什麼?

  答:目前,我沒有更多的信息

  問:好吧,但你只是告訴我,你不確定你是否記得所有你認爲你知道的事情,還是?

  答:是的,是的,所以……

  問:好吧

  答:……我跟你說的可能跟事實不太一樣

  問:那麼,如果你想起一些什麼,我是指那些你可能記得的……

  答:嗯嗯

  問:……你會打電話給我嗎?

  答:是的,會的

  問:好吧,我很感激。

  答:是的

  問:好的,謝謝。

  答:謝謝

  問:好的,再見

  答:再見

  警方陳詞

  翻譯:

  2018年9月1日,我被指派對此案進行調查。作爲初步調查過程的一部分,我聯繫了受害者,並安排她在所處的公寓與她見面。大約在13:15時,我在她的公寓裏見了面;在我到達時,公寓內還有另外三個人,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

  我問其他三個人是否會留下來接受採訪,我解釋說,如果他們沒有“辯護”身份,他們將被視爲案件“證人”,如果案件提前審判,將受到傳票的約束。此時,其他人決定離開公寓。然後我轉移到公寓的用餐/休息區開始採訪。在開始錄音之前,我解釋了調查過程以及調查將要經歷的各個步驟。XXX(源文件被打碼)似乎明白了這個過程,但很安靜。我開始介紹第一次撥打911以及第二次撥打911時發生的情景。當我們繼續發言並且我收集了更多有關事件的背景時,XXX很明顯對調查非常擔心。

  在解釋與這些類型的調查相關的各種結果時,我很清楚XXX對過程和調查感到不安。有一次,我問她是否想繼續進行調查,當我完成那個問題時,她立即說明; “不,我希望它消失。” 她展現了我們談話中最激動的情緒。

  XXX陳述類似的東西:“我需要他道歉。。。。。”,我說:“好的”,但隨後(她)補充說;:“。。。。。和金錢。”我對這個請求感到驚訝,並回答說我不會在調查職責範圍內爲受害者獲取或請求資金。我告訴她,在她允許的情況下,我可以將她的聯繫信息和道歉(不是錢)請求傳遞給嫌疑人的律師,並且他們可以直接對話。我解釋說我不能參與那種溝通。

  我重申,此時“關閉”案件是她的決定,是她單獨的決定。我解釋說,案件不一定是“永遠關閉”的,但它會處於冬眠狀態,並且如果她希望她可以要求審查案件,以便在另一時間重新開放。此時,XXX問我要關閉此案。

  翻譯:

  由於這個案子的知名度比較高,我讓受害者允許我記錄下她當時要求跟進報告的請求,她同意了。我打開錄音機,讓受害者說出自己的身份,然後問她是否希望推遲或不再繼續調查。受害者回答:“是的。”我向受害者重申,我不會調查此案,但如果她提出要求,我可以對此案進行重新審理。受害者說:“好吧”。我結束了採訪,祝受害者新學年一切順利,然後離開了公寓。

  離開公寓後,我前往xxx的管理辦公室,在那裏我遇到了助理經理xxx,他給我看了與該事件有關的內部監控錄像。我查看了視頻,並要求xxx將視頻下載到我可以隨身攜帶的設備上。由於xxx無法讓錄音系統下載視頻,所以我告訴他我會帶我們犯罪實驗室的技術人員回來,下次再下載視頻。

  當我離開大樓時,我聯繫了嫌疑人的律師吉爾·布里斯布瓦(Jill Brisbois),向她提供了警方的要求和xxx的手機號碼。Brisbois律師表示,她將很快與xxx聯繫。我建議律師:我將在受害者的要求下結案,當我回到辦公室時,我將把她(律師)的當事人從監獄釋放。

  警方通報

  翻譯:

  抵達後,XXX和她的父親在公寓的後方停車場遇到了我和我的搭檔。XXX說她的朋友,她口頭上聲稱爲XXX的人將會來向她提供證據,她稱之爲“她受到強姦當晚”的短信屏幕截圖。XXX表示,她打算將這些屏幕截圖下載到閃存驅動器上並交給官員。

  XX正在和XXX通電話,然後遞給我電話說XXX想跟我說話。我表明警察身份,並按照他的要求,把我的徽章號碼給了他。我告訴XXX,我們會收集他和XXX之間的短信截圖。XXX拒絕向官員提供證據,並表示如果我們沒有任何法律義務去要求他這麼做,他不會交出來。因爲他不信任XXX及其律師。XXX說,他只會願意在時機成熟時將證據交給控方,並且只有在他們需要的時候。XXX隨後表示,她可以打電話給XXX,那個人可能會有在8月31日前從手機上收到短信,因爲他是報警之前就給她發短信的人。

  當我結束與XXX的對話時,我告知XXX,如果XXX和XXX都拒絕來給她證據,我們不能強迫他們來。XXX說她需要她的毯子。XXX之後到達並返還XXX毯子。

  我在XXX筆記本上拍了一些WeCHAT聊天截圖,照片後來上傳到CCN#18-294338的Evidence.com。應該指出的是,當我向XXX說話時,她認爲XXX和XXX可能希望她支付證據。調查員最初從XXX收集的閃存驅動器未被檢索,因爲XXX和XXX都不合作,並且不願意提供任何證據。

  BWC在聯繫期間被激活。

  警方通報

  2018年9月5日,我和我的夥伴一起被分配到223隊。大約21:06,我們回應了XXX(的報警)。報警的受害者要求警察來到公寓,提取最初始的證據。

  抵達後,我們見到了報警者XXX,她告訴警員,她的律師要求提供一張屏幕截圖,這張屏幕截圖是8/31/2018,XXX與同事XXX之間交換過的。XXX告訴警員XXX和另一名男性,XXX又名XXX,他有原信息的屏幕截圖。XXX在警員在場的情況下,多次嘗試聯繫XXX和XXX,以請求屏幕截圖。XXX通過電話與警員溝通,並表示如果案件進入審判階段,他會向檢察官提供屏幕截圖。XXX沒有接聽來自XXX的任何電話,但他們均在現場。XXX要求XXX返還XXX拿走的牀單等,他同意這樣做。XXX告訴警官,XXX和XXX已將她的照片發給中國媒體,他們可能希望她付錢,以取回證據。XXX還告訴警官,她曾被建議,刪除8/31/2018交換過的原信息,並最終刪除了它們。

  XXX到達現場,並向XXX返還了一些牀上用品。當XXX出現在現場時,我與他討論了與此案有關的信息。XXX告訴我,他害怕把照片交出去,因爲案件越來越大,很多人都參與其中。XXX說他害怕他的人身安全,他不得不擔心他在中國的家人。XXX還告訴XXX,告訴我,在過去一週,他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我告訴XXX,如果他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應該聯繫顧問或尋求法律建議。XXX解釋說他是明尼蘇達州商學院XXXXX大學的助理。XXX告訴我,他最初參與此項目,是因爲XXX參與了該計劃,他認爲確保XXX“安好”是他的責任。XXX對提供更多信息感到憂慮,但卻堅持不懈,因爲他害怕此事在中國造成的影響。XXX知道,如果調查員們需要更多信息,會及時聯繫他。

  翻譯:

  XXX告訴警官短信聊天記錄來自微信,XXX表示她無法檢索已刪除的消息,並且正在尋求技術支持以恢復它們。XXX把微信的登錄賬號和密碼發給警員,因此調查人員可以申請登錄並嘗試恢復相關信息。

  她的微信信息如下:

  登錄:XXXX

  密碼:XXXXX

  在調查員需要訪問她電話的情況下,XXX提供了她的IPHONE密碼。

  密碼如下:XXX

  XXX提供了XXX和XXX的聯繫信息:

  XXXXXXX

  XXXX XXXX

  我的BWC在到場之前被激活了,它曾被停用一次,因爲需要用電話呼叫DOMINGUEZ 中士。它已經被重新激活,並且保持激活狀態直到清除呼叫。

  翻譯:

  2018年9月5日,我正在工作的207A小隊,並被分配到第二警察局作爲XXX主管。我在我的小隊簽到,看到一個正在掛起的電話和一個雜項報告(CCN 18-293415),這個編號是與XXXX有關的CSC犯罪,而且已經被報告( CCN 18-294338) 。

  通話記錄表明,來電者希望將案件證據交出。並且她沒有案件編號,因爲她將證據交給了她的律師。

  我告訴我的中尉並派遣分隊223的楊警官和塞勒警官,到這個地址去處理呼叫請求,因爲他們是從XXXX那裏接過第一份報告的最初警員。應該指出的是,我也熟悉這個呼叫請求,並且還在9月2日凌晨回應了XXX。

  大約在21:30時,Seiler警官通過手機聯繫我,並被通知XXX的Zip驅動器和她的手機可能有關於CSC的證據。我聯繫了 710 小隊的沙利文並報告了現場人員的消息。我收到了明尼阿波利斯性犯罪部門中尉Goset的回電,他告訴我如何繼續呼叫請求。

  我去了XXXX並遇到了站在後方停車場的小隊 223。我的BWC被激活,以下是我部分的電話概要:

  抵達後,我跟警員和XXX交談,並被告知她沒有Zip驅動器,實際上,事件發生當晚,她和她的朋友主要用微信來進行溝通,而且信息都十分重要。XXX表示她不使用短信消息。

  我詢問了這些消息,並被告知,幾天前她被另一個名爲XXX的人慫恿,刪除了這些消息。XXX刪除了她的信息,並且無法恢復。XXX還報告說XXX和XXX都擁有這些信息,但目前均不願意交出來,因爲他們擔心自身及其中國的家人的安全。

  我詢問了有關物證的問題,並且XXX告訴警員,已收集牀上用品和嫌疑人的頭髮及其他物品樣本。楊警官拍下了微信上沒有刪除的一些消息記錄。

  在XXX的建議下我們撤離了現場。

  以上檔案完

  報道劉強東案一年來對媒體的反思

  從去年劉強東案剛剛被曝出來, 日報作爲海外泛出國媒體就一直在跟進報道。

  這期間頂住了無數來自各方的壓力和輿論指責。

  (這是最早的對劉強東案全程細節的報道,裏面報道的細節被後來一批批公佈的證詞所證實)

  當你擁有足夠的傳播廣度的時候,讀者羣體的複雜性就顯現出來了。

  幾乎每一篇日報對劉強東的報道,評論區都鬧翻天。

  有堅定支持劉強東的人,在任何證據都沒有的情況下,堅持說是“仙人跳”,甚至辱罵原告女生是妓女,

  這些言論,我們都看到了……

  也有堅定支持原告女生的人,在任何證據都沒有的情況下,堅持說劉強東是強姦犯,是罪無可赦的惡棍……

  這些言論,我們也都看到了……

  不論你從什麼角度報道,都會有人罵。

  當我們報道了劉強東拿出比較有利於他的證據時 (比如之前發佈出來的監控視頻),一堆人跑到公衆號後臺罵我們被京東收買了,是在爲劉強東“洗地”,媒體已經被資本綁架云云……

  當我們全文刊發了原告女生的訴狀時,又有一堆人跑到公衆號後臺留言,我們收了原告女生的黑錢,罵日報是華爾街收買的要搞死中國企業家的打手……

  民衆是非常容易被媒體影響的,尤其是在當今這個信息繁雜到爆炸的時代,

  還記得劉強東案剛曝出來,微博上衆說紛紜的所謂“受害者已曝光”嗎?

  還記得監控視頻公開後那些堅定下結論“仙人跳”的大V們麼?

  當目睹了無數次事件的所謂的“反轉”,當因爲各方面壓力一次次被迫刪稿,我們更清楚認識到媒體在大衆事件傳播時應當注意什麼。

  但昨天我們的報道的確出了偏差,這點犯錯要道歉,捱打要站直。

  這裏要鄭重向讀者們道歉,對報道中的偏差導致讀者的不滿道歉。

  我們知道很多媒體在追求新聞突發性和傳播性時,會採用標題黨的手法,把新聞中一些細節編譯成讀者們能迅速展開聯想容易理解的詞彙。

  但萬事要有度。昨天就是這個度,沒有把握好。

  而且日報君也萬萬沒想到,一系列大媒體也絲毫沒有審覈考量,就直接轉發報道,把整個時間推上熱搜。

  但報道一出,媒體一轉,你永遠不知道一件事會最終被傳播成什麼樣子。

  日報從來沒有說警方公佈的檔案和調查文件就是“證據”,也從來沒有說警方已經結案案件已經“真相大白”,更沒有說這就是“仙人跳實錘”!

  另外日報早在近兩個月前,就全文刊發了原告女生的起訴書。早就報道了女方對這個案件的證詞。

  昨天是因爲警方首次公開了劉強東方面的證詞,所以報道重點在劉的說辭上。

  有趣的是,當時刊發女方起訴書之後,後臺一堆人說我們是拿了女方的黑錢來黑劉強東……

  而這回,又有一堆人說我們被京東收買了……

  呵呵。

  所以今天我們把劉強東案警方調查報告的中文全解讀發佈出來的了。

  讓大家看一下149頁報告到底說了些什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