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蔣雯麗追憶朱旭幾度哽咽 既是良師益友也情同父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5日 04:46   北京新浪網

朱旭蔣雯麗。(資料圖)

朱旭蔣雯麗。(資料圖)

  新浪娛樂訊 9月15日凌晨,著名錶演藝術家朱旭在北京逝世,享年88歲。朱旭在業內廣受讚譽,合作過的導演和演員無不爲其爲人和演技所折服。先後合作過四次的蔣雯麗和朱旭關係最爲親密,“朱老師沒有女兒,我就跟他說,你就把我當成你的乾女兒吧。”雖然老爺子的病已經有了一些時日了,蔣雯麗也知道老爺子受病痛折磨,走了也一種解脫,但面對噩耗,蔣雯麗還是很難過,在對話新浪娛樂短短十多分鐘的時間裏,她數度哽咽。

  工作上如良師益友

  蔣雯麗在採訪中一直稱呼朱旭先生爲朱老師,兩人在專業領域確如良師益友。蔣雯麗回憶第一次和朱老師合作是1994年中日合拍的《大地之子》。但其實,這並不是蔣雯麗第一次見到朱旭老師。“在電影學院上學時,朱老師的話劇《譁變》非常有名,說演得非常好。”蔣雯麗也跟着去看了,當下就被朱老師的演技所折服。

  朱老師仙去後,社交媒體上討論最多的也是這段長達七分半鐘的獨白,其臺詞功底之好,讓人拍手叫絕。後來兩人又合作了1997年由郭寶昌執導的電視劇《日落紫禁城》。不過,蔣雯麗表示,真正可以好好認識朱老師是在美國拍攝《刮痧》的那段時間。“那時候劇組在美國一起生活了兩個月,演員們都是形影不離。”也是這個時候,蔣雯麗發現了朱老師的一個小竅門,“他喜歡把臺詞寫在小卡片上,揣在兜裏,一有空就拿出來看,一句話要怎麼念,他會嘗試各種不同的語氣。”

  雖然學生時代就看過朱老師演戲,但合作時,蔣雯麗說,朱老師一點也不會端着前輩的架子,更不會讓人有任何的距離感。“他跟我們每個人一樣,”蔣雯麗說,“生活中給人的感覺也像他在片中的角色那樣,像個父親。”蔣雯麗說,她在劇組的時候經常向朱老師請教,怎麼說臺詞,怎麼演戲,朱老師都會很耐心解答。

  不僅如此,朱老師還是一個非常幽默和樂觀的人。蔣雯麗說,在《刮痧》劇組時,“大家收工後都喜歡聽朱老師講故事,朱老師特別會說故事”。他說起自己當初文革期間被關在牛棚的經歷,雖然慘痛,但經朱老師一說,蔣雯麗說一切似乎並沒有那麼糟,“他總能從中捕捉到樂趣,看到好玩的一面,非常樂觀。”

  這也是蔣雯麗最敬佩朱老師的一點,“那種對待生活的態度,那種豁達、逆境中依然能自如的心態真的很感染人。”也是這種“自如”促成了兩人的第四次合作——《我們天上見》。

  屬於彼此的《我們天上見》

  毋庸置疑,《我們天上見》是兩人最重要的一次合作。這部電影是蔣雯麗的導演處女作,片中小女孩和姥爺的故事70%取自自己的真實經歷,其意義非同一般。蔣雯麗說自己在寫劇本時,提到“姥爺”這個角色,她一下就想到朱老師,“其實他長得和我姥爺並不像,只是那種在逆境中仍能保持自如的心態很像。”

  蔣雯麗說,當他把劇本拿到朱老師的時候,朱老師並沒有誇她本子寫得多麼好,而是感動於自己的這份孝心,還能對姥爺保有這份情感,“當時我就特別感動”。說到這裏,蔣雯麗語露哽咽。後來,因爲不滿意劇本,蔣雯麗又用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打磨劇本,後來再去見朱老師時,朱老師以爲是受到資方的壓力,就拉着蔣雯麗的手說,“雯麗,如果你覺得我年紀大了,就找別人演吧。沒事的。”蔣雯麗說,“他就是這樣一個人,遇事總是先想到別人。”

  《我們天上見》一共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蔣雯麗說,這兩個月她再次感受到了朱老師的專業和認真。她回憶,片中有一場戲是地震了“姥爺”要把長大的小蘭揹出去,考慮到朱老師年事已高,蔣雯麗當時決定不要這場戲了,但是,朱老師堅持要拍,且其中一個重要鏡頭不用替身,爲此開工前他還專門帶了護腰,堅持把那個鏡頭拍了下來。不過,比較可惜的是,後來這場戲被剪掉了,但朱老師傾注其中的認真讓蔣雯麗終生難忘。

  蔣雯麗還說,一般演員在攝影機前都要提前Mark好位置,但是朱老師從來不用,“他往那兒一站,就剛剛好,這是日積月累的經驗。”說到這,蔣雯麗再次哽咽,“雖然朱老師當時已經快80歲了,但我從沒有想到這部電影真的會成爲他的封鏡之作。”

  生活上情同父女

  朱老師和蔣雯麗合作四次,這種親人般的關係也延續到了戲外。蔣雯麗說,她私下一直都會看望朱老師,蔣雯麗的父母也和朱老師關係緊密,“朱老師沒有女兒,我就跟他說,你就把我當成你的乾女兒吧。”蔣雯麗說自己很慚愧,這些年本應該做得更多。

  蔣雯麗回憶病危前最後一次見朱老師,是上週五。當時因爲緊接着要到外地演出,她擔心朱老師會熬不過去,就專門抽時間去醫院探望了朱老師。“那時候,他還是清醒的,雙目炯炯有神,走的時候,他還衝我做了《我們天上見》裏姥爺扮猴子逗小蘭的動作。”

  “這個動作是他自己想的,在電影裏出現了兩次,”蔣雯麗回憶說,“那次是第三次,我當時就特別難過,後來在火車上就一直哭,那估計就是朱老師對我說‘我們天上見’吧。”

  從去年下半年確診,到今年九月,朱老師已經病了有一些時日。蔣雯麗說,身邊親近的人也都知道朱老師可能不久於人世,有了一些心理準備。“昨天病危的時候,我到醫院,他已經睜不開眼了,我就拉着他的手,講過去這些事情,”說到這裏,蔣雯麗在電話那頭哭了,“昨天我們也在說,其實朱老師走了也是解脫,再依賴藥物支撐下去,對朱老師也是折磨。”

  最後,當問及朱老師最值得當下年輕演員學習的品質時,蔣雯麗說,“其實很簡單,朱老師的人生信條就是踏踏實實演戲,老老實實做人。”(安東/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