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相差27歲,結婚30年依然恩愛如初!李雙江當年追求夢鴿的細節曝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07:26   鳳凰網

李雙江和夢鴿年齡相差27歲。據夢鴿回憶,1988年,我考進了中央音樂學院聲樂系。一天,李雙江的學生介紹我去聽他的課,說他講得很好。我去了。一進去,滿滿一屋子的人,雙江正在聽學生唱歌。他們唱完了,我走上前去,充滿崇敬地對雙江說:李老師,我唱一支歌給你聽聽。雙江略略一驚,隨即臉上露出一絲嘉許的神情。於是我唱了起來。剛唱完,李雙江就帶頭鼓起掌來。就這樣,我們相識了。

或許是那天唱歌讓雙江對我有了特別的印象,他開始對我挺關心的,上完課經常去看看我,還邀我一塊吃飯。後來他的同事就開始給我們撮合,他們總跟我說雙江挺好的,挺不容易的。開始我覺得對我來說跟他在一起是特別天方夜譚的事。因爲他那麼有名,而且又是一個年尊的人。可以說那時候我對他的感情裏更多的是敬重。

那年,我和雙江去了青島,那兒有個歌詠比賽,我們去當評委。有一次,大家一起爬嶗山,其他人都在前面走,我們倆在後面爬。爬到山頂上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來了,伸出雙手,衝這藍天高喊:老天爺作證,我要娶夢鴿!他當時那個樣子特可愛,像小孩似的。我也沒當真,覺得他在鬧這玩吧。但我一直都記得這一幕,那是他第一次跟我這麼說。從青島回來以後,獲獎歌手和我們到九寨溝去玩。不幸的是,下雨而導致了泥石流塌方,我們被攔在山路上,情況特別危險,我們的車一過去,啪,泥石流就落到車的後面了,如果晚一點,我們的車就被埋在裏頭了。緊急關頭大家一起手拉手往山下走,雙江緊緊地牽着我的手,生怕我摔了,掉到山下面去。我們慢慢地走,他的手牽着我的手,一刻都沒鬆開。我們整整兩天都被困在山上。慢慢地,大家看出了雙江對我的好,大家都很理解我們。等我們死裏逃生下了山的時候,大家都默認了我們的關係,跟我們一起度過這場劫難的朋友都特別羨慕我們,說我們是患難之交,有着生死之緣。

我第一次去他家,一看,吃了一驚。他的家比他說的我想象的還要糟糕,髒極了。房間裏什麼值錢的都沒有。兩把藤椅,一架鋼琴,一個書櫃還是木工自己做的那種,就是簡單地釘了幾個格子。窗簾一半的環子都掉下來,牀上是東北人用的那種格子被單,都是他媽媽給他打了補丁的,牀底下滿是鞋,髒東西到處都是。他媽媽跟他住在一起,但畢竟歲數大了,快80歲了,也顧不上他。

我進去了以後就趕緊收拾。我買了好多粉色的紗布,然後到隔壁家借了臺縫紉機,我將紗布縫成一片一片的長的形狀,然後我在牆頂上掛了一圈鐵絲,上面有環子,就像窗簾似的,紗布一拉上,整個房間就瀰漫在一片粉紅色的氛圍裏,特溫馨。桌子也鋪上粉色的布,窗簾也是粉色的。哪個時候都是合成革的,鋪上一層,就很漂亮了。後來,我又找了幾個朋友,把他家全部重新粉刷一新,臥室還是用粉色的紗布包着,那時候才剛時興塗料,我就用淺綠色的塗料,把客廳刷成淺綠色的。雙江演出回來以後,看到眼前的一切,驚呆了,說:這是我家嗎?他媽媽也特別高興。

1990年畢業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可以結婚了。在這以前他經常向我表達要我嫁給他,他會讓我幸福,會讓我很穩定,會照顧我。他的表達很簡單實在,卻擊中了我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從此我可以在北京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我不會去流浪了。

人家往往誤會我,覺得我圖他的榮華富貴。其實恰恰相反,哪個時候他唱《紅星照我去戰鬥》這首歌,發行幾百萬張唱片,也沒有版費的,就給了他幾張唱片。那時候演出一場才幾毛錢,最多一場十塊錢。但是我覺得即使他不是很有錢也沒關係,對我來說,他的存在就是財富,我就有飯吃。

1990年10月20日,我們在友誼賓館舉行了婚禮,婚後,我一邊安心工作,一邊照料着家庭。我想,既然結了婚,就要給他一個溫暖幸福的家,讓他過上好日子。

長春國貿看到早年英達曾在“夫妻劇場”欄目採訪李雙江夫婦,問夢鴿:“夢鴿,我記得你原來曾經馬上也要大紅大紫了,後來怎麼就回家了?”夢鴿的回答很簡單:“爲了孩子。”在夢鴿看來,兒子的健康成長,也是她所追求的生活的一部分。“對孩子的教育,宗旨是一個,希望他健康。這種健康不光是身體健康,還有心理健康。我們渴望着他將來的道路更加健康,也更加快樂、幸福,用成績來回報祖國。我覺得一個女性在事業上無論多麼成功,但作爲家庭來講,她應該是一個好母親、好妻子。”夢鴿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